荞麦青青
荞麦青青
xuefeng198357.blog.tianya.cn   [复制]  [收藏]
雪落塞外,清香幽幽
首页 | 留言板 | 加友情博客 | 天涯博客 | 博客家园 | 注册 | 帮助
<< 下一篇>>

黄昏的风穿过村庄

作者:塞外雪客 提交日期:2009-8-8 2:24:00
黄昏中,一片幽暗的影子盘旋在村口的大槐树上。你仔细去看,原来那是从远处的野地里飞回来的一片褐色的鸟群。它们仿佛把清凉的晚风也从梁上的野地里带回来了,晚风吹向古老的屋檐,吹向小路一样的炊烟,吹向各个家庭安静的小院。在这缓缓的晚风里,你闻见了山梁上那一片片庄稼散发出来的幽香,黍子、山药、油菜、荞麦,它们的香气随着晚风,越过一家家的屋脊,来到村庄上每个人的鼻息里。闻着野地里古老的庄稼散发出来的幽香,每个人都会想到一些自己的心事,一些属于自己的关于村庄的往日情怀。 黄昏的光线在土墙的墙壁上缓慢地游移着,暗淡迷离,斑斑驳驳的土墙在它的抚摸下仿佛是一个孱弱忧伤的老人。这位老人在黄昏暗淡的光线里,是否想起了久远年代的往事,那些在风雨日月中明明灭灭的古老故事。古老的故事里,悠远空旷的箫声一样的人事,纷纷在这堵老旧土墙的眼睛里,在这座看似宁谧,实际充盈了许多细碎绵长故事的村庄里上演,飘荡。黄昏的风和光线,把一切逝去的,都会一一引回家来,像引回来一个走失的迷惘少年。 我记得童年时的黄昏,我们一大群八九岁的孩子,总喜欢在村庄里瞎逛打闹,有时候就会看见一些神奇怪异的事物,它们会深深地吸引我们,让我们欲罢不能,暗自徘徊。那时天上地下水里的很多东西,都能把我们引得魂魄迷离。其时,在幽暗的天光下,看着天空里上下翻飞着的黑黝黝的蝙蝠,心里会充满一种神秘和恐惧的情绪,总害怕长相丑陋怪异的蝙蝠,会突然俯冲下来,凶狠地袭击我们。于是就有人出了个主意,他说是听大人们说的,说只要脱下大一点的鞋子,瞄准了蝙蝠,往天空里一扔,就能逮住蝙蝠。于是我们就比划谁的鞋子最大,最后发现是二蛋的鞋子最大,他人长得很壮实,脚也很宽大。大伙让二蛋赶快脱下鞋子,让平时臂力最大的天明接过鞋子,瞄准蝙蝠扔去。天明手里拎着鞋子,看着天空中飘忽不定的蝙蝠,他把头左右前后转了个圈,也确定不了该扔向哪只蝙蝠。我们在一边都急了,对他说,你快点扔啊,你等着它下来咬我们你才扔啊。天明瞪了我们一眼,说,要不你们扔,本事不大倒挺能嚷嚷,哼。于是我们都不说话了,我们都知道自己还不如他呢。只是大伙都还看着他,意思是你赶快扔吧,等着也不是办法。天明气呼呼地瞄住一只蝙蝠,忽地一下把鞋子甩向了天空。天空里蝙蝠群飞,光线暗淡迷离,那只鞋子在空中摇摇晃晃地寻找着目标,那些蝙蝠却都比它灵活,一只只四散开飞向了远处的屋檐和高墙。我们看着那只晃头晃脑坠下地来差点砸着人的鞋子,一阵叹息,只好做罢了。蝙蝠们看我们不再向它们鬼鬼祟祟地瞄准了,于是又开始翻飞群舞,无视人群了。 村南头在黄昏光线柔和,温度适中时,总会有人支起棋摊子,开始热闹非凡的楚河汉界、金戈铁马的虚幻厮杀。村里的大李是下棋的高手,他和一些上了年纪的老人下棋都不会输,所以每天下起棋来,最为积极。因为他觉得自己是这个村庄的棋王,是拥有几十场不败记录的常胜将军。于是大李每天都会摇头晃脑地参与或转悠在棋盘边,他觉得这是他一天中最为开心的时候。只要有大李在,就会听见他叫嚣着出棋或指挥别人出,他在那刻有时竟忘了对别人的尊重,时常出言不逊。他的行为惹得大伙很是不高兴,可是又没有啥办法让他彻底不再那么张狂。大伙希望能有一个人彻底治服他,让他学乖点,不再让好好的棋摊不得安宁。人说猪不能太壮,人不能太狂,上帝一般专挑那些不知自己姓啥的人来治理。这不,大李终于被上帝给收拾了个服服贴贴。那天大伙棋又下得很郁闷,因为大李把大家给杀了个遍,又在那洋洋自得呢。这时旁边的看客里,有一个小孩开口了,他说,让我来试试吧,大家一看原来是润生家在城里读初中的小孩。大伙都用犹疑的目光看着他,意思说你行吗小孩?这小孩却不慌不忙地走到棋盘前,对大李说,开始吧李大哥。大李显出很不屑的表情,说,我让你几子呢。小孩平静地说,等下完这盘再让吧。大李说,嗨,这小孩怪机灵的。于是二人开始厮杀起来,只杀得天昏地暗,蝙蝠观战。上帝说有光,于是就有了光。最后大家在黄昏看到了明媚的阳光,大李则明白了一个道理,天外有天,高手外有高高手。而这个黄昏则像一片灿烂的落叶,安然轻松地飘落于明亮的月光中了。 一个个黄昏在你的梦里流连,昨夜风雨飘摇,你推窗而望,却见一城迷蒙的灯火,在你的眼前流光一样缓缓地飘漾着,好似永远也没有尽头。你的乡愁在这样的夜晚会一再升起,你一再想着自己难以止步的流浪,也一再想着童年故乡的花朵与笑脸,抑或还有那无尽的情感迷途,你的心,就这样像一杆芦花,被各个方向的力量扯碎吹散。吹散的心四处飘荡游弋,仿佛一个失落的迷梦。而这个迷梦飘荡的方向,却最终还是有着花朵与笑脸的故乡,因为只有那里才是你灵魂的栖居地,像荷尔德林一样诗意栖居的故乡的大地。于是你一次次回望故乡的黄昏与明月,一次次想起故乡风里那些温暖的故事和笑脸。慢慢地,这成了你在异乡之舟上的慰藉和明灯,难以止息。 故乡黄昏的风一次次吹起,一次次穿过那座豌豆一样清贫寂寥的村庄。我的记忆,也仿佛是黄昏里一阵淡淡忧伤的清风,穿过城市的空隙,抵达故园。那时村边小河里的水清澈地流着,偶尔有从高高的杨树上掉下来的落叶,在那明净的水面上漂浮着,向着遥远的不知名的他乡漂去,仿佛一个不得已远走异乡的少年。那时我常站在小河边发呆,看着对岸的果园子里一棵棵开着白色梨花的树木,心里有一种空荡荡的感觉,感觉自己的心就像一朵白色的梨花,在这个无边的世界里寂寞地开着,孤单落寞地有些微微生疼。河边的芦苇在暗淡的夕光的笼罩下,显出一种慵懒的神色,他在思索着什么事情呢,他的前世也是这样安静地站在小河边吗,它的前世是不是一头狂奔的豹子呢,在无边无际的草原上自由地驰骋。野花在芦苇的旁边一朵朵弥散着,小巧的、大朵的,蓝色的、紫色的,这些野花在黄昏的清风里淡淡地开放着,表情悠然,仿佛这个世界的所有事物,都不会让她们动心,她们只喜欢固守着自己这片清幽的天地,不去趟外面的世界那些表面光鲜的浑水。很多我叫不上名字来的飞鸟会匆匆掠过明亮的河面,它们好像总有自己的事情要做,也好像怕被我这样的小孩抓住。飞鸟一掠而过河面的时候,我也会纯真地想像自己要是能变成一只飞鸟,自由自在地飞向自己想要去的地方,比那辆驶过村旁的火车还要快,那该是多么开心的一件事啊。 黄昏的凉风低低吹来,我身后传来乘凉的乡亲们的聊天嬉笑声。他们一般都坐在一块块平坦的石头上,也有坐在自己搬来的小木凳上的,他们的聊天内容也很复杂,某片田地、某个领导、某头小驴、某部电视剧。他们有时很激昂,有时很沮丧,有时很高雅,有时很粗俗,有时在欢笑,有时在叹息,有时在夸赞,有时在咒骂。黄昏的风里飘荡着乡村人的话语、思想,也见证着他们的喜怒哀乐,黄昏的村庄,一切都是那样随意、自由。有勤快的女人,从田地里回来后,早早地就去做晚饭了,她们知道,他们的男人在田地里扑腾了大半天了,铁人也快成棉花了,于是她们先回去填火热灶去了。放学的小孩子们,唧唧喳喳地,仿佛一群群麻雀似的,在村里的小路上蹦蹦跳跳地往家赶着。他们急着回家,要不就是急着看某部动画片,《恐龙特急克赛号》《机器猫》《变形金钢》《舒克和贝塔》,这些动画片总是让他们感到神奇之极、欲罢不能。要不就是急着去大沟里偷杏,那些还未成熟的酸杏,让他们在看杏老人的眼皮底下,摘去了一书包又一书包。黄昏的村庄,仿佛一个盛放着我们的童年的摇篮,在清澈的风里,缓缓地晃动着,懵懂安然。 城市的黄昏,我在高楼霓虹中穿行,孤独是唯一一件飘荡在我身上的黑色风衣。我的灵魂在这里,作着一次又一次的流浪与挣扎,我的脸庞,像达利画上的钟表,弯曲变形,仿佛时光在这里也已经变得混乱不堪,暗示着我,随时与它错身,回到穿过黄昏村庄的清风里。
#日志日期:2009-8-8 星期六(Saturday) 晴 复制链接 举报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荞麦青青
引用地址:

博客信息
博主:塞外雪客 

·全部博文(-198)
·散文 (28)
·想象之狐 (4)
·碎玻璃 (8)
·黑色系 (3)
·白色系 (1)
·蓝色系 (2)
·网刊 (2)
·花语者 (2)
·纸媒 (2)

用户:
密码:

·黄昏的风穿过村庄(2009-8-8)
·夕光下幽凉的田野(2009-1-4)
·青春幽思的窗口(2008-12-12)
·坐在山坡上的母亲(2008-12-5)
·青苔时光(2008-11-23)
·晋城广播电台朗诵文章(2008-10-21)
·《涛声依旧》杂志第4期作品(2008-10-21)
·乡村午后时光的呓语(2008-10-10)

·初次拜访,向你问好!...(2010-7-31)
·问好!...(2009-5-19)
·问好!...(2009-4-14)
·新年快乐:)...(2009-2-1)
·\(^o^)/~好文章...(2009-1-5)
·这篇文字细腻真切有细节,稍加修改后,建议...(2008-12-27)
·o(∩_∩)o...

圣诞...(2008-12-25)
·非常好的文字,学习...(2008-12-25)
·幽思的窗口,单薄的青春年华,庞大的内心世...(2008-12-14)
·过来看,想多看,但已快11点半了,怕宿舍...(2008-12-10)

·实惠通道送你一个母亲节礼物,“个人便签”...(2009-5-5)
·雪客,无意间闯到你在天涯的博客了,问候哦...(2009-4-21)
·“惠甜堂!与美女自由聊吧!”就在我的博客...(2009-4-15)
·新年快乐呵呵~~~~...(2009-1-17)
·看看。但不知道你是木瓜不?!问好:)...(2008-11-17)





·2009-8(1)
·2009-1(1)
·2008-12(2)
·2008-11(1)
·2008-10(3)
·2008-9(2)
·2008-8(2)
·2008-7(5)
·2008-6(5)
·2008-5(6)
·2008-4(8)
·2008-3(12)

·雪客新浪
·小女子生活琐记
·星期九
·江南雪儿
·香雪盈袖
·雪小禅
·出炉银--叶倾城的blog
·乡村物语
·谢宗玉在星光下徒步回家
·江南月的天空
·韩浩月
·第七页-DULISANWENJIA
·1个苹果,2个苹果都是苹果
·安的夜游园
·我的旧日情怀
·周国平的BLOG
·简。颓色
·海飞的村庄
·悦然的blog
·寂静花园
·梅子家的小院子
·耿翔的BLOG
·海男的BLOG
·韩松落·怒河春醒
·沙爽的BLOG
·七堇年
·范晓波
·被窝是青春的坟墓
·这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落草街上的向岛葵
·大象客栈老板
·独自浅唱
·新散文
·左岸
·青年作家
·黑蓝文学
·新小说
·散文诗
·周语:一册周易半部论语
·呜漆漆森林
·檻外梨花
·痴人说梦
·谷豆麦
·闪亮的光阴
·无益书
·静梅博客
·暖香淡流年
·诗生活

  • 访问:338403 次
  • 今日访问:11次
  • 日志: -198篇
  • 评论: 186 个
  • 留言: 33 个
  • 建站时间: 2007-12-19

木瓜小雅 普通成员
塞外雪客 管 理 员

冷自知胺
2020-06-03 02:22
若芊我芊n
2020-06-02 18:47
费尔奇圆
2020-06-02 10:18
费尔奇圆
2020-05-31 17:11
若芊我芊n
2020-05-31 13:03
若芊我芊n
2020-05-29 13:45
费尔奇圆
2020-05-27 12:21
若芊我芊n
2020-05-26 23:18
费尔奇圆
2020-05-26 12:39
冷自知胺
2020-05-25 18:02
费尔奇圆
2020-05-25 14:49
若芊我芊n
2020-05-25 01:02


天涯社区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