沙漠的语言

沙漠的语言
LTLT56.blog.tianya.cn   [复制]  [收藏]
浓玛信箱:LTLT56@Hotmail.com

上一篇 下一篇
《沙漠的语言》一书的购买方式
作者:浓玛 提交日期:2009-8-12 9:33:00 正常| 访问量:5680


购买《沙漠的语言》的几种方式。
1)卓越网购书网址,请点这里进入。

2)当当网购书网址,请点这里进入。



3)另,还有多家网上书店有卖。


·蔚蓝网购书网址,请点这里进入。



·时代网购书网址,请点这里进入。



·读书网购书网址,请点这里进入。




·中国图书馆网购书网址,请点这里进入。




·要买书网购书网址,请点这里进入。




·北京图书大厦网上书店购书网址,请点这里进入。




4)签名本的邮购地址:
成都市槐树街2号四川人民出版社发行邮购部,邮编:610031
注:《沙漠的语言》书款为30元,邮购费用为书款的10%(国内),书款从邮局直接汇到邮购部就行。请一定记得在附言处注明是购《沙漠的语言》的签名本。

5)书店。





再一次谢谢大家。

要再啰嗦几句。

1)这本书的封面用纸,质地和颜色都是我喜欢的,却没想到它是这样的娇气和有洁癖。没铜版纸和其它艺术纸耐磨和耐脏。所以,祈愿着书经过邮寄到达你们手里时,要尽可能少地被磨损和弄脏。如果有所磨损和弄脏,看在浓玛的薄面上,尽可能不要嫌弃它哈。(另,再贴一张书的封面。是出版社的美编拍摄的,专业水平就是不一样哈,基本没走什么样。)
          
2)还要谢谢大家的是,在这个活色生香、灯红酒绿的网络世界里,有那么多好玩好看有趣轻松令人飞扬的东西,你们还会来这片越来越落入单调、沉闷、枯燥的沙漠。谢意之中,有我的珍惜之意。
          
3)那天,西门媚在她博里吆喝《沙漠的语言》一书时说,浓玛是非常特别的朋友,安静之下有狂热和执着,丰富之上是赤子之心。而且,这种复杂之美日益浓稠。有如陈年好酒。也许是这个原因,她的新书,用酒红做了封面?
          
很喜欢这几句话,并非因为它的溢美之意而喜欢。当然,它也是一种鼓励。    
        
4)老友程宝林昨天来信说:“最近,《香港文学》筹备出我的一个小辑,我打算将你写我的那篇加上,一并给该刊。如果你同意,请:1,署名的签名,拍成照片,传给我。该刊所有稿件,都是签名...”呵呵,因此搞了一个港版签名。虽说是钢笔签看不出什么笔锋,但真的远远比不上十多岁时的字了。那天想起在大学时曾在寝室拍了一张练毛笔字的照片,结果怎么也找不着。等哪天找到了,再好好写一篇字配它。  
        
5)因为这本书,得到了好多的鼓励和厚爱,我将一一铭记,并把它们化作很好的力量。
      
  朋友们的吆喝,也将一并收藏在这一篇里。
      
  
阿贝尔在他的博里说——
  
      
  收到浓玛的新书《沙漠的语言》在读。凭直觉,沙漠的语言不就是沙漠的绿洲吗?一篇篇读下去,便见出绿洲的意味。“上帝死后”,人类在经历了痛苦挣扎之后渐渐物化,文明盖上了一层沙漠。只是偶有绿洲点缀。
  《沙漠的语言》看似一些小叙事和小感念,但其内质并非小,许多都大到灵魂。灵魂已经是今天我们常常回避的问题,而在这本书里却时常被提起。读《沙漠的语言》没有读“大”作家的大部头的生痛,但同样能得到清醒与慰藉。一本随想、随记、随录的书,对阅读环境与时间没有苛刻的要求,在一些片段的时间里亦可阅读。
    
  
那里在他博里说
——
  
  八月里,有这样一本书。
    
  虽然书名叫做【沙漠的语言】,但是内里的文字却柔软如水,内外之间是一个人在几年里的许多片刻——在那样的时刻里,你能看到她在读什么,在听什么,还在追寻什么……这样的文字,从某种角度上应该是“孤单”的,所以写字者之间需要更多的鼓励。
    
  这本书,没有经过刻意的编辑,呈现出来的大抵是原生态的所思所想,可能一方面感觉有些散碎,而另一方面却应归于真实,在此之间,她选择了后者,是一些片刻里的落座。
  偶然相遇,渐渐熟悉。浓玛是一个骨子里非常温暖的人,所谓文如其人,文字里的浓玛也是同样。曾经写过一篇《静寂一种》,翻出来重看,说过的话依然作数。
    
  阅读浓玛,很容易择出星散其间的关键词:幸福,热爱,心灵,温暖,湿润……珍惜,牵挂,懂得,迷离,气息……亲和,隐忍,真实,微醉等词语,这些或许就构成“浓玛”的原材料或支架了。
  阅读浓玛,让我重新想起日渐淡化的理想,关于文字、或者关于未来的。在很长时间里,我看到的已锈迹斑斑,像是一个莫名其妙的盒子,它的功用好像只是用来告诉我曾经的存在,以及它早已在我匆忙赶路的时候,独自完成了自我封闭的全过程,至于钥匙也让我自作聪明地扔到了时间的尘土中了……但是我仍向往那些如水的日子,具有品质的阅读和书写,并以此宽晾我的“逃离”。
    
  浓玛的博客名为《沙漠的语言》,似是一个人的匾额。她说:总是企图以那种心灵的虚幻和力量甚至生命去解释去逃避去面对去承受去润泽自己身处世界的干涸——这么长的一句话,看来是不吐不快的。力量和逃避再一次相辅相成,是逃离的力量,也是有力地奔向。
  浓玛自己承认好用大词,如果喊叫,作为读者,曾经差点儿被唬住了。关于文字,她说过:直到今天,我还是那么相信,没有哪一种可以自主选择的热爱,能超越我对文字的热爱。
  尽管也和文字相随多年,但是我仍无底气说出这样的话。甚至面对编辑的问询,诸如文字在你生活中占有什么位置时,尚且顾左右而言——游戏。实在不想背负什么,包括至爱的事物。
    
  也许仅仅因着对文字的尊重和坦诚,得以和浓玛偶然相逢。懂得这一点,也就有了接近浓玛的可能,这些看似虚妄或语焉不详的“大词”也就随之平息、温顺了。一个用心说话、哪怕是喊叫的人,也应该是值得倾听的。
  不是不想说“心灵”或“内心”等等,但每遇到类似的、碰面的街头,也总是绕路而过。我想,其中的原由应该是尽量避免触及这些易碎的词句。可是浓玛全然不怕这些,即使碎了,她会用碎片拼贴出更有意味的图案。
  都是心性相似的人,许多话是可以省略的。就像有时浓玛给我留言,也是淡淡问个好,但是有一次的留言一直记着。她说:无语,有时是一种更好的表达。
    
  最后,恭贺,为她高兴。
  一本书得以凝固飘然若失的时间,这是写字者的获得。待等缘来,希望所有能够同行者尽早相遇。


《酒红色 · 初秋》
  
  不谅刀/文图
  
  
浓玛的书送到时我正在为中午的一场婚宴做准备,邮差突然造访真是始料不及,以为还得有几天才会送到呢。
  打开。
  
  一本安静的书。
  沉着。
  散发着女人味的优雅。
  饱满。温润。
  
  陌生又熟悉的酒红色的封面。曾经在她的博客里三言两语聊过一次关于书名烫银的问题,封面排版很熟悉,也是四川人民出版社字样。嗯,很好,应该就是这样的一本书,符合想象中的模样。书的封底一角小小折了一下,仔细碾平。
  
  喜欢第二页的老灰纸质,细细压着柔黄的草屑,看似粗糙,实则细腻,或者苍灰总会让我在最短时间内冷静下来。用手指仔细摩挲,簌簌地,像是风过林梢,沉默的语言在此处汇合,素朴而安静。
  知道这几天有事情可做了,初秋的夜里,听秋虫们尚有羞涩的和鸣,一书在握,定是满怀的幸福。幸福,有时候来得突然,且简单至极。
  
  用“谅”体写上一行字:“满山遍野的温润”——因为只是粗略翻看便已知道,女人的心路基本是相通的。
  
    
  

《船在海上 马在山中》
    
  王鹤/文
    
  
《沙漠的语言》是一本博客文集,用作者浓玛自己的说法,“是散漫文字记录下来的一些散漫时光。”博客上的文字,固然通常有随性、纵情、恣肆等特质,但能引发人阅读兴趣的,又往往是这些特征所指向的天然、润泽与兴之所至。而浓玛让我们读到的,更有对文字的深情和虔诚,对一花一叶的物质世界与空灵、诗性生活的沉迷和追寻,对人性、人心、爱情的透视与剖析。这就使得《沙漠的语言》就像这本书酒红色的封面一样,有葡萄酒似的醇厚、柔和、浓郁品质。
  
  电影与书籍、音乐与人情、自然与行走,自始至终贯穿该书。作者既细微地感受现实生活的妥帖温暖,更在幽深、静谧的精神领域自由游走;既一任思绪的飞扬、放逸,更安静、沉潜地迷醉于文字、音乐、影像构筑的繁盛和丰饶之中。
    
  看到浓玛在网上成箱成捆地买书,看《沙漠的语言》中出现的那些我们熟悉或陌生的作家,昆德拉、杜拉斯、里尔克、克尔凯郭尔、伍尔夫、费尔南多•佩索阿、凯尔泰斯•伊姆莱、叶芝、艾米莉•狄金森、莎乐美、雷蒙德•卡弗……非常感慨,阅读一定是最滋养人的灵丹妙方,那些不同国度的作品精良、深邃的品格与密度,让人即便足不出户,也可以令游思与想象奔逸得很远很深;而浓玛享受了阅读带来的饱满、滋润、温软,总是喜滋滋地传递给读者,她的文字也呈现了细密的质地、葳蕤的景象,所以深得读者喜爱。更深的缘由,则正如女性文学研究学者降红燕所言:“由此可见,繁杂喧嚣的当代社会里,人们还是需要并喜欢一片沉静的精神净土。”
    
  《船在海上 马在山中》,是这本书里的一页。浓玛说,海和高原草原,“是一生的情结和精神故土,”船行海上,马走高原,它们都自由自在于最适宜安身立命、最顺其自然的场景,那也是人世间辽阔、盛大、喜悦的一幕。阅读与写字,对于在文字里迷醉的人,其实也有相似的意象,和相似的幸福。


《关于一本书的絮语》
  
sdgsyxm/文
    
  
初次在网站上的一串博客名字里看到“沙漠的语言”时,我的目光停顿了一下,随即毫不犹豫地点开了它。其实,点开的一瞬间脑海里出现的影像是一幅“沙海中的小红帆”的景象。那是少女时代的我,读过的第一个电影剧本。然而,当我目及到博客作者的名字“浓玛”时,眼前立时又出现一位美丽的蒙古族少女的模样。可是,当我认真开始读那些文字的时候,那些想像中的沙海、红帆、少女顿时从脑海中被抹去。
  
  作为一个与沙漠和戈壁为伴,生活了四十多年的我,对沙漠两字很是敏感的。愤恨、厌恶、怀念、崇敬还有亲切,种种种种,连我自己也梳理不清这些感情,究竟那些重一些,那些又轻一些。
    
  随后,我还是把“沙漠的语言”这一名字,琢磨了很长时间。
    
  我想,能够懂得沙漠语言的人,面对无边的空旷与浩瀚的寂静,是绝对不会感到恐惧和寂寞的。  
    
  零五年的五月五日,是浓玛开博的日子。而在这一个月之后,也便是我新生活开始的日子,写博客与浏览博客便成了我生活中的一个新的内容。甚至说,由于热爱文字,这内容也是尤为重要的和不可替代的。浓玛在她的开篇中,道出了我内心对文字的依恋:
    
  “……至少,它让我与心灵有了一种看得见的耳鬓厮磨。
  至少,一些生命的痕迹,被写上了来,被留了下来,被很好地放下了。
  至少,有一些离愁被驱散了。
  至少,有一些相守代替了惦记与牵挂。
  至少,它可以让我享受到来自相同心灵的情谊与关怀,让我更加懂得珍惜与保存内心的孤独与快乐。并在孤独和快乐得到传染与激发时,能如此地想,像我这样的人很多很多,于是便消解了一种孤独的苦难,并得到了一种快乐的救赎。
  所以来博。”
    
  所以这四年里一直关注着她的博客,每篇必读,遇到特别可心的还下载打印,与洁尘的文字一起装订起来,放在床头,时常读着读着,便安然入梦。
    
  浓玛的博客是立体的,如一个真实的人。读她的博客,如同结交了她这个朋友,打开她的博客犹如走进她家的门,她的事业,她的爱好,她的亲情、友情,她的思想,她的锅碗瓢盆,她的梦境,她的旅途,甚至她使用的香水的味道,全部收拢于博客之囊,你只要有心打开,便能得到你想要的。  
    
  记得曾在她前不久的一篇博客中发现,我们喜欢的是同一款香水,我便给她留言:“迪奥真我(J'adore)我一直用的这一款,今天听你一说,也想换一款迪奥紫毒(POISON)试试。从选择香水上来判断,冥冥之中,我们对有某些气味的爱好是相通融的。”浓玛告诉我:“迪奥紫毒(POISON)值得一试。香味性感忧郁,一用难忘。瓶身和颜色也很迷人。当然,名字也迷人。紫色毒药,当初最先就是被这名字迷得神魂颠倒的。”
    
  我以为,人与人之间的很多情分和缘分,真的与气味相投有关,与审美角度有关,与爱好以及趣味的相近似亦有关。浓玛在开博的第二篇就写道:“一直以为,自己是一个湿润的人。至少,对湿润充满了虔诚的向往。喜欢水。喜欢海。喜欢雨季。喜欢流泪。并且认为,湿润是生命与富饶,是美好与温暖。至少它象征着这些东西。于亲人,湿润是一种关怀。于男女,湿润是一种情爱。于孤独,湿润是一种亲和。于喧嚣,湿润是一种恬静。于纠缠,湿润是一种释怀。于异已,湿润是一种包容。于这个世界,湿润是一种理性和和平。”读到这些个文字时,我不禁逐字逐句地念出声来。一遍,又一遍。我能感觉到内心被一种能量涌起阵阵热浪,那些年,在我身处大漠边地,面对空旷无际的世界,日日夜夜、时时刻刻,正是浓玛所说的这样一些“湿润”长久地滋润着我的内心世界,以至于不被大漠所风干。
    
  所以,当我今天身处在这湿润的天府之城,读到这样“湿润”的文字时,我的身心都被浸润着,滋润无比。所以,从四年前起,我读浓玛,一直未再放下,甚至连她无意间晾出的那些小收藏,比如围巾、布衣小褂,甚至精致的绣花鞋都让我心生喜悦。所以,四年之后的今天,当浓玛的第一本博客文集出版的时候,我欣然得到了她的签名版。
  这几天,我一直在读,有意识慢慢地读,有时候,翻来覆去地读着同一篇,想把那些喜欢的句子记在心里,可无奈这糟糕的记忆力实在不负重任,只得用笔摘录,可摘录几句之后发现,竟然不知道从那一段可以截止,总不能一直就这样一路摘下去啊。算了,干脆裁了许多的小纸条,凡是想日后重新再读的段落或小节就夹上纸条好了。
    
  真是觉得不可思议,今年这个夏秋交替之季,雨水比往年多,而我也在这湿润的季节里得到了几本好书,内心的滋润与皮肤的滋润,让我在这个季节从内而外地得到了双重的滋养,最近连体重似乎都稳中有升,所以这个夜晚,我得好好地消耗一下,也抒发一下心头的情绪。让文字也能带着身心的湿润,缓缓流出。


《在内心酿酒的女人》
  daiaimei/文

  
现在我每天必看的博客里,浓玛排在第一。她是一个勤快的博客,不会让我白跑趟,还有,她的文字里总有我想要的东西,充满了令人迷醉的芳香,每次读后内心就觉得被温暖柔情地抚摸了一把,微醺酣畅,如一个好酒之人,就迷恋那一口。

  而浓玛,就是一个在文字里酿酒的女人。

  日常生活的种种,都能作为她酿酒的材料,信手拈来,加入她的所思所想,她的丰沛情感,她的温暖柔和,她的细腻婉转,还有她广博的阅读底蕴,你立刻就能品尝到那酒的甘醇了。
  
  但她的深度又是让我佩服到顶的,我转过她一篇写《色戒》的影评《装满与抽空》,我的两位高水平的男同学老杨和小马击节称赞,说通过这个影评彻底理解了李安,理解了王佳芝,理解了易先生,理解了以此带出的人生。我的感觉也如他们一样,我突然想起了“民间高手”一词,浓玛真的是写字里的民间高手。
  我也希望我的文字也得一点浓玛的温情,浓玛的深度。

  浓玛出书了,书名叫《沙漠的语言》,如酒一样的封皮,很切合我的感觉。强烈推荐大家去看书或去她的博客看看(我的链接里有)。

把沙漠留给自己――阅读浓玛《沙漠的语言》
  桔子/文
    
  
漫长的旅途中,有两本书,在机上阅读,读到螺旋桨着地,仍舍不得合上。
  一本是安妮宝贝的《清醒纪》,另一本是浓玛的《沙漠的语言》。
    
  《沙漠的语言》,酒红色的封面,素净、暗暖。
  浓玛,酒红色的浓玛,外表理性、内心温润、气质内敛的女子。
    
  先读浓玛的博
  再读浓玛的书
  然后,见到浓玛,在橙黄橘绿吧。
    
  2008年春
  我来到浓玛博客,首先印入眼帘的,是《云南之行》那组图片。
  《寂静》:阳光下,门后的吟诵。
  《苍老的树干》:苍而不老,老而不朽。
  《恣意的景》:豪华生动的美。
  《神的画笔》:留下神的痕迹。
  《晚安》:温暖、浪漫。
      
  然后是文字,柔软、湿润、轻。
  如古典女子,轻移莲步,低吟浅唱,千回百转。
  一点点的浸染,一丝丝的渗透,一阵阵的共鸣。
    
  浓玛说:“我情愿把湿润都给你们,把沙漠留给自己。”
    
  浓玛热爱的词:迷失、转身、漫山遍野、生生不息。
  我都爱,还爱:恍若隔世、淋漓尽致、暗涌波涛、烈马脱缰、昏天暗地、无边无际……
    
  喜欢浓玛的语言
  诗意的背后,包裹着理性的核。
    
  浓玛文字,是天涯三年,我读过的最合心意的文字。
    
  2009年夏
  日以继夜的行走中,阅读《沙漠的语言》。
  在人声鼎沸的候机厅里,在起飞的机舱里,在临睡前的床上,争分夺秒地阅读。
    
  一个人的旅途,安静自由。
  聆听沙漠的语言,汲取力量,滋养心灵。
    
  “我在哭泣,你从我眼中涌泻而出。”
  “奉献和放弃的那些时刻,其实是我们,离自己最近的地方。”
  “时光中充满了告别与离散。有些时光太好了,所以会变得难以告别。”
  “生命是一个由无数虚无组成的巨大虚无。唯有两种虚无是温暖的。语言和爱。如同怀抱。”
  “内心有东西呈现的某些时刻,即兴地留了下来,恍若一条可以重返的路径,旧日重现。”
  “爱是灵魂里掉下来的自己,最终无人能够承接。”
  “珍惜,会让一种热爱,伏下身去,黯然的身影中,有喜悦的光,在恒久闪烁。”
  “你所呈现的,必是你能呈现的。你只是忠实地呈现。”
  “喜欢这样的日常,不堕落不拔高,却能让你在絮絮叨叨里发现生活的深远。”
  “静默里同在,渐渐喜欢上这样的方式。表达,有时也会沦为一种虚妄和负累。”
    
  2009年秋
  我走在锦里小巷,听一个声音喊:桔子,抬头,见浓玛,依在二楼窗边,向我招手微笑。
          
  真巧
  浓玛在成都,我在成都,世界很小,心很大。
    
  真好
  在沙漠的语言中,我看见一枚安静的桔子。
  
  浓玛说:“好的情感,是一条长路。安静、清明、深远、纯粹,欲求越来越少,风景越走越开阔。人内心里生长着的那一棵菩提,渐渐枝繁叶茂。在树之上,天空蔚蓝。”
    
  愿和浓玛
  一起走上这条长路,它安静、清明、深远、纯粹,通向辽阔的远方。



#日志日期:2009-8-12 星期三(Wednesday) 晴 复制链接 举报
评论人:那里_ 评论日期:2009-8-12 10:40
八月的沙漠,恭喜浓玛。

评论人:天涯网友(游客) 评论日期:2009-8-12 11:39
陶姐已经收到书了,喜欢得很呢。谢谢浓玛。

老随

评论人:浓玛 评论日期:2009-8-12 11:52
那里,谢:)
随,听你这么说,好高兴啊:)


评论人:dongxi0 评论日期:2009-8-12 22:17
签名就是江湖上传说的浓玛体吧

评论人:方块柠檬 评论日期:2009-8-12 23:11
恭喜,封面很简洁。
喜欢这种简单的美感:)

评论人:浓玛 评论日期:2009-8-13 0:36
嘿嘿,dongxi0,见笑了:)
方块柠檬,好久不见,谢谢你的喜欢:)

评论人:桔子黄红 评论日期:2009-8-13 22:35
当当网的售书地址出来了。在这里。再一次谢谢大家。
===============================================
恭喜浓玛
已订购,若快,会在这个周末收到《沙漠的语言》。

评论人:桔子黄红 评论日期:2009-8-13 22:37
浓玛是非常特别的朋友,安静之下有狂热和执着,丰富之上是赤子之心。而且,这种复杂之美日益浓稠。有如陈年好酒。
=================================
高度认同西门媚的评介。
高度欣赏浓玛这杯陈年好酒。

评论人:浓玛 评论日期:2009-8-14 13:29
桔子,谢:)

评论人:那里_ 评论日期:2009-8-14 16:06
:)

评论人:那里_ 评论日期:2009-8-14 16:12
派送一封鸡毛信,有读者要求签上江湖盛传的浓玛体签名。

谅:小小折腾一下下:要求签名哈~

评论人:浓玛 评论日期:2009-8-14 16:20
嘿嘿,收到,要签名,找出版社:)

评论人:天涯网友(游客) 评论日期:2009-8-14 16:22
代问一句:出版社也有江湖上盛传的浓玛体签名吗?望告之:)

评论人:浓玛 评论日期:2009-8-14 16:26
准确地说,是要签名本的话,请直接到出版社邮购。

附出版社邮购地址:
成都市槐树街2号四川人民出版社发行邮购部,邮编:610031
注:《沙漠的语言》书款为30元,邮购费用为书款的10%(国内),书款从邮局直接汇到邮购部就行。

评论人:那里_ 评论日期:2009-8-14 16:40
欲购从速,多多益善。

评论人:谅_ 评论日期:2009-8-14 21:04
胡主席说了,少折腾,不折腾。所以,我决定,四五日书到后,用谅体亲自代浓玛题字、题诗。
顺谢送鸡毛信的使者~

评论人:浓玛 评论日期:2009-8-14 21:54
那里,呵呵,悠着点儿:)
谅_ ,同意:)

评论人:对它微笑 评论日期:2009-8-17 16:30
我将去书店买。:)

评论人:浓玛 评论日期:2009-8-17 22:18
谢:)

评论人:对它微笑 评论日期:2009-10-2 10:46
最终选择邮购了该书。
文字很棒,语句很棒。
但虚幻怎么能被作为信仰呢?虚幻之上的美好与吸毒何异呢?
美好若不直面人性之恶,必将无比虚弱。甚至,随时都有幻化成伪善的可能。
我以为,若以虚幻之美回避人性恶的真实,对一个作家来说是致命的。
另外,文字不过是艺术的一种表现形式。正如玫瑰,离开爱情的寓意,还会如此动人吗?
当然,作家有无数种类,也许我孤陋浅薄,拘泥于执着于真实的一种。
若虚幻的文字当真是你追求的方向,已经几近巅峰了。

评论人:浓玛 评论日期:2009-10-8 11:59
微笑,谢谢你说了这么多话。这只是些随手的文字,不值得你这样去期待的。
你的话会认真记下。
人性之美是人性之恶中开出来的花。它们也是真实的。还有,执面人性之恶的方式是多样的。写出更深厚的字,也是我的梦想。

评论人:有所不为 评论日期:2010-3-11 21:50
浓玛,麻烦你件事,我在找王鹤老师的文字,你应该知道她的博客吧?

评论人:浓玛 评论日期:2010-3-11 21:59
有所不为,你好。在我的链接里,找“鹤姐”:)

评论人:lyxzhy 评论日期:2010-5-19 20:05
迟到了这么几个月,不知道还有无签名本啊。望速告知:)

评论人:lyxzhy 评论日期:2010-5-19 20:25
细细看了这些评,跟着说两句话:
喜欢阿贝尔说的:得到清醒与慰藉。---是的,阅读、文字带来的幸福感受。
喜欢那里说:骨子里温暖的人和希望所有能够同行者尽早相遇---是的,浓玛的文字能让人觉出她骨子里的温暖,多好啊。
喜欢不谅说的:沉默的语言----这里却蕴藏巨大的能量呢:)
喜欢王鹤说的:天然、润泽与兴之所至----也是浓玛文字具有的味道一种,如同四川的天气。:)

看到daiaimei说:在内心里酿酒的女人,真是惊讶,说得真好!


:)迟到的祝福。祝福你,浓玛,你得到的不光有文字,还有文字中相遇相知的朋友。





评论人:浓玛 评论日期:2010-5-20 12:28
lyxzhy,谢谢你来说这么多温暖的话,让时光倒流:)

签名本出版社应该有。

还有,对于文字,我会尽力的。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沙漠的语言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