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大学匡天龙
长江大学匡天龙
匡天龙: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北京大学文学博士,中国天龙集团董事长总裁,千亿万富豪,笔名有:匡天龙,匡花坛,流沙,流沙江,毛泽南,洪湖浪,匡天下,匡天马...... 发表文学作品五千多万字,有著作五十多部.匡衡第七十四代嫡孙.匡天龙,原湖北省长江大学荆州师范学院文学院4861班学生。流沙江,原武汉大学中文系1985级学生。中国当代著名文学批评家作家诗人教授。美籍华人。电话号码:010-83448327;020-82583310;021-51879045。0716-3618176;0716-3612348。匡天龙QQ号:869573969。E-mail:kuangtianlong2006@126.com;E-mail:kuangtianlong2100@126.com;E-mail:kuanghuatan@126.com.
我做人最失败的地方是不会喝酒
作者:北京大学匡天龙 提交日期:2009-12-4 20:04:00 正常 | 分类: | 访问量:2148

我做人最失败的地方是不会喝酒

我做人最失败的地方是不会喝酒。

  酒席宴上,人家要与我喝酒,我说喝不了,人家就说我不实在。更失败的地方是,我是个不愿为酒而卖命的人,别人劝酒的时候,我咬紧牙关,誓死不喝,因此,就得罪了更多的人。

  有人劝我转行,我思虑再三,不敢成行。我不想自己还没去呢,就先得罪了新单位的领导。于是,我只好教书,学生清清静静的,除了愿和我谈论诗词,没有人劝我推杯换盏。

  我喜欢这种简单与纯粹。

  朋友说,你真是放不开,看人家李白,斗酒诗百篇呢。说到这一点,我最恨李白,他成全了许多酒鬼,也坑害了许多不喜欢喝酒的人。

  酒场上,我还胜过一次。

  那时,我正20多岁,还算年轻气盛。那人欺我不能喝酒,说,我半杯白酒,你一杯啤酒,咱俩喝下去,看谁喝倒谁。

  我说,喝就喝。

  那一次,其实,也没喝多少,那人就哇哇地吐了。我呢,居然岿然不动。我内心有些阿Q的得意,心里说,活该!

  多少年后,我想起这件事,觉得,那天,无论喝坏谁,都不是一件好事。

  有人说,一人不喝酒,二人不赌钱。

  恰恰我以为,独酌是喝酒至美的一种境界。

  我乡下有一个亲戚,喝了一辈子的酒,每次吃饭的时候,只喝一盅。一杯下去,声朗气润,满面春风。我从来没有听说他因为喝酒红过脸,吵过架,撒过酒疯。

  我认为,只要不劝,随意着喝,所有的酒,都会流转在人体最熨帖的位置上。

  或许,嗜酒的人与厌酒的人,看谁都不顺眼。

  厌酒的人心里想,这个人,活一辈子就会喝酒,真没出息;而嗜酒的人呢,也会说,这家伙,混了一辈子不会喝酒,真没出息。

  这就是价值观。

  然而,中国是个讲究喝酒的国度,好多时候,好多事情都是在酒筵中促成的。从这个意义上讲,没出息的人,居然办成了许多有出息的事。而有出息的人,却坐享其成。

  竹林七贤是嗜酒的,刘伶一天到晚,烂醉于酒中,他让一个扛着铁锹的仆人跟在身后,说,死便埋我。这种烂醉,是对当时社会的一种反抗。

  李清照也是嗜酒的。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晚年的李清照借酒消愁,用酒来打发国破家亡凄冷寂寞的寡居时光。

  多少古人,都是借酒来麻醉自己,来消解内心的愁苦。在这样失意落魄的境地中,酒是冰冷的温暖,是无奈的支撑,是生命底处的最后一点慰藉。

  我们只有理解了这酒中的愁苦,才能算真正懂得了古人的内心。

  酒徒都是在劝酒中成长起来的。

  如果,酒场是战场的话,酒徒就是出生入死的将军,横刀立马,威风凛凛。

  但我相信,这个世界,有很多不愿做酒徒的人,他们只是为了生活,为了生计,违心地去为领导陪酒,为单位陪酒,为生活背后的一笔笔交易而陪酒。

  他们强咽下去的不是酒,而是人生的毒药。


#日志日期:2009-12-4 星期五(Friday) 晴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复制链接 举报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长江大学匡天龙
引用地址:



博客信息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统计信息
  • 访问:1458093 次
  • 今日访问:91次
  • 日志: 625篇
  • 评论: 62 个
  • 留言: 24 个
  • 建站时间: 2007-12-18
博客成员
最近访客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