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吹叶落又黄昏
风吹叶落又黄昏
业余写字。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留言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 访问:22494 次
  • 日志: -212篇
  • 评论: 8 个
  • 留言: 2 个
  • 建站时间: 2007-9-27
博客成员
最近访客


行走的麦子
作者:一只小刺猬 提交日期:2008-4-30 18:53:00 正常 | 分类: | 访问量:509

麦子!我听见一声叫喊就醒来了。
我姓麦,叫麦子。六岁开始我就给自己改了名字。为什么?因为我喜欢麦子。麦子可以磨白面,可以蒸白馍,可以烙葱花饼。没人知道我的名字,只有在梦里偶尔有人喊我麦子。
我不喜欢玉米饼子和窝头。我若要糖吃就有人说把我送给卖糖的家伙。我若嚷着穿新衣裳,他们会说把我卖给做衣服的裁缝。我只喜欢麦子,我只有偷偷给自己改了名字。
我那时就是一根瘦弱而充满灵性的麦子。我比麦子多了两个手脚,我是一根不断行走的麦子。我看见姨妈把两穗麦子放在宽大的手掌里搓。麦芒变软,麦子变硬。她摊开手掌一吹,掌中是晶莹饱满的麦粒。她把麦子捂到我的嘴里,甜甜的麦香就涌入了嘴角。我口中的那些麦子是绿的,磨成面的麦子是黄的。我又改了名字,我叫麦子青或者麦子黄。无论什么时候的麦子我都喜欢。
姨妈带来的白馍,我只在吃第一个之前放在鼻子上吸了一下,很快我就吃下了两个白馍。吃到第三个的时候我觉得我的肚子里尚有空隙。吃到第四个的时候我觉得我简直就是英雄。吃完四个白馍,我的嘴里依旧是香甜的。妈妈说六岁的孩子吃掉四个馒头一定会撑破肚皮。姨妈说没关系,这孩子看来是馅大皮薄。我说馅大皮薄那是饺子,我还喜欢吃饺子。
我还在二奶奶家吃到了特别甜的黑饼。我问这是用什么做的,我也让妈妈为我做去!二奶奶就笑了,是麦子,没有脱皮的麦子。我问她还放了些什么,为什么这样甜和绵软。她没告诉我却一个劲的笑。她说孩子你就放开肚量吃吧!后来因为这黑饼我每天都到她家里去,但是她好象再也没做过那样好吃的饼。有一段时间我给自己改名叫麦子黑。
在柏油路上晒麦子。我希望看见戴着雪白的遮阳帽,驮着白色雪糕箱的姑娘。这个时候我可以没有钱但也能够吃上一块甜蜜的雪糕。她总说我的手太小太小,一捧两捧三捧才能换一块雪糕。我还悄悄用麦子换过甜杏,换过一个小西瓜。麦子,我是多么的喜欢麦子。只要大人不在家,我可以用麦子换各种各样好吃的东西。
可是为数不多的麦子总要作为公粮交到镇上去。剩下的麦子就不多了。每天都要吃黄黄的玉米饼子。我只在中午的时候吃一顿面条,其余的时候小肚子都是瘪瘪的。
三儿说他可以有一个办法天天都能吃到白馍。他说可以把爷爷奶奶卖掉换麦子,再用麦子换油条,包子和白馍。既然有卖小孩子的也一定有卖爷爷奶奶的。他说他有一个条件,长大后一定让我和他结婚。我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他。
我比三儿大一岁。我知道去镇上赶集的路,但是我们好象总也找不到地方。我说到了,这就到了,再走一会就到集市了。可是中午饭的时间到了,我们还没有走到镇上。
后来我们来到集市上就再也走不动了。我们蹲在卖油条的大叔那里看他筐里的油条。大叔问你们是哪里来得。我对三儿说不要告诉他。他分给我们每人一圈油条。他说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吧!我和三儿一起摇头。我们三口两口就吞了下去。之后我们继续蹲在那里看他的油条。他后来又分给我们每人一圈油条。
三儿的爸爸急慌慌地找来了。他说家里把天都翻过来了,怎么都找不到两个小家伙。他还给我们每人买了一块雪糕,又买了对面大叔的油条。大叔说不用谢我,你这一对儿女多好,千万别给弄丢了。
我和三儿一前一后都给带回来了。我已经六岁了,我说我不会迷路。三儿的妈妈说倒是不担心你迷路就是担心你把三儿换了甜杏。原来有那么多人知道我用麦子换甜杏的事情。那是唯一的一次只用行走就能换来的美食。
父亲去世了,父亲的老舅也早就过世了,但是父亲的老舅妈还健在。父亲的老舅妈,我也叫她老舅妈。我们带着满满的一篮子白馍去走亲戚。按照风俗礼节,她要给我们留一半压篮子回来。那个阴暗潮湿的小房子里有着一闪一闪的亮光,那是老舅妈在抽烟斗。她说自己是老不死的。她说不上几句就咳嗽一大阵子。她还说我们走的时候给装上一些核桃。
她把本该压篮子的白馍全换成了核桃。我对核桃充满了极大的好奇。她一定到死也不知道她如何伤透了一个孩子的心。我用石头砸核桃,用锤子砸核桃,用门挤核桃。核桃里全是黑乎乎的虫子的尸体和虫子的粪便。当我把最后一个核桃敲开的时候,我坐在地上哇地哭了起来。那个老不死的老舅妈一定不知道我哭的有多伤心。看着满地核桃的黑脑壳,我第一次知道了什么是失落。
我还是喜欢我的麦子。因为麦子一眼就让人看穿了。但我不能够一眼看穿那些核桃。不能看穿送核桃的人。
长大后我不再是一根充满灵性的麦子。我对麦子失去了欲望。我每天都要敲碎一些核桃来填充我的胃。中医认为每天吃掉几个核桃就能打开人的胃口。每天不敲碎它们我就心神不安,难以成眠。而每次敲核桃之前我都会想到我六岁那年一堆核桃的黑脑壳。
现在我只是一根会行走的麦子。我从乡村走进城市,又从城市回到乡村。乡村越来越像城市,城市马上就要包围乡村。去看麦子,要骑车到住宅区的几里之外。很久没有见到这样齐扎扎的麦子了。麦子,我不能将你含在口中了,你的身上有重重的农药。
麦子,当我读到海子的诗歌我又想起了你。“麦地,别人看见你,觉得你温暖美丽。我则站在你痛苦质问的中心,被你灼伤。我站在太阳痛苦的芒上。麦地,神秘的质问者啊!当我痛苦的站在你面前,你不能说我一无所有,你不能说我两手空空。”麦子,当我再次想起你,你了解我的泪水吗?
我还能吃下四个馒头吗?我现在只能吃掉半个馒头。许多时候,我身体里的声音质问我:你带来的什么美食?统统拿走,给我食欲吧!我也不知道,那些最甜蜜最原始的欲望哪里去了。一根孱弱的麦子在寻找。  



#日志日期:2008-4-30 星期三(Wednesday) 晴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风吹叶落又黄昏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