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een的麦博
Daneen的麦博
墙角数枝梅, 凌寒独自开。 遥知不是雪, 为有暗香来。
谈谈缘缘堂
作者:Daneen 提交日期:2006-1-23 7:57:00 | 访问量:626

在家中书柜的角落里发现一本薄薄的集子,丰子恺先生的《缘缘堂笔记》。我极是喜欢了,为这书我没少跑过旧书店。却在不经意间寻得,便有“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的感慨。
集子的扉页上,印有老先生笑容可掬的照片。六十岁的须发,二三十岁的眼神和口齿。端详的时候,我琢磨着,这丰子恺果真不是“疯子”恺,佛禅和艺术的浸染,使他如贝珠般润泽、气理通畅。大抵每个人身上都有别人的影子,从这照片里,我仿佛看到了他的父亲。一个清末的进士,因为科举的废除,早早的死掉了。也仿佛看见他的老师,弘一大师李叔同。打坐,绘画,抚琴。
小时侯读丰子恺的漫画,识不得他的好处。印象最深刻的一副是“瞻瞻骑车”。所谓骑车,不过是将两面蒲扇置于跨下,一蹦一跳地往前走,乐此不疲。华瞻是我最喜欢的孩子,大概也因为他是丰先生最喜欢的孩子吧。读《华瞻的日记》,我也就随着先生陷入因成年而“心智残废”的困窘当中了。4岁的华瞻喜欢隔壁同样大小的郑德菱竟然是这样的生趣盎然,所看到的世界竟然是如此让自己困惑不解。很自然的想起君特·格拉斯的《铁皮鼓》,三岁模样的奥斯卡比起天真可爱的华瞻,肩头上承载的东西太多。因而,丰先生笔下的人情趣味更显得流光四溢了。
丰子恺先生小时侯跟随弘一大师学习,深受他的感染,处处流露“师法自然”的痕迹。这本集子里记录了一件有趣的事情。说在练习弹琴的时候,每弹错一处,李先生都要回头向他一看。他于这一看怕极了。也正是这一顾,每每使他预先勤加练习。关于教育成才,有个启发人的说法:牛津大学的教授们把学生们找来,对他们喷烟圈,几年下来,学生们便成才了。原来这就是熏陶的正解啊。后来,弘一大师云游四方,每当到丰家小栖,丰先生都要在暮紫中与他谈话,看他暗黑的轮廓,认真的领悟道理。
他在《儿女》篇中说道,有四件事情占据他的心田:天上的神明和星辰,地上的艺术和儿童。这一切在缘缘堂都记挂着。缘缘堂有春桃、夏樱(桃)、秋蕉、冬阳;有为夫、为父、为师、为徒的生活点滴;有喜、有悲、有苦、有甜;有亲切而有似乎久违的人情味。周作人曾盛赞日本社会的人情美,批评中国人自诩是日本人的老师而“鼻子太高”。23岁的丰自恺赴日学画,也曾颇有感触,这种收获也是大大区别于留学西方。读《告缘缘堂在天之灵》篇,便想起一代唐将颜真卿悲愤而书的《祭侄季明文稿》,一样的抑郁顿挫,一样殁齿难忘的国恨家仇。只是丰先生忍着心头的隐痛慢慢地诉说着缘缘堂的妙处,让你目睹如此美丽的事物竟然被强寇亲手一样一样撕得粉碎了。
倘若单以漫画家或散文家来称呼丰子恺先生都显然不够。因为很少有人把丰富的艺术情感置于如此亲切的生活当中。或许在丰先生眼里,作画和作文没有区别,二者甚至更多都被先生统一为“艺术”。中国古代有“为情而文”和“为文而情”的争论,西方也有“为艺术而艺术”的疯狂。丰先生更多信仰的是“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天机勃露,独得于笔情墨趣之外”的“自然”之理。他的译著《源氏物语》,真是精妙极了。我想非得有丰先生这般艺术境界和涵养才能译得如此工整蕴籍,甚至有超越原著的美。
我不大相信人能“不隐恶,不溢美”,更不相信子虚乌有的幻构世界。因此,我喜欢读随笔札记,因为我知道每一字都是一颗不平凡之心的跳动;每一串欢笑,每一声叹息的背后都是真实的人生。《缘缘堂笔记》便是如此。
 (注:本文已录入《闲闲书话》精品文章集)
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Daneen的麦博
引用地址:





进入首页 Daneen 提示:非注册用户可点击此处进行[游客留言],无需登录名和口令,请填写您的昵称和个人主页,以便本人及时回访。注册用户请勿使用此功能,点击“游客留言”可切换登录模式。
Web edit by Daneen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