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路与渡口书店
高路与渡口书店

作者:biboga 提交日期:2007-5-10 21:49:00

那天中午跟宁波她们吃饭,饭后我就遵宁波嘱,到巨鹿路找渡口书店去了。车从陕西南路过茂名南路,然后到巨鹿路。茂名南路当然是好看的,不过时尚得很国际化了,反没有亲切感,而巨鹿路还比较日常,我们在一个弄堂口看到一块牌子,上书“上海国际问题研究所”,下边有个括号“(弄内一号)”,牌子下是个水果摊,非常好玩,让我们横着竖着拍了好几张照片。

在巨鹿路上走了很久,才走到渡口书店。这个地方真好啊,有一个小院子,院子里有花,有桌子椅子,屋子里有书(简直废话),有个长得象孟庭苇的女店员,有架子杯子,有一股让人舒服让人欢喜的空气。

我们在渡口呆了好久,后来去吃晚餐,路上阿波对店主很是向往了一番:“店员都这么好,店主……”很有一点见紫娟而思黛玉的模样:)。不过呆在上海的时间这样匆促,估计见不着了。晚上我们就参加腥红组织的PARTY去了。

那个PARTY的人太混搭了。有风韵犹在的前云南美女沙龙太太,有带着俄罗斯太太的兰花大亨,有衬衫领带西装笔挺齐整的白领先生,有一个看之如25,听之如35的娇小丽人,有诗人兼贸易商之阿波与文艺青年兼家庭妇女之七七……大家齐谈如何在上海建出一个“布鲁克林区”,会谈中一个女生开始做准备好的发言,因为她是一个建筑师。

该女生穿得非常朴素。衬衫,毛线开衫,工装裤,一个马尾巴。她说:“我是做建筑的,还开了个书店。叫渡口书店。“

于是角落里传来了阿波和我惊呼声。纵是相逢应不识?于是那天晚上,我们在PARTY入口处的小桌子上开辟了一个“布鲁克林区”,聊东聊西,很是开心。深夜的时候,PARTY散了。我们——高路,陈耿,腥红,阿波和我,还一直又从安福路走到巨鹿路的书店去,呆了一会儿——咳,大概就是臭气相投,觉得多呆一会儿很开心。

高路和陈耿冲在前头,他们都是学建筑的,有工科风范,走得飞快,腥红和我都穿着高跟鞋和丝裙子,勉力追赶,阿波平时是十分钟步程都想开车的人,当晚倒走得很意气奋发的样子。在那段时间里,象是回到了校园时代?半夜里赶回学校去?夜风真凉真好。

那天晚上我在巨鹿书店意外地找到一本冯尼格特的《没有国家的人》,高路卖书用一个印了书店LOGO的纸条封上书。出门站在路边打车时,我们看到她在柜台边洗杯子,夜晚的窗与灯与书与人,真好看。但高路肯定对我这个“真好看”不搭腔吧?:)她是一个了不起的行动派啊!
#日志日期:2007-4-2 星期一(Monday) 晴
天涯“2016年度十大最具影响力博客”评选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BI-BO-GA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