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能不能超越极限..


心,能不能超越极限..
wwlovezz110.blog.tianya.cn
琴棋书画不会,洗衣做饭嫌累.
博客信息
博主:暧昧与谁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 访问:10519 次
  • 今日访问:4次
  • 日志: -232篇
  • 评论: 10 个
  • 留言: 12 个
  • 建站时间: 2007-12-19
博客成员
最近访客



正文 第二章
作者:暧昧与谁 提交日期:2008-1-20 21:37:00 正常 | 分类: | 访问量:334

 下午上完课,我没有马上走,因为看见志傲又在低头做笔记,想知道他最近在忙什么,走过去他都没发觉,轻轻用食指敲敲桌子,王志傲同学,你这样有变成书呆子的可能,”啊?韩雪呀,”你最近忙什么呢,”没什么,快考试了,临阵磨枪呗,”还临阵,这学期看你差不多天天磨枪,是不是争取前三,等着保研啊,”学院规定只有大学四年每学期都是前三名才有保研资格,志傲笑了笑,知我者,韩雪也,你最近忙什么呢,”我吗”,韩雪,有人找你”,找我?”原来是同宿舍小乔,钥匙忘带了,给她拿完钥匙,转回身,看见志傲从教室走出来,不学了吗”?,图书馆查点儿资料,你去不去,”不了,回头见,”回头见”,看着志傲远走的背影,一种莫名其妙的感慨油然而升,志傲家境富有,他父亲是本市一家大型企业的老总,我们上高三那会儿,他父亲还资助过学校盖图书馆,学校卖个顺水人情,要保送志傲上西安一所重点大学,当时很是学校里的新闻,同学倒都服气志傲的成绩,不过还是有点暗箱操作的嫌疑,议论纷纷,最后的结果就是志傲放弃了保送机会,凭自己考上了这所大学,凭着这些事,换做海斌,早就成学校名人了,但这就是志傲和海斌的最大不同,他依然默默无闻,很快同学就忘了这件事和这个人。我也没想到 后来我们能在同一个学校同一个系同一个班。志傲一定看见海斌经常来找我,可他为什么不问问我呢?不主动问我又怎么向他解释 海斌呢?这好象比背刑法难多了,算了,顺其自然吧!晚上回到宿舍,只有陶怡一个人躺床上哼哼,“吃饭了吗?”“没吃,胃疼,”“是不是中午吃多了”“可不是,剩的饭一定要我吃”“让你多吃还有错了,等着,我给你找药”,“疼了好久了,一个人也不回来,”“快吃吧,这药可管用了。快 九点了,宿舍的人陆续都回来了,海斌也没有来找我,讨厌,说话不算数,看见桌子上有一本“牛虻,”很早就知道这本书,一直没时间读,拿过来刚打开扉页,有人敲门,“进”是隔壁女生“谁叫韩雪”?“我”“楼下有人找”“谢谢”“不用谢”
  一定是海斌了,急忙跑下楼,走出楼口,街对面果然站着一个男生,不过我就是再眼神不好,也看出不是海斌,不认识,那个男生看见我,犹豫了一会儿,走过来问“你是韩雪?”是”,“阿,我和童海斌住一个寝室,他让我来找你,“他怎么不来”“他有点儿事,来不了了” “他有什么事啊?”“这个------,显然这个男生不会撒谎,用手挠挠头发,就打算说真话了,海斌下午练球把脚崴了,不过不严重,下午去校医院打了吊针,现在已经消肿了,他说本来和你说好晚上见面的,不能过来了,怕你着急嘛,说好不告诉你的,可我也不会撒谎,那我回去了“好,谢谢你啊”。是啊,告诉我也只能干着急,男生宿舍不许女生进,就是让进,我一个女孩子跑进男生宿舍,会臊死的。那时也没有手机,连宿舍也没有电话,可不比现在的大学生,通讯发达,天天黏在一起,晚上回到自己的宿舍也要打几个电话,不过越炙热的感情越容易熄灭,只有细水才能长流,所以十年前的大学恋人的成功指数要比现在的高出很多。回到屋里,陶怡已经睡着了,小乔一如既往地写她的日记,其他几个三三两两的聊天,我呢,又拿起牛虻,心不在焉的看着,不一会儿就到熄灯时间了,每天这个时候是睡前会议时间,每天的话题都不一样,可以从美国总统聊到计划生育,但今天我没有插言,不想说话,满脑子都是海斌,他打球那么棒,怎么还受伤了,到底肿成什么样了,何晓艾当时一定在旁边,会是什么表情。海斌站在操场边,朝我挥手,我急忙跑过去,“听说你脚崴了,让我看看,”“不用了,你治不好我的脚,我刚才不是叫你,看,在叫她呢,远远的看见何晓艾走过来,扶着海斌走了,回头对我说,这就不用你了”我急着说,“让我在和他说句话,”一着急,醒了,原来是一个梦,外面的阳光射进来,好个明媚的天气,顿时心情豁然开朗,上午没有课,决定去找海斌,记得他上午是有课的,从来没进过他们经管系找过海斌,因为生性感情内敛,被动,但这次真的很担心他,大概昨晚的梦也给了我勇气,我知道我真的喜欢上了海斌,和其他男生在一起,我就像只高傲的白天鹅,和海斌在一起我希望自己是只可爱的小白鸽,海斌后来一直这么叫我,现在回想起来还会觉得很温暖。经管系是一座老式日式建筑,外表很旧,楼层之间举架也很高,像是一座教堂,走进楼道,静悄悄的,还没有下课,走到宣传栏前,里面有几张照片,中间很显眼的一张就是海斌,下面写着校三好学生,优秀系干部,我抿嘴笑了笑,海斌无论做什么,都会做得非常好,他父母是什么样的人呢,没听他刻意提起过,海斌倒是经常提起他姥姥,说是解放前的女大学生,很以她为荣。下课了,我走到一班门口,拦住一个女生,问“童海斌来上课了吗?”“来了,你找他,”“对”“等一下”“童海斌,有美女找,”接着教室里一阵哄笑,“你不信,就在门口,”海斌一瘸一拐的出来了,看见我,又是很惊讶,看着我笑,不说话,我指指脚,“不疼了,还肿不肿了”“好多了,心疼了?”“讨厌,”我们顺着石子铺成的小路走了十几米,找个凳子坐下了,“你这样,还能参加比赛了吗,”“当然不能了,医生说最快也得两周,”“怎么崴的,”“老毛病了,上高中时打篮球就崴过两次了,不过都没这次重,别担心,”“那你以后就别玩篮球了,”“那可不行,小学我就是球队主力,这么多年,已经融入我的生命里了,海斌拉过我的手,”“现在又多了一样,”“是什么”“你说呢,你是不是有点儿学傻了,”“我不信,你骗我”“为什么”“有梦为证啊”“什么梦”我把夜里的梦讲给他听,还没说完,他已经咯咯的笑起来,“还会吃醋了,难得呀,”“那会不会变成真的”“不---会---的”。接下来这段日子,海斌经常一瘸一拐的来找我,然后一起去自习室,准备期末考试,学完习,又一起去食堂吃饭。和那时所有的大学恋人一样,单纯而幸福的谈着恋爱。海斌英语好,而我那时对于一些复杂的语法现象总是把握不好,越看语法书就越糊涂,海斌总是能三言两语就解释的很透彻,并且那时他就已经试着看原版的英文书籍了。忙完考试,转眼就放假了,海斌家住城南,我家住城西,离的很远,见面没有在学校时方便了,不过一个假期,我们还是有差不多一半的时间在一起。海斌脚好以后,又开始结伴打篮球,多数都是高中同学,我有时会静静的坐在场外。我从小就不爱运动,父母都是老师,五六岁就开始看书,画画,练字,亲戚朋友都说老韩的大女儿 从小就是学习的料,父母没有为我操过什么心,和妹妹韩梅比,我就是太静了。萍也从南方回来了,我和海斌的事自然也瞒不过她,再说我也不想瞒。萍来找我时,我正在洗头,听见我妈和她说“萍来了,越来越像大姑娘了,剪短发了,韩雪在洗头呢,”是萍吗,我马上就洗完了,你先上我屋里吧”“好啊”我披着滴滴答答淌水的头发进屋里一看,果然萍剪了头发,显得洋气了,“什么时候回来的,”“前天下午”“放到什么时候啊”“下月25号,韩雪,我昨天听见一个新闻,不知道真假,来向你请教了”我笑着问“什么事啊?”“装糊涂吧,我刚一回家就听说咱么学校白马王子童海斌正和阁下交往呢?”“听谁说的,”“是不是真的”“你说是就是呗”“我说韩雪,你深沉了,怎么你给我写信一点儿都没提起呢”“等你回来再告诉你吗,”萍一定要我说说是怎么开始的,我解释说“就是这学期刚开学,偶然碰到的,然后一点一点熟悉了,就开始了呗”萍叹口气说“我是始作俑者,没有我,你怎么会考D大学呢”“那我现在得谢谢你了”“那当然了,你可要把握住了,海斌真的很优秀,高中那会儿,喜欢他的可不止我一个,不过我现在的男友对我也不错,长得也很帅,像周润发”“太老了吧”“周润发年轻版”“那还差不多”“对了,你也打算出国吗?”“出国干吗,从来没想过”“上学那会儿,我好像听说童海斌他妈在国外,那念完大学也要出去的,他没和你说过”这个我还真没听海斌和我说起过,我们在一起从来也没谈过毕业以后的事,我总觉得那是很久远的事情,大概也是我的性格使然吧。萍来过的第二天,海斌约我去登山,去北郊的象山,还有两个他的同学,一个叫隋健,在天津读大学,一个叫李宇田,在北京,海斌说上学时他们仨总在一起,很要好。他俩大概对我也有些印象,一定要海斌把我叫出来,正式认识一下。海斌骑自行车带着我。听他们聊天很有意思,有点儿少年天下的味道,每个人都壮志不已。和海斌的交往,为我打开了另一扇大门,以前我的生活太单一了。当时正值盛夏,爬到半山腰我已经气喘嘘嘘,不能跟上他们的步伐了,海斌只好让他们先走,他在后面陪着我慢慢走,边走边说“韩雪,你身体太弱了,高三怎么扛下来了,你应该多加一些体育锻炼才好”“是不是嫌我累赘了”“要是,我就先跑了,”我当时很想问问他,萍说的他母亲在国外,以后他也要去的话是不是真的,但又觉得交往时间不长,忽然问东问西的不太好,就放弃了。终于登到了山顶,向远处望去,视线没有阻隔感觉真好,一望无边。海斌说他们上学那会儿经常来,特别是学习累了的时候。他们仨一会儿聊这一会儿聊那,观点一致就互相吹捧,观点相左时就会争得面红耳赤。年轻气盛的花季少年。我在旁边根本插不上话,我想我那时对海斌是很有些崇拜的,要是能一直保持下去,我们的结局会不会和现在不同呢?一直到夕阳西下,我们才开始下山,我又象一块绊脚石,海斌不得不调整和我一样的步伐。回来的路上,一路骑车一路唱,直到把能想起的歌都唱了两遍,才到家。海斌一直把我送到家门口,我第一次明白了什么叫依依不舍,海斌轻轻的吻了我的额头,说“太晚了,快回家吧,你爸妈会担心你的”。看着海斌骑远了,才转身。回到自己屋里,看见韩梅在听音乐,“什么乱七八糟的,小点声,吵死了。”我和韩梅虽说是姐妹俩,但性格有太多的不同,她从小就是人来疯,大嗓门,今年刚参加完中考,不知考得怎么样,却从来不知道愁。一天要换八百六十个理想。我爸总说她不象我们老韩家人,老韩家世代都是读书人,没出过这么疯癫的,说是说,还是很宠着她的,不然怎么惯成这样。“呦,姐你回来了,我问你个事”“什么事”“你是不是谈恋爱了”“胡说八道什么,你懂吗?”“骗不了我,妈一会儿要问你呢,别说我没提醒你,要是不想说实话,现在就得变好了”“你是不是跟妈乱说了”“我就是对你最近的一系列反常举动做了一个合理的分析”“你,看我不打你”“救命啊”妈推门进来了,“都老大不小的,稳当点,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我刚回来”“韩梅,你爸要问你考试的事呢,快去吧”“啊”临出门向我做了一个鬼脸,我妈做了一辈子小学老师,如今已经桃李满天下,每年春节,都会有学生来看望,“韩雪,大学上完一年了,有没有什么收获阿,跟我说说”“也没有太明显的”妈聊了一会儿,大概没问出她想知道的,决定直接了当的说了,“这次放假你好像有点变化,经常出去,是不是谈恋爱了,要是,也不要紧,我和你爸的态度就是希望你不要耽误学习,虽说考上大学了,但你现在的年龄也还是学习的好时光,”“我知道”“知道就好,那个男孩子是哪的,应该是本市的吧,和你一个大学”我点点头,心想这一定是韩梅那个臭丫头分析的,学习不着调,其他事鬼精灵似的。“学什么的”“经济”“父母是干什么的”“妈,我们还没谈到那呢,只是刚接触”“啊,多少分考上的?”“640” “奥,很高啊,还能考上更好的大学吗,填报志愿时父母没给把好关”“不是,他就想考本市的“为什么”“好像不想离开他姥姥吧”“是在姥姥身边长大的?”“是”“那------”“妈,还有完没完了,我就知道这些了,别问了”“那好吧,等你们互相足够了解,关系成熟了,带回来,我和你爸给你把把关,”“知道了,不过早着呢”。韩梅进来了,“你们谈完了没有”妈一看见是她,立刻注意力就转移了,“你考你姐那所中学是没指望了,你要象初中那样学习,大学也没指望了,”“怎么,小梅这次没考好吗”“你看她平时学习吗,今天看小说,明天听音乐,吊儿郎当,你姐在学习上没让我操过一点儿心,你瞧瞧你”“好了,别说了,她还小呢?”顺势把妈推出去了,“谢了,姐,他帅不帅,”“韩梅,用不用把妈叫回来”“不问了,不问了”“淘气”。躺在床上,脑海里尽是白天欢快的情节,隋健和李宇田告诉我很多海斌以前的故事,总是玩篮球,可是每次考试成绩又当人不让,很多女生追求他,他都敬而远之,说男人被女人追,违反自然规律,他还是喜欢有书卷气的文静的女孩子,海斌只是笑不说话,我喜欢看他笑的样子。这个假期过得飞快,转眼新学期开学了.


 平平淡淡.内心起波澜.


#日志日期:2008-1-20 星期日(Sunday) 晴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复制链接 举报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心,能不能超越极限..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