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以不永伤

 维以不永伤
 feixiaojing.blog.tianya.cn [复制] [收藏]
 

我的店铺:三千山http://shop58908882.taobao.com/
首页 | 留言板 | 加友情博客 | 天涯博客 | 博客家园 | 注册 | 帮助

<<上一篇 下一篇>>
  2010年12月28日 星期二(Tuesday) 晴
 
看画记——塞尚

手头有一本《塞尚画传》,这套书一共十五册,亦图亦文,装帧精美,属于世界艺术大师图文馆系列,是我深深喜爱的一套书。但是十五册中认真看过,并且看出味道的只有一册《梵高画传》,看梵高,几乎是一次心灵的历险。塞尚不同,他温和得多,不过翻开这本书,一路看下去,看到的是另一个不同类型的画家同样跌宕起伏的情感。

更有趣的是:手头还有张爱玲的《谈画》一文,谈得恰好正是塞尚。当然张爱玲手头那本不是我这本,不过看张的文字评论,再回头看塞尚的画,跟自己的感觉两厢印证,却有着妙不可言的意味。

塞尚有着粗鲁的外表,一蓬络腮胡子,秃头顶,眼神却流露出孤独和无助,《戴帽子的自画像》自上而下一团黑,像是一块黑色的石碑,只有眼睛白多黑少,冷冷看着世界,让人觉得惊讶和不安。事实上,在巴黎的各种沙龙里,他同样表现得格格不入。他向往隐居的生活,不大会应付社交场合。后来他还是离开巴黎,回到法国南部的乡村,在那里,他的画又轻松愉悦起来,那些农庄,栗树林,隐隐的一髪山峦,让人找到家的感觉。

张爱玲特别指出了塞尚夫人的几幅画像,并按年代排序,深入蚀骨地分析并假想了婚姻生活带给一个纯真女子的蜕变。我翻过来倒过去地找画,找张笔下的那种感觉。婚姻并不因为嫁了一个名人就变得绚烂多彩,相反,可能更加无趣,更加折磨人。塞尚夫人不幸福,但也说不上多么痛苦,自始至终,塞尚并没有换过老婆,他是个简单的,安静的人,当然,应该也是个乏味的老公。

塞尚夫人奥尔当丝小塞尚十二岁,第一次在塞尚画作中出现时,不过十九岁,白皙的皮肤,大眼睛,粉嫩的嘴唇,傲人青春谁都无法忽视,两个人相爱,同居,生子,但是塞尚家里根本不知道,当他父亲知道了,就断了他的供给,因为不喜欢这个儿媳妇,连塞尚也说过奥尔当丝“轻浮”,有点“肤浅”,“只爱巴黎和柠檬水”。话说回来,哪个美丽的年青女子不轻浮不肤浅?不爱巴黎和柠檬水的又有几个?

1877年的塞尚夫人不超过30岁,在《红色扶手椅上的塞尚夫人》画里双手交叉,木然坐着,身材变得硕肥,面容依然姣好,神情却呆了下来。有人说,不开心的生活让人变胖。塞尚夫人看起来是个无知的女人,十九岁的无知是清纯可爱,三十岁的无知谁都不会原谅。但是也许,无知的女人是男人的梦想吧。男人不需要女人的智慧,也不需要丰富多彩的曲折经历,只要是一个母性的存在,就可以了。

奥尔当丝有一幅画很美,《垂发的塞尚夫人》,她穿着丝质的黑衬衫,公主袖,长发披散下来,目光里的木然似乎因为回忆而显现出另一种优雅,那是美而不自知,像是亦舒说林青霞。张爱玲也看过这幅画,也觉得美,“她偏着头,沉沉地想她的心事,回忆使她年轻了——当然年轻人的眼睛里没有那样的凄凉。”

塞尚画女子的肖像画并不算多,那些面目模糊的群体画——比如《三浴女》之类的,做不得数。裸体女性出现的概率可以说是不低,大都身材丰硕得惊人。有一个雕塑家视之为大爱,甚至完全取材于《三浴女》创作了同样的雕像。我实在看不出所以然来。

在塞尚去世前两年,他创作了一幅《穿蓝衣的贵妇》,画中的女子不知是出自哪个豪门,她身材纤细,湖水蓝的衣裳至为考究,小黑呢帽上插着洁白的栀子花,她坐在铺了印花台布的桌子旁边,一只手肘放在桌上。可是她的面容叫人难忘,倒挂下来的神情,眼神空洞忧戚,脸颊瘦削,眼睛望着一处,仿佛时间停滞了,人生就这么永远永远地坐下去。

蒋勋讲红楼梦,有许多台北的名媛贵妇来听,她们一个个都那么美丽,那么有气度,当讲到秦可卿淫丧天香楼的时候,许多双美丽的眼睛都垂下去,垂下去。蒋勋说,她们才是生活在红楼梦里的人。都知道贫穷迫人,其实富贵才真是苦啊!贫穷的苦,有的诉说,富贵的苦,只有干咽下去。

1890年代,塞尚画风更加成熟,他创作了玩牌者的系列画作,在这些画里,那些玩牌的人统统面无表情,低眉颔首,沉浸于玩牌的境界,蓝色的桌子配蓝色的墙,红色的桌子配红色的墙,青绿色斑驳的桌子配青绿色斑驳的墙,几幅画看下来,我几乎要抓狂,直想跑到世界上角角落落去寻了这些人来,劈胸抓住,问他们到底在想些什么,那些像迷一样安静的空气快人发疯了。

伍尔夫说塞尚的静物画,说那些苹果看来看去,越看越大越看越重,几乎要从画布上滚下来。他堆砌了太多的颜料在上面,青苹果碧绿,红苹果殷红,果然是沉甸甸的色调。

《缢死者之家》是一所荒野上的斜顶屋舍,墙皮剥落,房屋陈旧破败,门前两棵枯树,荒凉萧索,枝杈直指天际。夕阳斜斜照过来,却无半点人烟。紧闭的木门似乎并不结实,踹一脚,就会扑倒,然而应声腾起的尘土呛人而来,那是弃置经年的恐怖记忆。然而这画的远景却是天蓝蓝草青青,红屋顶的村庄在不远的地方。就像是小时候每个村子里都有一家是闹鬼的鬼屋,可是别的人家照样喜气洋洋。

看塞尚的画,不太让人快乐,不过总觉得看得很深很透,不自觉随着他的画笔进入到了生活的核心地带,那是枯燥乏味恐怖荒淫的地带,就像是这本书最后两幅黑白炭笔画,一幅《男人们围着女人》,一幅《尸体解剖素描习作》,上面那幅是癫狂的兽性,下面这幅是死亡的召唤,谁也无法摆脱的宿命。我几乎都不敢看了。

唯一能带给画家和观者快乐的是圣维克多山,多次在画家的画里出现,塞尚生活在这山脚下,从各个角度望过去,山川都风景如画。唯有此时,画家的笔触才变得轻灵柔美,像是在画自己的母亲一样。可是在塞尚的残年,山的轮廓也模糊起来,大块的绿和桔黄堆砌上去,还有紫色,象征山背后的天空,画家大概知晓死之将至,画笔下的母亲山就成了自己脑子里的想象,倾注了感情的画笔无论如何都是美丽的,这样一路画下来,在混乱之中却有一种秩序和平衡,让人看了心静。

圣维克多山陪塞尚走到了人生的尽头。1906年10月的一天,他在山间作画时,被暴风雨袭击,数日之后,死于肺充血。圣维克多山终于将这个敏感、孤独、又有点固执的绘画天才召唤走了。








#日志日期:2010-12-28 星期二(Tuesday) 晴 复制链接 举报

评论人:一大二人 评论日期:2011-4-14 15:11

  过来欣赏,分享,谢谢!
评论人:君孓 评论日期:2011-6-5 10:05

  恰巧今天又翻看张的散文,看到看画记就上来找找那几张画,就到这儿来了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维以不永伤
引用地址:





博客信息
博客信息 博主:费晓菁 
全部博文(37)
读读书 (50)
看看碟 (49)
亚亚语录 (48)
谈谈情 (4)
雪夜读红楼 (8)
流年 (78)
走走路 (26)
饮食·男女 (9)
花事了 (10)
听听歌 (3)
晓菁语录 (2)
用户:
密码:
衣裳考——绿兮衣兮(2011-11-30)
衣裳考——轻罗小扇(2011-9-6)
衣裳考(2011-8-24)
一树一树紫薇花开(2011-7-19)
伊莎贝拉(2011-6-13)
五月榴花照眼明(2011-5-30)
家长会(2011-5-26)
野花在歌唱(2011-4-29)
  liu-yuegang@163.co...(2012-3-27)
  我现在无法想像石青到底是什么颜色了。...(2011-12-11)
  分享《快速提高中学生成绩的20个秘笈...(2011-10-8)
  分享《快速提高中学生成绩的20个秘笈...(2011-10-8)
  恰巧今天又翻看张的散文,看到看画记就...(2011-6-5)
  我们这里也是榴花季节,时时可见。我的...(2011-5-30)
  过来欣赏,分享,谢谢!...(2011-4-14)
  乐寿堂的玉兰开得相当好,想必是蓓蕾初...(2011-4-12)
  天涯的相册,能把人逼疯。...(2011-4-6)
我有办法分辩连翘和金钟了。金钟的枝梗是空...(2011-3-29)
2011-11(1)
2011-9(1)
2011-8(1)
2011-7(1)
2011-6(1)
2011-5(2)
2011-4(5)
2011-3(6)
2011-2(1)
2011-1(1)
2010-12(3)
2010-11(1)
秋睡轩
本来老六
王来扶映画志
花间记
风吹荷叶煞
汉语江湖
豆瓣儿
阑叶
和山北手
我的Mtime
草虫记
虾米碗糕
芸芸众生的吃喝玩乐
苏枕书
灵石岛
读写人
徐则臣
雪轻轻
访问:1302093 次
今日访问:34次
日志: 37篇
评论: 313 个
留言: 5 个
建站时间: 2007-7-22
费晓菁 管 理 员
若芊我芊n
2020-03-29 10:43
小奋青滤pe
2020-03-28 15:35
若芊我芊n
2020-03-28 12:07
若芊我芊n
2020-03-27 11:50
若芊我芊n
2020-03-26 10:08
若芊我芊n
2020-03-25 18:51
若芊我芊n
2020-03-22 01:22
南楼一味凉呈
2020-03-21 15:14
若芊我芊n
2020-03-20 11:53
费尔奇圆
2020-03-19 22:47
若芊我芊n
2020-03-19 05:13
若芊我芊n
2020-03-18 13:04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