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een的麦博
Daneen的麦博
墙角数枝梅, 凌寒独自开。 遥知不是雪, 为有暗香来。
零余者
作者:Daneen 提交日期:2006-5-11 19:39:00 | 访问量:1085

我并不介意做个“二道贩子”,买卖些眩目或积尘的事物。上个世纪二十年代初,郁达夫先生写了这样一段文字:
“自从去年冬天,我的情怀,只是忧郁的连续。我抱了绝大的希望想到俄国去做劳动者的想头,也曾有过,但是在北京被哥哥拉住了。我抱了虚无的观念,在扬子江边,徘徊求死的事情也有过,单是柔顺无智的我的女人,劝我终止了。清明节那一天送女人回了浙江,我想于明月之夜吃个醉饱,图一个痛快的自杀,但是几个朋友,又互相牵连的教我等一等。我等了半年,现在的心里,还是苦闷得和半年前一样。
活在世上,总要做些事情,但是被高等教育割势后的我这零余者,教我能够做些什么?”

我时常觉到自己的苦闷,如同郁达夫先生的情怀;我也时常感到自己的多余,如同屠格涅夫小说中的“零余者”。但是糟糕的身体使我学不会酗酒、玩情感的生活方式;越发内敛的性格和学问上悲惨的底漏让我学不会炫耀式的夸夸其谈;懦弱卑怯的胆量让我也不敢出卖自己低贱的劳动力;谨小慎微的敏感甚至让我无法将自哀自惭的心情宣泄出去。我并不是要忏悔,也不是要抱怨,更不是宣誓,将包裹在自暴自弃的外衣下自己炽热的心,奉献给似乎终我一生不能见的道路。我的窘态,对某些人来说只是作茧自缚,对另一些人来说也不过是无病呻吟,我自己却在模糊的历史影像中看到了自己晃动的影子。
清人梁巘源承董其昌的“晋人书取韵、唐人书取法、宋人书取意”之说,将其以前五个时代书法艺术不同时尚,概括为“晋人尚韵,唐人尚法,宋人尚意,元、明尚态”。书法发展到魏晋,已逐步完成自“尚用”到“艺术”的过渡,魏晋的战乱反而催生文学上的雅趣风流,也孕育了书画的飘逸神韵。到唐代,国力的强盛和思想的自由,使得书法名家辈出,书风谨严整饬,法度有致。宋代书法,纵横跌宕、不拘于法,沉着痛快,正是在“国家多难而文运不衰”的局面下,知识分子不满现实以书达意,表达一种心境。
虽然这只是中国书法艺术粗略的流变,也从侧面深刻地体现了古代介于帝王与庶民之间的“知识分子——士大夫”这一极为重要的群体在历史长河中的整体变迁。他们构成统治阶级的主体,操作着庞大的国家机器,发挥着不可或缺又无可替代的政治功能。科举考试的正式确立,标志古代知识分子和政治之间有了固定的制度上的桥梁。“士不可不弘毅,任重而道远”和“家国天下”的担当是他们毕生的追求,作为艺术的书画和得以弘道的文章始终是他们在繁杂的政治生活之余的一味调剂,是他们表达逸趣闲情的业余消遣。
到了20世纪,制度的覆灭以及政治的动荡,知识分子的前途不再是金光灿灿的仕途,政治作为变得飘渺虚幻。知识分子开始在社会与文化方面下工夫,有人选择办报唤醒民众,有人钻进圣洁的象牙塔,更多人开始了自负营生的文学,写作开始成为知识分子少数可供选择的“职业”。钱钟书借《围城》的赵辛楣之口道:“办报是开发民智,教书也是开发民智,两者都是精神动员,无分彼此”。赵辛楣从做报纸社论转而去教书,看似撤退,实则以退为进,争取更大的政治进阶。
郁达夫先生的情怀,是20世纪中国知识分子的一个侧影。他们第一次集体感受到其与政治的疏离,与之伴随的是长久的痛苦和挥之不去迷茫、怅惘。



评论人:tllln 评论日期:2006-5-11 22:21

你想参与到政治中去吗?不知为何,对中国的政治并不抱希望,真正能做到"人民公仆"几个字的官员有多少?他们的结局又如何?
而那种迷茫与怅惘的感觉,是每个人都会有的吧...

评论人:孤月寒泉 评论日期:2006-5-13 11:59

朋友非但不是零余者,而是一内敛不轻狂的英杰.这社会正是需要多些才华横溢如你,思想深邃如你的知识分子.多些你这样的情怀.才能让社会早日实现跨越式发展.
珍惜在学校的日子.好几个朋友考研公费录取,学校非常不错.但也常有诸多烦恼,如同没有上北大的失落.隐约觉得你近来心情不太好.是什么让你情绪低落?早日告别这样的日子.

评论人:成都好吃嘴 评论日期:2006-5-15 13:34

紧握你的手,未曾谋面的朋友!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Daneen的麦博
引用地址:





进入首页 Daneen 提示:非注册用户可点击此处进行[游客留言],无需登录名和口令,请填写您的昵称和个人主页,以便本人及时回访。注册用户请勿使用此功能,点击“游客留言”可切换登录模式。
Web edit by Daneen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