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居易博客
黑居易博客
黑居易简介:80后青年,流离荆楚,寄寓武汉。 主题:只说真话,为民请命;只写真相,为民立传。 信念:勇气比智慧更可贵;良心比知识更重要 E-mail:czfwhu2005@163.com 黑居易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heijuyi2008
举世誉之我独毁举世毁之我独誉
博客信息
栏目分类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留言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 访问:255397 次
  • 今日访问:18次
  • 日志: 22篇
  • 评论: 19 个
  • 留言: 3 个
  • 建站时间: 2005-2-28
博客成员
最近访客


<<
>>
[思想]摩罗:立国之本,西方还是本土?(新京报专访)
作者:gogoluhust 提交日期:2010-3-23 15:04:00 | 分类: | 访问量:442

摩罗:立国之本,西方还是本土?(新京报)
  
  
  摩罗接受新京报专访,谈《中国站起来》及其思想
  
  摩罗,武云溥
  
  http://epaper.bjnews.com.cn/html/2010-03/20/content_78268.htm?div=-1
  
  
  
   摩罗本名万松生。1961年生于江西省都昌县农村,1978年考入九江师专中文系,毕业后在都昌县从事中学语文教学工作12年。1997年获得华东师大文学硕士学位后,在北京印刷学院出版系从事教学工作。2004年调入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文化研究所。现为中国文化研究所副研究员,主要研究领域为中国现当代文学研究,从事原始宗教、民俗学、语文教育的研究。
  
   1998年,《耻辱者手记》出版,作家摩罗被誉为“民间的思想者”。《耻辱者手记》张扬的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启蒙思潮的余绪,批判专制、奴性,吁求良知,呼唤知识分子重建独立人格。十多年过去了,最近出了新书《中国站起来》,猛烈批判鲁迅与五四的激进主义传统,强调从中国传统思想中重新发现资源。摩罗的转变,引起了诸多争议,有评论者称,摩罗背叛了曾经写出《耻辱者手记》的摩罗。近日,摩罗接受本报记者采访,从容描述自己“急转弯”的心路历程,并称“我非常享受这个过程”。
  
  
  
    1 谈转型 “中国,需要疼爱”
  
    新京报:《中国站起来》出版后引发了许多争议,可以明显看出,这本书与你过去的作品比如《耻辱者手记》对比,思想转变非常大,这种变化的原因是什么?
  
    摩罗:有很多人用“转变”这个词,其实我觉得,这是一种发展,我关注的问题比以前更加辽阔了。或者我可以这样解读这两本书的关系:《耻辱者手记》是站在个人的立场,抵制国家权力对个人的伤害。而《中国站起来》是站在弱国的立场,抵制国际社会上霸权国家对弱国利益的伤害。
  
    新京报:你从什么时候开始有这样的思考?
  
    摩罗:2004年开始,在阅读西方殖民史的过程中,我的思想有了两个变化:第一,我对中国产生了强烈的国家认同。当我站在印第安人的立场恨西方殖民者的时候,我肯定想到,我们的国家也曾经遭受西方殖民。第二,我又去读国际关系史,发现从近代列强瓜分世界到现在全球化,中国一直是个受剥削的弱国。我说一句非常真诚的话,中国弱到什么程度呢,弱到像刚出生的孩子,需要我们疼爱,我觉得中国就是我的孩子。我们每一个能意识到这些问题的中国人,都应该像疼自己的孩子一样去疼这个国家,来帮助这个国家真正地站起来,真正地强大起来。
  
    新京报:这是不是跟你做了父亲有关?
  
  摩罗:可以说是吧,我的孩子刚刚7岁,假如我没有养孩子,可能我就没有这么多体验。我还读了梁启超和严复的一些东西,我对梁启超也非常心疼,梁启超那么尽心尽力想帮助这个国家,可他完全无能为力,他真是可怜的一个人。我曾经跟我的学生说,要知道1840年以来这几代读书人,我们是最幸福的一代。
  
  
  
    2 看文化 “中国,必须抉择”
  
    新京报:你的新书批判了殖民主义,认为西方文明传过来基本都是不怀好意,是来殖民、侵略的,为什么会得出这样的推论?
  
    摩罗:这是一个普遍化的道理。我专门论述过“文化政治学”,我认为现在我们所知的这一套文化语码,都是在人类的紧张竞争关系中创建的,每一种文化都自觉地把自己的利益放在核心地位,所以文化本身就是维护自己利益的工具。西方人的文化体现了他们的核心利益,他就一定要用他的文化来替代你的文化,同时他们在传播自己文化的过程中,一定要建构异族文化的不正当性。西方人这二百年来一直在说这个问题,说着说着我们就相信了。所以我为什么提出要反对“国民劣根性”学说呢,就是因为这个国民劣根性,是西方文明为了统治我们,给我们建构出来的。包括今天搞全球化,在全球化的名义下推广普世价值,就是给你洗脑,让你听我的。你不服从,我就说你背离了普世价值,我就要掐你、打你,我就要扶持你们国家内部的知识分子来搞你。
  
    新京报:你的意思是,关于现代世界那种普遍主义的价值观应该被重新理解?
  
    摩罗:认清了这些事实,我就明白,光从词义上来理解西方人讲的那些话是没有用的,我们要用利益分析的方式来考虑。从字面上来说,自由、民主、人权都是很好的价值,但为什么我们就只能用这几个词来指导全人类的生活,而不能用别的词呢?中国不是有兼爱、非攻、大同吗?还有“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还有仁义道德,为什么中国人创造的这些价值都不是普世价值,只有西方人创造的自由民主那些才是?这里面大有文章。
  
    为什么不能用带着我们民族集体记忆的这些自己的概念,作为我们的普世价值呢?这就是问题的复杂性所在。
  
    新京报:但是很多人反对你的看法,认为文化保守主义并不能构成真正的力量。
  
  摩罗:这说明当下中国的国家利益、文化复兴的思潮,苗头已经比较明显了,我的书击中了一个东西。中国到了一个必须作出选择的关键点上。在文化上,我们究竟是本土文化立国,还是西方文化立国?抑或是中西合璧立国?我的书击中了这个东西,无论批判还是称赞,都跟这个问题有关。除了那些对我人格上的谩骂,大多数人还是在认真谈问题的。我对谈问题的批评是十分欢迎的。而今天批评我的人,明天可能写一本跟我一样的书。
  
  
  
    3 观五四 “中国没有劣根性”
  
    新京报:回顾近代史,从“五四”一代开始的思想家们,比如鲁迅,他批判国民劣根性,批评传统文化,不正是为了让中国站起来吗?
  
    摩罗:鲁迅为什么要批国民劣根性呢?他批国民劣根性的意思就是承认中国人有国民劣根性。世界上有这么多民族,你根据什么认定中国人有独特的所谓国民劣根性呢?国民劣根性和批评的目的之间是什么关系呢?
  
    鲁迅自己讲得很明白,就是西方的枪炮,把我们彻底打垮了,我们才发现自己的精神文明几乎一无所有。他是说,我们要找自己的原因,找自己的不足,结果就找出来一个国民劣根性。而这恰恰是西方殖民者想要加在我们头上的。国民劣根性不是一种学术研究,这个词代表的是一种权力关系,我们认可了国民劣根性,就等于说我们要服从西方的统治。所以鲁迅懵里懵懂地来批国民劣根性,恰好进入了西方的话语框架。我为什么说“五四”代表了中国人的精神大崩溃呢,就崩溃在这里。
  
    新京报:你的转变是不是比较痛苦?
  
    摩罗:这个倒也谈不上痛苦。当我看透了某种东西之后,就豁然开朗了,人就变得清楚通透了。我非常享受这个过程,不断去探索、发现,跟探险家的快感是一样的。
  
    新京报:你书里还有个提法,说必要时候应该用“战争动员”的方式来保护国家利益,这招致很多批评。
  
    摩罗:我描述的是人类的一般事实,为什么有人对这个话敏感呢,那是被西方人洗脑之后,很多中国读书人变成了书呆子。国与国之间是一种残酷的博弈,甚至是搏杀。你想想看,现在正风光,或者曾经风光过的国家,哪一个不是通过战争的手段拿到这种地位的?我的话一点都不过分,只是现在中国的读书人太懒了,都愿意做书呆子,所以对这种话敏感,其实我只是描述事实。
  
    新京报:可是西方国家会对这种话更敏感呀,这不就是他们认为的“中国威胁论”吗?
  
  摩罗:他们不敏感,他们只是拿这个做文章,做出敏感的样子。西方人都有强烈的战争意识,会觉得战争是理所当然。只有中国知识分子假装斯文,太书呆子了。八年抗战我们打跑了日本人,不就是用战争方式获得了民族独立吗?
  
  
  
    4 测未来 “我们必定崛起”
  
    新京报:那么,你认为在中国站起来这个过程中,文化能起多大的作用?
  
    摩罗:其实文化没有多大用。我主张用本土文化立国,是说摆脱西方人对我们的洗脑,在这个过程中能起作用。但是中国要站起来,真正起作用的是产业能力和军事能力,不是文化。西方列强在把我们打败之前,他们的传教士在中国一筹莫展,中国老百姓没人信。直到西方军队打到中国国土上来了,中国人发现这下完了,他们真厉害,就开始信西方文化了。人都是欺软怕硬,你硬的不来,他不会吃软的,文化就是软实力。一百年后你再看,世界就要颠倒过来了。
  
    新京报:你的论断是凭借历史经验?
  
    摩罗:其实这个世界谈不上有多少神秘的东西,西方人真正强大也不过就是最近这两百年。我听过一个说法:在人类过去的两千年文明中,中国领先一千九百年,落后一百年,你凭什么用落后的一百年来否定中国领先的一千九百年?我觉得这个说法有道理,中国封建社会在当时的世界也是先进的,一直维系了这么一种稳定的格局,你要有一整套的文化和操作经验,还要有因时而变的智慧,否则你操作不动啊。中国能比较稳定地运行了一千九百年,说明这套东西还是不错的。
  
    新京报:那么,“中国站起来”最核心的力量是什么?
  
  摩罗:我们中国人有个基本的观点,认为骄奢淫逸的人不会维持太长时间,吃苦耐劳的人才能长久发展。现在相比较而言,西方国家是骄奢淫逸,我们是吃苦耐劳,我们正在付出血汗干活,我们是真正勤劳勇敢的民族,所以我们必定会崛起。这就像我们谈论一个省长,说他威风凛凛,而你自己现在只是个处长,怎么敢说以后超过他呢?可是十年以后,这个省长可能就退休了,或者被“双规”了,你这个处长可能红红火火就上来了,你也能当省长,这并不奇怪。
  
  新京报书评周刊 2010-3-20 本网站发布时间:2010-3-20 9:21:39
  
  



#日志日期:2010-3-23 星期二(Tuesday) 晴 复制链接 举报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黑居易博客
引用地址:


copyright blog.tianya.cn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