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845795
  • 开博时间:2005-01-10
  • 博客排名:第1603位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博客成员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学文与学新闻

早上上班的时候我对着车上的镜子左照右照,美滋滋地问黄金宝:“怎么样,我今天看着还鲜嫩吧?”
他一边开车一边转头望了我一眼,欣然点头:“还行。”正要自我陶醉,他又来了一句,“就是皮肤有点黑。”
我说:“后面那句不说不行哪?”
他说:“我学新闻的嘛,讲究真实,不像你们学文学的,喜欢修饰。”
分类:两个人的战争 | 评论:19 | 浏览:135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健忘症

据说《百年孤独》中有这样一个情节:马孔多的居民们在失眠病毒蔓延之后都失眠了,不久又患上了健忘症,连日常生活用品的名字都忘了,只好在每件物品上贴上标签,注明名称、用途等。王小波也曾经写过一个病人,患上了名称失语症,比如说到自己的儿子,他不会说“儿子”这个称呼,而一律以“那个”代替。而韩剧《澡堂老板家的男人们》中,大嫂英子因长年陷身家务,觉得自己变得又蠢又笨,居然连国歌的歌词都记不全,为了防止得老年痴呆症,整日以背九九乘法表为乐。
我疑心我最近也患上了健忘症。以前很熟悉的人,很熟悉的东西,有时要想半天才能想起相关名称。比如今天,我一共健忘了三次。第一次,早上出门的时候,看到黄金宝穿了一条浅色裤子,无端觉得他这条裤子就像周星驰在《喜剧之王》里的尹天仇一样好笑。可是我把尹天仇这个名字搞忘了,费了好大的劲才想起来。我安慰自己,莫文蔚扮演的娟姐和张柏芝扮演的柳飘飘可是第一时间就想起了。可是,作为一个资深星迷,我应该对他所有的角色名字脱口而出才对,更何况《喜剧之王》还是我认为的周星驰开始转型的第一成功作品。
第二次,中午和几个同事吃饭的时候,看到一个男同事拿出一个打火机来点烟,貌似zippo。想起很多年前,我也送过一个zippo打火机给黄金宝做生日礼物,虽然他更喜欢用一块钱的一次性打火机,不过当我送他这个礼物的时候,他还是很高兴,这只zippo也跟着他一起辗转南北,现在就扔在我们家茶几上的纸巾筒盒子里。可是这个zippo的中文译名,我又想不起了,从快要结束吃饭的时候开始想,一直到回到办公室,我才想起来,脑子里就跟塞了团浆糊似的,茫茫然一片。终于想出来的一刹那,我由衷地松了口气。
最后一次就是刚才,正看着博客《YK的大字报》,不知怎么突然想到了日前很火的一部小说《小姨多鹤》,作者是严歌苓,可我想出了叶广岑,想出了何多苓,甚至还有何多苓的老婆翟永明,还想起了导演了严歌苓另外一部作品《天浴》的陈冲和《天浴》的主演李小璐,可无论如何都想不起严歌苓的名字了,最后还是上百度给搜出来的。英子说,如果能有一种药像润滑油一样,咕咚咕咚灌下去,脑子就变清醒了,那该多好。我似乎也迫切需要这样一种药。

分类:日常生活琐记 | 评论:22 | 浏览:129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的梦(二)

最新一期的《南方人物周刊》,封面人物是孙红雷,内文用了13个版来做他的专访,并配了多张或酷或炫或日常的照片。昨晚看过之后,做了如下一个梦:
我和他是地下工作的搭档,我们的主要任务就是搞情报。敌人有一个高尔夫球场,我们趁这个球场翻新的时候,在地板下安了很多电路,地板是玻璃材质的,很透明,电路什么的全看得清清楚楚,不过我们并不慌,因为这就是翻新所要达到的效果。我们在玻璃地板上做了些手脚,一块玻璃代表一个特定的地址,如果是我方需要知道的地址,我们就在打球的时候巧妙地让相应的那块玻璃发出红光,消息就会随着光波传到我方手里。可是当红光第一次亮起的时候,引起了敌人的注意,他们凶狠地满怀狐疑地问:“这是怎么回事?”我急中生智地答道:“这是装修效果,免得电路黑咕隆咚一团,不好看,做点点缀。”没想到这群蠢蛋居然同意了我的说法。
这是第一次出现险情,跟着又出现了一次。孙红雷和敌人在屋里谈话,我在屋子外面跳猴皮筋,一个看门的老头走过来,大声武气地说:“哎,你要的书我给你放地板上了。”其实这本书不是书,是情报,与此同时,孙红雷放在屋外的手机响了起来,原来是他怕老头的话露馅,故意打自己的手机让手机铃声来遮盖,可惜晚了,这话还是让敌人听见了。为了不引起敌人的怀疑,孙红雷抢先快步走出来,在我手里塞了张字条,暗示我照着纸条上说的做。在梦里,我都记得这是《潜伏》里的一幕,我还想,不要给我也画图哈,我不是翠萍,我会认字的,我快速瞄了一眼字条,他写的是,让我承认那就是我要的书,而且是我要的一本色情书,我就照着这样对敌人说了,结果真的又蒙混过关了。然后真的出现了一本色情动漫(我想就是几天前我在柏邦妮博客里看到的那本),我们两个人就像宝黛读《西厢》一样,头碰着头,肩并着肩,一起看得津津有味。
接下来的情景,完全就是《潜伏》的翻版,我和他在共同的战斗中产生了感情,我们相爱了。仗着他宠我,我斗胆问了个记者都想问但都不敢问的问题,那就是他和资深演员丁嘉丽的关系。我说,坊间都传说你和丁嘉丽有一腿,当初你没有名气的时候就傍人家,自己出名就把人家甩了,是不是真的?他也没生气,说:“那都是胡说,我和她只是比普通朋友好一点,根本不是那种男女关系。”——真是梦里都不改八卦本色,我适合当娱乐记者。
正梦到这里,闹钟响了。醒来的一瞬,觉得闹钟响得太不是时候,本来正跟他卿卿我我的,这哈不得行了——跟一个智慧与情感并重、英雄与侠义化身的黑道老大、柔情杀手来上这么一段,不正是我少女时期的梦想么?
分类:胡思胡想胡说 | 评论:18 | 浏览:110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哀牢山上




端午节去了玉溪市新平县戛洒镇。戛洒是花腰傣的聚居地。据百度百科解释,花腰傣是对居住在红河中上游新平、元江两县傣族(傣雅、傣洒、傣卡、傣仲)的一种称谓。因其服饰古朴典雅、雍容华贵,特别是服饰的腰部彩带层层束腰,挑刺绚丽斑斓的精美图案,挂满艳丽闪亮的樱穗、银泡、银铃而名之为“花腰傣”。如图所示,这是从网上搜来的图片。
遗憾的是,当天爬完山徒完步吃完晚饭之后,突然下起暴雨来,一直持续到晚上,逛戛洒夜市的计划被迫取消。本来我还想去买套民族服饰的。


分类:万水千山走遍 | 评论:24 | 浏览:140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车祸

昨天晚上的127公交车成了我一个人的专车——当然,这里有一个十分糟糕的前提,那就是,它将我弄伤了。

当时正是下班时间,但还不算最高峰,车厢里人不少,但也不是特别多,特别多的话,这件事也不会发生了。我左手拉着拉环,右手抱着几本书,站在车厢的中部。几本书都是下午刚从当当上订购来的,有连岳的《神了》、《我是鸡汤》,有一本王一心写的《他们仨》,专门研究张爱玲、苏青和胡兰成三角关系的八卦的,还有一本以前我喜欢的一位重庆女作家红尘的新作《在路上——美国大学生活读本》。书是下午三点多钟送来的,本来那个时候我应该编稿子,可我翻开连岳的《我是鸡汤》就放不下了。这本《我是鸡汤》跟《我爱问连岳》系列一样,依然是人生情感问答,也没什么新意,可我就是喜欢他那个调调。一口气看了一大半,在车上的时候都还在专心致志地想着他。这时候事情发生了。一股巨大的力量突如其来,让我挣脱开拉环,像炮弹一样飞了出去,还没等我回过神来,就已经倒在了车子前部的过道上。

我莫名其妙地爬起来,爬了两下,旁边的人又拉了我一下,我才起来。一位年轻姑娘和一位五十多岁的中年男子同时站起来给我让座,我拍了拍身上的灰,没觉得有什么不适,向他们道了谢,没坐,手上的书也还稳稳地抱着。这时觉得左边膝盖有点痛,撩起裙子一看,膝盖破了点皮,周围红了一圈。

车上也乱了套,司机一边向大家和我道歉,一边下车去了。原来车子在从西昌路向环城南路转弯的时候,一个小女孩突然骑车横穿马路,司机受到惊吓,一脚急刹,难怪那么大一股惯性,我抓着拉环都无济于事。要说,这事儿连岳也要负责,要不是他,我也不会走神,以致拉环也没抓紧。要不然那么大一车人,干嘛就我这么倒霉!

万幸的是,小女孩安然无恙,她只是吓傻了。交警也来了,几个人在下面讲了一通,司机上来将我带下车,让我跟交警和小女孩讲。交警是个女的,问我到底要怎么解决,这事由我定。我问她,是不是由这小女孩负责,她点头。我看了看小女孩,十四五岁的样子,一头乱蓬蓬的短发,穿一件劣质的粉红色体恤衫,我说,算了嘛,好像没什么大碍。小女孩怯怯地说了声:“谢谢姐姐!”(哎,写到这里我才发现,她叫我姐姐,不是叫阿姨哎),司机在旁边诚惶诚恐一迭连声问,真的没事吗?司机是个年轻的小伙子,大约他也被吓傻了。我对交警说,
分类:日常生活琐记 | 评论:34 | 浏览:1501 | 收藏 | 查看全文>>

饵块与油条同吃

虽然我对昆明的天气诸多抱怨,不过对昆明的吃食,我倒颇为倾心。滇菜有川菜的香辣而无川菜的油腻。以凉拌鸡为例,昆明最有名的凉拌鸡是景颇凉鸡,将乌鸡切成大块,辅以酱油、醋、小米辣、柠檬、蒜,还有云南本地才有的一种大芫荽等等调料,吃起来鲜香爽口,成都最有名的棒棒鸡与之相比,简直就只剩下一汪辣椒油,除了腻,还是腻。此外,滇菜中的小炒肉,也能与川菜中经典的回锅肉媲美,更别提还有很多川菜中闻所未闻的野菜山珍了。

除了这些正菜,昆明的小吃我也喜欢。当然,我是一个有博爱精神的人,祖国各地的小吃——东至山东的韭菜粉丝包,南至广东的鱼粥肉粥炒米粉炒河粉乃至各种泡酸,西至西藏的酥油茶,北至青海的羊肉泡馍,我都能享受各自的美妙之处。昆明最有特色的小吃自然是米线,无论是过桥米线,小锅米线,豆花米线还是普通的牛肉羊肉米线,我通通照单全收。昆明最富盛名的过桥米线是桥香园、建新园这几家百年品牌,在繁华的金马碧鸡坊都开有分店。不过,我窃以为,那是针对外地游客开的,最好吃的过桥米线其实并不在这两个“园”,而是在我们单位隔壁子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润丰园”里。这情形就好比成都最有名的小吃是龙抄手钟水饺,事实上春熙路上的龙抄手很难吃,远不如猛追湾的一家炸酱面、以前老衣冠庙立交桥下的锅盔肥肠粉,以及玉林小区的一家番茄煎蛋面好吃。要说水饺的滋味,钟水饺更是比不上我住双林小区时一个山东老太太自己包的饺子。美食隐于市啊!

我这人总的说来不太富于创新精神,表现在饮食上,就是不爱换花样,认定一个餐馆就老去,认定一个餐馆的某样东西就老吃,去得多了,不用吩咐老板就知道我的喜好。早上我常去一家蒙自米线店,他们家最好吃的是炸酱米线,第一次去我就吃的这个。老板问我,要干浆还是酸浆,我以为是问我作料要干姜还是酸姜,正踌躇着该怎么回答,老板意识到我是个外地人,连忙解释说,干浆是指细米线,酸浆是指粗米线,我说,要干浆。去了数次之后,再不用我开口,老板娘自会向厨房里喊一声“干浆炸酱”,并且会特意吩咐服务员,“带把小勺出来”,因为喝汤的时候我希望有把勺子。另外一家羊肉米线店也常去,我的特殊要求是,“米线少点,辣椒少点,薄荷多点”,这样例行公事了几次,老板也不需要我特别嘱咐了。薄荷是云南菜中常见的佐料,开始我不大吃得惯,习惯之后,反而很喜欢了,尤其是和羊肉米
分类:日常生活琐记 | 评论:31 | 浏览:19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奇怪的包裹

  今天快递公司给我打电话,说有北京来的包裹,我知道,是新一期《读库》到了。送邮件的师傅出现在我们办公室时,竟然气喘吁吁的,因为给我扛来了一个大麻袋。我很吃惊,张立宪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啊,没说有这么多附加赠品啊,接过包裹单一看,的确发自他,于是满腹狐疑地签了字。
  师傅走之后,我对着麻袋左看右看,想打开,可胶带封得很紧,打不开,只好东摸西摸,摸到一个东西软绵绵的,脑子里“嗡”了一下。连忙找来剪刀将胶带剪开,剪的时候我忽然非常恐惧,很怕从里面滑出一包不明碎肉来。
  终于打开了,里面赫然出现一个旅行箱,一个似乎装着皮鞋的鞋盒。我第一个反应是,不会吧,就算我是优质客户,这样的回馈也未免太丰厚了点?再一细看,还有一包衣服——就是我先前摸起觉得软绵绵的玩意儿了;掀起鞋盒的一角,里面是一些乱七八糟的图片和资料,这才意识到,这肯定是弄错了。
  赶紧给师傅打电话,师傅还没走远,让我对一对麻袋上的包裹单号码,我东看西看都没看到有包裹单,师傅也意识到出了问题,连忙折回来。我同时也给读库联络小组打了电话,核实他们是不是把寄给云南其他贫困山区的资助物资投递到我这里了。接电话的小姐也很茫然,就给了我一个张立宪的手机号码,让我跟他核实。
  师傅也同时在给公司打电话,结果弄清楚了,是他们搞错了,因为这两单物品的号码非常接近。
  我松了口气,同时又尽情地设想了一阵,如果里面是一包碎肉的话,会出现怎样的场景。
  记得阿不有个怪癖,就是喜欢回答问题,不管是在街上被人拦住进行市场调查也好,还是作为现场第一目击证人被警察询问也好,她都喜欢。事实上,我跟她在这一点上有相同的爱好。对于前者的爱好,不用说是喜欢表达观点;对于后者的爱好,我分析,是出于猎奇、八卦、恐惧心理和兴奋感交织而成的一种综合征,通常见于生活单调,充满臆想,有变态倾向且对恐怖片有特殊爱好之人。(呵呵,阿不请不要介意,我其实是说的我自己哈)
  
  
分类:日常生活琐记 | 评论:24 | 浏览:11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称呼

当你听到“师傅”这个词的时候,你会想到什么呢?我首先想到的就是,油糊糊的厂房,蓝色小西装领的夹克制服,软塌塌的蓝色帽子,火花哧哧四溅的焊枪……总之,就是跟工厂、工人等同的代名词,要不然就是出租车司机,而且多半还是男的,所以,当我在昆明街头第一次被人称呼为“师傅”的时候,可想而知,我内心的震撼有多巨大!当时我正走在路边,一辆汽车突然停下来,向我问路,他称呼我的正是——师傅,我有点疑惑,这是在叫我么?看了看两边,并没有其他人,只好迎着他殷切的目光,收拾起心中的惊惧,硬着头皮给他指了路。事后他向我道谢,我很不爽地想,这都什么人哪,居然叫我师傅!纵观全身上下,我哪一点像师傅了!本来我还以为自己是个白领呢,咋个一下子就成蓝领了!
《澡堂老板家的男人们》中有一集,二嫂惠英穿着一丝不苟的套装、拎着坤包、戴着风情万种的大帽子,收拾得衣之拾者儿地走出门时,碰上澡堂小妹蓝京,夸赞她说:“啊,婶子今天真漂亮,就像一个洋老太太!”惠英被夸了个措手不及,说:“什么,你叫我什么?老太太?哦,这真让人丧气!”我所受到的震撼,就跟这惠英一样。
要我说,昆明这地方真是土气,从这称呼就可见一斑。昆明是不作兴对女士称小姐的,因为怕被人误解,对饭店等场所的服务员,一律称呼小姑娘。不错,我的年纪是不配称作小姑娘了,哪怕你就说一声“嗯,请问……”,也比称我为师傅强啊!我发现,这还不是个别现象,我起码被人这样称呼过三次以上,只好认命了。也许我这个年纪的女人是挺让人为难的,与“小姑娘、小妹儿”的称呼无缘了,叫“阿姨”又还不够格(小孩除外),离“太婆”更远,叫我“师傅”我不高兴,叫我“大姐”我还是不高兴,“同志”更不会有人叫了,叫我“女士”呢,我倒能接受,有一种洋派的彬彬有礼,可惜国内不兴这样叫,叫我“小姐”嘛,我最高兴,可惜,我的心思昆明人又不懂。不过,我有时会在沃尔玛或柏联百盛称呼服务员为“小姐”,也没见哪个不快。要说,还是成都好,叫“小姐”叫得自然,重庆也土,商场里喜欢称顾客为“老师”。
周末去大观河边放生,误入歧途,走到一个院子里去了,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笑眯眯地看着我,突然叫了我一声“姐姐”——我承认,这是我本年度听到的最动听的称呼。
分类:日常生活琐记 | 评论:43 | 浏览:165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戴帽子

昨天穿了一套蓝红色调的衣服,上身是格子领的红色T恤,外套一件深蓝色的开衫薄毛衣,下面是红色格子的短裙,外加黑色长靴,头发扎的是两个小辫(就是望月说的少女头),有点估倒青春的感觉。为了让这青春的感觉来得更猛烈些,我突然想起还有一顶在丽江买的红色草编小帽,跟这风格很配,翻箱倒柜了一通,终于从衣柜深处找了出来。戴上一看,黄金宝一边点头赞赏,一边说,你摁是老来俏!
就这样去了办公室,同事们都还富有沉着稳重之大气,没人表示异议,只有一个小男生说,西娅姐今天戴了这么酷的帽子啊!(顺便说一句,我是办公室的老大,当然,是年龄老大,人人都叫我姐)。相安无事了一上午,中午回来了一个小美女同事,她也是咱四川人,心直口快的,惊呼:“西娅姐,今天怎么戴起帽子来啦?”那口气活像是见了鬼。我一愣,没想到戴帽子还需要理由,只好干笑两声说:“想戴就戴咯!”
我估计这小美女的话代表了多数人的心声,只不过其他人不像她这么天真罢了。戴帽子这事,除了遮阳帽,运动帽,就纯粹装饰性帽子来说,的确就像《澡堂老板家的男人们》中二哥熙秀说的那样,“这不是我国的国情”,而且我一向以朴素著称,不像是这种妖艳儿的主儿,乍一这么出格,还真是让人不习惯。黄金宝倒不以为然:“你不是一向我行我素么,连孩子都敢不生,还怕戴个帽子?”
不过,中国人是有严重的从众心理的,为了让自己不至心虚,戴帽子戴得更理直气壮,我为自己找了个理由:头发倒长不长的,不好打理,戴上帽子,头发就没那么乱啦。既然开了头,我决定这段时间要好好配着衣服戴戴帽子,就像《澡堂老板家的男人们》中的二嫂惠英一样。

分类:日常生活琐记 | 评论:32 | 浏览:1880 | 收藏 | 查看全文>>

闷骚的地下党

这几天工作繁忙,但我还是每天晚上加班加点把《潜伏》给看完了。
这部电视剧很多人都说好看,望月离开昆明的时候还去买了DVD,说是带回加拿大无聊的时候看。我错过了电视放映的时间,就在风行上下载来看的,比电视里看起过瘾多了,每晚看三集,最多的时候看六集。
的确很不错,紧张,脑子里时刻绷着一根弦,可又常常不得要领,搞不懂他们要干什么,看间谍片需要脑力呀,难怪电视剧要加旁白,看来也不是我一个人比较笨。看到最后我看孙红雷的额头上都有皱纹了——成天斗智斗勇,就好比给时间加上了增速器!不过每次看他借刀杀人,不动声色铲除一个个绊脚石,又觉得这是一门非凡的艺术,不是凡人所能掌握的——当然,孙红雷的运气也未免太好了点!
里面的感情描写不多,但是常有妙笔,既感人,且搞笑。孙红雷和姚晨的感情又平淡又曲折,导演还不肯多花笔墨在他俩身上,老是吊着胃口——既吊剧中人的胃口,也吊观众的胃口。当两人最终睡到一张床上,将一张大床折腾得那么大动静的时候,我都跟着舒了一口大气——他们俩实在是延宕得太久了!我得出一个结论,地下党人其实才是最闷骚的人,因为他们不能自由表达感情,而有的时候,感情又是那么强烈。他得装酷,那酷劲,让我觉得,经过压抑的感情,比毫无羁绊的感情,美得太多了,就像酒发了酵!
我一直不敢问最后的结果,片花里有个镜头是姚晨一个人抱着孩子翘首盼望,我太害怕孙红雷牺牲了,结果他没有,还给他安排了一个很香艳的结局——跟另外一个女人认识,恋爱,结婚,虽然我一下就猜出来是晚秋,可我还是没想到会这样结局。不过,也许这样的结局才是真正的残酷吧——就算是解放了,他还是过不上想过的生活,他永远做不了自己的主!不过晚秋是那么漂亮的大家闺秀,还是深爱着他的人,就连姚晨那样的农村姑娘他都能和她产生感情,和晚秋产生感情也是迟早的事。只是苦了姚晨了,还被蒙在鼓里呢,一辈子都要生活在永无希望的期盼之中了。
分类:读书观影追星 | 评论:21 | 浏览:106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40页/39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