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夜雨
江湖夜雨
江湖夜雨文集
博客信息
博主:S江湖夜雨S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留言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 访问:311662 次
  • 今日访问:3次
  • 日志: -212篇
  • 评论: 38 个
  • 留言: 1 个
  • 建站时间: 2005-2-12
博客成员
最近访客



从来只是爱花人,杨柳何曾占得春。多向客亭门外立,与他迎送往来尘
<< 下一篇>>
笑看沧海欲成尘――全唐诗中的神仙鬼怪
作者:S江湖夜雨S 提交日期:2011-1-29 19:54:00 正常 | 分类: | 访问量:4950

  笑看沧海欲成尘――全唐诗中的神仙鬼怪
  
  谁是任公子,云中骑碧驴(序)
  
  日月如轮,碾万物为尘土。时间,拥有着一双最具有魔力的大手。“南风吹山作平地”,就算巍峨如山岳亦湮灭为平川,“鸡鸣风雨海扬尘”,即使浩瀚如大海也巨变为桑田。
  没有永久辉煌的帝国,没有万世鼎盛的家族,一切我们都留不住,再强悍无比的人,也会在时间面前屈下膝来。正如旧小说中所说:“随着你举鼎荡舟的神力,到头来少不得骨软筋麻;由着你铜山金谷的奢华,正好时却又要冰消雪散……”
  相传曾狂妄地令百花在冬日里齐放的武则天,晚年时却也诚惶诚恐地派人在嵩山顶上投下赎罪金简,虔诚地向上天祷告说:“迄三官九府除武曌罪名”。
  佛经中说,就算是修行极高的“天人”,五百岁后,也面临着“天人五衰”的悲哀:“衣服垢秽”、“头上华萎”、“腋下流汗”、“身体臭秽”、“不乐本座”。
  可叹这月寒日暖,来煎人寿。“王母桃花千遍红,彭祖巫咸几回死”,又何况尘世中碌碌庸庸的凡人?
  岁月无形,光阴无情,何等无奈!正如李白之诗:“白日何短短,百年苦易满。苍穹浩茫茫,万劫太极长。麻姑垂两鬓,一半已成霜”。
  也许是出于对湮灭无存的恐惧,自古以来人们就幻想可以有生命的另外两种形式――“神仙”和“鬼魂”。神鬼之事,孔夫子避而不言,称“未知生,焉知死?”所以就算是在古籍中,也是归于野史轶闻之类的。
  在蕴藏着无数诗歌瑰宝的《全唐诗》中,神、仙、鬼、怪、僧、道之类的诗作被放在最后,还不如女子们的诗卷更靠前些。可见也是被打入“又副册”了。而我们现在流行的诸多唐诗选本中,更是不选这类被人目为“荒诞无稽”带有“封建迷信”色彩的诗作。
  然而,江湖夜雨却觉得《全唐诗》尾卷中的这些诗还是值得我们品味的,神仙鬼怪,或云虚妄,但其中折射出人们的幻想和渴望。
  早在庄子的笔下,就出现了这样的形象:“藐姑射之山,有神人居焉,肌肤若冰雪,绰约若处子,不食五谷,吸风饮露。乘云气,御飞龙,而游乎四海之外……”生性浪漫多情的唐代人,更是创造了许多传奇的故事,塑造出不少拂云醉月、餐霞饮露的神仙形象,这些神仙诗,就算并非真是仙人所写,但无不带着缕缕清风,浩浩云气间那种逍遥自在之真趣。
  
  “笑看沧海欲成尘,王母花前别众真”,这是女仙戚逍遥云中留语,“九天日月移朝暮,万里山川换古今”,这是丑仙马湘山巅所题;吕洞宾先生抚须而吟:“三千里外无家客,七百年来云水身”,韩湘子笛中留音:“他时定是飞升去,冲破秋空一点青”,蓝采和拍板踏歌:“红颜三春树,流年一掷梭”……
  乘云车,驾白鹿,食碧藕、饮琼浆,这些诗句带给我们的是一个纯洁美好的神仙世界,就算是我们只能仰望羡慕,就算是这些全是我们心中的幻象,然而,请允许我们保留一点精神寄托,来安慰自我吧。
  
  有趣的是,《全唐诗》中的不少神仙诗,尤其是女仙的诗,充满了人情味。她们和人间的书生相酬相和,以诗传情,风韵十足。位列紫极,尊贵无比的上元夫人、后土夫人,以及织女、许飞琼等女仙,都和人间的书生或美少年有着情爱因缘,上元夫人留诗道:“为爱君心能洁白,愿操箕帚奉屏帏”,织女也说:“佳期情在此,只是断人肠”,这其中没有半点冷傲高贵的“神仙性格”,简直就如同凡间女子的温婉口吻。
  
  古壁生凝尘,羁鬼梦中语。全唐诗中的鬼一点也不像《盗墓笔记》、《鬼吹灯》等书中的“粽子”(会尸变的僵尸)那样吓人和恶心。这些吟诗的鬼,影子中透着凄凉和落寞:南北朝时的一代豪雄慕容垂化身为黄衣鬼立于坟上对唐太宗说:“我昔胜君昔,君今胜我今。荣华各异代,何用苦追寻”,透着英雄末路的感叹;旅途中病死于襄阳的举子,化身为鬼,惆怅地对路人叹道:“荒村无人作寒食,殡宫空对棠梨花”,有着才子不遇的悲伤。同样,晚唐时不得意郁郁而亡的诗人邵谒,一点阴魂不散,托巫觇之手写道:“惆怅不堪回首望,隔溪遥见旧书堂”。
  有道是“鬼是女的厉”,长发的贞子远比生化危机中的怪物更阴煞碜人。相比之下,女鬼的诗更加幽怨:被人冤杀的郑琼罗的鬼魂远逐千里,哀怨道:“春生万物妾不生,更恨香魂不相遇”;孔氏因怜念自己的五个孩子被后母欺负,从坟冢中出来抚慰孩子,叹道:“死生今有隔,相见永无因”;而驿楼上那个幽然而来,沓然而去的湘中女子诗中更透出纠缠无尽的凄楚情怨:“佳期不可再,风雨杳如年”……
  此外,还有灯魅、花精、獭怪、狐妖等,无不吟出荒烟蔓草间的冷隽和诡秘。
  “姑妄言之姑听之,瓜棚豆架雨如丝”。如果将上面所写的这些神仙鬼怪的诗全都信以为真,则不免太过呆笨了。神鬼之说,实为虚妄。然而,据此将全唐诗尾卷的这些诗句打入冷宫,束之高阁,任其尘封虫蠹,也是很可惜的一件事情。
  现在不少人都喜欢收藏古董,古董之所以可贵,并非是它现在的使用价值,而是它上面所凝聚着的厚重历史痕迹。正因如此,才像谜一样吸引着我们去探究和品味,让我们如痴如迷。全唐诗中的这些仙鬼之诗,当然说不上能如李白、杜甫等人的诗作那样字字珠玑,在艺术上炉火纯青,但其中同样也凝集沉淀了唐代的历史和文化。
  武侠故事或者悬疑小说中,常有这样一种情节,在幽深晦暗的地道中,突然打开一座神秘诡异的暗室,其中藏着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这样的事情让人既紧张又兴奋。翻开《全唐诗》尾卷中的这些神鬼仙道的诗篇,我就有一种这样的感觉。
  神秘而旷邃的境界,可以包笼天地、役使造化,驱遣幽明,这是唐代的先人给我们留下来的诗句密码,它经历了千年的时光,依然沉默在《全唐诗》的暗黄书页中。让我们秉起烛光,照亮其中的斑斓瑰丽、幽冷飘忽……
  
#日志日期:2011-1-29 星期六(Saturday) 晴 复制链接 举报

评论人:海蓝珍珠 评论日期:2013-2-10 17:09
  :)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评论人:王式笺2015 评论日期:2015-5-9 17:43
看中华好诗词之后,当当上找你的书,注册了天涯,看你的帖子。真好。

评论人:东成ABC 评论日期:2015-9-17 16:26
谁说历史不能假设?
  长篇历史小说连载————《中国枭雄的传统形式》
  片段节选:

  在写秦三对此事的态度及决定之前,请恕作者要插写一段对江湖的理解。
  众所周知,“江湖”一词语出令人敬仰的大师庄周先生,原文为:“泉涸,鱼相与处于陆,相呴以湿,相濡以沫,不若相忘于江湖。”看了这句话,不免要可怜这群在陆地上无奈蹦跶,垂死挣扎的鱼儿。但也可以反过来想,便是泉不涸,鱼儿要从泉水出发游到江湖也是可望而不可及的事,如果算上坐在水边会施“愿者上钩”法术的姜子牙老师,这汪泉水里的鱼天生就注定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天下其实并不大,放在无穷的宇宙空间中,比泉大不了几多,庄子大贤,不会不知,人与鱼在此孰难分辨。
  道理如此浅白,以至于有人从有江湖的地方就有鱼推理出有人的地方就是江湖。这中间多少能听出一些无奈的感叹。真正的“人”手握钓竿稳坐江湖边,并没有要为了证明自己是“人”而涌身跃入江湖的意思。朝堂之上的当然是钓者,王一氓当然是钓者,呼吉利,老耿等亦是钓者,秦三更是当仁不让的钓者。他们不属于江湖。所以“有人的地方就是江湖”这句话除了无奈,还有些酸溜溜给自己脸上贴金的意思。

  舞文连载地址:http://bbs.tianya.cn/post-culture-950512-1.shtml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江湖夜雨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