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颜花坊

博客信息

博主:flora夕颜 

花香路徑

标签列表

众里尋伊

博客音乐

別來滄海事

花落知多少

花影:22212981 次

今日花影:634次

花魂: 55篇

花語: 4967 个

花萼: 61 个

花綻時分: 2007-11-12

花坊雅客

兰花豹 普通成员

冰点风情 普通成员

方素衣 普通成员

麻衣十夜 普通成员

flora夕颜 管 理 员

青桑子 管 理 员

時有落花至

若芊我芊n
2020-02-18 09:19

小奋青滤pe
2020-02-17 21:22

若芊我芊n
2020-02-17 19:18

若芊我芊n
2020-02-16 13:16

若芊我芊n
2020-02-15 23:43

若芊我芊n
2020-02-14 23:18

若芊我芊n
2020-02-13 10:52

若芊我芊n
2020-02-12 14:12

若芊我芊n
2020-02-11 08:10

若芊我芊n
2020-02-10 17:31

小奋青滤pe
2020-02-09 17:03

小奋青滤pe
2020-02-07 19:17

本站域名:
http://xiyanhuakai.blog.tianya.cn/

相聚离开总有时。

外 婆

坊主:flora夕颜 提交日期:2011-11-4 21:04:00 正常 | 分类: | 访问量:112246

  

外 婆
  文/夕颜
  不管走在哪里,见到抽烟的老妇人我都会无一例外地想起我的外婆,每回想起都控制不住泪流。特别是身形与外婆相仿的,更是不由自主多望两眼,接着眼神慢慢暗下去。
  外婆的烟龄我不知道,只记得小时候常从她手上拿了钱去村里小卖店买烟,买的最多的是烟盒上立着一只白鹤的那种,好像是七毛钱一包,没有黄黄的那截过滤烟嘴。小时候从来不觉得女人吸烟有什么特别之处,直到拥有了自己的审美观,看到女人抽烟便会多看两眼,觉得这人很勇敢、很酷。外婆抽烟的姿势已经相当熟练,无关优雅无关妩媚,完全出自本能,像吃饭喝水一样自然。家族中,外婆是唯一一个会抽烟的女人,单这一点,外婆的特别给我们儿孙辈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里不包括后出世的表弟表妹们)
  我自小养在外婆家,那时母亲刚从学校退下来一个人忙家里的农活,父亲在单位上班,早出晚归,他们都无暇照养我,只得将不到1岁的我送给外婆带。外婆一共六个孩子,三男三女,母亲是老大,我哥和我是外婆的第一个外孙和外孙女,外婆由此格外疼爱。
  说起来,我们兄妹三人或长或短都由外婆带过,而我是被外婆带得最久的那个。我们兄妹仨跟外婆亲而不跟奶奶亲大概就是幼时外婆带过我们的原因,在2岁前的岁月里,是外婆代替母亲充当了母亲的角色。一两岁的孩童没有记忆,关于那时的点滴都是由母亲转述,末了母亲总要说,你要知恩报恩啊。可等我有能力报恩的时候,外婆却永远地离我而去,除了怀念这个精瘦勤劳整洁的女人,唯一能做的就是到她的坟前点几根烟、敬三杯白酒。
  外婆于1999年去世,至今已有12年。外婆没有留下任何照片,但我依然能清晰回忆起她的音容笑貌。写到这里,猛然想到外婆是有相片的,那是在街上请画匠画的一幅黑白遗照。画匠画得很逼真,像框里的外婆慈眉善目,眼带笑意,与这双眼睛对视,仿佛她从来不曾离开我们。
  按人生的不同时期来计算,59岁只能算是中年,60岁才是老年的开始。外婆的生命终结在老年到来的前一刻,这是她的子孙亲友最不能接受的一点,这么好的人竟然早早辞世。没有外婆的前几年,我们过年去外婆家都不能适应没有外婆的春节,不管场面多么喜乐,心里面总有个角落在悲伤在哭泣。外婆是得了一场大病去的,折腾三个多月,终没能逃出病魔的恶爪,撒手离我们而去。我永远记住那一天,冰冷的秋雨天,一向很少来学校的父亲突然出现在教室外面。我莫名奇妙地走出去,见到父亲,父亲说:“你外婆去了,放学我在校门外等你。”我呆呆地说:“好。”然后看着父亲的背影消失在楼梯转角处。当时不满15岁的我对死亡的概念很朦胧,不能深切体会到至亲离去的悲痛。我“平静”地回到教室继续听课,讲台上,老师的嘴巴不停蠕动,我却听不见一丝声音。过了好一会儿,才低头轻声对同桌说:“我外婆去世了。”放学后,父亲果然已候在校门口,我还是没有流一滴眼泪,麻木地坐进堆满棉被的车内。棉被是租来给亲戚过夜用的。
  外婆离去,她的每个子女都很伤心,尤其是二舅。二舅在海南打工,几年没有回过家,他万万想不到隔了几年回来见到的是他母亲冰凉的身体。听他们说,二舅回来时在桥头就下了车,然后一路跪拜到外婆跟前。我虽未亲见,但只要想象这个画面就忍不住伤心流泪。我第一回哭是独自在鱼塘边,那片鱼塘很大,一块连一块,从外婆家走一段路过去还得翻一堵墙,我曾经跟外婆去那里捞过死鱼回来喂猫。阴天的傍晚,我孤独地坐鱼塘边的草地上,望一眼阴霾的天空望一眼泛着波澜的水,难过地痛哭无声,眼泪像决堤的河水,止也止不住。而第二回哭是祭台前,穿着白色孝衣和其他同辈跪地磕头,同外婆作最后的告别。祭台设在屋内厅堂,四周挂满白布,场面陌生而肃穆,我这才意识到,外婆是真的抛下我不管了。那一刻,我多么想拿我的阳寿来换外婆在人间多留些时日。跪拜时,脑海里浮现最后一次见到外婆的一幕,那是在医院,母亲带我去看外婆前征询我要不要去,我嘴里说当然要去,心里却很害怕。医院在当时的我的眼里是个不祥之地。看到外婆的那刻我后悔了,那个人怎么会是我的外婆呢,她瘦如枯柴,平躺在病床上感觉就像床上铺了一张薄被子。我强忍住泪水叫了声外婆,外婆还清醒着,眼睛直直地看着我。我觉得很压抑,就站到小舅面前跟他比身高,那年正窜个子,脚下穿的是母亲买给我的第一双高跟鞋。小舅强颜欢笑,说:“哟,长这么高了。”可是外婆啊,您却永远看不到这个您曾经养育过的外孙女长大成人。母亲后来跟我说,外婆合眼之际,一颗泪水从她眼角滑落。我知道外婆也万分不舍,她的三个儿子还有两个未成婚,外孙有了,却没有抱过孙子。
  外婆在世时,我几乎每年暑假都去外婆家,过一个像小鸟般快乐自由的假期。外婆的村庄前有一条十多米宽的长河,那时候,河水清澈,洗菜浣衣都在河边进行,到了傍晚,河就成了小孩们的游乐场。尽管外婆一再警告我不要去河边玩耍,但外婆忙着去菜园摘菜做晚饭,一不留神,我就消失个悄无声息。当然,也有正明光大去河边的时候,那就是央求外公带我去河边洗澡。
  外婆相继养过几头大母猪,头头肥壮,产的猪仔附近村里人争相购买。那个年月,卖猪仔是一家经济重要来源之一,所以再差的家庭也会让母猪好吃好喝,待遇丰厚。外婆的猪养得肥跟她的勤劳分不开,每天天不亮,外婆就挑着担子去镇上豆腐店打豆腐渣回来喂猪,寒来暑往,几乎没有间断。我那时在镇上上初中,因为没住校,所以早上要起很早去学校上早自习,有时会在街上碰到外婆,我又紧张又兴奋。紧张的是,在我那时的概念中,与亲人见面应该是在熟悉亲切的地方,比如见到外婆就应该是在外婆的村庄,而不是茫然的街头;兴奋的是,不必去外婆家就能遇见外婆,那感觉就像是外婆来我家做客。外婆见到我便问:“过早没?“我连忙回答:“吃过吃过。”可外婆还是坚持给我买了两个肉包子,或者是油条。
  外婆这一生勤俭持家,不仅为外公生育养育六个儿女,也照顾了外公大半辈子,她去了之后,外公迅速消瘦,整个人一夜间苍老了十岁。外婆的去世对外公的打击最大,这个被外婆照顾了大半辈子的男人,从此要自己料理自己的生活,洗衣做饭铺床单,大大小小的事情他只得一点点学习。我无法想象外公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外婆在世的时候,外公从来不理家务事,吃什么穿什么一应由外婆张罗,外婆去后,身边虽然有儿女媳妇们的照顾,但远不如外婆体贴细致。记得外婆去世后的第一个暑假,我又收拾了衣服去外婆家,之前都是去度假,这次是给外公作伴。晚上外公给我下鸡汤面条,面条端出来一团黑糊糊,酱油放多了,伸筷子尝一口,吃到一粒盐巴咸得直皱眉,皱得眼泪快要流出来。
  与外婆有关的记忆很多很多。
  比如,我生病她带我去看医生打针;
  比如,我读初三那年没住校住到外婆家,下了晚自习,锅里永远留着炒好的热饭热菜;
  比如,外婆热情好客,吃饭时来了乡邻便立刻叫我添碗筷拿酒杯,在我住在外婆家的日子里,这样的事情经常发生;
  比如,每逢过年,外婆提早做好各种点心放在阁楼等着我们这群小馋鬼;
  比如,外公又到别家喝酒了,到了一定时间外婆就对我说:“赶快去把外公叫回来,不然又喝得找不着家。”
  ……
  其实,明日是外公的生日,我却写了一些关于外婆的往事。因为我知道,在这个特别的日子里,外公也肯定想念外婆了。
  (外公的生日:十月初十 外婆的生日:六月初六)
  
  

#日志日期:2011-11-4 星期五(Friday) 多云 复制链接 举报

誰在輕吟:木瓜小雅 留戀時光:2011-11-4 21:22

  看了这些字,几乎要落泪。
  祝老人生日快乐先:)
  
  
  我也好想我的外婆,看到与她身形相似的老人我都会想如果是她,她这会儿正在干嘛。
  而外公,我现在还不能静下心来写。
  
  
  深秋,安:)
  

誰在輕吟:flora夕颜 留戀時光:2011-11-4 22:07

  小雅:抱个。我是流着泪写这篇文章。一直以来不敢写亲情,害怕触动那根思念悲痛的丝弦。这篇是临时起意写的,只为祝贺外公生日,愿他有生之年享受到外婆没有享受到的欢乐、健康。

誰在輕吟:风中微微香 留戀時光:2011-11-4 23:10

  外婆,一个多么亲切的称呼。也想起我的外婆,还好,她还健在。
  夕颜外公和外婆的生日都是那么吉利,想来都是有福气的老人家。;)

誰在輕吟:深白色蔷薇 留戀時光:2011-11-5 11:18

  夕颜,你也是个温暖的姑娘,叫人感动。

誰在輕吟:微温小暖 留戀時光:2011-11-6 21:16

  我的外婆走了两年多了,近来很少想起她来,只是希望,有另一个世界,安静温暖。有时也希望,总有一天,可以再相见。

誰在輕吟:云儿飘飘c 留戀時光:2011-11-6 21:34

  情真意切,忆起自己的外婆,不禁潸然泪下……

誰在輕吟:竹语415 留戀時光:2011-11-7 9:34

  感动,好人会安息的。亲人永远会活在我们的生命里。

誰在輕吟:桃李有路 留戀時光:2011-11-7 20:10

  兔也是外婆亲手带大的。同样的怀念。

誰在輕吟:flora夕颜 留戀時光:2011-11-8 21:37

  微香:说来汗颜,我糊里糊涂,虽然分别记得外公外婆的生日,却在最近才联想到他们的生日如此巧合,都是双数复数。
  
  蔷薇:呵呵,你也在感动着我。
  
  小暖:可以相见,时间的早晚。
  
  云姐姐:抱抱。
  
  竹语:是的,我感觉外婆好像从未远去。
  
  桃李:握手:)

誰在輕吟:盖了章的游侠 留戀時光:2011-11-10 20:34

  老辈人大约差不多都是这样的。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夕颜花坊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