匡天下文学作品
匡天下文学作品
匡天龙: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北京大学文学博士,中国天龙集团董事长总裁,千亿万富豪,笔名有:匡天龙,匡花坛,流沙,流沙江,毛泽南,洪湖浪,匡天下,匡天马...... 发表文学作品五千多万字,有著作五十多部.匡衡第七十六代嫡孙.匡天龙,原湖北省长江大学荆州师范学院文学院4861班学生。流沙江,原武汉大学中文系1985级学生。中国当代著名文学批评家作家诗人教授。美籍华人。电话号码:010-83448327;020-82583310;021-51879045。0716-3618176;0716-3612348。匡天龙QQ号:869573969。E-mail:kuangtianlong2006@126.com;E-mail:kuangtianlong2100@126.com;E-mail:kuanghuatan@126.com.
我和《羊城晚报》有点缘
作者:匡天下 提交日期:2007-8-24 19:31:00 正常 | 分类: | 访问量:909

我和《羊城晚报》有点缘
  在我所喜爱的《羊城晚报》创刊50周年之际,想起了我与这份报纸的近20年之缘。
  话说1988年初,我在湖北省监利县商业局办公室司副主任之职,主要工作是起草公文和工作总结。某日偷闲串门至人保股,见同事郑分义悄悄地上班写小说,其时,他已在《广东农民报》上发表过多篇短小说,报社赠他的挂历就钉在最显眼的地方。甚至连邮局的稿酬汇单留言也和发表的作品一起贴在本子上。看他一副得意样,我气道:“不就是在农民报发几篇东西吗,我在羊城晚报发几篇给你看看。”
  话已出口,只得写。写什么呢?办公室打字员用字盘的不同习惯启发了我,写出了我的第一篇短小说《字盘》,寄给晚报“花地”副刊后急待回音。回音啦,是一张稿笺,上边写道:“文不长。通过不同时期打字机常用字盘表上词汇的变化,反映出不同的人不同的工作方式和思维习惯,而且这种反映是非直接式的,因而使作品的批判更含蓄、更深刻、更具有力量。文章写得一般,但作者的确是从生活中提炼出来的,值得称道。建议发。又,题目改为《习惯》。”编辑是芮灿庭。之后是漫长的等待。4个月之后,《习惯》在《羊城晚报》“花地”副刊发表啦!原来是等够一个版出短小说专页。之后,还刊发了作家梁信的一篇《短小说创作漫笔》,文内居然谈到“专页中的《老张逸事》、《习惯》都是不错的。由此可见编辑沙里淘金的匠心。”还有更受鼓舞的,23天之后,我的另一篇短小说《为妈妈干杯》又在《羊城晚报》的“花地”副刊发表。一个月在《羊城晚报》发表两篇小说,且有评论提及,我在山城连州名声鹊起。当时资讯还不发达,整个县城就看那么几张报纸。
  忽一日,县委办主任张蓝福专门来商业局找我,说:“潘伟,你的笔没用武之地呀,胡编小说。我要调你到县委,天天写报纸。你等着,下午我送调令来。”从那一天起,我当了新闻秘书,从连县县委到清远市委,一当就是10年。从那一天起,我入了新闻这一行。
  当新闻秘书10年,我最看重在《羊城晚报》发稿。每当在《羊城晚报》上有我的文章见报,都会有在省外的亲友打来电话,说又见大作了,说又有家乡的消息了。《羊城晚报》之影响确实太大了!
  慢慢慢慢,我结交上了羊城晚报社的一批师友:周文韶、陈建成、刘学工、骆德民、张克眉、陈心宇、蔡俊荣、叶健强、朱文海、颜长江、邓勃、段煜婷、李洁军、张洪潮……(排名不分先后)。那年参加广东省新闻考察团去欧洲,团友陈建成一见我的名字便认定:“我和潘伟住一个房。”陈建成睡觉打呼噜,怕影响别人,却不怕影响我。害得我晚上先用德国啤酒把自己灌个半醉,之后蒙头入睡。第三晚,也习惯了。十五天后回到香港,我俩共住最后一晚,陈建成请我出去喝一顿表示歉意。回家了,安静了,没有陈建成的呼噜声干扰了,我却连续三晚难以入眠。
  1997年初,时任清远市委书记骆雁秋对我说:“潘伟呀,你在新闻秘书的岗位上干得不错,市委准备调你到报社去,真正自己办报。”反抗是无效的,去吧。
  当新闻官枯燥无趣,压力也大。弄点什么有趣的事情调剂一下呢?人家叶健强经常背着相机跑街,我何不弄台相机跑跑民间呢。于是,我想在自己办的报纸开个摄影图文专栏,原打算把专栏叫做“伟哥看民间”,后来想到自己是党报的社长,不能老没正经,还是换名为“民间一瞥”吧。弄了十来期,把剪报寄给颜长江“斧正”,长江兄回信一一点评,还鼓励道:老潘这辈子有事干了!《民间一瞥》转眼间办了将近8年,大概有400多期了吧,评上了“全国报纸副刊优秀专栏”,部分作品获了奖,还出了书。长江兄并不仅仅是口头(准确说是笔头)鼓励,还有实际行动———在《羊城晚报》上分别以两个半版的篇幅推介我的专栏,还亲笔撰写《背相机的社长》鼓吹一番。我的专栏固然不错,但也不排除有老友的私人感情。
  2000年在桂林参加新闻摄影研讨会,夜间无事,我、颜长江、段煜婷、还有人民日报社华南分社的许培武,一起在漓江边吃酒,吃得天昏地暗,之后一个个跳进了漓江……
  后来,我和段煜婷谋划“连州国际摄影年展”。
  后来,我和颜长江、许培武的作品参加“连州国际摄影年展”。
  再后来,我和颜长江、许培武的作品入选“法国巴黎国际摄影双年展”。
  ……
  如今,我在报社当社长,当初的同事郑分义在某检察院当检察长。如果当年郑分义把他写的短小说投到《羊城晚报》,而我把我写的短小说投到《广东农民报》,也许他是社长而我是检察长了。没有“如果”,这是缘,也是命。




















#日志日期:2007-8-24 星期五(Friday) 晴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复制链接 举报





博客信息
博主:匡天下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留言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统计信息
  • 访问:477285 次
  • 今日访问:123次
  • 日志: 1170篇
  • 评论: 58 个
  • 留言: 82 个
  • 建站时间: 2007-6-8
博客成员
最近访客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