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een的麦博
Daneen的麦博
墙角数枝梅, 凌寒独自开。 遥知不是雪, 为有暗香来。
李欧梵的历史情节
作者:Daneen 提交日期:2006-3-6 1:03:00 | 访问量:670

在书店闲逛,看到李欧梵先生《中西文学的徊想》这本集子。翻阅序言的时候我就决定把它买下来了。
一个游历中西的学者,却又分别保持中西的距离,即所谓的“不中不西,又中又西”。距离产生美,距离更产生真,正是这种时空的距离,使他可以跳出意识形态的藩篱,冷眼旁观,却又心在其中。他追随历史的脉络,时常遁为隐形之人穿梭时空,又时常跳出来,作第三者的旁白。所谓的“徊想”,其实是在纷繁的历史进程中留下的履履屐痕。
人之将老,不免“落叶归根”,但并非归心似箭。他在轻轻降落的摇曳中,继续追寻自己的梦。这梦始于机缘,基于历史。对于东欧文化的迷恋,至少可以归于他在哈佛大学的中国现代文学导师普实克和他仰慕的捷克作家昆德拉。也正是这种迷恋,使他多次造访东欧,去感受布拉格和柏林那厚重的文化和历史。
有百塔之城称谓的布拉格,西面艺术殿堂巴黎,东望革命胜地莫斯科。地缘东西,注定了它要在东西文化的矛盾中痛苦地彷徨,也注定了它要在东西方政治斗争的夹杂中艰难地生存。当两者的争夺和影响集于一身的时候,当各种思潮融于一炉的时候,现实绝对不允许它简单地倒向一方。种种痛楚纠缠不休,纷繁的矛盾相互冲击,便会产生伟大的文学和艺术。
拥有千年文化和历史的捷克,也曾一度成为文明重镇,然而捷克人民却始终苦难深重。20世纪初从奥匈帝国的统治下争得独立,却又马上在二战中被德国占领。捷克人民站起来英勇抵抗,没有想到是赶走了盘踞山头的猛虎,却又引狼入室,战后的捷克,天空又始终笼罩着苏联的红色恐怖。60年代的“布拉格之春”之后,捷克完全沦为苏俄的附庸,捷克知识分子也开始了最大规模的流亡。正是这“双城记”的悲惨演绎,铸就了捷克知识分子放眼世界,又深植本土;面向现代,又独俱民族的特性,铸就了米兰昆德拉和塞弗尔特这样伟大的作家和诗人。
百年来,东欧民族的苦难,已深深融入这片神奇的土地。百年来的中国几乎拥有相同的命运,只是国人在自强的道路上,一次次否定清洗自己的文化,反而失去了本身得以辉映的底蕴。当李欧梵先生游历欧洲城市,处处感受到历史的幽灵,而反窥香港和大陆城市对历史的遗忘,年轻一代往前(钱)看,便无法释怀这生命不能承受之轻了。李欧梵先生对祖国寄予厚望,这厚望与诺贝尔奖无关,仅仅是希望在现代中国能真正产生思想上、艺术上皆伟大的作品来。 这大概是李欧梵先生不羁的表面下掩盖的历史情节,也是我自己不能舒展的历史情怀。 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Daneen的麦博
引用地址:





进入首页 Daneen 提示:非注册用户可点击此处进行[游客留言],无需登录名和口令,请填写您的昵称和个人主页,以便本人及时回访。注册用户请勿使用此功能,点击“游客留言”可切换登录模式。
Web edit by Daneen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