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居易博客
黑居易博客
黑居易简介:80后青年,流离荆楚,寄寓武汉。 主题:只说真话,为民请命;只写真相,为民立传。 信念:勇气比智慧更可贵;良心比知识更重要 E-mail:czfwhu2005@163.com 黑居易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heijuyi2008
举世誉之我独毁举世毁之我独誉
博客信息
栏目分类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留言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 访问:255579 次
  • 今日访问:10次
  • 日志: 21篇
  • 评论: 19 个
  • 留言: 3 个
  • 建站时间: 2005-2-28
博客成员
最近访客


《中国站起来》责编:妖魔化摩罗者的敌意与荒唐——与
作者:gogoluhust 提交日期:2010-3-29 15:07:00 | 分类: | 访问量:459

黑居易:妖魔化摩罗者的敌意与荒唐——与叶匡政先生商榷
  
  《中国站起来》责编 陈智富
  
  一本2010年的新书,竟然被那些操盘手急不可耐地评为2009年烂书榜的亚军。就连凤凰卫视的总编都不禁发出一声疑问,真是相煎何太急呢?这标识出摩罗独立发声的勇敢,还是标识出媒体界的集体狂欢呢?这是对摩罗的嘲笑与绞杀,还是对媒体界的集体反讽呢?摩罗只是在《中国站起来》回顾中国百年西化史,抨击某些精英的文化软骨病,替受苦受难的底层中国人说了点真话,为什么不能被世俗所容?为什么那么多媒体不分青红皂白,急不可耐地一边倒地妖魔化摩罗、打压《中国站起来》呢?其中,尤以《南都周刊》预设摩罗的法西斯主义情结、对摩罗的审判式专访报道,严重背离报纸本应秉持中立客观立场的职业道德,最具典型意义。
  盖因妖魔化摩罗者,天然地自认为有道德优势、掌握了所有的真理与启蒙的权力,可以对普通民众发号施令,所以对《中国站起来》产生了敌意与荒唐。知识界的大范围挞伐,尤以向摩罗开火的头号炮手叶匡政为最。
  其实,叶匡政是一个诗人,为人熟知的诗作并不多见,倒是常见他剑拔弩张的时评横行于网络。我想,他应属于多血质个性的人物,有时候臧否人物难免会时而头脑发热、时而歇斯底里、时而贴标签以图简便,这也就难怪了。所谓的“是其所非、非其所是”,恐怕是诗人执拗的思考方式吧。
  叶诗人在《<中国站起来>的敌意与荒唐》开篇就给摩罗扣上一顶逻辑混乱、观点武断等等不容置疑的大帽子:“真的很难说这是一本书,书中满是一些似是而非的情绪碎片,所有的论调都是武断而不容商量的。”天啊,“所有的论调”都是武断的,叶先生何以愤恨至此耶?而且最为搞笑的是,他接着还貌似同情地说“我并不想给摩罗扣上一顶民族主义的帽子”,分明都以文革式的霹雳手段这么干了,却又如此矫情地“展示绅士风度”、赚取读者的同情分,作秀到如此田地,我还能说什么呢?叶诗人自居法官席,自封道德与正义的化身,却来不及听取辩方之词,一开始就宣判了摩罗的死刑,美其名曰《中国站起来》充满了敌意与荒唐。
  在论证过程中,他急不可耐地疾呼:“通常一个民族主义者是很少关注社会正义、自由平等这样一些对民众更为重要的社会与政治议题,而把一切问题简单地归结于外来民族的压制。”他扣帽子都扣上瘾了,什么问题都可以一刀切,只要自己扯着嗓子喊得爽。其实,《中国不高兴》的作者王小东被奉为民族主义领军人物,但他一直自称是自由主义者,两种主义可以在他身上可以合二为一。如果叶诗人一定要将这顶分裂的帽子扣在王先生头上,恐怕难逃诬陷之嫌了,想必王先生一定要破口大骂来回敬。
  实际上,摩罗在不同场合多次呼吁:“中国的知识分子要学会两条腿走路,在国内的社会空间伸张民权,在国际社会空间伸张族权、维护国家利益,这是一个成熟的知识分子群体必须同时承担的双重责任。”摩罗还一再表明:《耻辱者手记》是站在个人的立场,抵制国家权力对个人的伤害。而《中国站起来》是站在弱国的立场,抵制国际社会上霸权国家对弱国利益的伤害。两者是并行不悖的平行关系,不应该对立起来。我来写一本外争族权的书,有什么不可以呢?
  试问,叶先生怎就揣度出摩罗有厚此薄彼之意呢?真是奇哉怪也。作为一个诗人,写诗时固然可以从情感出发、信马由缰地写,但好歹也有一个学者身份,怎能在品评人与书时如此信口雌黄、不辨是非呢?
  尽管如此,他还是要在批评文章表达出自己的不屑,他概括摩罗的几大毛病:“对五四精神的敌意,对西方文化的敌意,包括对鲁迅、胡适和蔡元培这样一些文化先驱的敌意。”“摩罗对五四精神的理解就非常偏颇。”“摩罗还有个提法叫‘中国精神大崩溃’,虽然耸人听闻,仍然似是而非。”
  实际上,摩罗在《中国站起来》开宗明义地讲道:“像戊戌维新一代精英人物一样,五四一代精英人物也有自己的战略思想,他们显然是企图用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方法,激发国人抛弃自己的文化,以求在西方化的道路上起死回生。就此而言,陈独秀、蔡元培、胡适、鲁迅等五四文化领袖,就是引领中华民族死里逃生的伟大民族英雄,他们跟那些为了捍卫民族生存而血战沙场、英勇献身的关天培、邓世昌、张自忠等等民族英雄一样伟大,一样可歌可泣。”试问叶先生,何来敌意、清算一说呢?而且,摩罗多次坦言自己并不具备全面否定他们的学术能力,何来全面否定一说呢?
  而且,我的感受与叶先生完全不一样,我体会到的是深沉的悲悯与大爱。在很多人只知道顶礼膜拜的时候,摩罗只是觉得五四时贤不假思索地接受西方殖民者强加的国民劣根性不妥当,在思想根源上助长了当下一些中国人的崇洋媚外意识,应当反思。摩罗在书中的论述周详缜密,并无大碍,其宗旨是希望我们看清五四时代前贤的历史局限性,为我们今天的精神崛起提供新的思考角度和精神养料。
  至于摩罗所说的“中国精神大崩溃”,也就是据此而发的,并不是说中国人都死绝了。所以,叶先生根本不需要疑心:“如果中国精神真的大崩溃了,又是什么支撑中国人走到了今天。”所以,恐怕不是摩罗偏颇了,而是叶匡政对五四精神理解偏颇,以至于“恨屋及乌”了吧。
  接着,他还自信满满地讽刺道:“至于摩罗说的‘几百年来西方人不断妖魔化中国人’,更是一个不值一辩的论调。”的确这是一个不值一辩的论调,因为叶先生打错了靶子。摩罗一直强调,东西方人性同属一种人性,中国人没有西方人强加的特殊的国民劣根性;西方人并不比中国人高贵。只要是人性,就有好有坏,任何一竿子撑翻一船人的想法本身就是极其幼稚的。摩罗一直说几百年来某些西方人——而不是所有——不断妖魔化中国人,自然也会有某些西方人没有妖魔化中国人。摩罗还没有傻到以偏概全的程度,只是叶先生抓住鸡毛当令箭,迫不及待地为西方人“伸张正义”起来了。真是可笑可叹。
  摩罗在书中一直呼唤中国要在思想、精神、文化上站起来,从未说过中国站起来了,可是叶先生不信邪,也要来假设一回“果真如摩罗所言中国站起来了”,以此来打击摩罗,真是搞错了对象。至于叶先生的不耻下问:(摩罗的)愤怒来自何方,至于叶先生的审判:只有把自己局限在一种狭隘的思想情感和知识体系中的人,才会产生这种愤怒型的清算和革命意识,真是自掌嘴巴。貌似歌舞升平之时,并非没有危险。越是沉浸于大国崛起的迷幻中,越是需要发出警示惊叫的乌鸦。这些道理实在不须多说。
  叶先生沉浸于国内的民权抗争的迷狂中,无暇西顾欧美,无心环顾全球,自然看不到中国所处的国际境地之恶劣。但是,处于铁屋中呐喊的人,看不到屋外的硝烟,并不代表不存在。君不闻,中国面临着西方世界的C形包围(戴旭语),中国上万亿美国国债可能打水漂,几十年的经济发展积累的财富可能灰飞烟灭,中国某些大型上市公司对外大把地撒钱分红等等。愤怒的原因不胜枚举,如果叶先生情愿一叶障目、避而不谈、视而不见、一心要肃穆,摩罗先生就只能甘拜下风了。
  最后,叶先生引用名人名言,谆谆教导“从摩罗的这种改变,我再次感觉良知对一个知识分子的重要。这是中西方学者都极为重视的一个理念。”在他眼里,摩罗仿佛成了一个失足少年,悲痛不已。试问,叶先生难道不觉得可笑嘛?叶先生如此断章取义地建构一个虚伪的摩罗,然后自称将真实的摩罗轻而易举地打倒,长吁一口气,曰:“摩罗啊,良知很重要啊。”言外之意,叶先生与西方人都是有良知的,而摩罗这个中国人则是没良知的,“所有的话都是武断而不容商量的”。实际情况果真如此吗?
  摩罗新书《中国站起来》,是他站在中国、兼顾国际视野独立学习与思考的结晶,是他不沾利益不站队得出的结论,是他纵论历史、心忧现实发出的真诚声音。这本书涉及到很多问题,比如如何反思中国百年思想文化史、如何看待五四新文化运动的得失成败,如何看待摩罗标识出中国当代知识分子思想分裂的问题,如何理性探讨关于民族主义与自由主义合流的问题,如何在抵御不公正国际秩序的侵害与公民社会的建立之间寻求联系等等。
  然而,叶先生对这些重大的思想文化问题不愿意多谈,不敢正面撄其锋芒,只着意于那些“是而非的情绪碎片”、“武断而不容商量的所有的论调”、“一些狭隘的政治和社会理念、一种貌似政治正确的爱国情感、一堆充满斗志而缺乏理性的激昂言辞”,那么难免被自己苦心营造的敌意与荒唐所笼罩,自然也就与理智的卓见绝缘。
  也许,叶先生以为,自己先站到高山上,对着谷底的人喊话,只要从人格上打倒对方,对方自然就体无完肤地瓦解了,对方所有的思想观点都是臭狗屎——“不值一辩的论调”。但是,凭借断章取义、以偏概全、只扣帽子的花招,是不会好果子的。每个人内心的柔弱、苍白与无力,其外在表现则是癫狂与不由分说的蛮横。叶先生现身说法,再次证明了这个道理。
  今天,某些知识分子常常津津乐道于鲁迅的伟大,而且垄断解释鲁迅的权利,实际上20世纪上半叶的鲁迅只是一个孤独的呐喊者。今天的摩罗已然被某些媒体定性为叛徒、弑父者,发出不和谐的声音。我想,今天的摩罗被孤独、被诬蔑、被误解、被妖魔化的局面,正如十二年前的摩罗被追捧、被表扬、被偶像化一样,都是真诚或者别有用心的人对这位独立思考、真诚发声的思想家的一种礼赞。历史将证明,中国需要这样的孤独的呐喊者。
  我始终认为,伟人不应该是一座座高山,除了让人高山仰止外就是挡路;而应该是一座座架桥,让后人尽情踏实地踩着过河。我们对于前人的批判,都应建立在尊敬与仰望的基础之上,这并不代表我们要神话美化一些缺点和不足。如果,我们永远为尊者讳、永远在精神上匍匐,而不愿意与之对话,有所创见,我们何谈超越呢? 
  在一片不明意图的欢声笑语中,在一片有所企图的恭维或者污蔑中,我们还需要思想的智者,点破众人的迷障与热情。这就是摩罗的意义所在。摩罗不是为了图得众人的拥戴而诞生,而是为了让众人找到精神归宿而诞生。摩罗的诞生、摩罗的转变、摩罗的进步,必然都是在争议声中前行。摩罗必然是一个被众人所误解的思想者。我想,鲁迅若地下有知《中国站起来》,一定不会像叶匡政那样读出敌意与荒唐,而会对摩罗的批评颔首微笑。
  2010.3.20 黑居易 记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b523cc30100hokk.html
  



#日志日期:2010-3-29 星期一(Monday) 晴 复制链接 举报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黑居易博客
引用地址:


copyright blog.tianya.cn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