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een的麦博
Daneen的麦博
墙角数枝梅, 凌寒独自开。 遥知不是雪, 为有暗香来。
闲话 又是闲话
作者:Daneen 提交日期:2006-10-18 21:54:00 | 访问量:915

半夜三点醒来,听到对面楼房有性爱的呻吟,我便爬起,将台灯关掉,到窗口听。猛然发现对面一楼的窗口下有个模糊的黑影在晃动,遂确定呻吟从那里发出,大概因为苍蝇叮的地方便会有缝隙。观察了约莫十几分钟,叫声在第二次中断后沉静了,断然没有高潮的意味。那黑影犹豫了片刻也终于没有再等下去的意思,蹑手蹑脚地转过拐角消失在苍白的路灯底下。我想说点什么但没有出口,这意境决然不如卞之琳《断章》来得优雅,也不如“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来得险诈,现在想来,我当时的瞬间只是嘴角上扬轻轻地笑了。目送那黑影离开我便拧开台灯,继续读夏志清先生的《中国现代小说史》。
夏志清先生的英文著作《中国现代小说史》成名已久("A History of Modern Chinese Fiction"于1961年由耶鲁大学出版社初版,到1999年在美国已经出了第三版)。因其对中国现代文学颠覆性的史观和坚定的文学人性标准(而非政治标准)而影响深远,夏也因此挤身欧美一流汉学专家,港台都相继出版其中文译本。而大陆学界开始有意重新评价张爱玲、沈从文、钱钟书等“非主流”作家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的地位,夏志清居功至伟。囿于意识形态以及书中对中共的强烈批判,该书迟迟不能惠及大陆普通读者。好事多磨,几经周折该书终于由复旦大学出版社出版中文简体字增删版,它也应该凝聚了众多有心人的期望。当我用复印来的繁体译本对照新版时,发现所谓的增删本其实已经是面目全非,光彩尽失。相比那些有过增删而不加声明的“阴毒”,这书前言后语里的强调也许算得上“仁爱的回归”吧,但无论如何这种阉割式的增删始终是最大的遗憾。
“正统”的书和文章读过些,这样“反动”的书和文章我也读了不少,于是常常在心里产生难以抚平的激荡。这种内心的矛盾一方面刺激我更进一步追求历史真相和批判现实的欲望,另一方面则加剧我的自我分裂——在理想和现实之间的精神撕裂。这种伤害是断然存在的。对于上述人生的窘迫,很多时候是依靠阅读来获得圆满的解答,而我自己也在这个过程中无形地产生了一种阅读的“选择”——对“正统”书籍的绝对厌恶和鄙夷(正面说是阅读的倾向,负面说是阅读的排斥),我明白这实际上是一种新的狭隘和自我专制,是一种阅读上的“矫枉过正”。
就个人而言,也许有自救的办法——退一步,或再退几步,用历史和逻辑的眼光重新来审视我所在的基点,而历史和逻辑好比地球的经度和纬度,两者的结合便能精确测定某个具体位置。当然实际上这样的线条只是人们的设定和假设。就卑微的个人来说,这种思考的自身定位有时候可以提升我们的智慧,帮助我们走出看似简单的迷城,譬如,缔造新中国的整个马克思主义革命学说,它的逻辑基点——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状况其实只不过是资本主义自我批判的其中一个视角。
相比个人阅读生活中的“反弹”,国家社会的“矫枉过正”则是可怕和灾难性的。新文化运动的直接后果是粗暴地割断了现代中国与传统文化之间的脐带。而随后大陆的汉字简化改革则在很大程度上造成大陆与港台之间文化上的疏离,更可怕的事实是,这种汉字简化改革是汉语拉丁化的其中一步——汉语拉丁化由苏联人设计后经瞿秋白推行。



评论人:蚜虫妹妹 评论日期:2006-10-19 13:22

被删掉的内容为什么会被删掉,其背后的权力关系已经通过留存下来的文本得到凸显,在这个意义上说,它也成为了一种史料。抢夺历史的话语权是为了确认其合法性,这当中的斗争一向激烈无比。说什么话,代表谁说话,话说给谁听,谁选择什么话来听,到底有没有选择?……这样的问题可以一直问下去。那么如此说来,韦伯所言的“学术”与“政治”可能根本就成为一个问题了。
历史一直在“矫枉过正”中延续,理论也是如此,不停的修正修正再修正。也许修正到后来变得只剩一个空壳,其中装满了各个时代人们的胡言乱语。就比如马克思主义,考察其不断被阐释的过程也是件有趣的事情。
说了这么多,其实都是废话。不过是前人研究思想史的方法。
所谓历史与逻辑的经线与纬线现今已经越来越被人们有意无意的忽视,其实不过是最最基本的学术规范而已。
秋日多寒,万望珍重。

评论人:Daneen 评论日期:2006-10-19 19:38

1)这本书里被删掉的内容包括,批判中共的文学作品的评价和从五四运动到五卅惨案一直到五八年很长一段时间里,与中共的正统文学史“很不一样”的文学思想、文学运动、派别斗争的演进。
2)夏的另一个优势得益于他在耶鲁获得的英美文学博士学位,对欧美文学的熟悉使他轻巧地将中国的作家作品同欧美进行对比,清晰地看出中国作家的源流、模仿的痕迹和自有的创新与不足。就这一点而言,国内的研究者是不能望其项背的。
3)几乎任何一个政权在掌握政治权力之后或之前,它都需要找到一种能解释其存在的合理性、合法性的理论,世俗政权之前的神权也是如此。而这个被选中的理论将在很长一段时期内主导社会的话语权。但就一个专制独裁的社会来说,这种话语权是排他性的,甚至是达到绝对的程度。我想这个方面马克思·韦伯将会给我们更多的启示。

评论人:成都好吃嘴 评论日期:2006-10-19 21:59

我们活在这样的时代!

评论人:蚜虫妹妹 评论日期:2006-10-19 23:01

可否详细讲一下汉字拉丁化问题?这点我不太清楚。

评论人:Daneen 评论日期:2006-10-22 8:08

呵呵,汉字拉丁化的问题,我能写出来的不会超过两百个字。但是总体而言,有三个大背景:一是国人对传统文化的极度自卑下的一种激进,有反对的声音但都淹没在愤怒的声音里了,解放后的汉字简化也有反对的声音,但被镇压了;二是世界语的流行,当时有一大批世界文化名人用它写作。三是,像日本和韩国也兴起过文字改革运动,日本在进行到一定程度时发现了大的问题,及时回头,而韩国全面抛弃汉字,创设一套自己的文字。

评论人:Daneen 评论日期:2006-10-22 8:11

具体情况你查阅书面资料吧,或者 BAIDU OR GOOGLE 一下也可以,虽然有些资料比较片面。我手头没有资料,就看过的文章和书籍,形成上述一个大概的印象。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Daneen的麦博
引用地址:





进入首页 Daneen 提示:非注册用户可点击此处进行[游客留言],无需登录名和口令,请填写您的昵称和个人主页,以便本人及时回访。注册用户请勿使用此功能,点击“游客留言”可切换登录模式。
Web edit by Daneen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