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心湖
首页 |留言板 |加友情博客 |天涯博客 |博客家园 |注册 |帮助
风&心湖
jiangxv.blog.tianya.cn   [复制]  [收藏]
博客信息
博主:鱼在心湖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留言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2009-8 ( 1 )
·2009-6 ( 2 )
·2009-5 ( 22 )
·2009-4 ( 0 )
·2008-12 ( -2 )
·2008-11 ( -1 )
·2008-10 ( -1 )
·2008-9 ( -5 )
·2008-8 ( -1 )
·2008-7 ( -2 )
·2008-6 ( -4 )
·2008-5 ( -1 )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访问:204644 次
今日访问:147次
日志:-264篇
评论:-55 个
留言:25 个
建站时间:2008-1-1
博客成员
鱼在心湖 管 理 员
最近访客



今日晴朗,心情28°
<<上一篇 下一篇>>
童年的仲夏之夜
作者:鱼在心湖 提交日期:2009-5-17 13:13:00
写下这篇文字,回头观看,我发觉,自己的内心开始老了。



 童年炎夏的夜晚总是平和的,就像铺在记忆里的一块素淡丝绸,滑爽,柔和,静美。

 太阳下山,家人将桌子移到屋外吃晚饭。农村人家,有土生土长的黄瓜丝瓜冬豇豆豌豆毛豆豌豆扁豆茄子番茄马铃薯,如今回过头去,这些自家菜园里的种种蔬菜竟是那般可爱那般美味。

 经常吃的是黄瓜土豆片蛋汤,黄瓜是那种又粗又老的品种,削成条块,煮在汤里,是那样清香,当然这股再也找寻不着的清香是长大之后才后知后觉到。五一去外婆家,领着我去看屋后她种的芋艿,她说都还没时间浇水。我俩像散步一般闲走在芋艿田间。有一年,外公在屋子的东南方向一块很大的空地上全种了芋艿,成熟季节,一阵风,竟有莲叶何田田的姿势。外婆说,要吃什么回来拿。我说,恩,还是自己种的东西好吃。也不知道,即便同样是自己种的蔬菜瓜果,是否依然能够吃出失落在童年夏天的滋味。

 外婆和邻居两家合打了一口井。井水与自来水相比的优势就是冬暖夏凉。夏季的黄昏,阿姨用网兜装一瓶海花牌啤酒和一只西瓜,存在井内——这是农村天然的冷冻箱。吊上一两小时,酷热的太阳已没了白天的嚣张,于是一家人开始在屋外吃饭。取出的啤酒瓶,擦干,一会儿就在外面洇出一层水珠。外公外婆两人一瓶,瓶盖留着,外公无事时,将它们一个个扣在门前的泥地上,取代砖块。一个夏天下来,门口的泥地上多出一尺见方的啤酒瓶盖儿铺就的地面。饭后吃那西瓜,那真是拔凉拔凉的,初次咬上一口,就像夏天的第一支冰棍,连门牙都酸了一下。中午,打上一桶井水,将双手伸进去,淹没至肘腕纸上,瞬间就从头顶凉到脚底。

 有段时间,只有阿姨和我在家。阿姨懒得做煮饭做菜,就创新搞了土豆饭,两个人能吃中晚两顿,之后就钻进房间,吹着风扇,看着频幕极少又有雪花的黑白电视。在以后的成长岁月里,每次忆起童年夏天,忆起吃过的美食,我总要提一提土豆饭,并强调“阿姨煮的土豆饭”,她自己也是相当自豪和欢喜的,有种当时明月在的怅然感动。以后的岁月,问及好些人,你吃过土豆饭吗?他们的回答总是简单而陌生,似乎他们未曾从童年走来一样,是呀,我们是不曾进过彼此的童年的呀!

 还有萤火虫。那时候,萤火虫繁多的不稀奇。我催还未出嫁的姑姑找来一只蜂花洗发精的瓶子,拿在手里,瓶口朝上,晃一晃,就有萤火虫陆续入彀,这几乎是不会令人失望的游戏。睡前,将它们散放在素帐内,在欣赏它们的闪闪星光中进入梦乡,早上醒来,不见它们的亮光,便以为它们逝去,心中淡淡的惆怅。

吃过晚饭,乡民们开始乘凉闲聊,想来,这是大家一天当中最舒坦最悠然的一段时间。很多超过五十的妇人拿着蒲扇晃悠晃悠地到别家串门,边走边用蒲扇拍打着手臂和大腿,其实并没蚊虫。

 有一个夜晚,那该是临近深夜,木质的堂门敞开,爷爷奶奶姑姑依然在外门纳凉,晚风清凉如水。我踏进门槛,没有开灯的堂屋地面上,有好大一块月光,想必那天是月半或者近月半,那月光是那般银银的光亮着,清冷着,从门槛进去几乎铺满整个堂屋空白的泥地面。那片月光,从之后日益进步的生活中渐渐退到记忆之中,那份惊喜和感动一只延迟到如今。

 阿姨将一张小桌子搬到屋外,铺上一层老帆布,这张桌子便被我一人独享。将房间门口的电视转个方向,投过堂屋的打开的窗户,正好看到。在堂屋西北角的后门外竖着一根竹竿,顶端是天线,要是正好放着精彩节目的电视频道不清晰,阿姨便双手抱着,尝试着转动竹竿,以带动上面的天线,我站在电视机前配合着。好了吗?还没。现在呢?清楚一点了。现在呢,好了好了,就这样。依然记得一部电视剧的一个片段:男主角开门进屋,以为女友在家,便以轻快的语调呼喊,哈罗,哈罗,哈啰!一声比一声高,一声比一声夸张,现在想来并没什么可笑,彼时却被他的语调逗得大笑不止。

 很多时候并不这样看电视。外婆家人缘极好,又住在大路边,只要好天,吃过晚饭,左邻右舍陆续过来,我端出一张长凳,再端出一张长凳,将屋子里所有的凳子一一端出来,有时候,大人们都要挤一挤。他们谈某家的女儿出嫁了,嫁了什么样的人家,谁家两口子吵嘴了,谁家的水稻种得最好,哪个人身上的布料不错,穿着凉快,时而发出轰然又悠长的大笑。我不参加他们,只是在一旁听故事一样听着,却也不觉得不开口的尴尬。有时候,他们聊他们的,我躺在桌子上,头南脚北,望着北方的北斗七星,再凭借北斗七星勺底的那颗星星找出北极星的方位。好风如水。外婆说,将“扁担星,梭子星,扁担头上七颗星”一口气说上七遍(也许是八遍,又或许是二十遍,我忘了)就会变得很聪明。我为获得如此一个令自己聪明的秘诀而窃喜不已,在大家聊天时候,我一个人不动声色地默默说着,动着嘴巴,不发出声音,一遍又一遍,要一口气说完,真的很难,却我一点都不气馁,饶有兴趣地一遍遍默默练习,最终终于能一口气说出N遍,虽然我没有感受到立竿见影的效果,但心里终究获得释然和欣喜了。


#日志日期:2009-5-17 星期日(Sunday) 晴 复制链接 举报

评论人:长发遮眼 评论日期:2009-5-17 18:28
原来彼时我们经拥有这么相似的童年。
评论人:鱼在心湖 评论日期:2009-5-17 20:32
都是乡村长大的孩子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风&心湖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