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客荷樵 一客听琴

博客信息

博主:石殇 

博客登录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统计信息

访问:2670909 次

今日访问:308次

日志: -153篇

评论: 1066 个

留言: 89 个

建站时间: 2007-7-6

博客成员

石殇 管 理 员

叶七姑娘 管 理 员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20-02-20 05:20

小奋青滤pe
2020-02-12 18:04

小奋青滤pe
2020-02-11 18:56

小奋青滤pe
2020-02-10 18:48

小奋青滤pe
2020-02-08 18:23

小奋青滤pe
2020-02-05 19:48

小奋青滤pe
2020-02-04 20:28

小奋青滤pe
2020-01-25 11:05

小奋青滤pe
2020-01-23 08:24

小奋青滤pe
2019-11-28 03:07

小奋青滤pe
2019-11-27 15:11

本站域名:
http://chanyip.blog.tianya.cn/

夢沈書遠
<< 下一篇>>

不需要任何人,独自生长。

作者:石殇 提交日期:2011-7-20 15:09:00 正常 | 分类: 对衰老的惧怕业已发生| 访问量:47064

  我经常在刚刚苏醒的清晨,听到楼下的钢琴声。直到我眯着困倦的眼,出门上课时,那钢琴声还在。当我傍晚下课,从深巷里一路闻着饭香回来时,依然能从人们高声交谈的声音里,从锅碗瓷器的敲打声中,轻易辨别出,那有气无力的钢琴声。当我打开笔记本,思索着自己也许应该写点什么的时候,我又听到了那熟悉的钢琴声。
  我住的这间房子,是在旧城区的一条老巷子里。巷口卖菜的老人说,他就在这条巷子里出生,读书,成家,生子。后来儿子出生了,他又看着儿子读书,成家,生子。他们一家三代都住在这里,从未离开过。
  我知道,这里再过几年就要拆掉了。巷子里缓慢安逸的天光,很快就会消失了。
  在日本有一个“付丧神”的传说。相传一件物品被使用到九十九次就会成为精灵,如果抛弃便会产生怨念,有点类似中国的物久成精,而这种精灵化作的妖怪就叫“付丧神”。
  这些让人住了一辈子的老房,拆除后会不会产生付丧神,我不知道。但是人的怨念,一定是最悲伤的付丧神。等所有的老房区都消失了,这些老人们,要如何面对与这个世界越来越巨大的生疏感?城市要拿什么来施舍给它忠诚的市民,日常生活匮缺的亲切和美感呢?
  有一天夜里,我因为失眠而焦躁不已,忽而听到巷子里有人放《长生殿》。“热腾腾宝香,映荧荧烛光,猛逗着往事来心上。”我被这水墨般细腻软糯的唱腔安抚了,跟着调子,我也唱和起来:“今夜呵,我在这厢,你在那厢,把着这失眠夜惆怅也暂忘。”
  我长期审美地疏远太过崭新的城市,我不喜欢昏昏然沉溺于它营建的不辨晨昏的繁荣,也不愿被它逼向自然主义的另一端,去刻意找寻那些能够征兆返朴归真的地方。
  我很担忧,当这些老人的背影逐渐消失在了城市建设的喧嚣里,在我失眠的时候,要去哪里寻找与《长生殿》如此美好的偶遇呢?
  这种强烈的美感,直到我遇到卖莲蓬的老孺时,又一次迎面扑来。
  那日晚归,走进巷子,见到墙角里坐着一位老孺,面前摊着竹篾编成的筛子,盛满新鲜的莲蓬。街灯正好疏疏落落亮起來,宅男拎著外卖从远处走来,袖子抡到衣领处。两位老妇携着幼儿念著平调的童谣上坡,一条黄狗在他们身边绕老绕去。我被那副像画一样的安宁打动了。
  彼时我正因让座时被扒走钱包的事,而感到万分沮丧,并对生活有了小小的背叛之心。卖莲蓬的老孺,提着外卖归家的宅男,唱童谣的幼儿,忽而让我张开双眼,再度对生活产生无比的热爱与眷恋。
  原来在时间的维度,我们都有明确的始终,不过是一群不折不扣的一条路向下走的旅行者。而在空间上,我们的观感是建立在对生活的眷恋之上的。
  如我这般客居此地的放逐者们,还有那孤单的弹琴者,在巷子里居住了大半辈子的老住民,夜里听《长生殿》的神秘人,卖莲蓬的老孺,还有许许多多在这厢或是那厢,对生活怀有最持久平淡的爱的人们,无论我们如何颠沛流离,如何流离转徒,这个城市最恬静和真的质地,不会因居住地的消失而消失,终会由原地回到了原地。
  不需要任何人,独自生长。

#日志日期:2011-7-20 星期三(Wednesday) 晴 复制链接 举报

评论人:江南无烟 评论日期:2011-7-24 1:15

  终于露面了呀。这城市里终于开始有栀子花和莲蓬卖了。

评论人:罹罹 评论日期:2011-7-28 22:20

  真爱这个充满勇气的题目

评论人:用蓝光看世界 评论日期:2011-8-6 12:01

  现在是一个人住?

评论人:我看到那无限光辉 评论日期:2011-8-7 21:39

  按照付丧神的传说,这个国家该有多少怨念。

评论人:害怕冷落 评论日期:2011-10-2 5:40

  原来在时间的维度,我们都有明确的始终,不过是一群不折不扣的一条路向下走的旅行者。而在空间上,我们的观感是建立在对生活的眷恋之上的。
  
  我们的认知、感悟、以及哲理还有真理,源于生活的点滴,往往在某一瞬间,某一个画面,脱尘出俗,灵魂飞跃!
  也许,处于拥挤的人群中,孤单只是心灵感受,不是不需要任何人,而是太需要心与心的交流
  但是,“一言不发,莫逆于胸,高山流水,知音达意”,可遇不可求啊

评论人:霉里酶 评论日期:2011-10-2 22:05

  去年年底,广州人为了争取保留骑楼,发起了一项请愿活动,但是并没有多大效果。当年老北京城墙拆除时,梁思成是怎么说的?
  我们的城市建设,向来缺乏理性和长远的目光。

评论人:许小丫 评论日期:2011-10-28 13:35

  这丫头,害怕,小小年纪竟能生出如许沧桑,倒是我痴长了。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一客荷樵 一客听琴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