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开的六千尺

年轻时候,我像现在的年轻人一样向往城市。后来,我老了。老了的我越来越明白,我只属于乡村,属于这里的鸟叫,昆虫的翅膀,树叶的萌发或掉落;属于樱桃树上的长尾巴松鼠,菜青虫,打瞌睡的夜鹰;属于春天的播种和秋天的收割,犁仗和马匹,房顶覆盖的白雪,烫人的火炕,总爱惹点事的乡亲......我越来越喜爱这些事物,我在它们当中,真切地看到自己。摸索到有棱有角的自己。当我明白了这些,我知道,我的书写与他无关,除了这片生活了几十年,并且以后仍要依赖下去的土地。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
  • 总访问量:
  • 开博时间:2006-3-5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博文存档
博文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