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大学匡天龙
长江大学匡天龙
匡天龙: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北京大学文学博士,中国天龙集团董事长总裁,千亿万富豪,笔名有:匡天龙,匡花坛,流沙,流沙江,毛泽南,洪湖浪,匡天下,匡天马...... 发表文学作品五千多万字,有著作五十多部.匡衡第七十四代嫡孙.匡天龙,原湖北省长江大学荆州师范学院文学院4861班学生。流沙江,原武汉大学中文系1985级学生。中国当代著名文学批评家作家诗人教授。美籍华人。电话号码:010-83448327;020-82583310;021-51879045。0716-3618176;0716-3612348。匡天龙QQ号:869573969。E-mail:kuangtianlong2006@126.com;E-mail:kuangtianlong2100@126.com;E-mail:kuanghuatan@126.com.
多少爱在时光中来不及
作者:北京大学匡天龙 提交日期:2009-11-28 22:49:00 正常 | 分类: | 访问量:1775

多少爱在时光中来不及
每个男孩对母亲的心境,似乎都是要经历这种裂变的:从幼时的不可或缺到少年的默然隔阂,再到中年背后的执手含泪。

  我曾先后遭遇了落水、失踪、丧父等生活的磨难。我以为,人生的一切苦难都必须独立来承受。也正由于漫长的单亲家庭生活,使得我拥有异于常人的毅力。譬如,当同龄之人还在轻易哭鼻子抹眼泪的时候,我已懂得男儿有泪不轻弹;当周围的同学依旧拿着父母节省下来的生活费大肆挥霍时,我已经开始琢磨自己的人生路。

  至今,我还清楚地记得,念中学之时,母亲先后帮我调换了3个班级。当时觉得她是出于恨铁不成钢的理念,想找一位严师来管束我,可后来才惊觉,事实并非如此。她之所以舍得花钱四处托人调换班级,是因为怕自己的儿子在长期的单亲家庭生活里,不知不觉沾染上女性的某些特质。前两位班主任,都是家庭主妇,与母亲一样。唯独最后一位是一个声如洪钟刚正不阿的中年男人。

  慢慢地,我开始不由自主地疏远了母亲。我再不会将腹中的心声吐露于她,让她帮我出谋解惑,因为,我有了很多很多不可向旁人倾诉的小秘密。由于发育的缘故,我的身体已经有了天壤的变化,这,我不能对我的母亲说;由于情愫懵懂,我对周围的某个异性已经产生了无可名状的依恋,这,我不能对我的母亲说;由于交友愈加广泛,我有了更多的地方和更多的游乐场可去,这,我不能对我的母亲说。

  我的母亲就这样渐渐地在我的成长中被疏离。我也害怕自己变成母亲那样,做事优柔寡断,缺乏主见,于是,我不得不逼迫自己要变得更男人一些。

  烈日当头的时候,我敞露着膀子,在环形跑道上挥汗如雨;众人意见分歧时,我挺身而出,将他们的矛盾化解;旁人碌碌无为之时,我已经开始摸索写作,靠微薄的稿费来填补生活的某些空白。

  很多年后,我不再为我的衣食发愁,因为写作,因为当初的努力和改变,我有了富足的生活。在大学最后两年里,我不曾伸手向母亲要过一分学费,我的写作之路,也已然步入正途。于是,我有了时间慢慢回想,旧日的很多时光。

  当我提笔要为我的母亲写下一些东西时,愈发明白,时光的残忍和无奈。她已不复当年的模样。

  前些天,看到史铁生的一句话,忽然泪如雨下——“儿子的不幸在母亲那儿总是要加倍的。我真想告诫所有长大了的男孩子,千万不要跟母亲倔犟,羞涩就更不必了。我已经懂了,可我已经来不及了。”

  看完这段话,我第一时间想起了早逝了的父亲。我有很多的时间都在想,都在懊恼,他这短暂的一生,都还未曾接受我尽孝道,便匆匆消散了。

  亲爱的朋友,趁你的父母尚在,好好地疼惜他们,将那些你想说,又觉得羞涩的话,告诉他们,别让你的爱在最后,赶不上时光匆匆的脚步。



#日志日期:2009-11-28 星期六(Saturday) 晴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复制链接 举报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长江大学匡天龙
引用地址:



博客信息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统计信息
  • 访问:1458383 次
  • 今日访问:17次
  • 日志: 625篇
  • 评论: 62 个
  • 留言: 24 个
  • 建站时间: 2007-12-18
博客成员
最近访客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