荞麦青青
荞麦青青
xuefeng198357.blog.tianya.cn   [复制]  [收藏]
雪落塞外,清香幽幽
首页 | 留言板 | 加友情博客 | 天涯博客 | 博客家园 | 注册 | 帮助
<<上一篇 下一篇>>

坐在山坡上的母亲

作者:塞外雪客 提交日期:2008-12-5 19:35:00
坐在山坡上系红头巾的母亲,伤感寥落得像一颗秋后旷野中孤零零的红果。她身后的草地开着细细碎碎的小花,旁边一条小路曲曲弯弯地拐向山坡的高处。小路上尘土飞扬,驴牛羊粪散落着,破旧的小平车颠簸着向山坡的高处爬去。母亲看着面前暂时闲下来的锄头,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身体里的劳累稍稍有了些缓和。她又微微向着远处的原野看去,前方的景致让她感到有了些异样的感觉,温柔、美好、飘逸,那曾经的早已逝去的青春年岁,似已慢慢浮现在心头,野花一样妩媚,飞鸟一样轻快。

云飞起来了,阳光透过云缝,亮亮的水滴一样溅下来。笼在庄稼上的云影,虚虚实实,明明暗暗,静静地移动着,向着一大片庄稼的深处飘去,像一块大大的明暗相间的丝绸一样飘逸,比最美的电影镜头更真实,更撼人。“要是能变成一只云雀,在那高高的云层里自由地翩飞,那该多好?”母亲在年轻的时候,肯定有过这样的想法,因为我从她年轻时的笔记本里曾经看过类似的描述。母亲上学的时候也喜欢阅读文学作品,她的内心里是有着很多浪漫基因的。除去喜欢看书,她的歌唱得也很好,她喜欢唱《弹起我心爱的土琵琶》《人说山西好风光》《军港之夜》之类的老歌,喜欢谈论郭兰英、关牧村、才旦卓玛等歌唱家,从她歌声中传达出的,是六十年代生人年轻时所处岁月中那种充满喜悦、憧憬、纯真的气息。

母亲在三十几岁以后偶然的歌声中,开始隐隐显出滞重、伤感、寂寞的感觉,心中似有无数条小蛇在噬咬着。那时的我,觉得母亲有时莫名地发脾气,是很不对的,有时就故意和她吵,和她对着干。她有时和我吵几句,有时自己一个人倚在炕角轻轻地抽泣着,而我却因年少无知摔门而出了。时光的马车缓缓地驶向现在,我有时候才能体会到她在无数世俗岁月里的无奈和感伤。也许一代人在真正经历了一些能让人成熟的事后,才会渐渐明白和理解上一代人的心酸和无奈,才能渐渐把那道深邃无比的代沟,慢慢抚平。当我们这些八零后的少年渐渐地长大,开始娶妻生子,开始经营事业,开始为人父母,开始学着在生活的路途上谨慎地前行着,开始学会独自承担一些大的责任的时候,我们终于能明白了一些曾经为之迷惘,为之苦恼、为之失落的问题,性情开始变得疏朗和淡然。当我们回首遥望间,却明白了所谓代沟,真的是一个年龄的问题。虽然那时的我们不敢想象自己能成熟至如今,虽然那时的我们,也被认为是垮掉的一代,但时光终是证明了,所谓五零后、六零后、七零后、八零后的概念,真的只是一个称呼,而时光的列车把他们统统带向了一样的旅程,让他们统统看见了一样的风景和觉到了一样的人生况味。

山坡上的母亲,年少时曾经在山坡上逐花扑蝶的母亲,却于更为漫长的光阴里,握着小小的锄头,握着对我们兄妹的深深守望,在黄土高原的一片山梁上,在尘土飞扬、毒辣烈日的笼罩中,躬身作着最原始最劳累的体力劳动。野花的幽香在不远处弥散着,但母亲的头却很少抬起,她知道,日头不等人,待太阳斜到西边的天空时再锄,那野草就会很快地复活,然后在夜间露水的浇灌下,慢慢地挺立起来。母亲的锄头吃力地刨着地里的湿土,再不时地从锄头上往下扒些泥土,那些泥土仿佛是些顽皮的孩子,总是不断地干扰着她本来就很艰辛的劳作。汗水也是不断地从额头上蜿蜒流下,流进眼里,涩疼得眼睛快要睁不开了,流进嘴里,咸苦的难以忍受。有时不小心锄头还会把脚划破,鲜红的血慢慢渗出,疼痛渐渐地钻进心尖,非常痛楚。就是这样,如果日头还早,稍稍歇一会,还得向前锄去。手上的血泡也会在不经意间就悄悄地硌出来,时间长了,里面的脓水就会慢慢流出,就会感到异常疼痛。我此时之所以这样细微地记述母亲在田地里的劳作,就是想把一个真实的、处在乡村生活里的母亲给慢慢地说出来,像她曾经对我们一样充满耐心。其实我所描述的田间劳作,自己也曾参加过,上面描述的一些情景,自己也有些体会。不过那只是放假之后偶尔的参与,与母亲长年的劳作相比,只是一些轻微的锻炼。我也知道,母亲还是不愿意看到自己的孩子在田地里劳作一辈子,她更希望自己的孩子能从书本上走向远方,走得越高越好,走得越稳越好。

漫长的时光洪流中,总有一些残酷的时间利器,把人挑刺地落下很多伤痕。一个要强的女人,一个外刚内柔的女人,一个护子情深的女人,一个孝敬父母的女人,一个爱花爱美的女人,一颗秋后旷野中幽亮孤寂的红果,这便是我的母亲,我的河之上游,我一生为之报答不尽的血源。她在时光滚滚地洪流中,遭遇过无数沙石、暗流、委屈、伤痛,但她都一一咬牙渡过去了。而那过程中留下的伤痕,有时我想我真得该铭记下来,哪怕把自己的往事都忘掉,都应该先去帮她慢慢疗伤。母亲是一个胆子很大却又讲理讲情的人。她为了家里的事曾好几次去矿上跟人谈涉,还受到过保安的恐吓,但她从来不会害怕,据理力争,终是把事办成功了;她也曾和一帮男人为了地里的事去县里找过县领导,去了之后,见到领导后,有些平时看上去很张狂的男人却不敢说话了,而她和一两个人却和那些领导据理谈涉,最后也是把事办妥了。这样的一个她,却也曾为了我升学时的转校问题,找过学校的领导;也为了我在班上能过得好些,找过老师;也为了我闯祸后不至于被人打骂,和一个蛮横的人周旋过;还有那年我从那所不太想待的学校回来一段时间时,她曾为我四处打听好学校的消息,而我,却和几个朋友过着低迷的无所事事的日子。我知道她也不是一个大智慧的人,但她身上真实地与生活相抗争的力量,却也是我既让我痛悔又让我佩服的一种真性情。时光的刀锋静静划过,一个真实的女人,一个可敬的母亲,该让我怎样去回报和孝敬呢。有时候我认真地想想,就是为了母亲我也得走好路走对路,再也不让她为我受委屈受伤害了。

前几日,我打电话给家里,说我发表了几篇文章,她和父亲都很高兴,说只要是你喜欢的事,就坚持去做吧。我说那文章还有些稿费呢,他俩却说咱不在乎那些稿费,主要是那份荣誉。可是他们却不知道,当知道我的文章发表之后,同事们问得第一句话就是,给你多少稿费。有时想想,父母至今还保留的那份朴实,让我感动并温暖。那天的电话里,母亲还说,我们想再多给你攒些钱,到时买楼。我说,我还是自己再奋斗奋斗吧。那时的自己,心里很难受,想想这么多年过去了,还得让他们操心费力,真是羞愧。

时光的影像里,劳动间隙静静坐在山坡上的母亲,她正远望思索着什么,青春?美丽?苦难?生活?儿女?我还是想说这句话,我的母亲,我那坐在山坡上的母亲,我那伤感寥落得像一颗秋后旷野中孤零零的红果的母亲,您辛苦了。






#日志日期:2008-12-5 星期五(Friday) 晴 复制链接 举报


评论人:符诗乘 评论日期:2008-12-10 23:29
过来看,想多看,但已快11点半了,怕宿舍要关门!无奈。问好就走了!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荞麦青青
引用地址:

博客信息
博主:塞外雪客 

·全部博文(-198)
·散文 (28)
·想象之狐 (4)
·碎玻璃 (8)
·黑色系 (3)
·白色系 (1)
·蓝色系 (2)
·网刊 (2)
·花语者 (2)
·纸媒 (2)

用户:
密码:

·黄昏的风穿过村庄(2009-8-8)
·夕光下幽凉的田野(2009-1-4)
·青春幽思的窗口(2008-12-12)
·坐在山坡上的母亲(2008-12-5)
·青苔时光(2008-11-23)
·晋城广播电台朗诵文章(2008-10-21)
·《涛声依旧》杂志第4期作品(2008-10-21)
·乡村午后时光的呓语(2008-10-10)

·初次拜访,向你问好!...(2010-7-31)
·问好!...(2009-5-19)
·问好!...(2009-4-14)
·新年快乐:)...(2009-2-1)
·\(^o^)/~好文章...(2009-1-5)
·这篇文字细腻真切有细节,稍加修改后,建议...(2008-12-27)
·o(∩_∩)o...

圣诞...(2008-12-25)
·非常好的文字,学习...(2008-12-25)
·幽思的窗口,单薄的青春年华,庞大的内心世...(2008-12-14)
·过来看,想多看,但已快11点半了,怕宿舍...(2008-12-10)

·实惠通道送你一个母亲节礼物,“个人便签”...(2009-5-5)
·雪客,无意间闯到你在天涯的博客了,问候哦...(2009-4-21)
·“惠甜堂!与美女自由聊吧!”就在我的博客...(2009-4-15)
·新年快乐呵呵~~~~...(2009-1-17)
·看看。但不知道你是木瓜不?!问好:)...(2008-11-17)





·2009-8(1)
·2009-1(1)
·2008-12(2)
·2008-11(1)
·2008-10(3)
·2008-9(2)
·2008-8(2)
·2008-7(5)
·2008-6(5)
·2008-5(6)
·2008-4(8)
·2008-3(12)

·雪客新浪
·小女子生活琐记
·星期九
·江南雪儿
·香雪盈袖
·雪小禅
·出炉银--叶倾城的blog
·乡村物语
·谢宗玉在星光下徒步回家
·江南月的天空
·韩浩月
·第七页-DULISANWENJIA
·1个苹果,2个苹果都是苹果
·安的夜游园
·我的旧日情怀
·周国平的BLOG
·简。颓色
·海飞的村庄
·悦然的blog
·寂静花园
·梅子家的小院子
·耿翔的BLOG
·海男的BLOG
·韩松落·怒河春醒
·沙爽的BLOG
·七堇年
·范晓波
·被窝是青春的坟墓
·这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落草街上的向岛葵
·大象客栈老板
·独自浅唱
·新散文
·左岸
·青年作家
·黑蓝文学
·新小说
·散文诗
·周语:一册周易半部论语
·呜漆漆森林
·檻外梨花
·痴人说梦
·谷豆麦
·闪亮的光阴
·无益书
·静梅博客
·暖香淡流年
·诗生活

  • 访问:338400 次
  • 今日访问:8次
  • 日志: -198篇
  • 评论: 186 个
  • 留言: 33 个
  • 建站时间: 2007-12-19

木瓜小雅 普通成员
塞外雪客 管 理 员

冷自知胺
2020-06-03 02:22
若芊我芊n
2020-06-02 18:47
费尔奇圆
2020-06-02 10:18
费尔奇圆
2020-05-31 17:11
若芊我芊n
2020-05-31 13:03
若芊我芊n
2020-05-29 13:45
费尔奇圆
2020-05-27 12:21
若芊我芊n
2020-05-26 23:18
费尔奇圆
2020-05-26 12:39
冷自知胺
2020-05-25 18:02
费尔奇圆
2020-05-25 14:49
若芊我芊n
2020-05-25 01:02


天涯社区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