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颜花坊

博客信息

博主:flora夕颜 

花香路徑

标签列表

众里尋伊

博客音乐

別來滄海事

花落知多少

花影:22262868 次

今日花影:922次

花魂: 55篇

花語: 4967 个

花萼: 61 个

花綻時分: 2007-11-12

花坊雅客

兰花豹 普通成员

冰点风情 普通成员

方素衣 普通成员

麻衣十夜 普通成员

flora夕颜 管 理 员

青桑子 管 理 员

時有落花至

若芊我芊n
2020-03-30 10:05

小奋青滤pe
2020-03-30 09:04

若芊我芊n
2020-03-29 10:04

小奋青滤pe
2020-03-28 13:04

若芊我芊n
2020-03-28 10:33

若芊我芊n
2020-03-27 10:23

若芊我芊n
2020-03-26 09:55

若芊我芊n
2020-03-25 18:36

南楼一味凉呈
2020-03-22 13:02

若芊我芊n
2020-03-21 23:40

南楼一味凉呈
2020-03-21 14:48

若芊我芊n
2020-03-20 11:39

本站域名:
http://xiyanhuakai.blog.tianya.cn/

相聚离开总有时。

花之蔷薇

坊主:flora夕颜 提交日期:2012-6-8 11:32:00 正常 | 分类: | 访问量:164170

  

花之蔷薇
  文/夕颜
  
  (一)
  红蔷薇呀红蔷薇
  夜来园中开几蕊
  犹在枝头照在水
  吩咐东风莫乱吹
  
  红蔷薇呀红蔷薇
  招来院中多露水
  枝枝叶叶尽含泪
  问你伤心是为谁
  
  我坐在窗边的桌前收看邮件,耳边是蔡琴的《红蔷薇》,醇厚多情的旋律流淌满室。
  这里是云南一个叫俞芫的安静小村落。八个月前,我只身来到云南,租下这间民房,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说是与世隔绝,倒也未必,隔开的只是城市的繁华和喧嚣。
  不知道会在俞芫停留多久。对于一个30岁的独身女人而言,时间失去了刻度和重量。
  .收完邮件,处理完工作,关闭所有任务栏,只留下千千静听。电脑也推到一边。《蔷薇》还在循环播放。桌前已换上一册书,半晌,仍停留在26页。大脑里想着读过的邮件。
  九月一日,“蔷薇,入秋天凉,我阳台上的蔷薇都已凋谢,连繁茂的绿叶也渐萎靡。我有点累。”
  再往前还有:
  六月一日,“蔷薇,告诉你一个惊喜,我扦插的那枝蔷薇开始冒出叶子。开始的半个多月一点动静也没有,我差点以为它活不过来。”
  六月二十八日,“蔷薇,我的蔷薇结花蕾了,枝繁叶茂。你看,她在我身边活得很好。你什么时候来?”
  七月五日,“蔷薇,花开了。看着与俞芫同样的花朵,抑制不住地想你。”
  七月二十二日,“蔷薇,你不来,我会一直等。”
  叶涵,你的蔷薇都谢了么,可我这里的蔷薇还在不知疲倦地开放。空气里,四处飘荡着迷人的蔷薇香。叶涵,我早知你会累。只是,你有你的坚持和原则,我不点破,亦不会跟随。萍水而过,这样就好。也许,在我没有完全爱上你之前,你的累正好是一道符咒,我的爱就此封存。
  起身走到门口,看着满院的蔷薇,不由回忆起这大半年的俞芫时光。还有,与你的相遇。
  
  (二)
  蔷薇是我的名字,这是来俞芫临时起意取的。
  当时,我来找房子住,遇到一位热心大婶,她将我带到她家的老房子前,说以前是她婆婆住,婆婆过世两年,房子一直空着。这是一座带院子的房屋,推开院门,一架蔷薇种在屋檐下,枝叶葳蕤。刹那间,我有些恍惚。大婶问我怎么称呼,我说,就叫我蔷薇吧。不知怎么,突然想到那句“水晶帘动微风起,满架蔷薇一院香”。大婶用很不标准的普通话说,你好生住下,缺什么就说,我家你知道的,就是前面,爬个坡就到了。
  来俞芫完全是个意外,所以,邂逅尽是惊喜。俞芫村后就是一座山,山另一边是旅游胜地。一山之隔,静与闹,两个世界。前年旅游无意闯入俞芫,来过一次就爱上,陪母亲在家过完年,就背着我的存款和书来圆我的梦。并非冲动,而是早就厌倦尔虞我诈的职场。做了几年销售,天天戴着面具应付形形色色人物,皮笑肉不笑,钱滚滚来,人日渐消瘦。终于,在一次会议上晕倒。医生说你需要足够的静养,于是,不顾老板挽留,递了辞职书。数月云游,直到走进俞芫,住下来。
  俞芫的日子安闲、平和,偶尔与母亲通通电话,其余多半时间或独处或教小满读书。小满是大婶十五岁的女儿,喜欢来我这里看书,我很喜欢这个乖巧文静的小姑娘。小满有时不回家,就给我做饭吃,厨艺好得令我汗颜。
  在俞芫,所有的时间都可以随意支配,突然觉得自己很富有。平日看书,写写旅游文章和小说,一点也不感到空虚寂寞。而在城市,哪怕是周边全都是人,可心里空荡荡,像一片荒原。
  天气晴好的日子,我喜欢背上简单的旅行包去漫步,沿途都是好景色。山中没有大路,多是附近一带药农踩踏出来的小路,偶尔有迷路的游客从山那边不小心走错道。
  这里夏季多蛇,不幸者不光迷路,还可能被咬伤。叶涵就是一个倒霉者。
  
  (三)
  三月二十号,照旧是个晴朗天气,蓝天白云。
  走在崎岖山路,山风清凉如水,两旁是无尽的树木和清丽的野花、柔软的野草。我不熟悉环境,所以不敢走远。一路浏览风光,脚下不留神,突然绊倒一个物体上。
  一个昏迷的青年,看其乌青的脸色,大概刚遇蛇袭击。我蹲下来,迅速用旅行包内的药品给他简单处理了下伤口,然后赶紧奔到山下叫来两个村民,七手八脚将青年抬到我的屋子里。村长很快带来一个老人,他熟练地给青年清除残余毒液、消肿。
  由于蛇性较毒,青年一夜昏睡不醒。而我正好到了回城做身体复检的时间,只好交待大婶和小满,独自去了城里医院。
  三天后,回到俞芫,走进院子,看到一个男孩拄着一根拐杖在屋内走动,一蹦一跳,好像受伤是件很好玩的事。见到我,他楞了一下,然后咧开嘴巴笑起来。很阳光的笑容。
  “你回来啦,我看你住这儿挺享受的。”
  这是我们相识的第一句话,完全不似陌生人的口气。
  叶涵被毒蛇咬伤的是左小腿,在我房间隔壁空房住了三天还没有完全消肿。他以休养为借口要求我收留他一段日子,言辞恳切,舌灿如莲,说我这里空一间房太浪费,说我不答应就是对他心灵和健康的摧残。我一时无以反驳。就连小满也叛变,说,姐姐就收留他吧,看他多可怜。刚才还一脸媚笑的叶涵立即装出一副痛苦不堪的样子,可怜兮兮跟着小满喊姐姐。我大手一挥,但是,约法三章。叶涵全不在乎,只剩小鸡吃米般点头。
  俞芫进入四月,风光无限,到处春意盎然。屋檐下的蔷薇某日一夜间冒出许多小小的花蕾。
  留下叶涵,平静单调的生活如同被抹上几笔鲜艳的色彩。他活泼、机灵,整天乐呵呵。目前还是一名刚毕业的设计系学生,小我六岁。他热爱绘画和摄影,业余参加了一家杂志的摄影大赛,这次来云南采风,却不小心迷路走进俞芫。后来的许多次提到相遇,他都说,这是上天的安排。
  
  (四)
  叶涵爽朗的笑声使我的心情也跟着开朗和明亮。小满说,姐姐要多笑,笑起来好看。
  叶涵包揽了所有重活,劈柴、烧水、帮我垦荒砌墙种花种菜。想不到的是,他的厨艺也不错。尤其那道外婆小炒菜,诱得我胃口大增。他得意洋洋地说,几年没下厨,没想到还能博美人一笑。
  约法三章里面,其中之一是不可以打扰我。可是,叶涵不当回事,有时深夜跑来敲门,问我要不要来点水果或是要不要尝试他调配出来的果汁,有时以借书为由干脆赖在房间,他看他的书,我在电脑前敲字,互不干扰。素常讨厌独处时光受到打扰,可是面对叶涵真诚烂漫的笑脸就是没办法生气。他总说,瞧你老是愁苦一张脸,谁欠你十万八万似的,人生苦短,应该今朝有酒今朝醉。我瞪了他一眼说道,你一小青年懂什么。果然,他立马较真起来,谁小啦谁小啦。
  日子慢悠悠地过,转眼叶涵来了一个月。他的左腿完全康复,却仍赖着不走。
  俞芫每隔半月有一次赶集,以前都是我和小满大婶他们同去,采购一些日常用品。现在多了一个叶涵,他自愿当苦力,而且殷勤过剩,老是抢着付款。一些认识的婆婆婶婶看到我和他争抢的画面,都笑得意味深长。我气得对叶涵吹胡子瞪眼,他人精似地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和叶涵拌嘴的次数越来越多。想起以前看过的一句话,只有和最亲密的人才会无所顾忌地争吵。等我意识到我和他之间有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时,叶涵深沉的目光让我逃避的念头更加强烈。他是刚毕业的不谙世事的天真男孩,而我历经数年职场淘洗,内心沧桑,心理年龄早就超出实际。六年,跨越的不仅是2190天,更是经历、见识和观念。
  也许,最不能跨越的应该是,叶涵的女友,一个和他一样年轻灿烂的女孩。有一天,他说给我看他的设计作品,一打开电脑,桌面是两人亲密的情侣照。叶涵立即解释,蔷薇,你别误会呀,这丫头趁我不注意换上,我忘了换别的。从什么时候起,他自动改口唤我蔷薇。
  蔷薇的第一次绽放是在五月初。那天,天色薄阴,我在花架下赏花,他支了工具在院子里画画。画好了,他把我叫过去,蔷薇,你看,这些蔷薇就像是为你而生。是这一次,他开始唤蔷薇的吧。
  我有意躲避叶涵,他似乎知道,又似乎不知道。最大的变化是,他比从前更加努力讨好,我一沉下脸,他就很紧张,一双关切着急的眼睛无措地望着我。有时,听见他电话响,他拿起来看了来电显示就挂断,再响干脆关机。这时候,他望向我的目光带着歉意和挣扎。
  俞芫经常停电,有次很不巧我洗澡洗到一半,简易狭小的浴室顿时陷入一片黑暗。我正想摸索着把身上的泡沫冲洗掉,这时,门外传来轻轻的敲门声。叶涵在外面喊,你开个缝,我提着马灯。见我没有动静,他接着说,放心啦,我可不是偷窥狂。开了门,一只提着马灯的手伸进来,昏黄的灯光照出一片柔和的光亮。
  
  (五)
  不疾不徐又过了半月。这天晚上吃过晚饭,叶涵的电话很固执地响个不停。我被吵得心烦,便对他说,你这电话吵个不停,叫我怎么静养,明天你就搬走,要么我换地方。他这才走进院子讲电话。叶涵得知我身体状况不好后,一直格外照顾。每回嫌他烦,就搬出“静养”,他很快识趣走开。
  第二天清早,我在院子里浇花,叶涵走过来一把抢过水瓢。见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我有些生气地坐到旁边石凳上。夏天的早晨,清凉湿润。石凳的凉意像青蛇一样钻进皮肤。
  该来的迟早会来。昨天傍晚叶涵做饭时,无意看到他的手机短信。那个年轻女孩子说,你再不回来,我就过去找你,说到做到。年轻真好,想做什么就去做,认定了就牢牢抓在手中。这一点,哪怕是我年轻时也做不到。不管哪个时候,我都做不到完全抛开矜持和骄傲。二十七八岁时,也曾心慌过两年,嫁不出的危机四面埋伏。然而,过完29岁生日,心一下子就静下来。单身不可怕,可怕的是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叶涵还在浇水,我喊他过来谈谈。开门见山对他说,“你该回去了,回你该去的地方。”
  他赌气地将水瓢扔到石桌上,回道,“难道这里不是我该来的地方吗?蔷薇,为什么不可以。”
  “这个话题讨论没意思。”我抛下最后一句话,“你不走,我就走。”
  叶涵很快意识到原因,他在院子独坐了好一会儿,然后去烧午饭。我们仍然在院子里用餐。快要吃完时,叶涵说,蔷薇,我下午就走,先回去处理一些事情。
  叶涵走时,我没有出来相送,他没有像平日那样胡搅蛮缠,一个人安安静静收拾行李,安安静静地走。我躲在窗后,目送他走向院门。他给我留了字条,上面写:蔷薇,这是我地址,我等你来找我。
  叶涵临别前,折了一枝蔷薇。以前赏蔷薇时,我曾跟他说,蔷薇可以扦插,很容易成活。
  
  (六)
  一阵风起,入了秋,天气一天天凉下来。我来到蔷薇前,看着眼前红的花绿的叶,心里想,叶涵临走折的是哪一枝。
  三个多月的时间,蔷薇不断生长出新的枝条,那个折断的伤口早已被新长出来的枝叶覆盖。连同来时路也一并覆盖,一如从来没有人迷路过。
  
  (写了多个花之篇,写到我喜爱的蔷薇,就很想来点不一样的视角。于是,有了这篇小说。)

  花开这朵是否与梦里相同?  
  

#日志日期:2012-6-8 星期五(Friday) 晴 复制链接 举报

誰在輕吟:闲人庄生 留戀時光:2012-6-8 13:04

  这是篇小说吧。奥,是篇小说。呵呵,很多情节都发生在故事里,现实或许也有,但是没太遇到过,波澜不惊的转眼四十岁了

誰在輕吟:云儿飘飘c 留戀時光:2012-6-8 13:30

  每个人心里,至少都有一个秘密。
  每一朵花里,亦至少藏着一个故事。

誰在輕吟:深白色蔷薇 留戀時光:2012-6-8 17:41

  夕颜写的花,是有情意的。

誰在輕吟:德音流韵 留戀時光:2012-6-8 21:41

  我就一直觉得是小说呢。呵呵,果然是。

誰在輕吟:JANE小简爱老巴 留戀時光:2012-6-8 22:00

  刚开始我还在想,是对蔷薇@深白色蔷薇 说的吧?
  后来看着看着就不对了,那么小的夕颜什么时候都30了。哈哈。
  看着看着我都入进去了。夕颜哦,你的蔷薇很勾人哟~~
  
  

誰在輕吟:flora夕颜 留戀時光:2012-6-9 10:31

  庄生:是小说噢,胡乱写一通,贻笑大方。

誰在輕吟:flora夕颜 留戀時光:2012-6-9 10:34

  云姐姐:我的蔷薇的确藏着个秘密,这当是寄物抒情罢。

誰在輕吟:flora夕颜 留戀時光:2012-6-9 10:36

  蔷薇:呵呵,开始写这篇时,我就想到了你,这份牵念一直都在。小时候我种了月季,月季和蔷薇都是我非常喜好的花卉。

誰在輕吟:flora夕颜 留戀時光:2012-6-9 10:37

  流韵:纯属虚构,好久没编故事,手拙。

誰在輕吟:flora夕颜 留戀時光:2012-6-9 10:40

  小简:你这么说,我又重读了第一段,还真像。年龄嘛,就要朝三靠拢了。说到底,我是不太会编故事,权当是博众位一笑:)

誰在輕吟:点玉 留戀時光:2012-6-10 18:50

  夕颜写起小说来笔法很老到了

誰在輕吟:云儿飘飘c 留戀時光:2012-6-11 19:49

  原来还真有故事呀?!
  看来,这蔷薇已种到云儿心里去了:)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夕颜花坊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