荞麦青青
荞麦青青
xuefeng198357.blog.tianya.cn   [复制]  [收藏]
雪落塞外,清香幽幽
首页 | 留言板 | 加友情博客 | 天涯博客 | 博客家园 | 注册 | 帮助
<<上一篇 下一篇>>

夕光下幽凉的田野

作者:塞外雪客 提交日期:2009-1-4 0:15:00
父亲在夕光中背着手慢慢走回村庄的时候,山梁上的斑鸠正在一道沟壕的上方,向沟底的一片谷地静静地滑翔呢。它滑翔的样子多漂亮啊,像一架褐色的小飞机。夕光从对面坡上的谷地里斜射过来,那只小小的斑鸠便仿佛是被一束舞台上的追光给照亮了,褐色的羽毛闪现出亮亮的光泽,粉红色的脖筋显露出柔和的曲线,透亮的眼睛里流露出散淡优雅的神色,它像一个小小的演员,在黄昏广阔清寂的天地间孤独地表演着只属于自己的舞台剧。
父亲的草帽浸染在斜斜的夕光中,从后面逆光看去,好像要轻轻浮起来了,浮起来去追赶那些悠悠飘扬的白云。父亲的脚步把田垄上矮矮的野草拨弄得悉悉索索,草里的蚂蚱惊慌地向四周跳开去,垄边的野花轻轻摇晃着,父亲的脚步像一只橹,拨弄着夕光中湖面般的田野大地,各种动荡着的事物仿佛一波波水纹向田野的四周扩散开去。父亲脸上的表情舒缓自然,看着四周各家的庄稼,指点着说,糕换的这片谷子今年长得不赖,润生的那块山药没撒够肥,建军的那片菜籽倒挺旺的,深眼窝的那块豆子还得锄一回。父亲指点着别人的庄稼,像谈论自己的一样,他对于庄稼的感情,好像只有好坏之分,没有你我之分。如果谁的庄稼长得又旺又高,那他就会向人家打听种植的经验,而不会嫉妒地挑刺。

微风吹拂,夕光飞扬,向前缓缓走着的父亲,看着不远处空地上的几棵小树,看着它们上下翻飞耀亮的叶片,说,那些叶子挺好看的,像电视上拍的一样。此时夕光浸染下的田野,呈现出一种清凉的阔大的美。田野西边的土路上,一辆辆小平车摇摇晃晃着向前走着,车前的毛驴有时停下来,挤出几个驴粪蛋,有时拐向路边,去吃路边被谁丢下的一截玉米杆,这时车上的人就会拽拽缰绳,把它拉回来,继续向前晃悠着走路。路旁的玉米地里,有时会闪出几只灰色的野兔,它们像一个个惊惶的小孩子,快速窜出玉米地,又快速闪了进去。野兔的闪现和消隐,会让小孩子们先是发出一阵惊呼,随后是几声失望的叹息,脸上的表情分明是一种真切突兀的起伏。而大人们,好像更专注于赶路,野兔的现隐好像勾不起他们半点兴味。远处梁上的葵花无声地转动着它金黄的头颅,那由高昂到温婉的头颅,真的好像那个荷兰画家的头颅,也像栖居于昌平的那个诗人的头颅,这样的头颅内,才华的浓度是否太高了,以至于被一只上帝之手轻轻点燃,哑然惨烈地划过了这个喧哗与噪动的世界。谷地里的麻雀忽高忽低地盘旋于谷穗上空,有时落下来站在谷穗上,一粒一粒啄着饱满的谷粒,而不远处的稻草人,则歪着帽子呆看着。紫色的头疼花在草地上簇立着,很艳很漂亮,但我们小孩子都不敢去采摘它,因为大人们说闻了它会头疼。黄色的野菊花在路旁清寂地摇曳着,它好像一直在想着什么心事,好像一直在守护着自己的一个久远的秘密。还有很多叫不出名字的野花散落在草地的各处,它们清幽的样子常常让坐在垄上休息的我失神,让我迷醉在更多忧伤荒诞的想像中。如果有一双游移的眸子从田野上方看去,在田野里的我,和一只虫子,一片草叶,一朵野花,一样的渺小清寂,一样在那暗暗旋转的田野里沉入迷醉和幽暗。

夕光下父亲的脚步悠然而淡定,我的脚步则显得有些迟缓迷乱。我看看四周的景物,看看远处的村庄和铁轨,看看天上的云朵和鸟群,我的心游移不定,像梁下村庄里的炊烟一样。天色渐渐幽暗地像一枚陈旧的铜板,我的双眼迷离忧伤地打量着夕光中渐渐暗淡下来的一切物事。远处的南山依然以睡美人的姿势躺着,它的长发披散着向东边延伸而去,它的乳房饱满地耸立于胸前,它的裙裾翩翩地飘扬于腿边。这座处于雁北地区的山峰,以一个巨大的睡美人的姿势卧于故土正南方,它的神奇一直让我在夕光里暗暗遐想,想那只久远的鬼斧神工的手,是如何神妙地把这片山梁雕化成一个温情款款的女子的模样,又是否把它和另一个男子膈离在了万里之外。铁轨上的火车刷刷地向着远方驶去,它总是像一片暗绿色的火焰点燃着黄昏的沉寂和暗淡,让我的忧伤有更遥远的蔓延和稀释。而火车上一个个窗口里的旅客,有些年轻人的愁绪在此刻显得更为浓烈,来路的怅惘和去路的迷蒙,让他们陷入了一种低沉幽暗的思绪。乡愁、情愁,未来的城市生活,都让他们感到有些惊惶和无助。火车两边的山梁像一座座漂浮的岛屿不断擦过旅人们的面孔,他们的脸此刻显得轻飘和迷离,在昏黄的夕光中有一种深深陷落的感觉,好像要把自己丢失在这异乡的荒野中了。故土上老旧的火车让我曾深深地向往迷恋,我曾在无数个黄昏站在飞驰的火车旁仰望或呐喊,也曾用石头向它狠狠地掷去,这样疯狂长久的迷恋,导致日后坐进它的身子时,心情反而很平静。火车是黄昏旷野里的一柄长剑,划开了四周迷离的烟尘,也划开了我浓烈的迷醉,让它缓缓融入田野幽凉的气息中。

我记得,地皮菜、蘑菇、苦菜,许多暗色的野菜的影子被一只手轻轻捏着,在幽凉的夕光的轻晃下,一次次跳跃进那个老旧的篮子里,此刻回想,那么远的时光的雾气,并没有隔离开母亲的那只手和那些野菜暗色的影子,它们反而更亮了,幽亮,清香。还有,许多野菜苦涩的气味一次次在那些年幽凉的夕光中,从母亲臂弯里的篮子中,钻进我的鼻孔里。后梁的一些凹下来的地方,不知何年栽下的一片树林,那些年我们常去那里采蘑菇,去周围的地方捡地皮菜,摘野菜,那些年的时光,幽深,清寂,像一缕缕逐渐暗淡下来的夕光。我和母亲采野菜的时候,我最愿意捡地皮菜,那些被我们称为羊鼻涕的东西,捏在手里,软软地、滑滑地,感觉很舒服。有时我把它们捏在手里,光顾着把玩,竟久久没有放进篮子中,时间长了,那些羊鼻涕竟揉烂在我的手里了。看着烂了的它们,我感到有些可惜,却还是把它们扔了,把它们混进杂乱的草丛里了。母亲更多的是在采蘑菇,一朵朵小伞样的的蘑菇,混合着泥土,被母亲从树下轻轻挖出来,然后放到那个旧篮子里。母亲把蘑菇放进篮子里,我却总感觉好像已把它们放进沸水滚滚的大锅里了,好像已闻到了一股特别香的味道。那些苦菜在田地里生长,我和母亲都尽力地去挖,因为我们都知道,这些野菜的味道实在太好了。尤其是吃小米粥的时候,把它们用盐、味精、醋一拌,放进小米粥上,像盖饭一样,吃起来边吃还边咽口水。采野菜的间隙,有时站在一些较高的地方,我总会去望望梁后的另一些村庄,想着他们那里的人是什么样的呢,那里有一些好玩的小孩吗。好像夕光越暗的时候,我想的就越多,鬼啦,狐狸精啦,一起涌进了小小的脑瓜。夕光真的暗到看不太清楚东西的时候,我们就得回家了。夕光下回家的时候,我总是在回望,回望了那么多年,总是没有看清楚一些东西。此时再回望,已是屋檐高的身形了。

夕光幽凉,田野旋转,旋转的田野随夕光慢慢变凉。慢慢变凉的还有一个人的心,幽凉,清寂,像那些年梁后静静晃动的树荫,像慢慢旋向深秋的田野。深秋的田野,历经雨打风吹,平静地献出自己守护了那么多天的积蓄。平静的时候,是已完成了很多事情。历经了很多事情,完成了很多事情的时候,我们会说幽凉、清寂,原来是很好很对的。










#日志日期:2009-1-4 星期日(Sunday) 晴 复制链接 举报


评论人:木又寸上的鱼 评论日期:2009-1-5 21:25
\(^o^)/~好文章
评论人:江南雪儿 评论日期:2009-2-1 7:13
新年快乐:)
评论人:郭学鹏 评论日期:2009-4-14 11:13
问好!
评论人:choudai 评论日期:2009-5-19 21:21
问好!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荞麦青青
引用地址:

博客信息
博主:塞外雪客 

·全部博文(-198)
·散文 (28)
·想象之狐 (4)
·碎玻璃 (8)
·黑色系 (3)
·白色系 (1)
·蓝色系 (2)
·网刊 (2)
·花语者 (2)
·纸媒 (2)

用户:
密码:

·黄昏的风穿过村庄(2009-8-8)
·夕光下幽凉的田野(2009-1-4)
·青春幽思的窗口(2008-12-12)
·坐在山坡上的母亲(2008-12-5)
·青苔时光(2008-11-23)
·晋城广播电台朗诵文章(2008-10-21)
·《涛声依旧》杂志第4期作品(2008-10-21)
·乡村午后时光的呓语(2008-10-10)

·初次拜访,向你问好!...(2010-7-31)
·问好!...(2009-5-19)
·问好!...(2009-4-14)
·新年快乐:)...(2009-2-1)
·\(^o^)/~好文章...(2009-1-5)
·这篇文字细腻真切有细节,稍加修改后,建议...(2008-12-27)
·o(∩_∩)o...

圣诞...(2008-12-25)
·非常好的文字,学习...(2008-12-25)
·幽思的窗口,单薄的青春年华,庞大的内心世...(2008-12-14)
·过来看,想多看,但已快11点半了,怕宿舍...(2008-12-10)

·实惠通道送你一个母亲节礼物,“个人便签”...(2009-5-5)
·雪客,无意间闯到你在天涯的博客了,问候哦...(2009-4-21)
·“惠甜堂!与美女自由聊吧!”就在我的博客...(2009-4-15)
·新年快乐呵呵~~~~...(2009-1-17)
·看看。但不知道你是木瓜不?!问好:)...(2008-11-17)





·2009-8(1)
·2009-1(1)
·2008-12(2)
·2008-11(1)
·2008-10(3)
·2008-9(2)
·2008-8(2)
·2008-7(5)
·2008-6(5)
·2008-5(6)
·2008-4(8)
·2008-3(12)

·雪客新浪
·小女子生活琐记
·星期九
·江南雪儿
·香雪盈袖
·雪小禅
·出炉银--叶倾城的blog
·乡村物语
·谢宗玉在星光下徒步回家
·江南月的天空
·韩浩月
·第七页-DULISANWENJIA
·1个苹果,2个苹果都是苹果
·安的夜游园
·我的旧日情怀
·周国平的BLOG
·简。颓色
·海飞的村庄
·悦然的blog
·寂静花园
·梅子家的小院子
·耿翔的BLOG
·海男的BLOG
·韩松落·怒河春醒
·沙爽的BLOG
·七堇年
·范晓波
·被窝是青春的坟墓
·这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落草街上的向岛葵
·大象客栈老板
·独自浅唱
·新散文
·左岸
·青年作家
·黑蓝文学
·新小说
·散文诗
·周语:一册周易半部论语
·呜漆漆森林
·檻外梨花
·痴人说梦
·谷豆麦
·闪亮的光阴
·无益书
·静梅博客
·暖香淡流年
·诗生活

  • 访问:338245 次
  • 今日访问:8次
  • 日志: -198篇
  • 评论: 186 个
  • 留言: 33 个
  • 建站时间: 2007-12-19

木瓜小雅 普通成员
塞外雪客 管 理 员

若芊我芊n
2020-05-29 13:45
费尔奇圆
2020-05-27 12:21
若芊我芊n
2020-05-26 23:18
费尔奇圆
2020-05-26 12:39
冷自知胺
2020-05-25 18:02
费尔奇圆
2020-05-25 14:49
若芊我芊n
2020-05-25 01:02
若芊我芊n
2020-05-23 05:00
费尔奇圆
2020-05-22 16:10
若芊我芊n
2020-05-21 20:28
费尔奇圆
2020-05-21 04:55
小奋青滤pe
2020-05-20 05:35


天涯社区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