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吹叶落又黄昏
风吹叶落又黄昏
业余写字。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留言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 访问:22536 次
  • 日志: -212篇
  • 评论: 8 个
  • 留言: 2 个
  • 建站时间: 2007-9-27
博客成员
最近访客


柴门上的阳光
作者:一只小刺猬 提交日期:2009-1-14 18:59:00 | 分类: | 访问量:380

我何曾第二次见过柴门!   那个封存已久的柴门透着阳光。   柴门用质朴的笔墨书写了一个个“井”字。阳光蘸了凉凉的墨水在地上写下一个个“井”字。“井”,穿透了柴门里外的岁月。   柴门不落锁。柴门挡的是日头。日头出来,柴门洞开。日头西斜,柴门关闭。   狗在柴门里进进出出。柴门底下的任何一个洞都容得下狗的肥硕的身子。有时狗在柴门前的胡同里撒欢儿。它疯狂地在胡同头跑到胡同尾,再从胡同尾跑到胡同头。它是在人前表演,又是在肆意地消遣身体里的三分疯劲儿。大概人与动物都有这么三分疯劲儿,为什么不消遣了它们呢?狗还在转身的时候在柴门上站立起来,大概也要学一下人类的直立行走吧。它知道人类的直立行走缘于长期的劳作吗?狗,屈膝于人,逢迎于人又怎会直立行走?狗若真学会了直立,它会不会消隐了它的忠诚?进化,也不过是或得或失。   我拖不动柴门。我与狗一起在柴门里钻来钻去。与我一起钻柴门的还有几人。他或者她,现在都远离了钻来钻去的岁月。但是当时的争执还在。我与他在桌子上争着什么东西。他的手在桌上一捂,我们谁都扒不开那只刚硬的手了。但是我有尖利的指甲,我在他的手背上很轻易地撕下一层皮。血水在往外渗,我还隐隐看到了白色的骨头。他似乎一点都不疼,他还笑着对我说,姑,给你吧!我比他小一岁,但是他总是很老实地叫我姑。她则用手指着我说,你把他的手弄破了,你怎么那么狠啊!不跟你玩了。她气吁吁地钻出了柴门。我再也没有用过我的指甲,我知道了女人都是很小气的。他则让我略略感觉男人的大度。甚至在我的心里栽下了这样的一颗种子,任何一个男人都是大度的。如果你身边的男人很小气,他就不配做你的朋友和爱人。   柴门挡的都是文明人。文明与否大概与有无文化没有多少关系。多年前的乡下人有几个读了书,会写一封完整的信?可是却是文明人。若晚上去谁家串门,看到柴门一关也就望而却步。柴门只在晚上关起来,若在白天关上也就出了远门。是走亲戚还是去了几里外的集市?家是不用惦记着的,偷东西的人不会在白天堂而皇之地登堂入室。再说,柴门掩着的家能有多少财务可以掠夺?家中的钱,大概都在不大的钱包里了,不大的钱包,大概都带在身上了。   柴门在一大早被使劲地晃过。我记得那是很冷的早晨,对门的婶子端了满满的一碗腊八粥在柴门外。那是雪白的大米,上面点缀了几颗鲜艳的红枣。红糖几乎把大米的白变了颜色。我也瞪着大大的眼睛,一口气把粥喝完。大米在当时很少见到。我猜大米一定是世界上最美味的东西。在大米里还隐藏着零星的黄澄澄的小米。她的儿媳妇在坐月子,我猜坐月子的女人都是幸福的。腊八粥不过是现在的八宝粥,而且绝对没有八宝粥的滋味更全更美味。可是那是从柴门外递过来的,是一双温暖的手,带着熟悉的皱纹和亲切。   柴门在一个落日后的傍晚也被拖动过。我们从亲戚家回来,我们发现我们的院子里堆了满满的猪粪。猪圈前的巨大的粪坑里像一个深深的无底洞。是谁悄悄在我们不在的时候把粪给清理出来?我们的狗还在狂叫,它阻止过那个偷偷干活的人,但是那个人不理它。它就像家里的柴门,看家只是做做样子,从来没有真正咬伤过人。总是母亲一个人清理猪圈和粪坑,这样的活都是男人们做的,可是家里没有男人!那个悄悄干活的人不愿意透露他的名字。他几乎把我们的柴门拖地变了形状,他一定非常高大。   我确实没有见过第二个这样的柴门!当我看中了那个带着方格形状的防盗门,我也可以像一个有钱人一样大手一挥,要这个!但那个“井”字不是柴门里的井字。柴门里的“井”字是“市井”的“井”字,有着拉拉杂杂的絮絮叨叨的往事。这个防盗门的“井”字何曾让阳光穿过?只是一个精致的图案罢了。那是“深井”的“井”字,门一关就深似海了。

#日志日期:2009-1-14 星期三(Wednesday) 晴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风吹叶落又黄昏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