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坐在桌前/暗淡下来
我们坐在桌前/暗淡下来

作者:biboga 提交日期:2005-2-20 0:58:00


1/回家的头天晚上,爸爸有话要和我说。我们本来在街上走着,他在街边一直要找个地方坐下,就坐在很凉的水泥栏上。是山区的小县城,地势上下,我们的下面是一个小小的街心广场,喷泉没有水。爸爸说了很多话,把他所有的对我的担心和建议都说出来。说完了,他说:“我们回去吧。”我们回去时,安安静静走着,空气很好。

爸爸过年七十二岁,小时候下雨天,他送伞到学校里给我,同学们会说:“你爷爷来啦。”现在我和爸爸一起去庙里烧香,也遇到熟人问:“你的孙女儿?”爸爸笑着说:“小女儿啊。总也长不大。”

但是总是长大了。离开家的那天坐很早的一班汽车,爸爸送我们下去,天还才刚亮。到车站,车过了很久才开。爸爸在车窗下站着,我们说:“你先回去吧。”他说好好。一直到车快开了,他把手伸进车窗,和阿波握了一下。

盘山公路绕来绕去的。我隔着玻璃看一重一重的山,眼睛就涨热起来。心里头这么满,这么重,说不出来的难过。

2/我们家里有很多兄弟姐妹。初五爸爸的生日,吃完晚饭后,姐妹们团团坐在妈妈的床上说话,盖着个大被子,很暖和。各人有各人的问题,可是能这么一起说话,还是觉得人生的好。四姐是不多话的,大家说到一半,她哭起来,我抱着她,跟她说:“你多好啊。我相信好人总是会好的。要对自己有信心。”小时候,每年的过年衣服,都是手巧的四姐给我打的毛衣,有一年,她在白毛衣上织了一头蓝色的大象。

二姐在楼下收拾碗筷,她最勤劳,从不抱怨什么。有时候我自己难受,想想二姐,就觉得自己或者软弱,或者贪心。她在乡下,种了一万棵花菜,一年的收入差不多四千块。我的外甥女小我七岁,带了男朋友来,她跟我说,也是个工人,两个人怎么能在城里买房子过下去呢。我给她在阳台上照了张相,跟她说笑呀,笑起来好看。她笑起来了,真的好看,但她不太经常大笑,虽然总是笑着对待别人。

大半年不见,小侄儿阿臭和我疏远了。但带他出去玩了半天,打汽球,套圈圈,吃棉花糖和羊肉串。真是很高兴。晚上他跟我说:“你怎么这么快就走啊?”我心里头很疼他,但没有好好带过他。看看他小小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觉得一个小孩要长大,遇到各种事情而不能选择,很可怜。但每一个人都如此。命运是不可祈求的。

3/离开家里又有几天了。我今天心思怔忡。傍晚的时候出门去,打了一辆车,跟司机说:“我要去法华寺。”以前和朋友聊天,问我为什么会心情不好。我说:“众生皆苦,前路茫茫。”总会在某一些时候,忽然象是失去了力量,只觉忧惧。聚散无凭,生如过客。那个司机很好,看我不象当地人,跟我说:“法华寺很远,在城外,你是要去铁佛寺吧?就在城里。”----这时候写下这么一句话,几乎觉得他是菩萨安排的一个善人。铁佛寺很快就到了。寺门却关着,牌子上写着早上八点到下午四点开放。我从门隙里往里看了一眼。空院落里一个很大的铜香炉。

往回头走,心情慢慢不紧张了。看看街边的店铺,过了一条街,就坐了个三轮车去超市。蹬车的人骑过了一个公园,离我住的地方很近,我却从来不知道。他看我探头探脑四处看,笑着说:“还逛逛公园挺好的吧?”我说是啊是啊。风很大,他把裤脚扎到袜子里,一下一下蹬着车。

在超市里买鱼的时候,我想买条鲈鱼,售货员却跟我说:“鲫鱼便宜很多啊,小妹妹你买那个合算。”我很承他的好意,改买鲫鱼,回去做个鲫鱼汤喝,要更象是家常过日子。

4/我做了酸菜鱼汤,炒了肉丝木耳和茄子。阿波很捧场,吃了三碗饭。还要添,我不让他再吃了:)。


#日志日期:2005-2-20 星期日(Sunday) 晴
天涯“2016年度十大最具影响力博客”评选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BI-BO-GA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