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茶的茶
绿茶的茶

用户:
密码:
· 茶语微笑,我的微信公众号(2016-11-3)
· 天啦,我居然找到密码了(2016-9-6)
· 工作有感(2015-4-1)
· 老(2015-3-31)
· 想起劳子红(2015-3-29)
· 雨,不期而至(2015-3-29)
· 草长莺飞二月天(2015-3-24)
· 磁器口的房与猫(2013-12-17)
·,呵呵,这回记住密码别丢啦。...(2016-11-4)
·  想吃腊肉炒泥篙想的睡不着。相思病啊。...(2013-1-16)
·  这心态好的呀。老不老的怕什么。我现在...(2012-9-7)
·  嘿嘿,是我写的好还是她写的好:))<...(2012-8-30)
·  写得很好。...(2012-8-30)
在这给我留言吧 >>
· 2016-11(1)
· 2016-9(1)
· 2015-4(1)
· 2015-3(4)
· 2013-12(3)
· 2013-5(2)
· 2013-4(1)
· 2013-2(2)
· 2013-1(1)
· 2012-12(1)
· 2012-11(2)
· 2012-9(1)
· 水果在知音
· 一茗伴书香
· 鱼丽的书房
· 流浪客不语
· 懒猫咪微曛
· 小狐狸声色
· 暖暖在南方
· 南在南方
· 艾艾小羊
· 蔓草青青
· 若骊炊烟
· 小舟心海
· 南京丽晴
· 李锦枝荷
· 盛夏果实
· 梦里花开
· 欣儿花园
· 柔软时光
· 欧克莱尔
· 时间玫瑰
· 汉口阿丹
· 海南夏景
· 青山夜语
· 清晨之燕
· 樱子留学
访问:1001351 次
日志: 328篇
评论: 335 个
留言: 17 个
建站时间: 2005-2-11
来去之2005 管 理 员




<<上一篇 下一篇>>
飘逸在乡间小路上

作者:来去之2005 提交日期:2012-8-26 9:37:00 正常 | 分类: | 访问量:2812

  “飘逸在乡间小路上”这句话出自我爸高中的日记本,这句风情万种的话也一直是我爸被我捏在手中的笑柄。但昨天,我才真正领略了这句话的风骚。
  这个五一,回了趟外公外婆的老屋,体验了一把乡村生活。怎样评价呢?应该算是心旷神怡吧。
  走了将近三个小时的坑坑洼洼的乡间小破路,正飘飘欲仙时,老妈突然十分兴奋地将一个用瓦片层层叠叠围住的小园指给我看:“那就是你姥爷的菜园!”
  说完,车车便轧过一条石子路,摇摇摆摆地停在了一栋有点眼熟的红砖瓦房的门口。
  老屋中却没有人。过了一会,姥姥才慌慌张张地从邻家跑过来,原来是串门去了啊。姥爷姥姥才回来两个月,据说这两个月都在折腾这十多年没住的老屋。
仔细一看,还折腾得相当好啊!
  楼上的屋瓦是全部都换成了石棉瓦,但砖没换。打扫得干干净净,保留了泥土气息。换下来的瓦用来围了菜园,那可是姥爷的得意之作,传说连泥瓦匠看了都说围得好!
  老屋用的还是柴火灶,厕所和厨房的角落都堆满了粗细不一的木柴,即使不放到炉子里烧,看着也别有一番风味。
  老屋没有自来水、水龙头这一种东西,用的是很早以前打的井里的水,这些年环境污染如此严重,幸好那井水的味道还没变。
  没多久,便将老屋上上下下、里里外外看了个遍,于是就和我妈飘逸到乡间小路上去了。
  老屋门口有条河,下了河坡便是一个渡口,一条靠铁索牵引的渡船便在河上来来回回。拉渡船的是姥爷的堂弟夫妇俩,坐在船上听我妈和他们聊天,慢慢荡到了河对岸。
  河对岸的人家倒都不认识,据我妈说,因为河对岸是另一个生产队的。生产队什么的,我以为是只存在于历史书中的东西,没想到,却存在于很多人的记忆里。
  那条小泥巴路两旁没什么人家,都是绿树。一只鸟儿在树上叫得格外婉转和响亮,好像那整片寂静都是只属于它一个的舞台。
  忽然听到不远处传来的咩咩声,可走了许久,都没有看到羊的影子,只是远远眺望到那边的河岸上有几只羊和牛。突然意识到,在这寂静的地方,声音是可以传得很远的。
  夜幕降临,青蛙们的交响乐团开始排练,蛙鸣阵阵,此起彼伏。千变万化的节奏,千变万化的音色(顺便说一句,我录了一段)。躺在床 ,没有汽车和电视、电脑的声音,只有蛙鸣,我睡得很香(或者说很死)但据我妈的说法,那晚上上演的是一部四部曲,夜晚的蛙鸣、半夜邻居家孩子的哭声、黎明的鸟鸣、清晨的鸡叫。除此之外,别无杂音。
  早上,坐着小木椅,喝着姥姥ao的银耳莲子汤,盯着门口,不时看见几只伐轻快的土狗翘着尾巴经过,看河上的渡船来来回回。
  天气始终很好,我们决定到卢市镇上逛逛。
  背着包,飘逸在麦田间的小路上,不停地遇到老妈的熟人。他们看到我们时,一脸的惊讶地打招呼,有的人已经不认识了,走过去还回头看。顺便参观了我妈的大叔家盖的新房,我妈和她堂弟聊天,扯东扯西,我则专心致志地逗他家那只才两个月大的小黑狗。黑一郎,是我妈给它现取的名字。因为它的主人叫黄一郎。
  参观完乡间豪宅,不禁感叹,农村的房子普通都很大啊!
  继续飘逸:)
  看着路旁一望无际的麦田中翻滚着青绿的麦子,与田埂上的洋蓟花和大朵的蒲公英相视一笑。迎面走来一条似小马驹大的大狼狗,看它撒着欢经过我妈时还回头与我妈进行眼神交流,我完全忽视了它宠大体形所带来的震慑力,只觉得那是条自由自在的狗。
  水田里的老农们并不清闲,看着他们犁地、播种,不时有路人经过,赞叹一句:“这地搞得好。”
  “哟!又去哪里忙了?”
  “哪呀!满处玩一下!”
  在过小桥时,迎面碰到一拖着一车桌子、条凳的骡子,它看到我那好奇的表情,便瞪了瞪我,扬长而去。
  路旁的油菜籽,家门口抱着孩子的老妇,田间的墓碑坟冢,呼啸而过的拖拉机,一切都是那么新奇。
  我们继续飘逸在乡间小路上,与道旁的豌豆苗擦肩而过。
  总算到了卢市,看到有一户人家请客,在门口搭了台,请了乐队在那里热热闹闹地唱着一些我从未听过的老妈,而我老妈却显得对此很熟悉,哼了几句。“这歌在我上大学那会儿很流行呢,没想到现在还在唱。”
  我妈初中是在卢市上的,她拉着我来到了她初中门口,正巧遇上一位老者,我妈极兴奋地大喊:“严老师!”居然是她初中的班主任!时隔二十多年,虽然老师已经认不出她,但听到她的名字,却不再迷惑。当年我妈成绩不错,老师对她有记忆。两个人站在路边,聊起当年的班上学生,还有老师的孩子,现在都已成家立业,妈妈告诉我,当年那孩子还是个小不点呢。
离开初中,我们便一路往镇上逛去,道路的两旁边有各式各样的小店,但大部分商品都是山寨的,很粗糙。这里的杂货店里有卖农具的,塑料用品的,竹编的器物非但精致,还另有一番美感。我和我妈便抑制不住诱惑,一个斗笠,一个竹篇被抱回了家。
菜市场也不光卖菜,一些老农会摆个小摊卖菜苗。为了丰富我家家园,几株袖珍的蕃茄、黄瓜被领回了家。
头顶斗笠,端着满满的竹篇踏上归途,路过别人家院子,妇人很高兴地问:“哟,买了些什家?”
“几株菜秧子。”
再一次飘逸在乡间小路上,这次,我们的竹篇里又多了几枝农妇送我们回去栽的月季花苗。
天空飘起了小雨,老屋的轮廓渐渐变得清晰,那里什么都是老的,但什么都是好的。

以上是五一回老家后女儿写的作文,现在看到,当时情景如在眼前。
前不久,趁着她暑假,再次带她回家,她已无当时的新鲜感与兴奋劲,开始挑剔床铺的狭小以及其他不便。她并不属于这里,这里只是外婆家。
那天站在门口和过路的一位邻村的大伯聊天,他比我父亲年长,有两个儿子,早年去了黑龙江,在那边做木工,现在在那边已安家落户。说到自己的儿子和孙子,他说,他们几年没有回家,就算是回家了,孙子们也不愿意呆在家里,宁愿在镇上呆着。
我说,那是,他们从小生在东北长在东北,现在只怕是把东北当故乡了。
那位大伯说,是啊。

父母在的地方,即自己的故乡。
我很庆幸自己是一个有故乡的人。


#日志日期:2012-8-26 星期日(Sunday) 晴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复制链接 举报

评论人:五月芦苇 评论日期:2012-8-30 11:48

  写得很好。

评论人:来去之2005 评论日期:2012-8-30 13:31

  嘿嘿,是我写的好还是她写的好:))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绿茶的茶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