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孝谷研究
曾孝谷研究
中国近代话剧活动家,名延年,一字少谷,号存吴。四川成都人。中国早期话剧奠基人之一。毕业于浙江省两级师范学校,诗文书画皆能。1906年考取官费留日,9月与李叔同同时进入东京美术学校西洋画选科。于1906年与李叔同等人共创春柳社。他于1911年3月与李叔同同时毕业,成为该校西洋画科的首批中国毕业生。毕业后李即回国任教,而他于4月入西洋画科研究科,为该画科的第一个中国研究生。但他没有继续深造下去,而是只学了一年就退学回国了。他是中国早期话剧的开拓者之一,与日本新派剧人交往甚密,在编剧与表演上都颇有成就。回国后,在四川过执教生涯,不复登台。

博客信息
栏目分类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 访问:32150 次
  • 日志: -248篇
  • 评论: 1 个
  • 留言: 3 个
  • 建站时间: 2007-6-17
博客成员


<< 下一篇>>
苍茫身后事(转载)
作者:曾孝谷研究 提交日期:2007-7-19 16:25:00 正常 | 分类: | 访问量:2788

  苍茫身后事
 陈薇

今年是中国早期话剧奠基人之一曾孝谷先生去逝70周年,中国话剧诞生一百周年。曾孝谷先生根据小说《汤姆叔叔的小屋》创作的剧本《黑奴吁天录》,是中国第一部话剧剧本,该剧1907年6月1日在日本东京公演,标志着中国现代话剧的诞生。
  一百年前,当名延年、字少谷、号存吴的成都人曾孝谷考取官费留日,他便与李叔同同入东京美术学校西洋画选科,并且交情甚笃。李叔同曾别出心裁用“曾”字夸张变形,绘出曾孝谷喜怒哀乐12种表情图;他们也曾同台演出话剧,共同创建新剧社团春柳社。1911年3月曾与李毕业,成为该校首批西洋画中国毕业生。李叔同回国任教,而曾孝谷则进入西洋画研究科,为该画科的第一个中国研究生。但曾孝谷只学了一年就退学回国。回国后,在四川过着执教生涯,不复登台,亦退出世人的视线,于1937年病逝成都。
  ……
  这段辉煌继而落寞的旧事,几十年前的往事尘烟,在中国近代戏剧史上渐渐被人淡忘了,甚至故意搞得模棱两可。但在一位老人心中,却定格成悲怆的记忆,并为此付出了一生的艰辛,一生的守望。这位老人就是曾孝谷先生唯一的女儿,她叫曾世琛。
  曾世琛出生于1919年7月,时值五四运动爆发不久,母亲是日本人,父亲曾孝谷在成都靠教书度日。曾看成都老画家屈义林先生回忆曾孝谷的文字,说“孝谷先生晚年生活比较清若。抗日战争时,他遣返日本夫人回国,留抚着所生的一位孤女。”想想其实出入很大,孝谷先生抗战爆发那年1937即已去逝,“遣返日本夫人回国”应在此之前许多年。而世琛早已记不得她的日本生母何时离开,但心却是生出翅膀飞向茫茫彼岸的,去拥抱无望的母爱。
  我们一帮朋友约定去看世琛老人前,友人琼琼已先行去了一趟日本,每到一处寺庙即替世琛老人祷告母亲的亡灵,亦拍了许多照片,以期慰藉那颗守望了八十年的心灵。
失去母爱的孩子倍受父亲溺爱,“十多岁了,他还把我背在背上走路。”世琛老人说,“夏天我的脚丫长水泡,痒。父亲就把毛巾撕成绺,轻轻套在我脚丫上擦,止痒。”……老人回忆着浓浓的父爱。
  屈义林回忆孝谷先生的文章中说:“(他)后来娶了继室,生了一个小儿子。为了得一点租金,所住独院的厢房也出租了。”我把这段意思转述给世琛老人听,她更正说:“是娶的姨太太。”。“他们生了一个儿子?”我说,“也就是说,您还有一位同父异母的弟弟?”
  世琛老人淡淡地笑笑,也许已经习惯被人误解,她说:“我父亲只有我这一个亲生女儿。还有个女儿和儿子是姨太太带过来的。”她叹口气,“父亲去逝后,欧阳予倩有一次来成都想见我,她(姨太太)把她的女儿指给欧阳予倩说:她就是曾孝谷的女儿。欧阳予倩说不是,曾孝谷寄给我照片上的女儿不是这个……”
  如果当初作为新中国第一任中央戏剧学院院长的欧阳予倩,能够见到世琛,也许她就不会在文革中被迫烧掉部分父亲的遗物。
  “我给郭沫若写过信。但信寄出去不久,郭沫若就去逝了。后来,北京来了两个人,问我有什么要求,我说没有,希望将父亲的东西交给国家。我把父亲的几乎所有东西都交给他们带走了,包括父亲为我画的一幅画……”
  “但是我什么都没有等到。特务、汉奸、反革命……文革的时候,全市批斗,剃阴阳头,扫大街……现在给父亲也没有一个说法……父亲的骨灰在家里一放就是十多年,后来埋进中合的龙登山公墓……”老人的眼睛红了……
  亦如十多天前,永清、琼琼和我带着省戏剧家协会副主席廖全金和研究新文学的专家龚明德去看她,当明德老师拿出十年前出版的《新文学散札》,翻到有关曾孝谷的那页给老人看,“我们没有忘记曾孝谷!”龚老师大声说,世琛老人泪如泉涌,让在场的每个人为之动容。
  世琛老人退休后选择生活在雨城雅安,她一生多舛的命运就象这雅安城的雨水,太多的不幸与错过,几乎将她的一生淹没。像每一位普通的退休老人,除了微薄的退休金,世琛甚至没有享受过国家的一砖片瓦。现在住的房子,也是女儿给她买的……
  我第二次去雅安见世琛老人时,她说她曾在上世纪未在成都与我擦肩而过……全无印象的我,惊异于88岁老人的记忆。廖全金老师感叹说:“我们晚来了十年!”,但就是在十年前,如果我们来了,如果我们知道曾世琛就是曾孝谷的女儿,我们能给她的帮助又有多少呢?!
  逝者长已已。愿那发生的、消失的往事,都真实如初,都拥有它该有的位置。
  当我们一行人走上人影稀少的大街,我抬头望望二楼的阳台,阳台外的铁护台上放着几盆茉莉花,世琛老人站在窗边对我们挥手致意,目光深沉而无助,寄与着无限希望。我知道,她一定又哭了,眼睛红红着。

#日志日期:2007-7-19 星期四(Thursday) 晴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复制链接 举报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曾孝谷研究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