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能不能超越极限..


心,能不能超越极限..
wwlovezz110.blog.tianya.cn
琴棋书画不会,洗衣做饭嫌累.
博客信息
博主:暧昧与谁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 访问:10503 次
  • 今日访问:4次
  • 日志: -232篇
  • 评论: 10 个
  • 留言: 12 个
  • 建站时间: 2007-12-19
博客成员
最近访客



<< 下一篇>>
正文 第三章 起....
作者:暧昧与谁 提交日期:2008-1-20 22:02:00 正常 | 分类: | 访问量:370

 正文 第三章


 回到学校,校园里出现了许多新鲜的面孔,正如一年前的我们,骄傲和稚嫩同时写在脸上,总期待着大学生活能带来翻新不断的惊喜。海斌开学以后就变得很忙,因为加入了校学生会,又兼任着系干部,成了香饽饽,有几次在食堂正吃着饭就被叫走了。那时候我就困惑这样的问题,女人应该找个什么样的男人?太出色了,他就注定不能只属于你一个人,只围着你转,可哪个女人又愿意找整天无所事事的男人呢?用陶怡的话就是“我和海斌互相吸引,其实又互相排斥,”我不可能永远的依附于海斌身后,因为我也同样优秀,上学期我拿到了全系唯一的最高奖学金。当然我们热衷的方向不同,海斌喜欢参与社会活动,组织和煽动能力很强,而我喜欢钻研学问,可谓是一动一静。不过最初我们还是相处的很和谐,吃过晚饭,我们沿着操场散步,然后走到最高的台阶上坐下来,初秋的晚风阵阵吹来,那一刻真的很幸福,而且那种幸福是可以回味一生的。海斌告诉我白天他都忙些什么,我也叮嘱他别耽误学习。依偎在海斌身旁,说着说着我们就会相视笑起来,“韩雪,我带你去看我姥姥阿,?”“不去”“为什么”“没有为什么”“丑媳妇也得见公婆阿”“你说谁丑呢?”“那你怎么不敢去”“去就去,谁怕谁啊,”“那这周日怎么样?”“好啊,你用激将法,你太坏了”“我用就有人上当,唉,这是学傻了。”“讨厌,不理你”“韩雪,不闹了,说真的,我很想让你见见她,我保证你会喜欢上她的,”“为什么”“因为你们身上有很多相像的地方,长相,气质,甚至一些举止,我总觉得她年轻时就是你这个样子”“海斌,我听说过男孩有恋母情结,你这是恋姥姥情结吧”“我是她一手带大的,我和我妈其实没什么感情,”看着突然严肃起来的海斌,我什么都不敢问了。我们约好的那个周日去看他姥姥,但海斌学校有事,没有去成,后来又过了一段时间我才见到了她,而且正如海斌所说我非常喜欢她,当然这是后话了。
  志傲还是老样子,上学期全系唯一的最高奖学金,四个候选人中就有我们俩,最后选定是我,志傲还送给我一张贺卡,写着祝贺了,再接再励什么的。他永远是那样,喜怒不形于色,对人的关心也像空气一样,让人察觉不到。苦读圣贤书,却没得到相应的荣誉,难道他心里没有一点儿委屈,但你从他嘴里是无论如何也问不出来的。后来我们更熟一些,我常开玩笑叫他“中国第一大儒”。陶怡说我眼里只看到海斌的好,看不到志傲的好,他这样的男人可以为所爱的人撑起足够大的舞台,看着她尽情在上面飞舞,而海斌的舞台只属于他自己。身处于热恋的人都明白,自己怎么看着都好,而且不许别人说三道四。所以当时我是很反感陶怡的这幅腔调,但也没影响我们之间的友情,有什么事也还是愿意和她说,因为陶怡很理性,也善于分析。如果当时我能再细心一点儿,就会发现陶怡很喜欢志傲,在从中起点儿作用,也许他们会最终走到一起,只可惜时光不能逆转,历史不能改变。我对志傲的妻子很有些反感,总觉得可惜了志傲。陶怡后来也见过一面,对我说“要是当年能勇敢一些就好了,”“这种事,都应该男人主动吗,”“是啊,但我们都知道他就那种人,韩雪,我当时以为他喜欢你,又没有得到,一定别着劲要找个和你一样的,谁知道他这么轻易就把自己给嫁了,”“是他家给介绍的,”“逆来顺受惯了”“他爸那人是很大男子主义的,说一不二的人。

  何晓艾这学期变得更加活跃了,也更会打扮了,身边总有护花使者,偶尔碰见我,会非常热情地打招呼,半开玩笑的说“你家海斌去校团部了,”我也很有礼貌的回应,但心里还是有些敌意的,我想她也同样。能看出来她是不轻易服输的人,即便她清楚地知道海斌和我的关系,也从没有放弃过,这是用女人的直觉感觉到的。海斌并不喜欢她,但他是这样一种人,不喜欢你,也不伤害你,只是在心里刻意保持一段距离,若即若离的就好像什么也没发生,对于占有欲强的女人,总感觉自己还有希望,这就是为什么多年以后还会有那么多女人对他念念不忘,当然也是我们分手的原因之一。

  周日回家,一进门,韩梅就搂着我的脖子“姐姐回来了,我都想死你了,你已经21天没回家了,恋爱的小女人”“找打呀,”“本来嘛,原来你哪周不回来,现在三周才回来一次,老爸老妈都有意见了,昨天还说呢,女大不中留”“妈,不会吧,你们真这样说了”“听她胡说,你爸就是说你有日子没回来了,”“这学期新开了不少课程,”“我知道,你从来也没有让我操心过,不像这个小祖宗”“你看,姐姐一回来,你就说我的坏话,姐姐好,你们还生我干什么?”韩梅一扭身进屋了,我和妈相视一笑,进厨房,一边择菜,一边聊天,“小妹学习怎么样?”“唉,提起我就头疼,这都上高一了,不知道抓紧时间学习,你说她一句,她就有一百句等着,”“还在说我,还让不让人活了”不知什么时候韩梅把头伸进来,吓了我和妈一跳,“什么时候吃饭啊,我都饿死了”“等你爸回来”“啊,对了,你刚才说爸去哪了?”“去医院了,一个学生,出了车祸,恐怕一条腿保不住,太可惜了,一个尖子生。我爸回来以后,一直闷闷不乐,吃饭也没说几句话。如果和现在的个别教师相比,我爸算是非常有师道的人了,一辈子克己守礼,他的学生和学生的成绩,他看的比什么都重要,当然在那个年代我们家也算不上富裕,四十几米的房子我们住了很多年,直到前年才给他换了一套大房子,不过我和妹妹相继结婚搬出来,妈妈又去世了,现在让他住个大房子,简直就是一种折磨,我和妹妹都有接他一起住的意思,但他谁也没答应,我和妹妹甚至都有找个后妈的打算,毕竟他才64岁,结果他骂我俩胡闹,这事也就没人再提起了,我爸他除了日益衰老,就是话越来越少,但也有例外,如果他的学生来,他会高兴的像过年一样,所以我和妹妹特别盼望他们能常去看看孤独的老父亲。

  从家带了几件换季的衣服-----天凉好个秋!晚饭之前赶回了学校,因为5点半有个全国知名教授的讲座,赶到学校礼堂,早已人山人海,远远的看见陶怡她们在招呼我,挤过去着实费了不少劲,陶怡笑着说,“童海斌输了”“什么输了”“他说你今天不能回来了,我说你肯定能回来,唉,他太不了解你了,谁不听这个讲座你也不会落下的”“你行啊,这也值得打赌,我太佩服你了,你们赌什么的?”“哈哈,你等着吧”。听完讲座,我要去找海斌,陶怡拽着我说“别找了,我们先回宿舍,他一会儿就会来找你的,我一头雾水的和她回到宿舍,“别着急,7点他准时会来的,倒计时吧”“你们在搞什么花样,?”不一会儿,就听见海斌在楼下喊“中华人民共和国万岁”“韩雪,来找你了,快下去吧”“陶怡,我回来再和你算账”跑下楼,看见海斌站在路对面,傻笑,“你知不知道你有多傻?”海斌一把抱住我,我急急的挣脱开“快放开,你疯了,”“我很想你,”“真的?”“是真的,希望越大,失望越大,所以我和陶怡打赌说你不会回来,”“那我要是真没回来呢,?”“那我就去你家楼下喊,中华人民共和国万岁”“少来了,你今天都干什么了?”“想你啊,吃饭,看书,去填了一个表,我现在是预备党员了,哦,对了,还拒绝了一个女生的求爱,就这些,汇报完毕,请指示”“海斌同学,为什么总有女生喜欢你呢,”“这个我也很奇怪”“你为什么不找找原因”“太帅,太聪明,太善解人意,”“太厚脸皮,我问你,我是你的初恋吗?”“你怎么连这个都怀疑,当然了,天地良心,绝对绝对的初恋,”看着海斌有点儿着急的样子,我的心悄悄地笑了。第二天上完课,辅导员过来找我,说系里有个预备党员的名额,我想起昨天海斌和我说的预备党员的事,原来每个系都有一个名额,导员问我怎么想,我首先谦虚地表示我很多工作都没做好,身为学习班长,为同学做的事非常有限,然后问导员这次几个候选人,导员说还是你们上次评最高奖学金那四个人,我忽然有点儿明白她的意思了,是啊,好事不能总让一个人都占了,即便你是众口一词的优秀,也要考虑其他人的承受能力,人都是有嫉妒心理的,于是我表态说放弃候选人资格,不想参与了,导员顺水推舟的表示“我也是这个意思,实际上预备不预备也没什么用,够条件的可以直接评为党员,我也没当过预备党员,现在也是党员了吗,这也是在保护你,以后有实实在在的事才好选你,对不对啊”我问导员其他人谁的希望更大一些,她说你退出去,应该是你们班王志傲各个方面更突出一些,我心满意足的笑了,上次奖学金的事总让我不能释怀,这次选上志傲我们就算扯平了。晚上和海斌散步时提起这件事,没想到却引起了我们相处以来的第一次激烈争吵,海斌认为这是导员欺负人的表现,他始终认为能者多劳,能者就应该多占,为什么我得到这样,就必须要放弃那样,我有这个能力参与竞争,得到多少和别人无关,这不是让不让的问题,这是公不公平的问题,都什么年代了,还搞摊派,人人有份,我说我放弃了,志傲的希望最大,奖学金的事我已经很过意不去了,这次果然是他我也同样高兴的,“什么事都能让来让去,他要是接受了,他就不算个男人,”“海斌,不许你这么说他”“心疼了,你是不是才发现你自己挺虚伪的,人家追求你一场,没得到你,你又过意不去,所以就拿些破荣誉塘塞人家,求得自己的心理平衡,是不是?”“童海斌,你太过份了”我哭着跑开了,回到宿舍躺在床上,眼泪还是不争气的往下流,从小到大,这可能是我听到的最严厉的话了,由此我也看见了海斌的另一面,尖酸刻薄。其实他说的没错,要说我是心甘情愿的放弃也不准确,我也是从小争强好胜成长起来的,对于志傲我也确实有歉疚,但经他这么赤裸裸的说出来,还是觉得犹如羽梗在喉。陶怡回来看见我红肿地眼睛,轻轻推了我一下,“和他吵架了?”我默默地点点头,“恋爱嘛,吵架是难免的,林黛玉和贾宝玉不也今儿好了,明儿恼了,爱之深,恨之切吗,别想了,起来洗洗脸,一会儿水房人该多了,走吧”在水房里,陶怡告诉我,今天在图书馆有个男生塞给她一张纸条,想和她交个朋友,我顿时来了兴趣“什么样的男生,我认识吗”“不认识,连我都感觉是第一次见到,还说是我的老乡,说是听别人说起过我的。”“明天指给我看,我给你参谋参谋,那你对他有没有点儿感觉”“好像没有,他个子太矮,大概比我就高出这么一点儿。”“人品也很重要,不急,慢慢来吗”“对了,你们为什么吵架?”“还不是因为预备党员的事,我说志傲评上我更高兴,他就说我求心理平衡什么的,从小到大也没听过这么刻薄的话,”“其实他说的也对,就是太直白,我说什么来着,海斌是个性很强的人,”

  “韩雪,我找你呢,你们家斌斌在楼下等你呢,”“谢谢阿”

  “来负荆请罪了,快下去吧,见好就收阿”
  按照我对别的男生的态度,一周不理我也做得出来,可对海斌我就是高傲不起来,来找我,我就只有乖乖下楼的份.

  走出楼口,看见海斌正和别人打招呼,“来这加班呢?”“对啊,等着我们家领导下来呢”,我站在路这面噘着嘴不过去,海斌笑着走过来,拉起我的手“还生气呢,我刚才回去想了一会儿,刚才的事确实是我错了,想明白了,我这不就赶紧过来道歉了吗,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原谅我吧”“知道错了,刚才说的时候怎么不想想,你说的多过瘾阿”“好了,好了,让我们忘了所有的不愉快,记住彼此的好,永远,哈哈”“讨厌,说说就完了,行动呢,别以为几句花言巧语就可以蒙混过关”“那你闭上眼睛,”“闭上就闭上”当我感觉海斌温暖的嘴唇贴近我的时候,突然慌慌的睁开了眼睛,海斌轻轻揽过我,再一次把嘴唇贴近我的嘴,我感觉自己滚烫的脸颊贴在他温暖的脸上,就这样海斌夺走了我的初吻,“我的小白鸽,今天真的是我错了,我不该那样说你,我也就是替你打抱不平,你完全有资格参与竞争,这和上次的奖学金实际上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我懂”,“还有志傲,我早就知道他喜欢你,如果你也同样喜欢他,我早就退出了,他知道是你让给他的,他要是个男人,你这就是在骂他,你不懂男人。”“我也不懂你吗?”“起码不是全部,要是我追求哪个女孩没成,她反过来把这个东西让给我,我会恨她的。”“有这么严重,那怎么办?”“你已经答应你们导员了,还能怎么办,你只能告诉她替你保密呗!”“好啊,那我明天去说”。

  没过几天,导员果然宣布预备党员的人选是王志傲,他也顺理成章的,不知道这些事。我总算见到了给陶怡写纸条的男生,一天在食堂,我和陶怡一起吃饭,陶怡悄悄用胳膊拐我一下,让我看,回来后陶怡要我给出意见,我很为难的说“太女性化了吧,不知道性格什么样”,后来他和陶怡没了下文,不知是我的话起得作用,还是小陶陶早就有了主意,只是为了满足女孩的虚荣,证明一下自己也是有人追的。


 正文 第四章


转眼冬天来临了,第一场雪飘然而至。陶怡一见到下雪总是兴奋异常,因为她的家乡是见不到的。我们沿着湖边散步,陶陶告诉我说选择上大学的地方,其实就是对人生的第二故乡的选择,她从小就向往四季分明的北方,感觉下雪的时候应该是恢弘壮丽的一副画卷,我笑她是沁园春,雪读多了吧,她笑着回答“对了,那是我最喜欢的一首诗词,毛泽东的诗词我都喜欢,大气,有为。”有时候我真的不敢小看陶陶,她偶尔会有男人的志向和抱负。
  晚上,和海斌去食堂吃饭,我们边吃边聊,海斌说这次校学生会要出面组织一场大型的元旦晚会,看的出海斌很兴奋,对于他年轻的生命来说,这确实是激动人心的,连我也被感染了,不停的问这问那,海斌说“男主持人应该是他,女的还没最后定,何晓艾希望最大,对了,他们还要你也参与进来做策划。”“做策划我可不行,写写稿子或许还行”“你瞧你,不自信了吧,这方面你得学学小艾,要有竞争意识,她这两天活跃着呢,”“她一向很活跃,我可比不了,”“好了,不比她,就算是帮我,我的白鸽,”我被海斌拉上了贼船,开始参与进来。

  本来期末复习就紧张,还要给他们写稿子,最要命的是大家都年轻气盛,能得十分,九点九都不行,海斌也是个追求完美的人,我们在一起也就难免有脸红脖子粗的时候。我熬夜写出的稿子,他几句话就否了,于是我赌气不干了,他再来哄我,反反复复。但是整个过程还是很美好的,我们就象做一件无比重要的大事,整天激情飞扬。女主持人也最后定下来,是何晓艾,好象在所有人的意料之中,在舞台上她和海斌的配合绝对默契,两个人都那样光彩照人,我都不知道自己应该羡慕还是嫉妒了。一天,吃过晚饭,我和海斌手牵着手散步,这段时间都太忙了,难得这样清闲,我提议去学校北门口的咖啡店喝杯热咖啡,海斌连说好主意,走进咖啡店,里边人不算多,我们找了靠窗的位置坐下,点完咖啡,静静的等着,海斌温和的目光看着我,“看什么呢,我脸上有中国地图啊?”“我的白鸽瘦了,我知道这几天给你忙坏了,跟着我着急上火的,还向你发过几次脾气,”“知道就行,你知道吗,上次我都发誓再也不理你了,你就总是会甜言蜜语,”“上我的当了吧!不过我对自己有数,除了脾气坏点儿,其他还是可圈可点的,你用心回答我,是不是这样?”“吹牛吧,你,你是自我感觉良好”“也不是,有事实为证,韩雪这样优秀的女生都对我爱得死去活来的---”“你太坏了,不理你”“不闹了,说正经的,明天就正式演出了,我还真有点儿紧张,”“我们准备的很充分,两次彩排效果也不错,我对你有信心”。
  元旦晚会如期举行了,在学校的大礼堂,我和志傲坐在一起,志傲显得很高兴,晚会开始前不停地和我聊这聊那,他说“童海斌给咱们十九中争光了,其实他高中那会就很活跃,我是不懂他怎么还有精力把学习搞得那样好,不服气还真不行,”“是啊,我也不懂,他总是有用不完的劲”志傲突然看着别处,说“祝福你们”我一愣,随口说了句“谢谢”,随即感觉很轻松,我和海斌相处快一年了,志傲还是第一次肯直面我们的关系。这一年里,我们总是欲说还休,很别扭,也让我总有歉疚,而从这一刻起,注定了我和志傲兄妹般的感情,直到很久以后,我和海斌的故事都已飘散回往事里,志傲还依然在我身边,成为我最信任的人,甚至有时会胜过我嫁给的那个人。
  海斌和晓艾一起出场了,两个人的精彩对白引得台下一阵阵喝彩,我幸福地望着海斌,真的,那一刻我心里充满了骄傲,由衷地!
  晚会结束前,校长上台讲话,对于整台晚会给予了很高的评价,说是建校以来规模最大的,人数最多的,节目最精采的---,对于拥有这么一群优秀的学生,我们更有信心建成国家一流学校,”说得台下经久不息的掌声,晚会圆满结束。
  看着海斌被很多人围住,我悄悄地走了,因为此时的海斌不可能只属于我一个人。随着人流走出礼堂,外面已经星光点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后面有人拽我,是陶陶和志傲,“刚才在我身边,一转眼你就不见了,陶怡找你呢?”“怎么不和你家斌斌分享成功的喜悦,跑这来看星星了,斌斌现在是最大的一颗星星”“闭嘴吧,你,我怕后出来人多,你是联想集团的啊”?
  志傲把我们送到宿舍门口回去了,陶陶边上楼边说“我第一次和王志傲说话,感觉他这人挺不错的,很成熟,喂,你说呢?”“还行吧,我也不是很了解他,你怎么突然对他感兴趣了?”“没有啦,随便问问。”一晚上,大家都在议论晚会,我却有点儿心不在焉,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一种不安全感漫淹过来,让我不敢闭眼,大概凌晨以后才睡去。
  一觉醒来,已经早晨八点多,慌忙爬起来,突然想起元旦放假了。简单洗漱一下,去找海斌,路上正巧碰见他们宿舍的人,告诉我“他们昨晚去喝酒了,很晚才回来,都喝多了,现在都趴铺呢”“那你海量啊,起得这样早”“不是,我就喝一点点,他们北方人太能喝酒,我先回来了”“海斌也喝很多吗?”“数他喝的多,替何晓艾喝了不少,”“何晓艾?还有女生啊?”“就她一个女生,别人让她喝,海斌就替她挡着,结果海斌喝得最多,昨天大家也是特别高兴,”“对呀,都很高兴,既然他还在睡觉,我就不过去了,回头见吧!”“行,回头见”。

  我在操场上四处转悠,不知道该去哪,最后决定回家。坐在车上,脑海里想象着他们昨晚上喝酒的场面,特别是海斌为何晓艾喝酒的场面,眼泪不受控制的往下流,心里默默的想,“童海斌,我们结束了”,然后悲愤起来。回到家,我妈很吃惊“你不是说元旦放假不回家了,要好好复习吗?”“复习的差不多了”“啊,是这样,脸色好象不太好,感冒了?”“没有,我回屋了”。妈还要问我,韩梅悄悄地朝她摆手,被我看见了,她一伸舌头,别过脸去。吃完晚饭,妈让我和她一起洗碗,边洗边聊天,“韩雪呀,是不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别憋在心里,跟妈说说”“没什么,别瞎猜了”“不对吧,妈是过来人,和男朋友吵架了?两个人刚了解,吵架也是正常的,我和你爸都过二十多年了,也会吵架的,但是吵架的时候也要理智,不能说太决情的话,伤感情,我了解你,表面上没什么大脾气,骨子里倔着呢,和你爸一样”“嘻嘻,我象我爸就对了,别人我还不稀罕象呢。”“鬼丫头”。
  在家呆了两天,回到学校,却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很奇怪。陶陶看见我,先是“呀”的一声,“大小姐,你要在不出现,我们就要报警了,你去哪了?”“回家了,不是放假了吗?怎么了?”“你不是说不回家了吗,要留下来复习吗?”“突然决定的,有点儿想家了,计划当然没有变化快。”“你快去找童海斌吧,他来找你好几回了。”“找他干吗,以后让他省省吧,不用再往这跑了”“韩雪,你撞见鬼了,”“我们结束了,就现在,以后不要再提起这个人,可以吗?”“我知道了,你这两天是不是遭遇了一场从前生找来的情缘,”“说什么呢,听不懂。”“简单的说,你,爱上别人了,”“去死吧,联想集团的”,“你快说,怎么回事”?“不想说,总之我们结束了,很简单,换个话题吧,这个比较沉重。”陶陶说了句‘不可理逾’,出去了。我随手拿本书,坐在窗边,一会儿,宿舍人都接二连三的回来了,我打起精神和她们打招呼。陶陶又回来了,走到我身边,“你家斌斌在楼下,快下去吧”,“我说过---”陶陶打断我的话,“他说你要是不下去,他就要上来了,”我瞪了她一眼,开门下楼去了。我从小接受的教育,都注定我是一个很爱面子的人,我不想和任何人撕破脸去相处,大概此时海斌是利用我这一点的,我不可能不下去,因为我不想让别人看笑话。

  看见海斌走过来,我故意看着别处,撅着嘴,“怎么了?”“有事吗?没事我就回去了,外面太冷”海斌叹口气,“好吧,那我走了”,然后头也没回。我站在原地,眼泪在眼圈打转。我又一次明白,海斌不是那种围着女生团团转的男生,不是拿眼泪和小脾气就可以降伏得了的,他的个性甚至比我还要强。

  第二天,海斌没有来找我。我努力调整自己,能静下心来复习,不管怎么说学习还是应该放在首位的。陶陶开始替我着急了,晚上在水房洗脸,就我们两个人,“韩雪,我也不知道童海斌怎么惹你了,让你不高兴,但是你谁都不告诉就玩失踪,肯定是你不对,他找你好几趟,要是你再不回来,他一定会去你家,你回来,我让你去找他,你就说些听不懂的话,是我告诉他你回来了,你没注意他披件大衣就来了吗?小雪,象童海斌这样的男生,你还强求他什么?他和王志傲是截然相反的两个人。”“陶陶,我不是无理取闹,那天海斌喝多是因为他替何晓艾喝了很多酒,他凭什么为她喝酒,我能不生气吗?”“原来是这样,他们在一起配合默契,把晚会办的很成功,就算是并肩作战的战友情呗”“说得简单,你不也说过,一看何晓艾的眼神就知道她喜欢海斌吗?”“小雪,我再说一遍,你选择的是人见人爱的童海斌,要想达到你内心的标准,你应该去找王志傲。”陶陶并没有说服我,尽管我承认她说的也有些道理。

  中午吃完饭,路过篮球场,看见海斌和几个年轻教师玩球,场外又看见了何晓艾,唉!既然三个人一定要走开一个,那就是我吧!我没再走近,也不知道站了几分钟,觉得冷才走开。

  晚上学到很晚才回宿舍,快到楼口的时候,有人喊我,声音那么熟悉,是海斌,“想什么呢,叫你两声才反应过来?”“什么也没想,有事吗?”我边说边往前走,海斌一把拽住我,“气性还挺大,他们说中午在篮球场看见你了,据说痴痴地望着一个人,久久不忍离去,说的是你吗?”“谁望着你了,我是路过那。”“哈哈,还真有这事,想我了吧?”“你坏死了,不理你。”“干嘛还偷着看,现在你可以随便看,帅吧?”“你放开我,我冷了,要回去,”“冷,那我把衣服给你”,“别闹了,你会感冒的,快穿上吧。”“你说你,还失踪了,都给我急成什么样,你知道吗?到底因为什么呀?”“少装糊涂,”“我是真糊涂,那天晚会结束,我就没看见你,早上起来找你,你就不见了,不是吗?”“那天晚上你喝多了?”“是,不是高兴吗,这也值得生气?”“我没说完呢”,“好,你说”,“你怎么喝多的,替谁喝的?”“唉呀,我明白了,对,我替何晓艾喝酒来着,一个女生,我怕她喝多了,替她挡了几杯,生气了?”我把头埋在海斌怀里,哭起来,“好了,好了,”在夜色里,海斌亲吻着我的头发,柔声在我耳边说,“我爱你”。


 正文 第五章

忙完考试,就放寒假了,我和寝室另外一个人送陶陶去车站.一路在电车里,唧唧喳喳个不停,陶陶,别忘了给咱妈代好,哦!对了,你别忘了给我们带咱妈亲手做的辣子,可盼了一学期呢.”知道、啊,馋猫,我都记得呢。
  回到家已经下午了,一进门妈就问,“怎么才回来,”“送陶陶去了”。看妈好象不太高兴,我猜大概就是韩梅又惹祸了,“妈,韩梅呢,放假就往外跑”,“不提她,都要气死我了,”“怎么了?”“昨天给她开家长会,班主任告诉我,她带头起哄把新来的物理老师气跑了,我教了一辈子学生也没碰见一个,我还没告诉你爸呢,”“她去哪了?”“谁知道,早起说她两句,就没影了,”“好了,妈,别生气了,韩梅从小就和我不一样,她性格外向,但鬼精着呢,考大学应该没问题吧。”“我也知道她笨倒是不笨,就是不定性,回来你说说她。”“好”。
  晚上,还没等我问,韩梅先凑到我跟前,“姐,妈没跟你说什么?”“说什么?”韩梅不好意思的笑笑,“我把我们物理老师哄出去了,上课的时候,”“为什么呀”“他装灯,刚毕业的小大学生,傲气冲天的,我们早就烦了,就成立一个纠错临时委员会,他说的每一句话我们都给他纠正,正好他普通话不标准,说一句我们就在下面纠正一句,他气得说我们过分,我就站起来,不紧不慢的说,“夏老师,知错就改是每个优秀的人民教师应该具备的起码品德,您同意吗?”就把他气跑了,“韩梅,你有点过分了,人家毕竟是你的老师,你道歉了吗,“道过了,够给他面子了,校长亲自找我谈话,我也怕把事情闹大,找家长什么的,不过昨天开家长会,该死的班主任还是告诉咱妈了,”韩梅,不是姐姐说你,你得为老爸老妈想想,他们一辈子要脸的人,可禁不起你折腾,你赶紧把学习成绩撵上来。“知道了,不和你聊了,没劲,哎!你什么时候把准姐夫领回来,让我们看看,”“等着吧,我也不知道,”“你没有打算?”“应该毕业吧,还不很成熟,再说我也没去过他家呀,”“哎呀你得多长几个心眼,我的书呆子老姐,你应该从整体,多方面考察这个人,当然就得深入敌人内部,知己知彼吗/”“你乱说什么”,“他家几口人,他爸他妈都是干什么的,最重要的是你们毕业以后他家有没有能力把你们调一起,你都得了解明白。”我惊讶的看着韩梅,“你小脑瓜天天都想什么呢?”“姐,你学习自小比我好,可这社会知识你就不如我了,这也是门学问,唉,不讲了,太深奥。

  今天看来,韩梅说的是对的,在这方面她的确比我强很多。如今的她,自己办公司,当老板,最近又新换了奔驰跑车,已经是社会公认的女强人,想当初她大学毕业,上班不到一年就辞职下海,把我爸气得半死,差点要和她断绝父女关系,不知道老人家现在怎么想,我倒越来越欣赏韩梅。从小到大我都是大人们树立给她的榜样,自己也一直优越的认为自己的生活态度是无可挑剔的,只是最近才怀疑起来,这么多年到底是为谁而活?
  这个冬天雪格外大,连着下了好几天了。海斌约我去看冰雕,见着面才发现他的好哥们隋健和李宇田也回来了,他俩好象都胖了。海斌还拿来照相机,四个人照了不少像片,然后去吃火锅。我记得他们都喝多了,开始还能听明白他们在说什么,后来就听不明白了。但是让我惊讶的是,第一次听见海斌说脏话,而且是在提到他母亲的时候。大家说说笑笑正聊得开心,海斌突然大声说“他妈的,毕业我也不会去,我就在这,哭也没用”,我一愣,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宇田拍着海斌的肩膀低声说,“别这样,毕竟是你妈,”海斌一甩胳膊,用手比量着,“我这么高的时候,就这么高,总有小朋友欺负我,骂我是野崽子,她在哪,啊,那时侯她在哪?”“都过去了,现在要是有人他妈敢这么说,咱兄弟拿板砖拍他脑袋,叫他丫满地找牙。”“不说了,喝酒。”
  冬天的夜来的早,等他们张罗着要走的时候,外面已经繁星点点了,海斌坚持要送我回家,拗不过他只好同意。又飘起了雪花,地上积起一层雪,走在上面咯吱咯吱响,我笑起来,海斌问我笑什么,大概寒冷的天气让海斌清醒了不少,“没什么,听见脚踩在雪地的声音,就想笑,你是不是有点儿喝多

  了。“有点儿晕,不过还能找到你家,我们走回去呀。“疯了,半夜也走不到,我们会冻僵的。”公车到我家还有几站地的时候,海斌坚持要下车走一段,说再坐下去非吐不可,“以后不要喝这么多酒,多难受啊,你们男生怎么都爱喝酒。”“韩雪,你想过毕业以后的事吗?”我没抬头看海斌,但我感觉他问得很沉重,我答非所问地说,“我们应该都留在本地吧。”海斌听完深深的叹口气,此时此刻,我才觉得我对海斌的了解太少了,优秀的海斌也有他的软肋,他有比我辛酸痛苦的生活经历,只是他从来都不说,只有他最好的两个朋友才听见过他的倾诉。我试探的问,“海斌,能说说你的故事吗?”海斌一愣,重复一句“我的故事?”然后冷冷地说,“我是个私生子,”接下来是许久的沉默,一直走到我家门口,海斌才开口说,哪天我带你见见我姥姥吧?我故做轻松的说,“一言为定。”“好,一言为定。”

  晚上躺在床上,脑袋里反复听见海斌说,我是个私生子的话,觉得不寒而栗。记得上小学时,班里有个同学,老师都说他很可怜,因为他父母离婚了,我是班长,老师找我谈话,要我带头和他玩,不要歧视冷落,还记得他那时整天郁郁寡欢,总是躲在角落里,不太合群。但他只是父母离婚,而且据说大人都争着要他的抚养权。我无法想象海斌的童年,别说是那个年代,就是改革开放已经二十年的今天,私生子也是让人羞红脸的。啊,我的可怜的海斌,原谅我无论如何也不能想象出的你所经历的痛苦,因为我在一个如此正统又平静的家庭长大,父母吵架的次数都有限。整整一夜,我的幸福的童年和海斌痛苦的童年交织在一起,那真是我平生所有的第一次生命不能承受之重。 tQR

  大概过了几天,海斌真的带我见了他一直提的姥姥。我至今仍记忆犹新,那是冬日里一个暖洋洋的上午,海斌告诉我乘车的路线,一下车就看见海斌在等着我,然后带我走进一条胡同,说是胡同,实际路面很宽,两面都是旧式的两层洋楼,看出有年头了,灰土土的,这里非常安静,街面上没见一个人,大概我当时非常紧张,不太记得一路上海斌是否和我说过什么。

  终于见到老人家了,那是一位浑身充满着高贵气质的女人,尽管是位老太太,你仍会这么认为,很奇怪她好象说话并不是本地口音。我知道了海斌所说的回家其实就是这里,上大学之前他一直就和姥姥住在一起。屋子的举架很高,光线却不是很好,有点昏暗。进门就是一个很大的客厅,摆着一组沙发,沙发对面是一把摇椅,姥姥可能经常坐在上面,因为我进门时她就是从上面起来的,房间的家具都古香古色,有种岁月流过的痕迹。楼下有两个房间,一个应该是老人家的,另一个可能是客房。当时我们家四口人还挤在不到五十平米的两居室里,所以海斌的家给我最深的印象就是大。楼上除了卫生间,还有两个房间,其中一个是海斌的,另一个是书房,里面摆放着一面墙的书。走进海斌的房间,我看见房子中间摆放一张很宽大的床,笑着说,“你自己睡的床比我和我妹妹两个人睡的还大,让我嫉妒。”“我刚住宿舍那会,有几次差点从床上掉下来,睡大床习惯了,这床大概有五十年了,”“真的,看着也象,你姥姥是本地人吗?”“上海人,我姥爷是本地人,他们在国外留学认识的,后来夫唱妇随,一起扎根边疆把歌唱,”“是啊?好伟大的爱情,姥姥是大家闺秀吧。“好眼力,正宗的,老太太一生很传奇。”海斌一提起姥姥,从来都是不加掩饰的骄傲,我今儿算懂了。我本来还想问问姥姥有几个孩子,都在哪,怕触及海斌的伤心事,破坏今天的好心情,就不说话了,海斌笑嘻嘻的看着我,“想什么呢,是不是着急想搬进来了?”“讨厌,谁要搬进来,”“哎呀,狡辩。”我伸手拽他,他在床上打个滚,跑到另一面去了,姥姥在楼下说,“海斌,带韩雪下来吃饭吧。”走进饭厅,看见小阿姨里外忙碌着,九十年代初家里请保姆的并不多,我当时还以为是家里的亲戚。小阿姨说姥姥今天亲自下厨做了拿手菜,红烧狮子头。我连忙说谢谢,吃饭的时候,老太太简单的问了我家里的情况,笑吟吟的说;“我一直催着海斌带你来家里玩,他这周答应着,下周连他也不回来了,我愿意看着你们年轻人在一起说说笑笑的。“姥姥,韩雪刚才在楼上说她很喜欢你呢。”我一下羞红了脸,不好意思起来,“是吗,我老了,但我知道我还不烦人,韩雪,没事常到家里来玩,你有空就自己来,我知道海斌在学校是这个领导,那个主席的,忙。”“是,他在学校可活跃了,什么活动也落不下”“人要是太优秀也烦。”我望着海斌撇撇嘴,姥姥怜爱的望着他笑了。

  回来坐在电车上,我禁不住想海斌的身世和他的姥姥,海斌即使有不光彩的身世,却成长的非常优秀和健康,大概就得益于这位不平凡的老太太吧。又猜想着他的妈妈。那应该是一位怎样的女人,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生下一个没有父亲的孩子,恍惚记得萍好象说过她现在在国外,海斌说的不会去,也应该是去她的身边,我渐渐理出点头绪。接着不安起来,象是有了不祥的预感。事实证明我第六感的准确,不管海斌如何恨她,但是血浓于水的亲情谁也无法改变,两年半以后,海斌在办完一切毕业手续,登上了飞往大洋彼岸的飞机去了她的身边,从此我们再未见面,直到十年后的今天。如果是萍或者是我妹妹韩梅预料到有这种结局,一定不会如我般投入如此深的感情,但我就是我,在海斌走的很长一段时间里,痛苦的不能自拔,中间还有我妈的过世,那段日子太不堪回首了。不过一切都会过去,一切都在继续。成长了无痕迹的在岁月上划过,一切都沉淀在心底时,花一样的年华已然走远,于是爱恨情仇如火燎过的碎屑一吹即散,只剩下对清风晓月般恋情的怀念。

  回到家,我跟妈说去了海斌的姥姥家,我妈着实吃了一惊,撵着我问这问那,别的还好说,问到海斌的父母是干什么的,我回答的有点困难,心里暗暗想不能答应我妈请海斌来家坐坐的事情,他们一定会问些让海斌尴尬的问题,现在就和他们挑明又太早,算了,在等等吧。后来海斌确实来过几次,不过是一年以后的事情了。

  正月十五,海斌约我去他家过节,我征求了我妈的意见,我妈说过节不能空手去,陪我上街买了几样水果或者是点心什么的,记不太清了,然后把我送到电车站。海斌还是站在那个路口,看见我高兴的迎上来,伸出两只手捂住我的脸,看见我手里拎着东西,嗔怪我多余。我们可能半个月没见着了,一放假反而没有在学校见面方便,因为家离得太远。别人都盼着放假,只有我们俩希望早点开学。来到海斌家,我才发现即使这样一个团圆的节日里,也就这两个人,甚至比平时人还少,小阿姨回家过年了,要十五以后才回来呢。后来我知道海斌还有两个舅舅,一个在上海,一个和他妈妈一样都在美国。上海舅舅想接走老太太,老太太不想去,其实我现在明白了,老人家就是舍不得相依为命的外孙子。海斌吹嘘说,“阿姨回去了,这几天我给姥姥当劳力,菜炒的那叫一个香,你瞧好吧。”结果菜真的都是海斌做的,味道还真不错。吃过饭,在海斌的房间窗户前赏月亮,海斌有些动情的说,“韩雪,你知道吗,姥爷去世后每年过年这栋房子里只有我和姥姥两个人,姥姥老了,有些心事不能再对她说。”我由衷的说,“海斌,你足够优秀了,可是今天我才知道你还足够坚强。”“我小的时候很自卑,从来不敢到人群中去,总是站在角落了,怯怯的看着来来往往的人,有一次在学校,一个孩子欺负我,骂我是野崽子,我哭着跑回家,再也不要上学了,姥姥给我擦去眼泪,说,别哭,那改变不了什么,唯一能改变你的东西就是你要变得比别人强,样样都强。我记住了这句话,一路走下来,我也长大了。“海斌,忘了那些吧,我们往前看,以后的路还长着呢,也还会有更精彩。”海斌把手放在我的肩头,表情严肃的看着我的脸,“我们毕业就结婚吧”,“什么呀,胡说什么呀,听不懂。”我慌忙低下头,当时的我对于结婚啊,生孩子啊,都觉得是难为情的话题。海斌用右手抬起我的下巴,“不愿意啊,”“看你表现了—,”我还没有说完,海斌慢慢把头低下来,亲了一下我的额头,然后眼睛,鼻子,最后贴到嘴上,海斌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胸中像揣着一只乱蹦的兔子,我慌忙的想挣脱开他的怀抱,却被他抱得更紧了



#日志日期:2008-1-20 星期日(Sunday) 晴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复制链接 举报

评论人:不为你心痛 评论日期:2008-12-8 22:05
:)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心,能不能超越极限..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