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吹叶落又黄昏
风吹叶落又黄昏
业余写字。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留言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 访问:22500 次
  • 日志: -212篇
  • 评论: 8 个
  • 留言: 2 个
  • 建站时间: 2007-9-27
博客成员
最近访客


儿童散学归来早
作者:一只小刺猬 提交日期:2007-10-21 11:01:00 | 分类: | 访问量:1131

1 当我走进一年级办公室的时候,迎面站着一个快活的小男孩。 “小娟老师要小心啊!祥瑞喜欢摸漂亮脸蛋儿!”华老师跟我开玩笑。那中间罚站的一定是祥瑞了。 听其他老师介绍,小家伙已经摸好几位女老师的脸了。每次说起来都是一阵大笑。祥瑞更加得意,以为这是很好玩的事情,也许他觉得每个女老师都像妈妈。 第一天,数学老师请了假,也就是说一整天的课程都要由我来带。自我介绍之后,小子们就自己玩开了。他们一定以为还在幼儿园里玩耍,我拍拍手,没人理,敲敲桌子,也没人理。几个孩子在教室的过道里追杀,又有几个孩子从后门溜走上了厕所。我现在才知道一年级是怎么回事。他们是无拘无束的小野马,是快乐的小野蛮人。 几天后,我拍手叫停时已经有几个坐好了,但是仍有许多孩子像是把耳朵忘在了家里。 2 一眼就相中了佳美做我的小帮手——课代表。她个子小,声音响亮,往讲台一站就是个小老师。佳美穿的不光鲜,小嘴上长了几个水泡,跟老师说话时直盯着老师的眼睛。不久就有小男孩告状说佳美打人,甚至于逮住比她高点的劫钱花。我证实之后狠狠地教训了她,但从心里更加认可这个小老师了。也有许多穿戴的像小公主的学生,但是喜欢一个人确实是没有理由的。我承认在老师眼里确实有所偏爱。 一周后,我说话的时候已经有大部分孩子支起耳朵了,但仍有几个孩子沉迷在自己的世界里。小凡是个标准的小帅哥,说一口纯正的普通话。他上课时常常旁若无人的站起来,双手在空中模拟飞机的飞行。如果他们不是孩子,也许你恍惚进入了哪一家精神病院。这是一群可爱的小精神病人,我不得不动用没有规矩不成方圆的古老传统。 小文在幼儿园就喜欢游荡,到处结交朋友,下课后跟着老师到办公室串门。她只要一学会新东西就马上离开座位去捣乱。同时小文也乖乖接受老师的批评。 “老师,我错啦!我改啦!下次一定不犯了!” “再犯错误怎么办?” “再犯了就打屁股!” 但是五分钟不过,小文的毛病又犯了。把小文揪到办公室。小文问:“老师,你让我站多长时间呀?” “一直站着!” “老师,打铃了!” “打铃也得站着!站到放学!” “老师,我上厕所怎么办?” “上厕所也不能去,好好站着!” “老师我现在就想上厕所了,老师我去了!” 小文不等我答应就跑下去,回来后反而倚在我的腿边。我说你走开,别跟我近乎。越往外推她靠的越紧,其他老师都笑了,纷纷说我心太软。 3 每天早晨和中午上学,小燕的妈妈一定把小燕推好几次才进教室。小燕的眼睛红红的,有时竟会哭的蹲在地上。学校是什么?在小燕的眼中,它关闭了铁门。把青草和溪水关到了外面,把每天跟她戏耍的小白兔也关在了外面,也许还关上了她仰望天空白云时的幻想。 每个老师都用尽了办法,但是每天将小燕推进教室之后,妈妈还是要在教室外站着听课。我也是当年的小燕,幸运的是我当年的反抗得到了成功。 我在家里哭闹,妈妈拧着我的腮帮到了学校。她问我到底上不上,我说不上。然后妈妈狠狠心又把我拧回家。小燕的妈妈只是在着急,她的脸被孩子憋的通红。她的手肯定没有我妈妈的狠。一直到现在我还记着妈妈对我的唯一一次体罚。我坚持着又做了一年快乐的野蛮人。 现在,小燕和妈妈还是继续上演每天的泪别。我是小燕的知音,但不是她妈妈的知音。她的妈妈决不会像我妈妈那样对付我。我妈妈后来出外打工一年,回来之后我就不是小燕现在这个样了。因为我忽然变成文明人,开始上学接受圈养了。 小远的爸爸妈妈在北京赚钱。我问他想不想他们呀!小远说:“不想,还是学习重要啊!”我倒抽一口气,我们的孩子什么时候这么老成了?这是谁在对他进行教育,谁在说学习的重要性?我吗?我竭力的培养孩子求知的乐趣。“学习“这样的词,太生硬了。真想挖个洞将这个词永远埋葬! 4 两周后,孩子们终于知道了上课的规则。只要老师一提醒:“谁是文明的小学生?谁坐的最正我就给谁一朵小红花!”小红花是虚拟的,类似于网上的红玫瑰但却非常有用。 我的眼睛一定要把每个家伙都看上一遍。眼睛所到之处,腰立即就直了,手立即就知道放什么地方了。最苦恼的是这种正襟危坐不能持续到三分钟。新课还没进行就忽然有小孩子告状:“老师,某某某把我的铅笔弄地下去了!”“不是我弄的,是他弄的!”现在又牵扯到第三个人的狡辩。老师不是清官,一般情况全是杖打二十。 我不是完美的老师,也许就像没有完美的教育一样。 一个月后,全校的语文老师都坐在我的课堂里听课。上课前我在过道里走了两遍。到小凡跟前的时候告诉他,上课后如果你再站起来的话,旁边的这位老师要揪你耳朵的。跟小文说,如果你再捣乱的话这里的老师再也不到我们班做客了。有的孩子我只摸了一下他的头顶就立即精神了。 孩子们不知道我接到了调令,我得离开这帮小孩了。仿佛小梦迪还向我举着带血的胳膊:老师,我的胳膊,你看,这么多血呀!那是蚊子咬后的伤痕被她抓破了。仿佛小美刚刚跑到我的办公桌前说,老师我不心碰到墙上了,这里有个大包。仿佛我刚批评完赵浩,学生就大喊,老师,他哭了! 华老师说不要跟学生说再见。她十九岁那年跟一年级的小孩子告别。有个小孩走到她跟前说:“老师,我只有一毛钱,买不着本儿。给你吧!” 我领读完最后一首诗歌:“儿童散学归来早,忙趁东风放纸鸢!”就宣布下课了。

#日志日期:2007-10-21 星期日(Sunday) 晴

评论人:江子 评论日期:2008-2-28 12:54
读此文章,如沐春风,如初醒听到鸟鸣。喜欢呢。小刺猬继续!

评论人:一只小刺猬 评论日期:2008-2-28 18:15
谢谢江子老师.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风吹叶落又黄昏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