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心湖
首页 |留言板 |加友情博客 |天涯博客 |博客家园 |注册 |帮助
风&心湖
jiangxv.blog.tianya.cn   [复制]  [收藏]
博客信息
博主:鱼在心湖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留言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2009-8 ( 1 )
·2009-6 ( 2 )
·2009-5 ( 22 )
·2009-4 ( 0 )
·2008-12 ( -2 )
·2008-11 ( -1 )
·2008-10 ( -1 )
·2008-9 ( -5 )
·2008-8 ( -1 )
·2008-7 ( -2 )
·2008-6 ( -4 )
·2008-5 ( -1 )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访问:203690 次
今日访问:113次
日志:-264篇
评论:-55 个
留言:25 个
建站时间:2008-1-1
博客成员
鱼在心湖 管 理 员
最近访客



今日晴朗,心情28°
<<上一篇 下一篇>>
我那经历牢狱之灾的伟大的母亲
作者:鱼在心湖 提交日期:2009-5-11 20:12:00
   我那经历牢狱之灾的伟大的母亲
  
   文/丘穆凌风
  
  30年前
  在我没有记忆的时候母亲就离开了我
  我只知道她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
  后来我才知道那个地方叫监狱
  
  30年后
  别墅的天台上
  母亲、二伯、我、萌萌
  围在我儿子的摇篮边欣赏夕阳
  
  我是二伯父带大的
  他就像我爹一样
  他没有结婚,也没有孩子
  周围的人跟我说
  以前他跟我母亲有过一段往事
  自从母亲结婚后他就离开了这个地方
  母亲出事以后他又回来了
  而且接管了母亲所有的生意
  并把我抚养成人
  
  我只是个不起眼的小孩子
  但每每提到母亲
  好像这里的每个人都认识,而且很尊敬
  我还是个孩子
  有很多事情都不明白
  一个让人尊敬的人却进了监狱
  而且
  我一直叫的二伯父
  我却从来都没见过大伯父
  出于孩子的好奇
  我向二伯父打开了话题
  
  二伯父把我带到他的书房
  他让我坐在他的旁边
  很慈祥的脸上透出的忧伤
  我从来没见过他那个样子
  很多时候他对公司的人除了严肃就没别的表情可以表现的
  “孩子啊,你已经成人了,很多事情也应该跟你讲讲了......"
  他点上了雪茄猛抽了一口
  "咳~~~咳~~~咳~~~,你知道我们这一家是做什么的吗?"
  他从来都把母亲的生意和我都看做是自己的家事一样
  使用我很感动,也觉得很亲切
  我抬着头看着他,摇了摇头
  "其实我们是个社团,庞大的社会团体,就是你所听到别人所说的黑社会"
  我惊讶了
  我一直在我心里的疑虑
  "母亲是黑社会老大"
  但又出现了另一个疑问
  旁边为什么对黑社会的母亲那么尊敬呢?
  为什么和我知道的黑社会人人深恶痛绝的感念所矛盾呢?
  我静静的等待二伯父给我的回答
  
  "我和你母亲还有你大伯父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但我们有着同生死的决心"
  "我们一开始认识也是机缘吧,那个时代我们都靠着拳脚进了这可怕的社会中,虽然年轻但正是年轻才什么都敢去做,你母亲有着我和你大伯父都没有的东西:头脑。生意开始做起来后,我们三个不打不相识的人结义金兰。你母亲出主意,我们去打拼,生意越来越好,可社会这个东西是很可怕的。"
  "我们在广州的生意稳定了下来后,你大伯被你母亲派到了杭州发展市场"
  "你大伯练过功底,黑带六段,就是脾气很暴;或许你母亲了解他,所以派了社团里精明的四娘跟随他一起到杭州,四娘有个小侄在杭州读大学,对于杭州他应该算个半事通吧。"
  "他们去了杭州一段时间后,供货一直很正常,你母亲很放心的打理其他地方的生意了"
  "可半年后就传来你大伯的消息,他冲进警察局一下杀了六个警察"
  "消息传来后你母亲如受晴天霹雳,一下子就病了"
  看着二伯眼角流下的泪
  我明白了他们深刻的感情
  "我和你母亲赶去杭州后,四娘把一切告诉了我们"
  "四娘侄子的学校有个学生被官宦子弟开跑车撞死亡了,那天晚上学生、百姓、你大伯手下的所有兄弟把那条路封死了。要的就是个公道;可第二天警察局新闻发布会上明显的包庇让你大伯火不打一处来,黑社会除了讲意气外;如果哪个小弟犯了错也要根据事实来评定怎么处理,那是你母亲定下的规矩,而且我们社团一直延续和完善着这个管理制度,那就是家规;国家已经定下的法律约束着所有的人,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如果官宦子弟犯法用钱权就能摆平一切的话那么还定什么法律,他恨的不是撞人者,而是藐视及违背法律的那些执法者,那天晚上你大伯喝了两斤白酒一个人冲进了警察局......"
  他喝了口水
  好像在等我的问题
  "二伯父,我们是黑社会,为什么要路见不平就要动手呢?"
  "本来我们黑社会做的东西就不是黑的,我们卖的白粉大部分都是官宦子弟有钱少爷在用,你见到几个老百姓温饱都难解决了还去买白粉呢?还有官方一直在打击吧,你看我们的社团不还是生意兴旺啊"
  "那我们社团既然已经和官宦勾结了那么为什么官宦的行为我们要去阻止呢?"
  "我们做生意不卖给老百姓,对百姓没危害。还有,我们已经是黑社会了犯法不犯法都是黑社会。但执法者不要说犯法,就是违法他也是破坏国家法律,至于你大伯父去砍那几个警察就是个人的性格决定了他的行为"
  "再说了,他这一行为现在有很多人都在支持着他,虽然都是精神上支持,但总比没有支持者好啊。或许如果是我,我也会,因为:总要有人作出牺牲,为了正义,这是人们心里都想去干却没有勇气去干的事情"
  "我每年都有去你大伯父坟前,只是你是个孩子,不好让你涉足黑社会的事吧."
  我想了想
  如果是我的话......
  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去做
  或许我还小
  或许我真的没勇气
  "那我母亲为什么被抓进去了呢?"我急切的想知道关于母亲的一切
  "那件事情对你母亲的打击很大,她把广州的黑色生意交给了你的小叔,也是我们后来结交的兄弟。人品很好,脑子也好使,不过你没见过他,他一直在广州做;你母亲带了一笔钱回了家乡,就是我们现在的这片土地.而我跟着你母亲也来到了这。我知道受到打击的她很需要一个人照顾."
  "白道上的我们一起去打理,黑道上的我没让她去,所以这里的所有人都只知道她是一个赚钱后回乡建设家乡的成功人士,现在这片土地上你再也看不到以前草屋泥路了。你母亲跟国际上大型的几家农产品公司签约种植作物后,投资农产品,扩建道路。农民的生活翻了几百倍;她老是说,我有钱了,却是一个人。而我的家乡也要富起来才是真正的富啊。"
  "由于我跟她忙碌的工作完全不同,我是纯黑角色,为了你母亲,我放弃了本来已经跟她定下的婚期,我不想害了她,更不希望害了你,所以我毅然离开这奋斗了一段时间的这片土地。她,很坚强,后来跟一个教师结婚了;我听到了她结婚的消息后欣慰又带着伤感,你这样的小孩子是不会明白的。"
  "那老师,就是你父亲,很老实,很和善,很和谐,对你母亲也很好"
  "正当万事顺心的时候,村口旁出海口建起了化工厂,据说是日本人来投资的。村上村下议论纷纷,当然官员们都往好的方向说:解决剩余劳动力,现代化农村建设,全民工业建设......但百姓们都害怕化工的东西污染了辛苦培育出来的农产品就去找你母亲商量。"
  "你母亲也向市里反映了情况。市里承诺化工厂有严格的处理设备,绝对不会对农物带来什么危害"
  "有了这个承诺和一堆检测、化工建设证明,你母亲回来安定了百姓"
  "好景不长,一年后的一个夏天,暴雨连绵,化工厂污染处理设备满载后,他们私自把没过处理的污染物直接排放到河内,导致后来农物全部死亡。百姓呼天喊地,欲哭无泪,你母亲马上找到市里和关系网联系后想直接处理问题,但只有一个她要好的姐妹透露,日本人已经把她的关系网全部瓦解,你母亲有钱,但她把大部分金钱和时间都花在了百姓致富的道路上,所以再也无法建立曾经的关系网把事情圆满解决给百姓一个交代。"
  "再说了,那化工厂是日本人建的,如果是国内谁建的话就我们都好直接摆平,这日本人关系到国家的那些中日友好的国际关系,也就再也不是我们一个小社团能成事的了。"
  "你母亲那时已经有了你,那段时间她都在病床上关心这个事件,你母亲不是为自己,是为了所有的乡邻啊."
  "乡邻再也没去打扰她要她好好休息,他们相信你母亲会处理好这件事的"
  "你母亲打了我和你小叔的电话"
  "我正在北京,社团的事情牵着我,我没办法脱身。我只好联系那时在这建立的地下网络打点一点事。你小叔叫了最能干的手下带着一票人和大量资金听你母亲调遣。两帮人等你母亲身体好点后就开始行动了。你母亲一点安抚乡邻一边直接与日本人谈判,可是有市政人员参与后谈判陷入僵局。"
  "你母亲因为生你停止了一段时间的活动,那时你小叔手下阿辉常去看望你母亲,而且很多时候谈论黑话用黑道手法处理事情。你父亲那么一个老实人当然会害怕和警觉。"
  "也不知道她们怎么处理的,后来日本人就走了。那个化工厂还在那边,你母亲进去时叫我别拆了那东西,一个象征啊。我来后就向政府买下这个厂,虽然荒废在那,但我能看到那是你母亲当时的决心!还有,我不知道要不要告诉你......"
  "还有什么呢?"
  我真的很想知道更多
  "出卖你母亲的是你父亲,日本人的离开完全是你母亲用黑道手段的结果。安全员来了后首先怀疑的就是你母亲。但小辉一人顶下来了,这边的兄弟也很讲义气,可是你父亲却亲手把你母亲送进了监狱!"
  我惊呆了
  二伯可恨的拍了一下桌子
  "你父亲现在已经再婚了,而且也有了孩子,你母亲要我答应她决不能动那男人一跟指头,所以这些年我一直沉默着"
  "你母亲让我跟你说,一切事情要动脑子,现在的社会已经不是我们那时代一个拳头打天下的时代了。钱权有了你就什么都有了,孩子啊,记住了哦"
  我狠狠的点了点头
  我对自己说
  "妈妈,我一定会让你出来的!"
  二伯好像知道我在心里说的话
  点了点头
  ......
  他把七叔叫了进来
  然后对我说
  "孩子,再跟你说个关于你一辈子的事"
  "什么事?"我看了看他又看了看七叔
  "老七啊。少爷的事你怎么样了,看这孩子都这么大了哦"
  七叔站那恭了个身
  "已经办妥了,我们在前年地震的时候收养了12个女孩子,全部安置妥当,上的都是贵族女子学校,绝对不会半点怠慢."
  "我们对他们有严格的思想灌输,除了学校能学到的最基本的知识外,女孩子都学习掌握为人妇所应该懂得的家庭观点而且绝对妇道,就算其他11个女孩未被少爷选上,智慧和道德都是其他人所不及的。"
  "那么你怎么能保证那些女孩子不会在学校被带坏呢?"
  "是这样的,我们对于社会是有研究的,所以我们暂时灌输的思想的社会很肮脏。就象现在人们都说的社会很和谐一样,说多了他们就相信了,我们专车接他们放学的时候,她们没有丝毫停顿,直接坐车回家了"
  七叔停了一下
  又笑着说
  "其他的事情要等少爷长大后教他们了..."
  二伯哈哈大笑
  突然又问
  "如果他人会说利用灾难做童养媳怎么办?"
  七叔很镇定的说
  "那些反对的人又做了什么呢,而且我们把收养的孩子都培养成材,这才是关键,有了一个优越的条件才会有更好的生活,明天才有希望"
  七叔鬼笑了一下
  "再说了,我们是黑社会,不是嘛"
  ......
  
  今年我三十了
  是正省级干部
  还外加了几个头衔
  关系网络无限延伸
  我知道这和二伯的付出是有直接关系的
  二十四的时候二伯带着我连着相亲了十二回
  让我自己选择,当我经过一段跟他们的接触后我选择了萌萌
  而其他的都选择了他们自己的幸福
  ......
  多少年来
  我追求着权力
  争夺着权力
  巩固着权力
  现在终于轮到我行使我的权力了
  ......
  母亲在狱中不断立功减刑
  我孩子哑哑说话的时候
  我接回了我的母亲
  我不在乎很多人说我有个牢狱的母亲
  因为他们不了解
  因为
  她是我母亲
  我最深爱的伟大的母亲
  
#日志日期:2009-5-11 星期一(Monday) 晴 复制链接 举报

评论人:杨鹏举 评论日期:2009-5-11 21:44
今年我三十了
  是正省级干部
今天,我做梦了:)))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风&心湖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