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能不能超越极限..


心,能不能超越极限..
wwlovezz110.blog.tianya.cn
琴棋书画不会,洗衣做饭嫌累.
博客信息
博主:暧昧与谁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 访问:10488 次
  • 今日访问:2次
  • 日志: -232篇
  • 评论: 10 个
  • 留言: 12 个
  • 建站时间: 2007-12-19
博客成员
最近访客



正文 第一章
作者:暧昧与谁 提交日期:2008-1-20 21:33:00 正常 | 分类: | 访问量:274

1.没想到十年以后的今天,在C城的机场接机厅,看见海斌,我还是一眼就认出他来,他也一愣,既而快步向我走来,远远地就问”你怎么在这?“我来接我婆婆,这是从哪飞过来的”,北京”,喔,我等海南那班”,我不知为什么急着解释和海斌的重逢是巧合,检察官干久了,要想喜怒不形于色,还真不难,从我的脸上一定看不出是喜是忧,但我知道我的脸在撒谎,实际内心并不平静,海斌走近我,认真看看我的脸,说‘还这么年轻,好像比学校那会儿还漂亮了,去年碰见绅士王,他说你已经结婚了,还真有点儿少妇的味道了。‘贫,你可一点儿没变,这时广播里传来声音,“从海南飞过来的1545次航班’,海斌侧耳听了听,问我手机号是多少,然后一摆手,走了。我转过身,不一会儿就看见婆婆走过来,笑着问我’来多久了?婆婆以前是中学数学老师,现在退休了,身体一直不太好,李强孝顺,给她报了海南15日游,今天本来应该李强来接,临时决定出差,上午就得走,只好我来接,这倒也没什么,只是孩子才40天,单独交给保姆有点儿不放心,把婆婆送回家,就急急往家赶,回到家,小东西还没醒,和保姆随便聊了几句,走进书房,想打开电脑,又想起海斌来。2。我和海斌是高中同学,不同班,又考入同一所大学。那时的海斌高大帅气,聪明又讲义气,很是优秀。高中时并不熟悉他,我那时一心只读圣贤书,两耳不闻窗外事,班里好友萍暗恋邻班男生,整天絮絮叨叨,让我不厌其烦。填报高考志愿时,萍坚持报考本市D大学,还怂恿我一起考,我当时很犹豫,因为D大学是全国重点,我平时摸底的分数,只是勉勉强强,还是萍的一翻人生在于拼搏,此时不搏何时搏的论调鼓励的。后来我才知道,萍之所以要考D大学,因为她暗恋的男生也考的这所大学,而且我还知道那个男生就是海斌,结果我和海斌都顺风顺水的考上了D大学,萍的分数只够走第二志愿,去了南方。临走我去送她,萍很伤感的说,她是破釜沉舟要考D大学的,其他志愿都是胡乱填的,凡事都刻意不得啊!我安慰她,我不是考上了吗,给你看着,4年以后没准还是你的。萍苦笑着说我太晚熟,不过说我也许比她有福呢!3。随后,青春飞扬的大学时代开始了,最初因为萍的缘故,我还刻意找过海斌,只是当时我还认不准他,再加上杂七杂八的校园生活,渐渐就淡忘了,萍几次来信,我都只能无可奉告了。转眼第一学期结束,我的身边也有了一个忠实的追求者,王志傲,名傲人却一点儿不傲,很随和,绝对的好脾气,同学开始叫他绅士王,我并没有急着表态,倒不是出于女孩子的矜持,大概他还不能完全捕获我的芳心吧!年轻时的感情真好,不需要急着证明什么,有太多的时间可以浪费,而且90年代初的大学生是很明净的,我以为。新学期开学了,一天上完课去图书馆找资料,一楼没有,打算去二楼,那时的楼梯还是木板搭接的,很窄,看见有人下来,就让到一边,一抬头,看见下来的那人在对我笑,也慌忙笑了笑,‘你是19中的吧,2班?“对呀,你是?”我是4班的,叫童海斌,你叫韩雪吧,你在哪个系?”法学系,你呢?“经济管理系’,接着我们又聊了一会儿,仔细看海斌,我才理解萍为什么那样迷恋他,很帅气阳光,当时还不到20岁,却很有男人气。晚上回到宿舍,躺在床上,第一次有了心事,美美地回想他说的每一句话,海斌说上高中时,对我出的黑板报很欣赏,觉得文章取材和美术都可圈可点,很想认识我,但那时我出完板报就回教室学习,凡人不理,很是高傲,还说广播站一直想让我去,他还找过萍,萍说没戏,寒雪除了学习在不理任何事的,他也就放弃了再找我的打算。这件事我还从没听萍提起过,也不知道那时天天中午给全校学生读实事新闻的人就是海斌,只是当时很欣赏那有些磁性的嗓音,如果真找到我,可能也不会拒绝。我猜萍大概也是给广播站投稿认识海斌的。女人之间有时很有意思,很亲密又互相设防,不过萍大概没想到,我和海斌能在一所大学读书,以及4年的风华雪月,还是她撮合的,尽管我们没能最终走到一起,不知海斌怎么想,我是觉得足以,因为海斌太优秀了,没有哪个女人可以单独永远的占有他,永远也不会。其实,我即使没在图书馆遇见他,之后也会见到的,因为从那时起,海斌基本上就是学校的风云人物了。那以后,海斌经常来找我,或者教室,或者宿舍,然后一起去自习室,因为不在一个系,我们就去公共自习室,海斌喜欢坐我对面,有时我学累了,一抬头就看见海斌正看着我,见我抬头,一笑,又低头看书了,那时我实在没谈过恋爱,品味不出海斌对我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真如林黛玉和贾宝玉。每天都希望看见他,看见了又觉得没什么,既希望今天和昨天一样,又希望不一样,像是甜蜜的负担。一天上完课,突然觉得好久没看见志傲,回头去找,看见他坐在最后一排,低头记笔记,就转过来了。多年以后,我和志傲还保持着联系,他知道自己的追求失败了,却一点儿没伤害我,相反在我最困难的时候,既没有海斌在身边,也没有现在的丈夫,是志傲,默默地帮助我,然后又走开。女人就是这样,越无私的对她好,越得不到她,已过而立之年的我,如今想想,很有些对不住他。下午,海斌来找我,说这几天不能和我去自习室了,要练球。这我是知道的,月底全校各系举行篮球比赛,海斌一定是他们系的主力,于是说好吧,没多问什么,海斌好像还要说什么,见我转身要回教室,就什么也没说,走了。晚上回到宿舍,湖南来的辣妹子陶怡劈头就问,你的斌斌呢,我拽过她的耳朵大声说不--知--道,没想到她还严肃起来,说今天下午看见海斌和一个很漂亮地女生一起走,有说有笑的,进了超市,陶怡还跟进去,见他俩商量买什么饮料,好像关系很不一般啊!我面无表情的说,很漂亮,那我得劝劝海斌抓紧阿,别跑了。陶怡得意的对我上铺说,怎么样,我就知道她会这么说,我说韩雪,你这个自尊心早晚要把童海斌吓跑了,他也算够有耐心的了,那么优秀一男生有多少女生喜欢阿,保不齐那天就是别人的了,我看也快了,你说你总端个什么劲啊!南方人心直口快的少,没想到让我碰见了,陶怡的话提醒了我,和海斌交往也快一学期了,我们除了一起学习,也就是聊聊学校内外的事,我努力回想海斌是否给过我暗示,我不得不承认,我在感情上是很愚笨的人,不向萍那么敏感,也不多情,不知道海斌私底下如何介绍我,我总强调是高中同学,不承认是恋爱关系,也许无意伤害了海斌的自尊心吧,我就这样胡思乱想了一夜,开始了我的第一次失眠。之后几天,海斌没有再来找过我,我的生活也好像没什么改变,只是心象失去了分量,轻飘飘的。有一天,从食堂吃完饭出来,腿不由自主的向后面的大操场走去,因为陶怡好像告诉过我,经管系的学生在那练球。远远地就听见哨子声,还没走近,一眼就看见了海斌,一身灰色的运动衣,衬着帅气的脸,虽然是练习,还都很认真,场外还有个小拉拉队,里面站着一个很显眼的女生,旁若无人地喊着,--海斌加油--,我猜她可能就是陶怡说的很漂亮的女生吧,很有活力的那种。球传到了海斌手里,他和其他人说了句什么,接着就抱球走下来,大概要休息一会儿,那个女生迎上去递给海斌一瓶饮料,一个男生不知说句什么,其他人一阵哄笑,那个女生拿着瓶子追着打他,海斌只是笑,不说话。我本打算要走开的,却不由自主地喊了一声,‘海斌,自己都吓了一跳,海斌寻声找来,愣了一会儿,走过来问“你怎么来了‘,然后认真看看我的脸,海斌和我在一起有个习惯,说话之前总要先看看我的脸,听说经管系在这练球,过来看看,海斌问我,还去自习室吗,人一定多了吧,快考试了。我说是,练球是不是挺累的,你好像瘦了,大概我从来没这样温柔的和海斌说过话,他一时有些不知所措,还行,是有点儿累,喔,我得过去了。很快他们又上场了,不过这回那个女生没在呐喊,却不时回过头来看看我,然后一笑,好像很友好的样子。后来我知道她叫何晓艾,西安来的,和海斌是同一个班。看得出她喜欢海斌,不过喜欢海斌的肯定不只她一个,显然她属于很自信的人,感情敢外露,事实上后来她一直是个敢爱敢恨的人,我们还成了朋友,当然是在海斌出国以后,我们都失去他的时候。4。晚上,我在水房洗衣服,就我一个人,静静地只有哗哗的流水声,“韩雪,你在水房吗?”,“不在,还没等我抬起头,陶怡已经跑到门口了,笑嘻嘻地说,报告你一个好消息,童海斌在咱们宿舍楼下,等着你接见呢!”,“别无聊啊”,“我可传达到了,去不去是你的事了”,说完就要走,看她不像开玩笑的样子,忙拽住她说:“骗人是小狗”,陶怡顺势一推我,“快去吧”。我急急往楼下去,边走边想,这么晚了,找我什么事呢?,走出楼口,果然看见海斌站在路对面的街灯下,朝我摆手,我走过去还没等说话,海斌先开口了“在宿舍做什么呢?”,“正洗衣服呢,今天有点儿看不进去书,早早就回来了,你练球练到几点?”,“三点多,大伙都累了,就散了”,“参加奥运会的球队也就这个练法了,我看除了比赛冠军,你们还应该得个最佳精神奖,说完我们都笑了,顿了顿,海斌突然说,你怎么不问我找你什么事”,“对了,你找我什么事啊,我仰着脸看着海斌,他也盯着我的眼睛说,没事就不能找你么,就是想看看你,”我的脸刷地一下就红了,忙低下头,半天没说话,海斌也不再说话,我们就默默地往前走,大约走了十分钟,海斌先开口了“我送你回去吧,太晚了”,我点了点头,然后问他,那个女生叫什么名字啊?“阿?女生,哪个女生阿”?“就是在拉拉队喊你名字那个?”,海斌笑了笑说,“何晓艾,我们班的班长”。“她很漂亮,好像也很有能力是吧?”“可能吧,你怎么对她这么感兴趣?”“我猜她一定喜欢你,不然不会那样卖力地给你加油的,海斌听我说完,嘿嘿笑起来,你还挺会分析的,我一直以为你是书呆子呢”,“我娇嗔地说,你才是书呆子呢,海斌突然停下脚步,我发现他不走了,不得不抬起头看着他,海斌那张脸,在盛夏夜晚的月光中,愈发俊朗,英气,他把脸贴近我的耳边,轻轻地说,那你喜欢我吗?这次我没有再回避,迎着他的目光点了点头,海斌拥着我问:什么时候”?“很久了”,“我怎么没发觉”?“因为你傻”,海斌放开我,随即牵起我的手,慢悠悠的说“高中那会儿,我就很注意你,还向你们班许艳萍问起过你,她说你傲着呢,就知道学习,她越这么说我就越好奇,真的,后来听说考入D大学的名单里有你的名字,我特高兴,但咱俩不是一个系,不容易碰到,你不是和咱们学校7班的王志傲分在一个班吗,有一阵,看见你们经常在一起,我还以为我没戏了呢。”“那你怎么不来找我?”“平时看你傲的不行,哪敢呢!”“别花言巧语的,早就知道你的绯闻一大筐,喜欢你还想和你考一所大学,“谁啊,我怎么不知道呢?”“反正有”,我没再说下去,是啊,提起萍大概海斌也有一定印象,但都是过去的事了,萍上次来信说她已经有了男朋友,可能现在正是幸福的时候,再说,我也不想让海斌太得意。回到宿舍门口,海斌抱了抱我,不舍的样子,“明天我上午有课,下午得练球,还是晚上来找你,行吗?”“好,”海斌又抱紧我,我把脸埋在他怀里,海斌拍拍我的后背,在耳边轻轻说“快进去吧”。5。回到宿舍,我极力躲开陶怡的目光,不自然的问,“看什么书呢”?然后低头找脸盆,想去洗脸,忽然想起脸盆还在水房,正要开门出去,陶怡不紧不慢的说话了,“都给你拿回来了,衣服也帮你洗了,那个牛仔裤比牛皮纸还硬,手都快搓红了,你怎么谢我啊?”“明天请你吃快餐,北院门口那家,你鼎鼎喜欢的沙锅饭。”“一言为定,明天中午就得去”,“没问题”,陶怡从上铺下来,凑到我跟前,说“怎么样,大局已定了吧?”,这丫头太聪明了,什么也瞒不了她,我故意装糊涂,说听不懂,但自己又忍不住想笑,陶怡也笑着说“还不承认,有不知道幸福是什么的,请看韩雪,左边脸写幸右边脸写福。”“你坏死了,明天不请了,”“真不请了,那我还有话呢,海斌------”我捂住她的嘴,求饶说“我错了,明天一定请”。第二天上午上完课,和陶怡去了学校北门的小饭店,我们边吃边聊,我真诚的问陶怡,我和海斌合适吗?陶怡从小父母离异,小小年纪也有些经历,所以很早熟,做事很拿得起放得下,平时我比她稳重,但关键时刻她却比我有主意,她想了想问“听真话还是假话”,“都听”“你还挺贪,那好,老纳就给你卜一卦,假话是很般配,你们男才女貌,女才男貌,怎么说都行,你们的结合给校园增色不少啊,但是,你们也有软肋,”“是什么”?“都很优秀,也注定很自我,在风花雪月中绽放,会在残酷现实面前凋零,”“说具体点儿嘛”,“不可说,不可说,一说便是错”,我没有再问下去,那时真是太年轻,觉得拥有了,就永远也不会失去。

#日志日期:2008-1-20 星期日(Sunday) 晴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复制链接 举报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心,能不能超越极限..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