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一封旧信
再一封旧信

作者:嘉一 提交日期:2010-11-24 22:40:00
  寒烟:
  在很多时候,很多人都是并没有经过细致的观察和认真的思考而匆忙地表达自己的。包括我在内。我们在对世界的表象不断地发出声音,有时还不是自己的。而表象的变化是那么的迅速,因此,我们的声音所要表达的连自己也无法确定了。因此,我常常提醒自己,不要急着发言,但偏偏有时就按奈不住,因为沉默的过多,会导致连自己的声音也失真。就急着发言了,结果便可想而知。我想语言就是呼吸,思考也是呼吸。不停地喘气或屏住气都不好。
  以上跟这封信无关。
  很喜欢你寄来的文章,你的,贴在学生教室里了。我想,学生们应该读读,对他们的成长会有一些好的作用。刘先生的,有太多同感。前几年写过两篇读卡夫卡的文章,其中读《审判》的一篇,谈到了“一个个体在群体中”的问题。最近又读到十九世纪的英国思想家约翰.密尔的一部《论自由》,他谈到了“多数的暴虐”的问题。他说:“当社会本身是暴君时,就是说,当社会作为集体而凌驾于构成它的各别个人时,它的肆虐手段并不限于通过其政治机构而做出的措施。”“这种社会暴虐比许多种类的政治压迫还压迫,因为它不常以极端性的刑罚为后盾,却使人们有更少的逃避办法。这是由于它透入生活细节更深更多,由于它奴役到灵魂本身。”“文革”宣称是“灵魂深处的革命”,看来是自有它的道理的。
  最近我的写作是停顿的,它跟思考所关注的对象有了转变有关。对神的认识需要更多的时间,接近一年,我处于对他的认识中。当我读到你信中的“黑暗更浓重了。但一些光亮在远处引导我......”时,我想说,一些光亮引导着我,但黑暗更浓重了。最近对所想的问题有了一点清晰。我在想,当我每天平安喜乐时,我是否还有力量?当我每天沐浴着他的爱时,我的身躯是否会抵挡住风暴的突然袭击。我这是怀抱着旧有的思想面对着我的上帝,我的误解在于,我高估了人的力量,而忘记了上帝它不仅是仁慈的,也同时是有力的,是一切力量的源泉。我以前的力量来自于人的相互支撑,它是多么地不能长久地依赖。这力量来自于所尊敬的师长,所热爱的书籍。我实际上是把人当作了神来靠。就像群众把某个政治家当神,把某个集体、某个政党当作力量源泉一样。来源于他人的力量是如此的清晰,这维系的线路随时都会断开,并且不时发生阻隔。当我们不断地说孔子怎么说,苏格拉底怎么说时,我们就像一个胡乱吃药的人抓住了偶然的一粒,就维持了一时的生气。而经过一段时间的困惑,我才感到了他的力量。这力量来源于信,来源于他在我身上的存在。在很多时候,我是把他遗忘的,但你叩问,他必回答你,从这里我得到的力量就已无穷。因为我向他寻求力量时,他就给予我。
  几乎有很长很长的时间不这样写信了,已经不习惯了。尽管这样,我还是得抱歉,这信也回得太迟了。我的思想中有这样一个观点,上帝给予我智慧,是为了让我更好地认识他。对待科学,我也这样认为。不知道你是否上网,通过电子信箱来讨论问题非常方便,也可以避免更多的懒惰。
  给一些最近的诗你看,望多批评。
  我的电子信箱是*******。如果你没上网,向孙磊问问。
  祝圣诞节快乐!
  
#日志日期:2010-11-24 星期三(Wednesday) 晴
天涯“2016年度十大最具影响力博客”评选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孤独与消失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