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一封旧信.
贴一封旧信.

作者:嘉一 提交日期:2010-11-24 22:31:00
  老雷:
  别来无恙。
  这个夏天,失去了一切想象。还拥有一点温情。在家乡,在音乐中,在陌生的女孩以及一本旧书里。想云南哪。我们都是可怜的人:不可能到过去与未来中,也不可能找到永恒的故乡。因此我既不重视历史,也不向往流浪。或者正好相反。正反我是一个不知道自己是谁的人。所以大脑里想啊想,实际上一派空茫。如果是真正的空茫也好,偏偏又想啊想。想说,又所谓“不到非说不可的时候不说”;想说,又无从表达。于是把自己陷在一个问题里:生活在哪里。
  在这个世界上,有哪些快乐的人?幸福的人是有的。对于我而言,快乐是属于尘世的,幸福属于天堂。我想,我们都难得享有尘世的快乐,注定去享受天堂的幸福吧。所以当我去年的此时说我幸福时,我是屏住了呼吸啊。仿佛借助于此,可以延缓时间的步伐。
  但那个根本的问题没解决。不知道哪是真。一切都是假。所以幸福是假,不幸是假。你是虚构的,我是想象的。只有一件是真的:死亡。可谁又见过它呢?当写作变成一种人生活动时,它肯定与我这虚幻的人生无异,是双重的虚幻。这就像这些天来我办公桌前一对男女的调情,公然的调情,是本能的也是目的性的,是可怜的也是可恶的。也许现代给我的唯一一个词就是加谬的“厌恶”。我因美而激动时,也是对它的仇视之时。家乡只存在于遥远时间的探视中,音乐只在孤独的夜深中拥有,陌生的女孩三天后就会变成同一个女孩,同一个女孩是同一种乏味;旧书的气息也不过是过去时间里自己的体息。厌恶。流逝的一切。一切都在流逝。
  这几天来,我又开始了自己的循规蹈矩的生活。接着,背叛的意识开始觉醒。但如昆德拉所言,一次次的背叛离最初的背叛越来越远了。不知为何,一会儿觉得自己是一个长生不老的人,一会儿又已经认定自己已如雪苍老。一生都不改变。年轻时的誓言仿佛已包含二者。多么老的一个誓言!对于爱情如此,对于生活更如此。对面的女孩走过来,我爱他也爱。只是我故作人道。
  生命就这样在无数次的冲动中以忍耐告终。受了海德格尔的骗。他说,忍耐孕育着高尚。能这样吗?上帝在笑我。
  这几日的武汉真是热。哪一天我无可忍耐之时,我就到云南去了。一定要找一个所爱的女子,一定要流点泪水,知道咸是怎么个滋味。
  无言之时,写了《生活在哪里》。有我之时,写了《大海之边》。都不是好东西。
  再谈。
   沉河
   1999.9.11.
  
#日志日期:2010-11-24 星期三(Wednesday) 晴
天涯“2016年度十大最具影响力博客”评选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孤独与消失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