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吹叶落又黄昏
风吹叶落又黄昏
业余写字。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留言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 访问:22560 次
  • 日志: -212篇
  • 评论: 8 个
  • 留言: 2 个
  • 建站时间: 2007-9-27
博客成员
最近访客


一千个李煜
作者:一只小刺猬 提交日期:2008-2-29 12:40:00 正常 | 分类: | 访问量:592

  1
 冬天,只有人和鸟雀活着。
  楼群是死的,鳞次栉比的广告牌也是死的,树木裸露着黑色的身体,僵硬着立在地上。
  鸟雀们也许想拯救冬天。它们忽拉拉地飞来又飞走。在雪地里啄食小雪粒。
  那一定是天上掉下来的大米。一只鸟雀这么想着,其余的鸟雀也都这么想。一只鸟雀品尝了两粒大米,所有的鸟雀们也跟着吃了两粒大米。
  那只鸟雀说,那不是大米,是冰,没到嘴里就化了,作不得粮食。所有的鸟雀们都说原来不是粮食原来是冰啊!它们笑着闹着就飞远了。
  那只鸟雀留下来,它在雪地里观赏了一分钟,思考了一分钟,两只爪子在地上写了一分钟的诗歌,飞走了。我就是那只鸟雀。
  在街上。我认识的这个男人,他正裹紧风衣,加快步子,将一亮一亮的烟头扔掉。他咳嗽了几声,继续赶路。我一直欣赏的那个女人,她的衣服很紧地勾画出生动的线条。她的白色的衣帽像雪花在飘。
  人类有一句话说,人不单靠吃米活着。其实一只鸟雀也不单靠吃米活着。我每天都在冥想。人不是一只会思考的芦苇,芦苇没有脚。人应该是一只会思考的鸟雀。
  我冥想,我的心就会游离于身体之外。我思考那个一直欣赏的女人,思考那些诸如她该不该爱李煜这样的问题。当然,还有北极熊为什么会吃掉她生病的孩子之类的问题。
  2
 每天早晨,江采萍都要睡到自然醒。她恍惚中觉得梦到了杨贵妃。梦境模模糊糊无从想起,她索性像一条光滑的鱼一样一跃而起。阳光很热烈,正热烈的照在她胸前的两个雪白的帐篷上。不知道从何时起,她的两个白面馒头变成了两个鼓胀的圆帐篷。
  江采萍在这个早晨的忽然发现让她陷入了沉思。多年的自恋让她越变越满意,无论自己的身体还是自己所从事的职业。
  江采萍在十年前是不满意自己的身体的。当她终于下了狠心将自己交给那个披头散发的吉他手时,吉他手定定地看着她的胸脯。他并没有说什么,但她感觉到了一切。因为那个人再也没有找过她。
  江采萍清瘦的像个豆芽。毕业后她直接就跟一个普通的男人走进婚姻。这个男人让江采萍的胸前长出两个圆帐篷。她感觉受到了命运的捉弄。她的自卑和自信都缘于这两个尤物。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如果在十年前就鼓胀起来,她会燃烧起几场不灭的爱情啊!那个拿走她女儿身的吉他手也许会爱她一辈子。
  十年前的江采萍没有职业,十年后的她依旧没有职业。或者也可以说自由职业。她每天在网上旅游,在一个地方划拉诗歌,在另一个地方编织散文,在浮躁的场所写一些叛逆的小说。当然,还在一个很特殊的网站里聊天。
  江采萍的上网就是工作。也有偶尔的文章在杂志上发表过的,她把这当作顺便。她并不需要稿费才能生存。他的男人足以养活她几辈子。
  江采萍与之聊天的人叫李煜。
  我说过我是一只会思考的鸟雀。我当然知道史上的李煜。
  只要江采萍知道的我全知道。江采萍是一个小圈子里的才女。她早在小学时就背过李煜的词。“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  现在,这个厚颜无耻的网上的男人自称是世上一千个李煜中的一个。他在上面写诗猎艳兼用下半身思考。
  李煜对江采萍说没准她的前世就是李煜后主宠幸的姬妾。不然为什么在众多的网虫子里会彼此遇见呢?如果不是三生有幸前缘未尽那怎么会这样激情万丈呢!
  几年前的江采萍对诗人的崇拜不亚于对吉他手的迷恋。李煜的前世之说立即拉近了两人的距离。他说他一朝大权在握也定然是个亡国之君。因为他也爱诗歌,爱女人,爱自由,惟独不爱朝政。
  江采萍最初认为他叶公好龙,随即发了李煜的一句词:浪花有意千重雪,桃李无言一队春。李煜立即发回下半句:一壶酒,一竿纶,世上如侬有几人?
  江采萍遂又发了一句:一重山,两重山,山远天高烟水寒,相思枫叶丹。李煜回:鞠花开,鞠花残,塞雁高飞人未还,一帘风月闲。
 江采萍还是将李煜当作吉他手来想念的,但是时间长了,李煜就是独立的李煜了。他的头脑里一定装了类似芯片的东西,不然就是盛放了一些不同种类的油类物质。他的嘴巴一定抹了不同色质的油,每种油都逗得江采萍在空旷的深夜里放声大笑。
  她基本算是一个单身女人,尽管她有房子,有结婚证书。男人自从做了生意就把钱袋留在了她身边。他在外面有没有女人江采萍并不关心。她在这个世界上深爱着的就一个人,那就是自己。她的诡异或者爽朗的笑声常常让她自己也感到毛骨悚然。
  江采萍拿起手机发了一个短信:起来了吗?
  李煜回:刮胡子呢!
  江:后主亲自刮胡子?
  李:昨晚没有妃子侍寝。
  江:睡的好吗?
  李:秋风多,雨相和,帘外芭蕉三两窠,夜长人奈何!
  江:你又来了!
  李:我想见你,想你都想了三年了。李煜竟不知道跟他的宠姬接吻是什么滋味。这要把我那九百九十九个李煜兄弟笑死。
  江:我要吃饭了。
  李:我上班。晚上见。
 3
  江采萍没有马上去买吃的。到了一定时间会有钟点工帮她收拾房间和做早餐。她来到电脑跟前浏览几个熟悉的网站。每个网站注册以后她都要将自己的近期照片上传。无论从什么角度来看,江采萍都像一个二十二三岁的姑娘。每天她都要清理一些垃圾留言。她是一个活跃的网络美女,尽管人人都说网络无美女。
  门铃响了。培培从外面闪了进来。江采萍觉得培培是带着阳光进来的。江采萍只是看起来像二十二三岁,而真正的青春是不用看起来怎么样的。培培今年二十,是大二的学生。培培叫她江老师。她不让她叫姐,那就成了江姐了。
  叫老师也很不舒服。只是因为培培给她接了几回电话,替她取了几次稿费,培培就把江采萍当了作家来崇拜。
  江采萍关了电脑与培培闲聊。
  培培,恋爱了吗?
  没呢,江老师。我还小呢,况且还要赚学费,也没时间花前月下呀!
  江采萍打开自己的衣柜:培培,随便挑挑,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青春小鸟一样不回来呀!
  最后这句江采萍是唱出来的。除了词人李煜,她还喜欢王洛宾。
  培培说江老师你今天有些奇怪哦!好吧,我只挑一件,谢谢江老师。
  江采萍在培陪身上寻找自己的青春。她在暗自揣摩:如果该死的李煜看见眼前的两个女人,他还会选择她在每天的早晚聊天吗?
  有一段时间她在网上看到这样一句话:男人偷情为性,女人偷情为情。江采萍难以说清自己是为了什么,李煜又是为了什么。最要命的是,他们算是偷情吗?李煜根本就没有结婚,而她也算是一个单身女人。
  他们其实什么都不是,而且她还能断定他们早晚会再见。就像太阳每天都升起来落下去一样。
  培培给阳台上的植物浇了水。江采萍也来到敞亮温馨的阳台。每片叶子都透着鲜亮的生命的光泽。江采萍忽然觉得自己老了。这些小活她完全可以自己完成,只是她一天到晚的一个人太寂寞。培培就像这窗台上鲜亮的叶子,她总能给江采萍带来人间的鲜活的气息。做人,就要像培培一样活泼和富有朝气。
  培培有些像十年前的自己。她在大学里也常常出来打工。她在打工时候遇见了吉他手。他在自己的店里卖吉他。江采萍一见他就被他那双深邃的眼睛勾引。十年前她是不会用勾引这个词的。那时的她有多么的青涩。
  她当初一定要留到店里帮忙。她帮忙两个小时而不要任何待遇。她只要能抬头看见他的眼睛就满足了。现在想来,纯洁的爱情是多么的犯贱啊!后来她的真情到底打动了他。他一天不见她就发脾气,你干什么去了?你不知道店里缺人手吗?她每次都满意于她的不可或缺。他需要她,这就够了。
  她每天还有两个小时的家教,每天来回的穿梭,忙碌时就像眼前的培培,全身都是阳光。店里的生意并没有因为她的无偿服务而好起来。相反,有一天晚上吉他手说要关门大吉了。他的外公在另外一个城市给他谋了一个体面的工作。他以后可能没时间弹吉他了。他把自己的吉他送给了她,她把自己献给了他。
  江采萍不止一次的回忆那个不为人知的往事。也许真的是老了,她对自己说。她其实不是很喜欢音乐。外国的名曲只知道爱丽斯,青年歌手流行歌手她也数不到十个。但是她惟独喜欢艺人。这个艺人也许不是正当红,是个艺人就行了。
  现在她开始喜欢李煜的诗歌和他的人。喜欢他的直爽和不知廉耻。他会直接称自己流氓,会说他把别人上床的时间读书,把别人读书的时间上床这样的混帐话。他的混帐话让江采萍迷恋。但是她不能确定她就爱上了他。
  他好象是另一个自己的灵魂。她感到自己的灵魂一直在飘。他被一个叫做丈夫的男人养着。丈夫不爱她,她也不爱自己的男人。除了那个吉他手,他好象没有再爱过任何人。即使吉他手来到她跟前,她依旧不能确定自己还爱着她。当初她爱着的也许只是被称作爱情的爱情本身。
  江采萍觉得自己怎么都离不开李煜了。她满脑子都是李煜。李煜的博客。他的博客是以自己的名字命名的。他是有一点名气的诗人。江采萍不聊天的时间就翻看他的文集。
  只要他的博客不更新,她就在一头嚷嚷:懒虫子,该更新了!第二天,他就会发过来。更新了,嘿嘿!
  晚上吃过饭,江采萍发了李煜的诗词。两人的聊天往往以李煜的诗词起兴。
  “雁来音信无凭,路遥归梦难成。”
  李煜立即上线。“离恨恰如春草,更行更员还生。”
  他们两个像是在玩特务的接头游戏。每次开始江采萍就觉得人生的全部意义就在于这虚幻的快乐之中。
  李:我今天有了艳遇,对方是个处女。
  江:艳遇一定不艳,既是处女定没有粉蝶招惹。
  李:但是我想娶她了。
  江:她定然不丰满。
  李:她是处女。我今天遭遇处女很惭愧,我是个负责任的男人。
  江:哈哈!李煜竟然是负责任的男人。他对谁负了责任?你今天穿了黑色吧,黑色性感,否则就不会招惹处女以身相许了。
  李:你一定穿了绿色。嘴巴酸酸的,怎么样吃醋了吧!你一定穿红色好看。你丰满吗?说老实话,要是你一点头我立即跟处女拜拜。
  江:我是大妈你说丰满吗?你要结婚我们就要再见了。
  李:有电话,约会时间到了。拜拜!
  江采萍很怅然。李煜是个嘴巴特损但是心地善良又软弱的人。她嫉妒那个年轻的处女。三年里,她在李煜那里得到了那么多。她读的书,她的疑惑,她无聊时的打发,她的感情寄托都在李煜身上。李煜,李煜,李煜。江采萍默念着他的名字。她原先以为自己的心是死了的。她没有对金钱,对工作,对事业,对家庭的追求。但是李煜的出现让她发现自己原来深爱着写字这项职业。她虚度了那么多本该读书的好年华。她不懂音乐,不懂哲学,不懂历史,不懂诗歌。她几乎一无所能。
  但是李煜的出现后什么都变了。她像个水蛭开始吸收着书里的营养。她还是很在乎自己写的东西发在杂志上。原来她的人生是有一个追求的。如果她万一走进了那个文人的圈子,李煜绝对是她的导盲犬。
 4
  之后的几个月里,江采萍断断续续地跟李煜说着再见。她有时竟然发现自己得了抑郁症,她辞掉了培培。培培越来越青春和靓丽,而她的脸色越来越不好。她形容枯槁,反正没有客人来往,她可以一天不用梳妆。日子像水一样滑过。她忽然想把自己的短小文字整理在一个新建的博客里。
  博客建好后,她在李煜的博里友好的打了个招呼。对方发来了小纸条:你是不是认错人了?我不是李煜啊!
  江采萍的心里一沉。三年了,我竟然对着这个人的博客与另一个叫做李煜的人聊天?如果博主确实是李煜又装做不认识是多么虚伪!那绝对不是我认识的李煜!但是,我认识的李煜不是博主的话为什么要骗我呢!
  江采萍想拨通李煜的电话来证实一下但又感觉没什么意义。骗了她又如何呢?她并没有失去什么。而且他陪着她度过了那么多快乐的日子。即使她能够挽回他们虚幻的感情又怎么样呢?毕竟,她不能给他一双修长细腻的腿。
  她的腿,在十年前就被医院里截去了。肇事的司机跪在她的床前,他最终娶了她。江采萍不是一只会思考的芦苇,她想做一只会思考的鸟雀,能够从这个地方走到那个地方。就像我。
  我听见她的鼻子里哼出一阵苍凉。没了一个李煜,还有九百九十九个李煜。

#日志日期:2008-2-29 星期五(Friday) 晴

评论人:江子 评论日期:2008-2-29 22:55
开头入题太慢了些。写着写着把自己给丢了,呵呵。
文字很好。但与你其他像水一样的文字反差太大,我还没习惯过来呢,嘿嘿。
问候你。

评论人:一只小刺猬 评论日期:2008-3-1 12:41
谢谢江子老师指正.我的文字确实有两种面孔.
但是改的话就不成一个整体了.这篇就当作历史了.

评论人:eleven_mu 评论日期:2008-3-1 13:35
你的故事怎么跟我的一模一样呢。我现在正是这种情况。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们也说了N多个再见,N多个永别。这叫什么关系呢?唉。。。有机会一起探讨下吧。那个让我欢喜让我忧的男生啥时候才能与我终止呀!无语了。。。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风吹叶落又黄昏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