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 梦 斋
守 梦 斋
wintersunray.blog.tianya.cn   [复制]  [收藏]
Dream Guardian''s Hut
首页 | 留言板 | 加友情博客 | 天涯博客 | 博客家园 | 免费注册 | 帮助
Pourquoi tu me prends par la main? Parce qu‘avec toi je suis bien.
<<上一篇 下一篇>>

一生只做一件事-小女子艾伟德

作者:燕子飞时 提交日期:2007-12-11 16:02:00

对于从十九世纪到二十世纪在华传教士,我知道的很少,何况这还涉及到义和团等敏感事宜,历史课本里一般不多评价。偶然读到一个英国女子艾伟德的故事,不能不被她一辈子的坚持打动。出身贫苦,信主后感到去中国传教是上帝对她的召唤。因为所受教育不够,“公派”不合格,于是一点一滴攒好路费冒着危险万里跋涉来到贫穷的山西,开了家八福客栈,做着最辛苦的工作,为同样贫苦的脚夫传达上帝的福音,并于1936年加入中国国籍。抗日战争爆发后,她曾在极度危险困难的情况下,护送百名孤儿安全转移到西安。1949年,艾伟德回到英国,在中国的艰苦生活损坏了她的健康,但1957年艾伟德欲重返大陆,被拒绝入境,于是去了台湾,1970年逝世,享年68岁。

到底有没有神,我不知道。我知道的是,做一件伟大的事不难,一生坚持做一件事,看起来容易,做起来才是最难的。信仰的不同不能阻止我深深的敬意。我愿跪倒在她的面前,不是因为上帝创造了她,而是因为她代表了上帝。

维基上的介绍如下:

艾伟德(Gladys Aylward,1902年2月24日-1970年1月3日)是一名英国独立女传教士,被称为“小妇人”,她在中国传教的经历在西方广为人知。
1902年2月24日,艾伟德生于英国伦敦以北米德尔塞克斯郡埃德蒙顿的一个工人阶级家庭,父亲是一名邮差。早年未受太多教育,做过侍女,后决心去中国传教,但是被内地会所拒绝。1930年10月18日,她自英国只身出发,花费了所有的积蓄,乘船和火车,辗转俄国、日本,在俄国几乎被拘留,最终到达天津,又长途跋涉到达山西阳城,接替年老的卫理会传教士珍妮·劳生(Jeannie Lawson)。在阳城,艾伟德创立了八福客栈(在好莱坞电影中被为改为六福客栈The Inn of the Sixth Happiness),用于传教。她曾接受当地道尹的请求,帮助妇女放脚,还曾帮助平息当地监狱的骚乱,她还收养了很多孤儿。1936年艾伟德加入中国籍。
抗日战争爆发后,该地区被日军侵占,宣教团体保持中立,艾伟德厌恶日军暴行,帮助救治中国难民和伤员,并将日军行踪通知中国方面。1940年艾伟德率领94名儿童经过数十天艰苦的步行,安全转移到西安。后在陕西、甘肃、四川等地传教。
1949年回到英国家乡,英国广播公司的Alan Burgess将她的经历写成《小妇人》(The Small Woman)一书。1957年她决定重新回到中国,但被拒绝入境,于是前往台湾,后在台湾病逝。

艾伟德26岁时的画像
  

八福客栈-艾伟德的感人故事
  

#日志日期:2007-12-11 星期二(Tuesday) 晴 复制链接 举报


评论人:燕子飞时 评论日期:2007-12-11 16:04
转载:

小婦人:艾偉德



  有的宣教士,不屑學中文,甚至有的海外華人宣教士,也是如此;但她不僅學中文,更學土話。有宣教士不肯住在華人中間;她不僅住在華人中,還服事華人,最低下的華人,並且還入了中國籍。
  北方有俗語說:“車船店腳牙,無罪也該殺。”是說到受卑視的行業:其中“店”是開客棧的;“腳”是行腳的,就是運輸業者。這位遠道從英國來中國的宣教士,居然開起客店,而且專招待行腳的騾伕。
  她是艾偉德,曾在山西開設“八福客棧”。

  艾偉德(Gladys Aylward)於1902年二月二十四日,生在倫敦北郊。父親是一名郵差。因為家境清寒,給富貴人家作伺候客人的侍女。在十八歲的時候,悔改重生,極想服事主,到中國傳福音;她申請參加內地會,因缺乏正式教育而被拒絕。
  艾偉德仍然不氣餒,決心積蓄足夠的錢,自費前往中國。
  那時,有人介紹她去看顧退休的宣教士夫婦,艾偉德欣然接受。在同那雙老夫婦的交談中,得到許多實際的知識。他們以為她不應該把青年歲月,浪費在這裏。剛好有人告訴她,倫敦的揚何斯本爵士(Sir Francis Younghusband)夫婦,需要一名司客侍女。那家住在高貴住宅區 Belgrave Square,工資自然較高,更重要的是揚何斯本家中有許多珍貴的藏書,他自己是個頗有名的作家,寫過不少有關東方的書,如果能夠借閱,可以增進她對東方的知識,作宣教士的準備。
  艾偉德雖然學識不高,但她有語言天才,學得一口高雅的牛津英語,而且懂得應對和禮儀,頗得主人信任器重。她到假期時,就去外面再兼作別家宴會幫工,以求在最短時間內,積聚最多的錢財,完成她到中國宣教的異象。
  1930年初,在衛理公會的聚會中,她聽人說在中國有位老宣教士珍妮.勞生(Jeannie Lawson),已經七十三歲了,卻欲退而不能休,因為她到處尋找,竟沒有人肯去幫助她。
  艾偉德說:“那人是我!”
  她立即寫信去,表明自己願意去。
  艾偉德在等候回信中,就先去探聽旅行的方法,知道如果直接坐船到天津,是最好的路線,但費用要貴,超過她能夠負擔;最經濟的方法,是乘橫越西北利亞的鐵路,再轉中東鐵路南下,由大連乘船到天津,去到工場,費用會省一半。
  漫長的等待。幾個月後,回信來了。珍妮歡迎她去;並告訴她,只要到天津,寫信去,會有人去接她到珍妮所住的地方──那是在遙遠的鄉下。
  1930年十月十八日,艾偉德帶著兩個箱子,一個箱子裏是她的衣物,另一個是簡單的食物,和路上煮食的酒精爐。多孤單的行程!不是豪華的旅游,沒有富貴的親友相送,她身邊只有二英鎊和幾枚銅幣。送行的是父母和姐姐葳蘭(Violet),送她從港口乘船到荷蘭海牙,轉鐵路往俄國。
  艾偉德把自己交託主。她乘的是三等火車,沒有一個相識的人,沒有懂英語的人可以交談,只一路禱告。有一天夜裏,火車停了下來,不再往前走。那地方是奇塔(Chita),西伯利亞草原的大曠野中,一個荒涼的鎮,到處是軍人,還聽到稀疏的槍聲。艾偉德只得在車站的寒風中,裹著毯子過夜。反復交涉,才得轉火車去海參崴。在那裏,一名俄國官員想姦污她。艾偉德抗拒。那官員離開她去了。
  路邊有一名不相識的婦女,找一個男人乘夜帶她去碼頭。艾偉德登上一艘日本商船,求船長免費載她去神戶。從那裏,乘船到了天津。
  在天津,找到了差會辦事處。問起珍妮勞生,那裏的宣教士搖頭說:“珍妮獨來獨往,在山西行蹤無定。寫信給她,不知何年月日才有回音;你不如等在這裏,有適當可靠的人來,帶你直接去那裏。”
  在等待中,艾偉德出去游覽,找機會學些中國話。她對中國最初的印象,是有許多的牆:長城的牆,城鎮都有牆,家家戶戶有院牆。怎樣才可以打開這些圍牆,進到中國人的心裏?
  有一個姓路的基督徒商人,要到山西,可以帶艾偉德去到那裏。
  於是,長途跋涉開始了。火車,轉乘長途汽車,到澤州,內地會的宣教站。在那裏,有一位年老和善的女宣教士司米德夫人(Mrs. Stanley Smith)接待她:她是個寡婦,丈夫是“劍橋七子”之一,是那一代碩果僅存的資深宣教士。司米德夫人對她非常體貼愛護,簡要的告訴她,山西的狀況。司米德也告訴她,西式的裝束在此已不適宜,幫她預備了高領的中國旗袍。休息幾天之後,艾偉德坐上騾車,再改乘搧子,經過兩天的路程,終於到了陽城。
  珍妮.勞生住在城門外,騾隊往來的大道上。艾偉德發現,那是一座大房子,有個大院,堆著兩大堆髒亂的物件。珍妮說,那是她新租下的房子,因為說是“鬼屋”,沒人敢住,所以租價特別低廉,每年只一英鎊。工人正在那裏進行清掃修建,只有一個房間算得整潔可住。整理清潔是艾偉德的特長。她辛勤工作,不幾天,就把全屋子整理得一塵不染。
  珍妮在中國已經超過五十年,濃重的蘇格蘭口音,有時候不知不覺攙雜著中國話,性情也有些怪癖。
  艾偉德問:“這是你的宣道所?”
  “也許是,也許不是。”
  這樣一座大房子作甚用?
  二人想到可以開一間客棧,接待往來的騾伕住宿,向他們傳福音;他們的行腳,是福音的媒介,把好信息傳遍各處。他們的廚子老楊,可以負責供應飲食。
  珍妮說:“我已經想好了名字,叫‘八福客棧’。”
  但只缺少一件:沒有客人住宿。當地的人,看到他們就喊“洋鬼子!”怎肯來與鬼同住!
  客人哪裏來?珍妮想出方法:讓艾偉德去門口,看到經過的騾隊,就攔住勉強拉他們進來。
  起初,這使艾偉德有些難堪;騾伕們也不甘願。但看到設備清潔,飲食可口,而且收費便宜。晚間,老楊還說聖經故事給他們聽;不過,他說的常與聖經不同,會加上“挪亞潔淨聖殿”之類。他們也不知道,只是以為有趣。騾伕們歡喜住宿,並告訴別人來住。這樣,不久就常常客滿,騾棚也槽頭滿了。
评论人:燕子飞时 评论日期:2007-12-11 16:05
  不過,珍妮勞生的精神健康愈來愈差。她多年孤單工作,經歷過義和團和毓賢的迫害,屠殺,所受刺激,給她留下心靈的傷痕太深。終於有一天,使氣外出,意外受傷死亡。艾偉德來了還只一年多。
  幸好老楊繼續留下工作,客棧營業照常。管理的擔子,落在艾偉德身上。這反而給她機會練習,中國話進步很快。她漸漸能夠傳福音,領人信主。司米德夫人從澤州差一名中國信徒來幫助,並供給他的工資。

  老楊忽然對艾偉德說:“也許,你該去拜訪本地的道尹大人,表示尊敬。”以後,他連續催了幾次。艾偉德抽不出時間,而且她也不以為有必要。
  有一天,道尹忽然來到八福客棧。談話中,他提出中國在推行“天足運動”,政府明令要婦女放腳,就是解放婦女的纏腳,並挨戶檢查,以改正多年的舊風氣。艾偉德當然是最好的人選。她還可以示範天足的好處。他應許派兩名衛兵保護,發給薪水,還供給騾子作交通工具;按時直接向他提出報告。
  中國老百姓怕官。老楊很歡喜,因這工作有些官的氣派,能夠受人尊敬。艾偉德經過考慮,感謝神給她這特別的機會,就接受了,附帶條件是不能限制她講福音。
  這樣,艾偉德能夠周游各村莊,鎮市,進入人家,自由有效的見證耶穌。有些人信了主。
  那時,監獄發生暴動,典獄官派人來找艾偉德,看她能不能以神的能力,解決問題。艾偉德不能推卻,看到監獄中的緊張形勢;她叫出那暴動的領袖,要他交出武器,並保證不加究罪。這樣,和平解決了問題,也領了囚犯信主。
  有一天,走在街道上,看見路邊有個婦人,坐在地上,要出賣一個病弱的女孩子,討價兩個銀元。艾偉德沒有兩塊錢,把僅有的九角錢給了她,領著那瘦弱的女孩回八福客棧,就叫她“九毛”,學名“美恩”。用愛心和禱告,那女孩復原了。
  美恩看見門口有個可憐八歲的孩子,以為他們兩人少吃一些,就夠養活他;艾偉德同情,也領養了他,起名“少少”。
  艾偉德收養的第三個孤兒,取名“寶寶”。另一個八歲的女孩是“蘭香”。
  1936年,Gladys Aylward 歸化為中國籍,成為艾偉德,中國人,不再是“洋鬼子”。卻正趕上共赴國難!
  1937年,蘆溝橋事變爆發,日本正式開始侵華戰爭。
  次年,戰爭也臨到了僻遠的陽城。一個炸彈炸中了八福客棧。艾偉德被壓在瓦礫堆下,失去知覺,醒轉時,發現只受了點輕微外傷。
  艾偉德和她的孤兒們,並幾名基督徒,疏散到山地的北柴莊。居民指給她一個窯洞,用僅有的幾樣急救藥品,艾偉德幫助傷患,竟成了唯一的“醫院”。等日軍離去後,她和難民們又再回到陽城。
  意外的,有一天,道尹大人請艾偉德赴宴。他讓艾偉德坐在首位,當著同席的人宣告說:“儒家的教導存在我頭腦裏;但我看出基督活在艾偉德的心裏。我要作個基督徒。”
  艾偉德恭喜他,作了這關乎永恆的決定。

  1939年二月,艾偉德聽說日軍已經放棄澤州,回到城市據點過冬。她記挂著內地會的同工,到澤州去看望他們。
  司米德夫人已經離世,戴維斯(David & Jean Davis)夫婦在那裏的宣教站繼續工作。他們是英國人,宣稱保持中立,得以平安。相見甚為歡喜。
  有一夜,酒醉的日本兵,進入宣教站,在那裏狂喊亂叫。艾偉德去同他們交涉,被一名兵用槍把打在頭上,昏倒在地。醒來的時候,看到戴維斯在旁照應她,並沒有多大傷害。
  後來,有兩名年長的宣教士要回國,請戴維斯送他們到煙台等船。他囑咐艾偉德代為看守,說明差會的政策嚴守中立。
  幾天後,中國軍隊要來借住,艾偉德以中立為由拒絕。率領的人是林南上校,一名情報軍官。他談吐文雅有禮,同艾偉德談論善惡的問題,指日本軍隊是惡的,應該助善拒惡,並說中國的防衛戰爭是“義戰”。
  艾偉德同他談論,有時二人在澤州城中的街道上同行。
  有一次,到山地去。艾偉德遇到了傳奇性的游擊隊英雄雷將軍(General Ley),深入內地,難得見到個歐洲人,而這人竟然原是天主教的神甫,而成為抗日游擊英雄。
  當在澤州的時候,時代(Time)雜誌的記者,訪問艾偉德。時代的創辦人魯斯 (Henry Luce),是美國長老會宣教士路思義的兒子,極為同情中國政府。艾偉德說:她代表的宣教團體是中立的,但她恨惡日軍的暴行,也不能緘默不言。當然,她是中國人,也把所知道的日軍行蹤,報告中國方面。
  在澤州,有二百名孤兒。1940年初,她的助理晉本光,帶領一百名孤兒去了西安。現在,經過戴維斯同意,照艾偉德的建議,將剩下的一百名孤兒,遷往陽城山區。艾維德則暫時留在澤州,幫助照顧宣教站的約一千名難民。
  幾天後,消息傳來,進行春季掃蕩的日軍,迫近澤州,只有一天的路程。來報告的人,手上還拿著一張告示,寫著:懸賞捉拿“小婦人艾偉德”。她倉皇逃回陽城。日軍飛機低空掃射。她覺得肩頭上仿佛被猛打了一拳,後來發現是受了槍傷。
  艾偉德決定要去西安。行前去向新作基督徒的道尹告別。道尹關心的告訴她,路上要有足夠的口糧。艾偉德說:她預備帶一百名孤兒同去!
  “啊呀!那要攀山越嶺,要渡過黃河…”
  “但我不能不走。”
  他所能夠作的,只是派幾個人,扛幾袋小米,送她一程;但只能到黃河為止。“以後,我只有為你禱告了。”
  “我也為你禱告。”


评论人:燕子飞时 评论日期:2007-12-11 16:06
  同行約一百孤兒,最大是一名解放的婢女素蘭,還有艾偉德自己收養的美恩和蘭香,少少,寶寶和兩名男孩子;最小的一個只四歲。
  美恩問說:“要走幾天?”
  艾偉德回答:“騾隊走五天。”那是說,他們走大路,也走得快得多。她一直笑著,但心裏說:“這簡直是瘋狂。”既上了路,她從未走過的山路,只有仰望主的憐憫。
  時間過去,艱難的山路沒有盡頭。孩子們的鞋破了,腳磨腫了,衣服髒破,像一群小叫化子。仍然前進,緩慢的前進。
  疲倦,行進越來越慢。除了他們一隊人之外,再沒有別的旅人。一天,遇到了幾十名軍隊,給孩子們一些食物,使他們歡喜了好久。
  十二天過去了。
  前面走的孩子,歡呼說:“黃河!”
  從高處望見那蜿蜒的河水,使他們忘卻疲勞。想到要坐火車了,使他們倍加快樂。艾偉德謝過伴送他們的人,看他們回去。自己率領孩子們,向河邊走去。
  黃河的水波浪滾滾,但沒有渡船。只有等,挨著餓等。前無去路,是很可憐的事。連艾偉德也有些灰心了。
  第四天,來了幾名士兵。他們觀察這些小難民,已經有好幾天了。看到不像有危險,才來幫助。取出一面鏡子,在陽光下向對岸閃照了幾下;對面也有回應。不久,渡船來了。他們分三次渡過了黃河。現在已經脫離險地。
  再走了兩天,到了米脂,孩子們第一次搭上火車,都十分興奮。有時,火車停下來,讓他們去難民救濟站吃飯。到了中條山脈的一個小村,火車不能再前進了,因為橋梁被炸毀;只有攀越崤山的小徑,才可以到潼關;只是那條山徑,連鄉民都沒走過。
  艾偉德帶著孩子們,一步步的往前挨。到一個山村,再問往前的道路。每個人都筋疲力盡,在不可知中走向不可知。艾偉德真想在路邊躺下,任甚麼都不管了。在無可奈何之下,她不禁哭了起來。孩子們也哭。哭過了,還得往前走。唯一的希望,是神的憐憫。在似乎絕望之中,路到盡頭,一個下坡,竟然就是潼關!原來沒有地圖走路,有這樣意外驚喜的好處。
  現在有鐵路,又一個難處是,卻沒有客運火車。幸而有運煤貨車。他們爬上煤堆,乘過了一段,才轉搭客車,終於到了西安古城。一個沒有邊界的大城。但他們還要從那裏去扶風。
  所有的孩子們,一個都沒有短缺。艾偉德感到鬆弛下來。感謝主。
  在扶風附近的興平,有個婦人說:“你看來病很不輕。”
  艾偉德說:“近來不少人這樣說。”

  艾偉德醒來了。
  看到身邊有個穿白衣的女子,她問:“我在哪裏?你是誰?”
  女子沒有回答她的問題,只說:“你現在終於清醒了。”忽然就不見了。
  來了另一個男人,俯身用英語對她說:“你現在好了。我是西安浸會醫院的主任醫生。你發高燒,營養不良,傷寒,加上肺炎。過度疲勞。還有一顆子彈穿過你的肩頭,幸而不深。現在你會活下去了。”
  “我的孩子們在哪裏?…我有一百個孩子。”
  醫生以為她的囈語又來了,喊護士拿鎮定劑來。

  艾偉德對過去約一年的記憶,仿佛一片空白。她能夠活下去,是一件神蹟。她大概在興平工作了幾個月,才倒下去。是新到的特效藥磺胺辟定(sulphapyridine),助她脫險復原。在醫院裏又過了幾個月。1941年底出院。
  1942年初,艾偉德又在郿縣的難民營工作;那裏距扶風和西安不遠,靠近她的孩子們。
  次年,林南上校又找到了艾偉德。但艾偉德對他的情愫已經改變了:不是因為他是中國人,而是因為他不是基督徒,不能嫁給他。他們仍然是朋友。一段情緣過去了。
  1944和1945年,艾偉德在蘭州和四川的成都,在貧窮人和麻瘋病人中傳福音。她曾往喜馬拉雅山麓去,那裏的隱修者,竟然預先知道她要來,準備接待,也準備了心接受福音。成都的一個教會,給他教堂後面的一間屋子住,算是受薪的女傳道,也教青年人英文。
  美國人戰勝了日本。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了。
  1948年,國民政府快垮了。艾偉德也快垮了。司陶衛醫生(Dr. Olin Stockwell)勸她回英國去休養,並探望父母。她離家已經十七年了。因為艾偉德一文不名,司陶衛為她籌措路費。只是她已經不是回家了;因為她是中國籍,不是回國,而成了出國,要去上海申請簽證。在那裏,她意外的找到了美恩;發現美恩已長成,結婚生子,艾偉德竟然作了“祖母”。
  1949年春,艾偉德到了英國。經過戰亂,她的父母和兄姐都還在,重逢自然快樂。但她為多難的中國憂傷,為他死去的孩子們憂傷。她的心愛中國;在說話的時候,不知不覺說出中國話。
  不久,有個新聞記者萊得梧(Hugh Redwood)特寫艾偉德在中國的故事。英國廣播電台 BBC 的柏格斯(Alan Burgess)讀了,來訪問她,請了一個名演員,作連續廣播劇播出。艾偉德成了家喻戶曉的英雄。但她不喜歡那些稱譽。她常受邀講演。柏格斯又把她的故事寫成小婦人(The Small Woman),書由 Evan Brothers 出版。
  1957年,五十六歲的艾偉德,預備再出發往香港工作。二十世紀福斯(20th Century Fox)要同她簽約,把她的故事拍成電影。“竟然有這種傻子,把好好的錢,用來作小小使女的故事…”她想,只要是傳福音就好。輕易的簽了約。後來,她才知道,電影公司既不是傻子,也無意於傳福音;而她,艾偉德,才是只知傳福音的傻子。那部電影出品,把原著改得面目全非。主角英格麗.褒曼(Ingrid Bergman),不是飾演艾偉德,而把艾偉德弄成英格麗;一部英雄美人的愛情故事:少不了林南同艾偉德的熱吻;事實上,艾偉德終其一生,沒有和任何男人接過吻。本來的“八福客棧”,也不知如何變成了“六福客棧”。這使艾偉德既羞慚,又厭惡,不願提起。
  到了香港,艾偉德發現進入中國大陸工作,已難以實現;只有流出的難民。她找到了從前收養的孤兒,已經作了傳道人。她立即想到開辦一個“希望會”的宣教團體。但她是中國人,居留簽證申請被拒絕。唯一的道路,是到難民難官難兵難將充斥的另一個中國:台灣。
  1959年,展望會(World Mission)邀請她到美國作旅行布道。聽眾驚奇的發現,她不是電影中長身玉立的美麗女星,而是矮小蒼老的小婦人!但她有機會傳揚福音,幫助展望會的孤兒工作,那正是她所愛的。不少人為她在台灣的工作奉獻。
  艾偉德也受邀請到澳大利亞,紐西蘭,又回到英國。英國廣播電台 BBC 的電視節目“This Is Your Life”播出她的真實故事。接著,坎特伯里大主教接見她。伊莉莎白女王,邀艾偉德去白金罕宮,同她在花園裏傾談;她也不錯過機會,請求女王幫助在台灣的孤兒們。
  只是這一切努力,竟被她所信任的中國教棍,把幾乎全部款項騙去!艾偉德再一次的受辱失望。除了神以外,還能夠信靠誰?她孤單,失望,覺得自己真是這世界不配有的人。
  回到台灣,凱慈琳司密慈(Kathleen Langston-Smith)在那裏等她。凱慈琳是英國一個郵政分局的局長,看到 BBC 的電視節目,受感動奉獻來與艾偉德配搭同工,正好補足她不善管理的缺欠。感謝主。
  1970年元旦,艾偉德覺得患了感冒。不過,她仍然去一個婦女聚會。回到孤兒院,她精疲力竭,倒在床上。醫生診斷是流行感冒,轉為肺炎。不久,艾偉德離開了世界,還不滿六十八歲。中國人對不起她。她卻死在所愛的中國一角土地上。

于中旻 著 by JAMES C M YU.

评论人:fairysong 评论日期:2007-12-11 22:43
她真了不起,流泪~~~~~~~~
评论人:燕子飞时 评论日期:2007-12-12 3:48
抱~ 那个Jeannie Lawson也了不起啊,不过都没有什么关于她的资料记载。

对了,再给你看一个。我一直觉得信仰什么不是关键,关键是怎样去信仰。。。

埋名40年的特级战斗英雄去世 昏迷中喊向我开炮 (转载)

环球网12月11日报道 1998年7月11日,解放军301医院,一个身患肺癌的病人在昏迷中不停地喊着:“首长,我被包围了,向我开炮。”“连长牺牲了,战士们全牺牲了,请求支援。”“报告首长,我突围了……”见此情景,围在他身边的亲人和总政的领导都哭了。

病人叫张国福,40年前,他是全军闻名的特级战斗英雄。他参加过“三下江南”、“四保临江”、“辽沈战役”、“平津战役”、“渡江作战”、“进军四川”、 “湘西剿匪”和“抗美援朝”等众多战役,因作战勇敢,屡建奇功,张国福先后荣立特等功一次、大功两次、小功五次,并荣获“四野”授予的“孤胆英雄”、“开路先锋”、“青年战斗英雄”等荣誉称号。他曾获得东北人民解放军英雄奖章两枚、全国战斗英雄代表大会纪念章一枚、毛泽东奖章一枚、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独立奖章一枚……1950年9月,张国福出席了第一次全国战斗英雄代表大会,当时19岁的他是众多英雄中最年轻的一位。会议期间,张国福受到了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亲切接见。

但是,这样的一位英雄人物,复员回到地方,对赫赫战功只字不提,甚至连他的家人也无从知晓。他甚至将原名“张国富”中的“富”改为“福”,在地方一家火药厂默默埋头工作40载,直到女儿一次路过西安,顺道到父亲所在的47军军部打探父亲的过去,才发觉她的父亲非同一般的经历。

参军仅半年,16岁的张国福就在一次战役中孤身活捉了国民党军队一名中将

张国福是吉林榆树县新立镇人。1946年,他从家乡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47军,1948年入了党,先后任班长、排长、副连长等职。参军仅半年,16岁的张国福就在一次战役中孤身活捉了国民党军队一名中将。

那是1947年5月,我军向东北国民党部队发起夏季攻势,张国福所在的独立三师九团负责攻打吉林市北面的江密峰。双方激战到下午3点多,还有345.6高地难以拿下。此时,一营长、三营长、一连长和三连指导员都牺牲了,战友们也成批地倒下,张国福也打红了眼,趁我军炮火暂时压住对方火力,突地从掩体里跃起,不顾一切地冲到了对方指挥所面前,举着手榴弹,大喊一声:“投降不杀”!国民党指挥所里的人都吓傻了,乖乖地当了这个16岁的小战士的俘虏,这其中就包括国民党中将赵伯昭。指挥所被占,剩下的敌人乱了阵脚,我军则一鼓作气攻上山头,全歼江密峰守敌。战后,《猛进报》以《16岁放牛娃张国富活捉国民党中将赵伯昭》为题,报道了这段传奇的战斗故事,一下子使张国福成了独立三师的名人,并且被记大功一次。

“快命令你的部队放下武器,不然我就与你们同归于尽”

张国福最大的一次战功是在解放东北全境的辽沈战役中攻打胡家窝棚廖耀湘司令部的战斗中。

辽沈战役从1948年9月12日开始发动,在毛泽东“这次决战不能让蒋军出东北”的指示下,林彪、罗荣桓率领的东北野战军连克昌黎、北戴河、绥中、兴城、义县、锦州等地,蒋介石急调廖耀湘指挥5个军12个师共10万人的“西进兵团”前来助战,被我军拦截在黑山、大虎山一带,双方短兵相接,又一场恶战开始了。

战斗打到“胶着”状态时,张国福所在的部队知道敌军司令部就在他们战斗的一带,但会不会碰上,能不能拿下,他们也无法预测。在攻打一个叫“胡家窝棚”的地方时,敌人的阻击炮火十分猛烈,几十次的冲锋,都因战士伤亡惨重,进攻无果。又一次冲锋被敌炮火挡住后,张国福假装被击中,伏在一片阵亡的战友身旁,没有退回阵地。当部队再一次吹响冲锋号,距离敌人最近的张国福投出一颗手榴弹后,借着手榴弹爆炸的短暂片刻,手持爆破筒一跃而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进敌指挥所,向敌指挥官大喊:“快命令你的部队放下武器,不然我就与你们同归于尽!”就在敌指挥官被吓得不知所措的时候,身后的战友们已经冲了上来,敌指挥官一看大势已去,当即命令士兵停止抵抗。

“胡家窝棚”战斗一举摧毁了廖耀湘的司令部,使廖耀湘的指挥部失去指挥能力,大大加快了整个战役的前进速度。张国福手持爆破筒冲入敌人阵地被指挥战斗的师领导在望远镜中看得清清楚楚,战后,师长夸张国福是个“小英雄”。评功时,张国福被评为了特等功臣。

辽沈战役是我军对国民党军队进行的战略决战的第一个战役,历时52天,歼敌47.2万,一举解放东北全境。这一胜利加速了全国解放的进程。多年以后,在电影《大决战》之《辽沈战役》中,他们没有忘记那场对辽沈战役胜利起到特殊作用的“胡家窝棚”战斗;而在那场战斗中,只有张国福的战友们才知道,起着关键作用的,是张国福。

全国解放以后,张国福作为全军78位特级战斗英雄之一,光荣地出席了1950年9月召开的第一次全国战斗英雄代表大会。会议期间,毛泽东、周恩来、朱德挨个与英雄们敬酒,亲切勉励他们“好好学习,艰苦奋斗,再立新功。”张国福的战友回忆说,会议期间,毛泽东还接了张国福、郭俊卿等四位英雄到他住处去吃饭呢。

1951年,张国福随47军入朝作战,正值敌军发动大规模的“秋季攻势”,在临津江一带向我军进攻。当时参加进攻的“联合国军”有美骑一师、美三师、美二十五师,英联邦师、李承晚军第九师、泰国团、土耳其旅及希腊营,还有200余辆坦克,300余门火炮。每一场战斗都像“上甘岭”一样残酷。张国福所在的连在345.6高地上坚守七天八夜,在敌人日夜轮番狂轰滥炸下,全连战士除了张国福,全部阵亡,但就在张国福一人坚守的阵地上,也未让敌人攻上高地。

这次战斗中,胸部负重伤的张国福被转回国内,在长春疗伤。

几十年间,不要说单位的同事,就连他的儿女,只知道父亲是一名退伍军人,别的都一无所知

从长春治疗康复后,张国福回到部队后就被送到湖南衡阳军校深造,但培训还没结束,张国福就提前结束了军校的深造,复员回了地方。

张国福回到原籍吉林榆树后,当地政府对家乡的战斗英雄非常重视,经常请他作报告,讲述战斗经历,还准备安排他到县机关领导岗位工作。张国福却一心只想在家务农,不想做官,看看每天都生活光环中,在家乡实现不了自己的愿望,他就将原名“张国富”改为“张国福”,到了需要工人的鹤岗,在矿务局消防队干起了消防员。消防队解散后,他便留在矿务局所属的火药厂当了20多年的火药工,不是制造火药,就是坐闷罐车押运火药,再不就是装卸火药,直到1986年退休。

张国福到鹤岗时,档案、户口什么都没带,更别提复员证、立功证了。正是“悄悄合上功劳簿,隐瞒了累累战功”,做一名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劳动者。几十年间,不要说单位的同事,就连他的儿女,只知道父亲是一名退伍军人,别的都一无所知。


评论人:燕子飞时 评论日期:2007-12-12 3:49

后来他对儿子解释说他回来的动机,他说曾经与他一同出生入死的战友都不在了,他不想借牺牲的战友们的光留在部队享受他们给我带来的荣誉。战争的胜利不是一人之功,合上功劳簿,我就是一个普通的劳动者,我要用自己的双手去劳动,去创造和平生活。

在军校深造时,张国福收到许多各地的女大学生给他写的信,表达了对英雄的爱慕之情,但朴实的张国福还是与同一村的邻家漂亮姑娘任宝莲结了婚,过起了平凡的生活。很长一段时间,张国福一家7口挤在12平米的平房里,从进厂到退休,他都是四级工,从未涨过。5个儿女大多自谋职业,最困难的时候,张国福就带着十几岁的儿子天不亮捡煤矸子,省下班上发的饭拿回家给孩子吃。

张国福说,他哭,是因为他怕那些舍生忘死的战友打下的江山就这么被贪官蚀空、糟毁啊

一直觉得父亲有着不平凡的经历的四女儿一次路过西安,听父亲说47军军部驻扎在那里,就抱着试试看的心理,到西安47军军部探访,了解一下父亲的过去。在 47军部的荣誉室里,当讲解员向他讲起“孤胆英雄”张国富时,她惊呆了,墙上光荣榜那张照片那么熟悉,多么像父亲年轻时的照片。讲解员告诉她,张国富的英雄事迹不光47军史上有记载,还以《孤胆英雄张国富》为题上过小学课本呢。女儿经过仔细辨认,最后确认英模榜上的张国富就是自己默默无闻的父亲张国福。

从朝鲜战场回来的张国福只所以再也不向人提起他的过去、他的经历,实在是那场战斗在他心中留下太深的记忆。儿女们知道了他的辉煌过去,他再也不能隐瞒了,但他一提在朝鲜的那次战斗就哭,身边的人全没有了,枪林弹雨中,尸肉横飞,全连战友都牺牲了,他爬着回来向师长报告,说他们连基本完成了任务,师长指挥员们都哭了。

再后来,儿女们也就知道每次看到电影电视中战士牺牲的场面时父亲为什么哭了;看到贺龙、陈毅等军队高级将领挨整遭辱时父亲为什么哭了;但张国福看到高级干部贪赃枉法受处理时他也哭,儿女们就不明白了。最终,女婿忍不住去问他。张国福说,他哭,是因为他怕那些舍生忘死的战友打下的江山就这么被贪官蚀空、糟毁啊。

张国福的多年军人生涯,即使当了百姓,也没有泯灭他对国家、对军队的热爱,对军人的关心。退休后,有一段时间他在山东生活,有一次过年时逛农贸市场,发现一个采购的战士的车不小心碰到菜堆上,菜场上人一看是个当兵的,觉得有油水可捞,纠缠着他,要他赔整摊子的菜,张国福大喝一声:“干嘛,你们想干嘛?孩子出来当兵,大年三十回不了家,为的是什么?你们谁敢动一下看看。让他走,你们有什么损失我替他陪。”人们一看是个威武的老者,也不敢再存非份之想,都散了。那名士兵很感激,看一身正气非同一般的张国福,忙问:“大爷,你是?”“甭问,跟你吃过一碗饭。”张国福自豪地说。

张国福住院期间,部队领导多次问他对组织上有什么要求,张国福回答只有一句话:“希望我们党和国家好”

1997年,张国福经常咳嗽不止,到医院检查后发现,胸部已有积水。当时他的几个子女都已下岗,家庭经济拮据,很难拿出一笔钱为父亲治病。这时,儿女偷偷瞒着张国福找到父亲原部队的老上级、老战友,而40年间,张国福原团政治部主任、国家核工业部总公司核动力研究室设计院原党委副书记穆建华和老团长、基建工程兵副主任黎原以及47军编写军史的同志也都在苦苦地寻找这位战功卓著、却突然消失了的战斗英雄。

穆建华、黎原闻讯后,迅速将张国福接到北京,安排他住进解放军301医院。专家打开张国福的胸腔后很是吃惊,张国福的肺由于长年在火药厂工作,再加上多年战场上炮火熏染以及朝鲜战场上那七天八夜弹火下战斗,吸入大量的火药烟尘,他的肺膜厚得难以想像。

总政的领导来了,总参的领导来了,他们多次前来看望这位高风亮节、不居功、不自傲的特级战斗英雄。张国福流着泪说:“40年了,我就是想让大家忘了我,可你们还是没有忘记我。领导还记住我,我十分感激。”别的,他像从前一样,就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张国福住院期间,部队领导多次问他对组织上有什么要求,张国福回答只有一句话:“希望我们党和国家好。”

1998年7月11日,享受副师级待遇没多久的张国福在301医院永远合上了双眼。

张国福去世后,部队领导把他5个子女找到一起,问他们有什么要求和帮助。英雄的儿女像他们父亲一样,没有提出任何要求,甚至把部队写给当地政府请求对张国福子女予以照顾的信函也压了下来,没给各级政府添加任何负担。

张国福的骨灰按照解放军三总部的意见,准备安放在八宝山革命公墓,但张国福临终时说:“我在鹤岗搞了一辈子火药,还是让我回鹤岗吧。”他的骨灰被放到了第二故乡鹤岗殡仪馆烈士陵堂。

张国福身上有中国人最朴实的本质,成为特级战斗英雄后,每次接受记者采访就脸红,作报告,站起来敬个礼就完了。去作报告时,因山路崎岖,部队给他配一匹马,前面有个领马人,但张国福让领马人坐,他跟着走。他说他腿快,“不能让腿闲着,多练它,我还指望它以后打仗呢。”张国福对领马人说。

正是这不灭的英雄情怀,在张国福弥留之际,他仿佛又回到了战火纷飞的年代,军号响了,奋不顾身冲锋陷阵,舍生忘死喊出“向我开炮”的可歌可泣感人场景。

张国富,一个属于战争年代的特级战斗英雄;张国福,一个在和平年代所作所为并不逊色于他在战争时期壮举的英雄。

一个顶天立地的真英雄!

评论人:fairysong 评论日期:2007-12-12 13:53
流泪~~~~~~~~
是的,在我眼里,他们都是大菩萨,信仰什么只是表象而已

评论人:石地 评论日期:2007-12-14 7:35
这样的人至今还有。在我的家乡四川省泸州市下辖的一个古蔺县,就有一个瑞典女子至今在每年义务造林,并雇人看守山林。那是一个国家级贫困县,但有一片为川黔交界处调节气候的原始森林。当地人谈到这个瑞典人,充满尊敬。

在我看来,信仰就是超越一己功利考量之上的一种精神追求。无论是信上帝,信佛陀,信主义,信道德原则,都是信。

而衡量一种信仰的标准应该包括两个方面:主观上,信的主体是否真诚,自己恪守着所信的诫条和原则;客观上,他这样真诚地践行信仰为他人、为社会带来的是不是幸福。

艾伟德让我们感动,除了她的真诚之外,不也有为受苦人提供帮助的客观效果吗?

评论人:去若微尘 评论日期:2007-12-16 12:33
致敬!

功利无所不在,人性错综复杂,尽管如此,还是有真的叫人感动尊敬的人和事。相信他们就是相信自己,我总觉得~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守 梦 斋
引用地址:

博客信息
博主:慕容不改 

·全部博文(154)
·闲情逸致 (38)
·开怀一刻 (20)
·科幻故事 (0)
·有时心情 (28)
·日常生活 (25)
·贴图 (2)
·Movies (2)
·懒人懒食 (0)
·三言两语 (0)

用户:
密码:

·向北走的猫(2014-4-26)
·舍利子的风波(2013-12-12)
·Let''s not think or cry today...(2013-12-3)
·The story of a wolf king(2013-4-10)
·E=MC3(2013-4-7)
·天堂没有抑郁症(2013-3-29)
·奇异的梦(2013-3-19)
·小包(2012-12-31)

·  哇,你竟然还在天涯!
  就是...(2014-4-29)
·没看懂啊...(2014-4-29)
·  今天听他提起一个同事,今年不到20岁...(2013-3-27)
·  昨天他休息,一起开开心心去了浣花溪,...(2013-3-27)
·  有的时候,记录下一些事情,也许是模糊...(2012-11-28)
·  和他在一起的日子,没有断过夭蛾子。<...(2012-11-8)






·2014-4(1)
·2013-12(3)
·2013-6(1)
·2013-4(2)
·2013-3(2)
·2012-12(2)
·2012-10(1)
·2012-9(3)
·2012-8(2)
·2012-7(1)
·2012-6(6)
·2012-5(4)

·The Hunger Site
·春江花月夜
·诗意家园
·第九世界

  • 访问:560088 次
  • 今日访问:51次
  • 日志: 154篇
  • 评论: 3036 个
  • 留言: 16 个
  • 建站时间: 2004-1-20

yuanjinbx 普通成员
出生在星期天早晨 普通成员
我爱生命倒计时a 高级成员
龙小寒 高级成员
白鸥 高级成员
慕容不改 管 理 员
去若微尘 管 理 员
燕子飞时 管 理 员

小奋青滤pe
2019-11-27 22:36
小奋青滤pe
2019-10-20 03:50
confirma菁菁草
2019-10-14 19:51


天涯社区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