俊青静思录
<< 下一篇>>

三条淫虫

作者:戎装俊青 提交日期:2018-6-5 10:13:00 正常 | 分类: | 访问量:251

默默告诉我,周建昌被人睡了。周建昌是我的朋友,于是我就问谁把他给睡了,默默叫我猜——我猜是伶伶或者璐璐。

 那时我已经忘记了伶伶的名字,就问默默是不是她的那个在青岛大学读书的闺蜜。默默笑说,伶伶告诉她“周建昌的屌奇大无比”,并且活儿特别好,至于人长得一表人才那自然是有目共睹的,所以说和周建昌啪啪啪的感觉“好的不得了”。听完默默的转述,我骂道:不要脸的狗男女!默默盯紧我的眼睛说,是不是吃醋了呢?我假装诧异的样子说,吃什么醋呢?我连伶伶叫什么都忘记了。

 “那你为什么骂人家呢?”

“我只是觉得,伶伶竟然好意思在你之前把周建昌干了。”我开始瞎编。

伶伶叮嘱默默,不要把她和周建昌的事情告诉我,这难道是周建昌的建议吗?周建昌通过我认识了默默和伶伶,继而把伶伶睡了,而伶伶早初最想勾搭的人是我,只是忌惮默默的淫威而不好与我苟合。周建昌真是个狡猾的人,把伶伶睡了也不告诉我,真不是个实在人。

 有一次我们仨在咖啡厅里,我和伶伶坐在默默的对面,我的手就不老实地在伶伶的腿侧蹭来蹭去的,默默的脸色很难看,伶伶嬉皮笑脸的表情下也是紧张得很。伶伶是想睡我的,默默和我都确信这一点,可默默是不可能允许我去干伶伶的,哪怕伶伶被周建昌干到吐,默默也不会允许我插一下伶伶,哪怕真的就是一下。

 



#日志日期:2018-6-5 星期二(Tuesday) 晴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复制链接 举报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俊青静思录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