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诗歌24首
2008诗歌24首

作者:李拜天lbt 提交日期:2008-9-27 20:04:00

诗歌24首



◎ 稻子的烦恼被摊在柏油路



秋天到了,一万台收割机一起出动
收割我的忧愁。转眼间,一望无际的稻茬
被冷落在荒野,语言已不具有实际意义
稻子的烦恼被摊在马路上,太阳的内心开始扭曲
现出疯狂的本性,试图从虔诚的粮食里榨取水分

滁州不是迷茫的起点,无奈的稻子
被撒向夜晚,星星被描绘成它们的来生
我知道,那遥不可及的被吃掉的命运
与闲置的命运一样凄凉。稻子的隐私
每一年都会被翻出来,这个季节里示众


◎ 天鹅湖


世界一片空白,等待着游人去填充
贫富的落差一下子让你的心冷到冰点,温暖的怀抱更加
温暖,忧郁的内心更加忧郁,我知道
天鹅注定是要飞走的,这是命中注定的劫数
虽然你不相信命运,不相信这个下午的阴雨绵绵
其实你比谁都清楚,这里不是天鹅的故乡
无论沙滩、湖岸和涟漪多么逼真,多么巧夺天工
也难以掩饰斧头的痕迹。我无意寻找破绽
但时光仍然让一切暴漏无遗。无数双脚踩痛你的沉思
你的徘徊已毫无意义,我知道,苦难不是你的本意
但你却仍然身陷其中,在杂乱的词语里
寻找天鹅的踪迹,不能自拔



◎ 到处都是棉花

我努力地吃着刀削面,努力地睁大眼睛
惨不忍睹的老板娘,不停的在眼前晃来晃去
刚刚被骗到肚子里的一点点食物,排山倒海般涌出
我无所顾及的吐起来,我没有一吐为快
我头重脚轻。这个城市到处都是棉花
我踩在棉花上,就是找不到回家的路
我不想说话,更我不想问路
我不想告诉你我有病。毕竟有病不是什么
光彩的事情,我不更想让你看到我老态龙钟的病脸



◎ 环城公园


我不是唯心论者,但我此时被内心左右着
我甚至听到了我心跳的声音,呼吸到了
从远方吹来的思念、迷茫、期盼和爱情
时间被安上轮子,不停地向前转动
白天逐渐变成了傍晚,傍晚逐渐模糊了现实
我的感官却更加清醒,甚至连一片树叶的降落
都会引发一场地震,从白天到夜晚
从分针到秒针,一场预谋已久的幸福
能在长椅上端坐多久。这个世界没有定数
更没有永恒,我知道历史无法挽留
美妙总是瞬间即逝。你站起身
消逝在夜幕里,于是整个公园空空荡荡


◎ 夏日大街



七月滚滚而来,撵碎了多少永远的侥幸
一念之间,大火就从天而降,整座城市被火包围着
大街开始燃烧,公交车纷纷逃窜
不顾一切的驶向终点,又驶回初点,于是
拥挤就在所难免,最后聚集成现代城市的通病
一具具行尸走肉开始愤怒,并不由自主
用汗水表达各自的怨言。夏日大街
苍蝇被晒的没了踪影,甚至
连细菌都不愿光顾。因为在变软的路面上爬行
不仅仅是一种羞辱,更是一种折磨



◎ 侯车室


不同的思想汇集在一起,就没有了思想
空洞的更加空洞,羸弱的更加羸弱
大量的噪音垒成的候车室,淹没在
杂乱无章、毫无秩序可言的欲望里,火车轰鸣
蠢蠢欲动成炎热,挥舞着鞭子抽打着烈日
汗水到处流淌,疲惫无处诉说
背着行李乞讨的老人,腰杆与地面接近平行
但永远无法接近真理。时间时快时慢
此时达到了极点,与飞驰的列车正好相反
并永远陌生,冷漠残酷的
就象一场撕杀,更象一次游戏


◎ 我的身体版图正遭受着侵略



夏天的阴谋再一次暴漏无疑,闷热已经酝酿很久
良知无法躲藏,厄运的来临是迟早的事情
正如蚊子叮咬着夜晚,我的身体版图
正遭受着来自异族的侵略,他们越过疆界
狂轰乱炸,祖国啊!我的
肉体的建筑已经千创百孔,梦更是支离破碎
八百里快马传书,注定难已突出重围
切肤之痛使草木皆兵之戏显得异常精彩,渴望麻木
感官却更加清醒,此刻,举手投足已无暇顾及体统
道德也毫无意义,更别提什么高尚
甚至连堕落都成为奢侈的想法




◎ 翻开黑暗



夜晚如一只困兽,在记忆的荒原胡乱挖掘
往事被一次次翻开,伤口裸漏,再一次流淌出血醒
失眠、痛苦、煎熬留下烙印,让时间的胎迹
无法痊愈。我不是一个病入膏肓的患者,但却无法摆脱
沉甸甸的病历,世俗就这么现实。嚎叫的风
永远嚎叫,不管是白天还是夜晚,不管
是炎热还是寒冷。心灵的历史总是被隐藏、被遮蔽,
痛苦被忘却,被忽略,一旦被翻开,疫情就开始泛滥
山洪一样填满时间的河床,让你措手不及
无法退却,更无法躲避。开始不是为了死亡
又有谁能逃脱死亡的厄运?黑暗就这么恐怖
孤单一旦来临,绝望就无法逃脱夜晚的追杀




◎ 蒙城路


一头是早晨,一头是傍晚,深夜的蒙城路
就着几盏泛黄的路灯咀嚼人生,
从头到脚,不过1米8的高度。萧条的夜晚
高深莫测,深一脚浅一脚,走向深渊
徘徊解释不了,孤单解释不了
睡在农用车上的老农更解释不了,他们来自
遥远的乡间,漫长漫长的颠簸与他们的梦一样漫长
我怎么忍心喊醒他们,让他们解释。
蒙城路侧着耳朵倾听,工棚里的兄弟
鼾声一样的叙述,是这个时刻最动人的声音
所到之处夜色砰然心动



◎ 我愿意替他们遇难



蓝天突然沉陷,黑暗瞬间降临,铺天盖地
一浪一浪压过来,压过来,地震
顿时沦为一片废墟,奄奄一息的生灵
在瓦砾堆中呻吟,呼救……
五月十二日,毫无征兆,大祸从天而降
死神发威,恐怖笼罩,亲情徘徊在
死亡门边。为什么我是地震的幸存者
如果他们可以重生,我愿意替他们遇难。
但愿一切都是幻象,但愿。但愿。

时间可以动摇大地,二点二十八分
颠覆了西部大地,灾难和重生在一念之间
把生命安排在阴阳内外,我为什么
要在地震到来之前脱逃,我牵挂,
我后悔,我反思......所有的焦急
牵挂、盼望、祈祷,都显得那么无力
我忏悔,因为我身单力薄
我痛苦,我的亲人在深夜里淋雨
我挣扎,我的同胞还在废墟中煎熬......
上帝,保佑他们吧!保佑他们
早日脱离危险,一切平安!



◎ 南京南京



除了一闪即逝,几次灵感一样的火车匆匆而过
南京至今还只是一个地理概念,冰冷、枯燥、乏味
的课本注定只能是一位孤独者,从孤独出发
到词语结束。远方的朋友躲在这个词语里
读书、逛街、自言自语、朝思暮想
乐此不疲的生活,享受文学、大谈信仰
两个小时的距离被研究的无比遥远
两个城市从来不会走到一起,如果没有意外发生
今夜没有暴雨,大地注定皲裂
尘世飞扬,混乱的不仅仅是思维
还有难以遏止的想念、失眠、呓语
胡思乱想



◎ 三孝口



三孝口可不是一般的渡口,钢铁铸成的天桥,
让窃贼、恶棍、惯犯,望而怯步,
你看那可怜的乞丐,就是他们的前身转世。
步履匆匆,心怀孝心的人开始心事重重,
一场变故,让长江路成为一片瓦砾,
有哪个游子还能不为所动?三孝口以东
长江饭店已灰飞湮灭,大西门以西,
更不见一丝春色。公交改道,孝心开始阻塞,
母亲的牵挂无奈地悬在夜空,星星点点
思乡的人夜夜难以安眠。



◎ 深夜慢慢后退


深夜慢慢后退,人生无法躲闪
成群结队的蝙蝠潜伏在最后的悬崖
历史深处的独木屋摇摇欲坠,早已裂开的时空缝隙
无法阻挡突然,闯入的
撕咬,刹那之间我只剩下一堆白骨
梦靥已无处藏身,我逃向梦外,我
站在最后的时刻焦虑、恐惧,白天
身陷其中。世界时而清醒
时而糊涂。混沌初开,从明天起将是
又一次万物轮回



◎ 罗江的春天黄的过分




贵妃醉了,桃树清醒着
时刻准备开放。乌云一样的灰尘
染灰了空气和呼吸,油菜悄悄开放
蔓延,并很快占领有限的视野,罗江的
春天顿时黄的过分。看一看扎眼睛
嗅一嗅刺喉咙,好在无法刺破我的忧伤。
我破罐破摔,却无力把坏心情粉碎。
四面八方的人排成一队,从田野走过
却不能发现泥土的伤痕。他们漫不经心
对世界熟视无睹,包括春天
包括黄的过分的油菜地。他们只顾
海阔天空地照相,用生动的语言谈论麻木
谈论哲学和未来



◎ 罗江的春天黄的过分




贵妃醉了,桃树清醒着
时刻准备开放。乌云一样的灰尘
染灰了空气和呼吸,油菜悄悄开放
蔓延,并很快占领有限的视野,罗江的
春天顿时黄的过分。看一看扎眼睛
嗅一嗅刺喉咙,好在无法刺破我的忧伤。
我破罐破摔,却无力把坏心情粉碎。
四面八方的人排成一队,从田野走过
却不能发现泥土的伤痕。他们漫不经心
对世界熟视无睹,包括春天
包括黄的过分的油菜地。他们只顾
海阔天空地照相,用生动的语言谈论麻木
谈论哲学和未来

◎ 三月的原野



三月的原野
不是麦苗,就是油菜
从山脚到山顶,悠然而生的敬畏,
从大地深处冒出来,四处扩散
最终占领了整个春天
我静静地坐在寂寞的边缘,随日月一起
飞快的转动。此时,我的孤单无法停下
车轮飞转,一列火车撞倒陌生
而我将继续保持沉默



◎ 三月十五的麦苗



火车驶进三月,窗外的四川
麦苗突然就成了油菜的陪衬,一大片一大片
被刺眼的黄遮蔽着,分割着
生命的颜色顿时七零八落,孤单的绿
那样无奈,却又那般平静
连蜜蜂、蝴蝶都有意躲避着
甚至连微风都没有,世界默不作声
死一般的静,让人恐惧。
幸亏春天来了,并一步步向前
——它还能张狂几天?


◎ 采访手记



他不是上帝,甚至有点卑微和虚荣
就象太湖路边的一片瓦砾,堆放在平日
连看他一眼,都是浪费时光,但此时,你
不得不低头,这就是现实
迷茫的城市,没有更多的稻草在身边
夏天还很遥远,你无法点燃内心的石头取暖
太阳无奈的挂在天空,心灵的影子躺在冰冷的地面
还好,影子感冒了,不用打针吃药
贫穷也就没有什么。我不是两面人
但,我更渴望夜晚



◎ 火车向春天驶来



春天来了,大地的心事就多了
烦恼和野草就开始泛绿,越来越多,满山遍野都是
即使乘着疾驰的列车,也难窥一二,
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
是漫长的,我无奈的浪费着珍贵的时光
没有终点,没有起点,一望无际的旅途
枯燥的如一节干树枝, 一群又一群
无家可归的人把火车拦下来,潮水般
向我涌来,可是我意已决
他们只好无奈地登上列车,陪我一起流浪


◎ 骑车去天堂



如果有天堂的话,我想一定
离火葬场不远,那里的众灵刚刚脱离世俗
的哭声、祈祷,生离死别
急需一个简易场所收容。决不能象这个城市的东郊
让刚刚从烟囱里爬出来的灵魂们,满大街
捡废品度日。天堂其实很近
骑车一会就到,即使步行,距离也不算遥远。
给众生留一点幻想吧,这或许是他们
最后一个夙愿了



◎ 大地的尽头


当漂泊不可避免,双眼注定忧伤
一群群孤赝从远方飞来,也无法改变这里
将成为远方的事实。我知道,时间会让模糊的
渐渐演变成陌生的。关于这些,即使想一想
都觉得可怕。而眼下,乌云密布,我一支
接一支的抽烟,心情的骨灰遗落一地,我看不到大地的尽头?
这里的春天,一草一木,还是那么熟悉
而我将弃它们而去。原谅我吧!
连上帝都知道:我不是一个无情的人
相识真的不是为了离别。主啊!保佑我吧
虽然我知道,你会左右为难!



◎ 火车!火车!



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
为什么有那么多人无家可归
排着长队,购买车票去远方流浪
我不忍心一睁眼,就看到
检票员麻木地把他们赶上火车,列车员
又把他们粗暴地赶下火车。最后,无边无际的陌生
兽性大发,张开大口把他们吞没。
我背着沉重的心事,被流浪的洪流夹裹
到千里之外。我寻找原因
而真相却越来越遥远



◎ 过眼烟云



掏出火机,点燃今天
一支又一支。夜晚的灰烬
凌乱的倒在地板上,横七竖八
如一群醉汉,找不到回家的路
最后,迷失在乱坟岗的忧伤里
夜色和灰色已经无法区分,时间已经死去
明天是否会从今天里无奈的爬出?
接下来,一包烟的命运生死未卜,安详地
躺在噩梦的一角,等待明天
颤巍巍地打开

◎ 夜雨霏霏


雨落午夜,时间成为一滩淤泥
我陷在春节和元宵之间不能自拔
大风刮走所有的声音,梦在被子内外穿梭
窗外谎言翻飞,暗流四溢
一个阴谋的破灭,注定让乌云惊慌
四处逃命之水,别无选择
纷纷箭一般射向城市,坚硬的地面掺遭劫难
春天还没有到来,就已一片浪迹

#日志日期:2008-9-27 星期六(Saturday) 晴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复制链接 举报
天涯“2016年度十大最具影响力博客”评选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越虚构越真实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