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能不能超越极限..


心,能不能超越极限..
wwlovezz110.blog.tianya.cn
琴棋书画不会,洗衣做饭嫌累.
博客信息
博主:暧昧与谁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 访问:10495 次
  • 今日访问:3次
  • 日志: -232篇
  • 评论: 10 个
  • 留言: 12 个
  • 建站时间: 2007-12-19
博客成员
最近访客



正文 第六章
作者:暧昧与谁 提交日期:2008-1-20 21:44:00 正常 | 分类: | 访问量:318




 再回到学校已经是乍暖还寒的初春时节了。俗语说女大十八变,品味着宿舍的几个女孩子,感觉都有了不易察觉的变化,于是我们都互相恭维赞美起来。娇艳欲滴的青春让平凡的面容也生动好看。那时最火的诗人就是汪国真,和他的那首“年轻真好”。
  陶陶回来就嘟嘟囔囔说自己又胖了,要减肥什么的,果真早上起很早,出去跑步了。有一天,在食堂吃早饭,陶陶小脸红扑扑的走过来,“陶陶,你不是减肥嘛,怎么比平时吃得还多,?”“你没见我天天早上跑步嘛,不多吃点上课哪有精神啊!”“你什么减肥啊,就是为多吃点找借口呢。”“这几天早上总能看见你们班王志傲,起得比我还早,绕着大操场跑步。”

  “是吗,一群早起的人儿。”后来我发现陶陶天天都精神抖擞的去跑步,心情也是从来没有过的好。同宿舍的小乔都忍不住问我们,陶怡是不是恋爱了?

  谁知道呢,大学校园了最美的风景也许就是一对对情侣,我们那会学校虽说不提倡但也不禁止,少年萌动的情怀碰撞在一起谱写出许多叫人难忘的故事。

  我越来越发现陶陶不对劲,一个人傻笑,或者喊我,等我聚精会神的聆听的时候,那边又没了动静,怪怪的。我一直就认为自己在感情方面是很愚笨的人 ,不然的话是可以帮帮死要面子的傻陶陶的。

  上学期的最高奖学金我没有得到,输给了志傲。因为期末忙着给海斌他们写稿子,串台词什么的,多少还是耽误了学习。不过我是觉得和海斌在一起的甜蜜时光比什么都重要,女人嘛,爱情是可以当饭吃,有时候。

  一天上完课,志傲叫住我,问我有空吗?我点点头,我们顺着楼前的小道走了几十米,志傲还没有开口的意思,我忍不住问他什么事啊?还要把我叫出来说。“韩雪,我从小到大,遇到的学习对手,就只有你一个让我很服气。“我这才明白原来是奖学金的事,不以为然地说,“这次不是输给你吗?不过我很服气,真的。”志傲又不说话了,我突然变得没有耐心,他这种肉加馍馍的性格,就忍不住说,“志傲,其实这个奖学金咱俩谁得还不都一样,我现在也不太看重这个了,你要是觉得过意不去什么的,那太没必要了,奖学金也不能证明所有东西。”“韩雪,你得把心收收了。”“你什么意思?“觉得你变的浮躁,想提醒你一下。“我浮躁那也是我的事,志傲,别觉得拿了奖学金就有资格对别人指手画脚。”结果我们不欢而散。晚上和海斌一起去吃饭,“怎么了,一脸阶级斗争,还因为奖学金的事呢。““是,对,就是因为这个。”“干嘛,韩雪,又耍你的大小姐脾气了,你瞧瞧你,就是一点也输不起,记住了,大舍才能大取。”

  又过了一天,晚上临睡前陶陶凑到我床上,“韩雪,你和王志傲吵架了?”我一愣,“你怎么知道?”陶陶慢条斯理的说,“早起跑步,他和我说的。“你坚持跑步呢,够有毅力的你!让我算算比你以往的最高纪录得多出十多天了吧。”“说正经的呢,他说你现在除了童海斌,什么都不在意了。“他什么意思啊,多管闲事。“韩雪,其实我也有同感,从开学到现在,你跑图书馆的次数明显比上学期少,你计划的一百本名著读了几本了,开口闭口都是你们家斌斌。”陶陶说得很诚恳,“我也不知道,心根本静不下来,这不,海斌昨天玩球脚又崴了,我这正烦着呢。“自己好好想想吧,救人者先自救,”“志傲还和你说什么了,你们好像走得挺近的,什么情况?”“你瞎说,就是早上跑步碰到他了,”“啊,跑步碰上的,你最近不是天天跑步吗,我可不可以这样理解,为了碰见而跑步。”“韩雪,我们可都是为你好,不听就算了。“还真急了,开玩笑呢,我改,一定改,按您老人家所期望的那样改,”“你瞧你,越来越像你家斌斌,油腔滑调的。”“哎,陶陶,不许说海滨的坏话。”“你听说过这样一个故事吗,一女的嫁的丈夫是一只眼睛,俗称独眼龙,后来女的看自己丈夫看顺眼了,上街看两只眼睛的男人就觉得是怪物了,你现在就像这个女人。”“拐着弯骂我,该我生气了,”“不是,韩雪,就是别把自己丢了,还记得我对你们的预言吗,我还是那个话。”

  和海斌依旧很好。天气渐渐转暖,湖边的柳树抽出嫩芽,我们经常吃过晚饭手牵着手在校园里散步,或者去校内的电影放映厅看场电影,日子简单而甜蜜。   但是毕竟相处久了,更熟悉了,不再像最初那样相互忍让,吵架的次数也明显多起来,开始还和风细雨,彼此克制着不说过份的话,所以不出当天就和好如初了。

  何晓艾身边的护花使者像走马灯似的换个不停,像我这种一根筋的女人是很奇怪的,她用什么办法会让那些男生心甘情愿的臣服脚下—那些男生不乏一些很优秀的。 的

  上个月我刚参加完何晓艾的第二次婚礼。大学毕业后,一次在街上偶遇使我们成了朋友,一直交往这么多年,说实话她并不是我最贴心的知己(倒不是因为海斌,我和海斌最终选择了分手,完全是我们之间的问题),主要还是我们性格的差异,当然这些也不妨碍我们若即若离的交往,见面聊天也会互相倾诉一些心里话,都是女人,终有相通的地方。

  何晓艾来教室找我,着实让我吃了一惊,“韩雪,去年你给我们写串台词时,我发现你的字很漂亮,能告诉我你怎么练出来的吗?”“也谈不上很漂亮,小的时候家里看着练书法,写大字,坚持了很多年。”“怪不得你的气质那么文静,小时候我妈也让我练过书法,可我就喜欢跳舞啊,唱歌啊,整天像个假小子,我妈看我实在不是那块料就放弃了,现在真后悔,像你满身的书卷气多好。”此时,我也猜不透她这样说是真心还是另有目的,但人都是爱听好话的,虽说忠言逆耳利于行,凡人几个做得到。我还是减少了对她的敌意,当然不是全部,起码一部分。晚上和海斌散步,“你们班何晓艾上午找我,让我给她写了一篇字,她说要照着练。”“是吗,她怎么知道你字写得好?”“什么记性,元旦晚会我不是给你们写稿子吗?害我熬了好几个通宵。“对对对,军功章有我的一小半,有你的一大半。何晓艾的字确实不敢恭维,我上两天随便的说她应该练练字,她还当真了。”“她在意你呗!”海斌扭过头看着我,一脸坏笑,“吃醋了?”“本小姐胸纳百川,怎么会吃醋呢?“你还少吃了,不过说明你在意我,我懂。”看着他一本正经的样子,我噗嗤一声笑了。和海斌在一起的时候,我是轻松快乐的,有他陪伴着走过的大学时光让我每每想起都无怨无悔。
  休息的时候,海斌有时会带我去姥姥家,说是老太太想我了,我能感觉得到老人家对我的喜爱,每次都进厨房做个拿手菜。第一次进她的卧室,看见墙边立着一架钢琴,很陈旧,开始我还以为仅是摆设,问海斌才知道姥姥钢琴弹得不错,姥爷去世后就很少弹了,大概睹物思人,这是姥爷送给她的礼物。那是怎样一种情景,一个美丽的女人扶琴轻轻吟唱,爱她的男人就站在一旁,充满疼爱的目光望着她,窗外月光如水。想不到海斌也能弹出几首像样的曲子,虽然够不上专业水准,依然让我对他又多出一条崇拜的理由。随着来的次数增多,和姥姥在一起不那么拘谨了,我们一老一小很随便的聊天,讲一些久远的尘封往事,或者拿出一些发黄的老照片,讲她在上海的童年。老人家年轻时不能说是绝代风华,却是端庄秀丽的,即使在照片中仍能感觉出一位出身名门望族的年轻女孩才有的清澈和从容。大概日子太久了,回忆起照片的年代有些吃力,她会笑着解释,好久不翻看了,有些事情好像就发生在昨天,有时又像是上辈子的事。老太太说她像我这个年纪已经独自去美国留学了,过着衣食无忧却寂寞想家的日子,后来遇见了海斌的姥爷,开始了在异国的初恋,老太太讲到这像个害羞的少女,不好意思起来。大概那也是她这一生最珍贵的记忆。很奇怪,在所有的照片中却没有海斌的母亲,那是我最好奇的人,老人家也从未亲口提起过这个女儿。说实话,到现在我也没见过她,不知道海斌俊秀的面容是否来自于她的遗传。我从来也没对谁生出如此大的好奇来。

  陶陶和小乔又生事故。俩人平时总是针尖对麦芒互相看不惯,小乔嫌陶陶嘴直得理不饶人,陶陶说她太自私,敏感过度,什么小地方人都这样。今天也不知因为什么,俩人又不说话,小乔坐在床上垂泪。刚开始住一起时我也很讨厌小乔,处处斤斤计较,谁不小心用了她的脸盆,或者坐在她床上弄脏了她的床单,她都要唠叨半天,想和她借本书看,难上加难。后来无意中知道她家里非常困难,母亲身体不好,常年住院看病,家里种几亩薄田大概刚能维持生计,还好我们那会儿上学还是公费,交不了多少钱,只有吃饭要自己花。即便这样也够难为她了,要去亲戚家借钱,也许人情冷暖看多了,变得对任何事都不热心,对人也不很热络,这是陶陶最讨厌她的地方。人啊,只有衣食无忧才会相信天天都有花好月圆,我的家庭虽说不是大富却也吃穿不愁,而陶陶父母离异却有非常能干的妈妈,所以当时我们谁也不能真切的体会小乔的心境。少年不识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我们当时所有的烦恼和她的忧愁无法比拟。当我后来知道她的家境以后,还是努力和她和谐相处的。陶陶却不行,眼里不揉沙子,说这是性格的问题,和家境无关,不少家境更困难的却性格健全,很好相处。我犯不着再和她吵一架,索性不理她了。当然我发现她是最近情绪不好,蘸火就着,好像也不去跑步了,减肥又一次以失败告终。

  而我却在海斌的鼓励下,和他一起早起,他在宿舍楼下等我,然后一起去大操场跑步。清晨的空气实在是好,随处是泥土和青草的芳香。暮春时节,还是有一丝凉意,刚跑了两天我就光荣的感冒了。足足躺了一天,浑身一点力气也没有,傍晚的时候陶陶回来推醒我,手里拿着保温饭盒,轻轻的说,“童海斌刚送过来的,说是特意回家给你炖的鸡汤,让你趁热喝了,快起来吧!”一时间,我的眼泪夺眶而出。现在发烧感冒躺在床上,偶尔仍会想起那碗鸡汤和海斌那张俊朗的脸。我记得我只喝了一点,因为太腻,剩下的被宿舍其他人瓜分了。那时我们吃东西总是这样,男生宿舍还要更甚,海斌给我讲他们宿舍一个同学的父亲出差来看他,买了一兜橘子,等他下楼送他父亲回来,橘子已经全吃光了,听得我哈哈大笑。

  她们喝完连夸海斌好手艺,我以后可有口福了。大概人逢喜事精神爽,病感觉也好了大半。海斌要我以后能坚持跑步,锻炼身体,不要总是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我的确坚持下来,一直到我们分手十年以后,我都有早起的习惯。现在已经变成我自己的生活习惯,有时我都会忘了这还是海斌帮我养成的。
  一天,海斌兴冲冲来找我,说他已经是共产党员了,作为大二的学生能得到这样的荣誉是件高兴的事情。海斌说他那群哥们要他请客,希望我也能去。我记得就在学校附近的小饭店,大概有七八个人,只有我和何晓艾两个女生。我事先并不知道她也会去,海斌说是他们叫来的,谁知道呢,反正海斌并不讨厌她倒是真的。那天大家都喝高了,我也平生第一次喝了一杯啤酒。他们起哄说海斌的好日子,我不喝酒意思意思说不过去,被迫干了一杯。何晓艾就大方多了,和我表现出不同的状态,非常活跃。后来坐我和海斌中间,说祝福我们终成眷属,修成正果什么的,将来结婚她在天涯海角也会赶回来,明显喝多了,海斌不时拿胳膊扶她,劝她不能再喝了。从饭店出来已经很晚了,学校所有的门都关了,他们说要跳学校侧门,有几个人没等说完已经灵巧的跃进去了,海斌也先过去了,一个男生把何晓艾送上去,海斌在那面接着,我亲眼看着她跳下去扑在海斌怀里,海斌轻轻拍拍她后背,问没事吧?一抬头,看见我在门对面直直的看着他,走过来说,“胆小鬼,不敢跳啊!”我没理他,转身走了,听见那个殿后的男生慌忙问我,你去哪呀?然后是海斌的声音,你跳过来吧,我去追她,你们先回去,把班长送回去啊,和她们宿舍阿姨说点好话!”这时候还不忘何晓艾,我心里气得鼓鼓的,走的更快了,干脆跑起来,海斌还是几步就撵上我,恨劲拽住我胳膊,气咻咻问,“你什么情况,一杯高成这样。”“你走开”“我警告你,再无理取闹,我可真回去了。”我继续往前走,海斌果然站住不动了,我走了几十米远,也没听见脚步声,有点害怕起来,猛一转头,看见他果然慢慢往回走。我转身看见远处漆黑的夜,不敢再任性下去,怕海斌真的不管我,就加快脚步往回来,在超过海斌的时候他突然伸手拽住我胳膊,我想挣脱开,他抱住我,很粗鲁的吻我,越用力挣扎抱的越紧,快透不过气来干脆不再动了,任他摆布,他才慢慢放开我,在我耳边柔声说,“我们得回去了,听话。”到门口,海斌先跳过去,然后接着我,我跳过去一落地没站稳也扑到海斌怀里,心里揣度也许刚才何晓艾并不是故意的。走到宿舍门口,忽然想起今天的值班阿姨是那个猩猩(不知哪界学生给起的外号,一直流传至今),很不好说话,“讨厌,是那个猩猩值班,我不想回去了,”“不行,韩雪,你得回去,不然明天会有闲话的,”“你害怕呀,”“小傻瓜,对我们男生无所谓,但对你不好,你去和她好好说说,我看着你进去。”我点点头,刚要走,海斌又叫住我,“回去早点睡,明天我等你一起去跑步,”我笑笑,调皮的用手指指脸,海斌过来亲了一下


#日志日期:2008-1-20 星期日(Sunday) 晴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复制链接 举报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心,能不能超越极限..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