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845712
  • 开博时间:2005-01-10
  • 博客排名:第1602位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博客成员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微博集纳之:这里是北京(下)

13、在景山顶上俯瞰故宫全景时,我满脑子都是关于富贵排场宫闱阴谋的想象,人望月体会的则是崇祯皇帝仓惶逃跑上吊自杀前,外攻内困,国破家亡,无奈绝望之感。境界高下立分。
  
DSC01245
分类:万水千山走遍 | 评论:16 | 浏览:570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微博集纳之:这里是北京(上)

1、早上起来吃过饭就散步去了天安门广场,天安门广场就似一个“熟悉的陌生人”。头天去机场接我的老同学XY打电话来问我咋耍时,我说正在天安门广场。他一听就笑起来了,我也笑——真不愧是外地人!如果不是跟阿不约好十一点半一起吃中饭,时间有点来不及,我还差点加入了免费参观毛主席纪念堂的队伍哪。

102
人民英雄纪念碑前。

分类:万水千山走遍 | 评论:11 | 浏览:95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微博集纳之:我曾经是一个老师

  今天我姐问我,怎么好久不见更新博客了,她可是我的忠实粉丝。自打玩上微博,我就把博客荒废了,久而久之都不会写超过140个字的文章了。想起以前心岱给出过一主意,说是把相关主题的微博集纳起来,也可以算一篇博客了,我觉得这主意好,一举两得。看过微博的同学,就不用再浪费时间啦,集纳之后的微博就供非微博同学观看交流。:))
  
  1、从昨天开始,一个标明重庆云阳的QQ号码锲而不舍地要求加我为好友,可又不表明身份,自然被我锲而不舍地拒绝。今天对方终于忍不住了,在验证栏里叫了我一声“赞老师”,啊,大约是我以前的学生,好吧,那就加上。要说我啊,真不是合格的老师,首先他的名字我都不记得了,又说了好多他同学的名字,我也一问三不知。哪像我妈,教过的学生几十年后还叫得出名字。亏得这学生也不计较,跟我汇报了很多别后情形。
  
  2、犹记得第一天成为老师的情景。那时我大学毕业,刚满21岁。剪的是21年来一贯的童花头,圆圆的脸上戴一副圆圆的眼镜。我找到将要任教的班级。走廊里有很多学生,我问其中一个女生,这是高二财会三班么?女生说,是啊,你是转学来的新同学啊?
分类:那些人那些事 | 评论:8 | 浏览:98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同学少年都不贱(三)

  最近一次得到二十年前老同学的消息,是在前天晚上。
  其时我正在洗碗,家里电话响了,是我大姐打来的。她说:“我正在外面吃饭,席间有一位你的老同学,看你还认不认识。”我说:“谁呀?”她说:“他叫LY。”
  这时电话里有人用普通话叫我的名字。
  LY,我是有同学叫LY,可我认识两个LY。一个是小学同学,小学还没毕业似乎就转学走了。还有一个LY是初中和高中的同学。我问:“你是哪个LY呀?是不是初中毕业时我们一起旅游的那个LY呀?”这时他改用四川话说:“对啦!”难道以为我在昆明,就要说普通话?我想起龙给我电话时,也是说的普通话,普通话还说得挺好!不过他在海南,大约已习惯了讲普通话。
  我问他:“你怎么跟我姐在一起?”
  原来他一直在重庆工作,这一次因为公事,请我姐单位上的人吃饭,席间谈起来,竟然有共同认识的人。他们在云阳时不认识,在重庆倒认识了,可见云阳大而重庆小。
  我们扯开嗓子聊了起来,这么多年未见,彼此倒一点不局促。我想这得力于他已经是个油子了!当我问他是哪个LY,他说:“当然是最帅的那个啦!”
分类:追忆似水流年 | 评论:6 | 浏览:117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同学少年都不贱(二)

望月是个神奇的人,她也成就了我很多人生的传奇:因为一部年代久远的影片《春寒》,我们从茫茫网海里彼此发现了彼此;因为她空降昆明,我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拥有了一个知己;因为她云游四海的经历,为我供职的《云游客》杂志撑起了半边天;更因为她在网络上的影响力,我竟然跟我的三位老同学取得了联系。
去年国庆,我正在前往桂林的途中,突然接到一个电话,手机上没有名字显示,我满怀狐疑地接听,一个令人愉悦的男声传来,自我介绍说,他是我的中学老同学——龙。我稍有点吃惊,但也不过分意外,因为此前菊曾经告诉我,他和另外两位同学——智和杨,国庆要一起去拉萨,并将入住村郎客栈。村郎客栈的老板,正是望月的朋友。而望月此时也在拉萨,也在村郎客栈。
智,女生,我初中和高中时候的同班同学。打从初中开始,她就显示出一个精英的风范,她既是成绩优异的学生,成绩从没下过前三,又是受人爱戴的班长,从初中到高中她一直是我们的班长。高中毕业后考上重点大学,目前在深圳定居、工作。有一个美满的家庭。智是瘦瘦高高的身材,热情而智慧的大眼睛。那时我们私交不错,我甚至去她家里玩儿过,知道她还有一弟一妹。曾经有一个周
分类:追忆似水流年 | 评论:5 | 浏览:9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同学少年都不贱(一)

是不是真的过了半生,到了开始重逢,开始回忆,开始怀旧的日子?
  这大半年来,因为各种机缘巧合,我陆陆续续跟一些中学同学联系上。我和他们分别的时间至少都在二十年以上。
  去年7月,我回成都休假的时候,正碰上在成都的中学同学聚会,其实他们平时经常聚会,只不过这次特别盛大一些,因为有好几位老同学从云阳老家过来了。
  聚会电话打来的时候,我正在女友菊的家里。电话是打给菊的。菊是我从小到大的朋友,是我唯一的干女的亲妈,从初一开始我们就在一个班上读书,一直到大学,我们都在同一个学校。用另一个女友慧的话说,菊是观音一样敦厚阔达的人,因此,所有同学都跟她的关系很好,这一点,是被那时的我和慧常常调侃和嘲讽的,以表示我们的独立独行。也正因如此,很多同学毕业后都和她保持着联系。
  我也连带被邀请参加此次盛会。去之前,我其实挺犹豫,我想大部分同学都不记得我了,去了会显得傻。不过好奇心战胜了虚荣心,我决定去。
  老同学到底是老同学,见面之下,就算那时的我再怎么平淡低调,还是能被叫出名字,甚至还有同年级另外班上的同学叫出我的网名!即使叫不出的,我也

分类:日常生活琐记 | 评论:6 | 浏览:89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当我们在景洪时我们都干些什么?

下午茶时间。

坐在美美咖啡临街的座位上,茂盛的热带植物将热闹的大街隔离开来,让美美咖啡及其周边的茶吧、酒肆构成一个情调与氛围兼具的区域,一望而知是外地游客和本地小资出没之地。

此刻,在美美咖啡就坐的几乎全是老外,三两人一桌,低声细语,也有女士独自一人坐着抽烟。室内,灯光柔黄,蓝调轻响,服务生忙碌地穿梭,有人在吃西餐,有人在上网。

叫一份苏打水,从书架上抽下《小姨多鹤》,一个悠然的下午就此拉开。加了冰块和柠檬的苏打水有一种淡淡的刺激,喝下去回肠荡气,恰似《小姨多鹤》带来的感受。

这是来到西双版纳的第N天,也是待在版纳的最后一天。这一天,你也许可以停住游客的匆匆脚步,像当地人一样,悠闲地过一天在景洪的日子。

在此之前,你可能去了植物园,花卉园,也去了野象谷,橄榄坝,这是游客们常去的景点。虽然作为千篇一律的大众旅游,这些景点会让你在新鲜之余感到一些模式化的乏味,并对走马观花的民俗文化体验感到期许值之外的失落,但是作为热带
分类:万水千山走遍 | 评论:7 | 浏览:16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艳”照

跟望月一起出游,既是幸运,也是灾难。幸运的是,这一路上的游记、图片有她代劳,就不用我辛辛苦苦写,辛辛苦苦发了;而灾难在于,反正怎么写都超不过她,索性当甩手掌柜,长此以往,简直太不励志了。
  
好吧,这次徒步滇越铁路,就是跟望月一起的,还有青青和林子,所以,对滇越铁路感兴趣的人,请移步望月博客浏览详情,这里嘛,用摄影师林子的话说,就发几张得意的艳(烟)照算了。
  
抽烟
这一组抽烟照,烟是问青青的朋友要的。没点燃,纯粹只是道具。
不过,照抽烟照真不该笑,一笑就坏菜了,想像中的酷劲儿沧桑劲儿荡然无存。黄金宝说,一看就是假的。
好吧,就算我表里不一行
分类:独家私藏相簿 | 评论:15 | 浏览:13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蜘蛛侠”

  说到年关的安全问题,我倒想起去年我们家发生的一件旧事。
  
  具体时间记不得了,大约就是过年前个把月左右。有天早上起来,按惯例做完一系列琐事之后,我和黄金宝准备上班。出门时,发现我们俩平时放在进门鞋柜上的包不见了。还不是我发现的,听黄金宝咕哝说包不见了,我也没管,然后他在客厅的沙发上找到了。我觉得奇怪,明明就放鞋柜上的,怎么跑到沙发上去了,但也没有在意,还开玩笑问黄金宝:“是不是你昨晚起来梦游了?”他没回答我,翻了一下自己的包,说:“我包里的钱不见了。”我大吃一惊,难道家里进了贼,不可能吧,我们住在八楼,而且有保安全天候值班。我也赶紧翻自己的包,发现钱包里还剩几张毛票,藏大钱的暗袋里所有的现金都不翼而飞。我和黄金宝加起来有4000左右。不过身份证、驾照、信用卡、储蓄卡还在。再检查其他东西,笔记本电脑、手机、相机也都完好无损。再看大门,没有撬动的痕迹,依然好好地反锁着,环顾四周,也无异样,我们一个早上在家里进进出出,梳洗,喝水,拉窗帘什么的,愣是没发现什么反常。
  
  班也顾不得上了,我们马上打电话给物管,物管又向派出所报案。物
分类:日常生活琐记 | 评论:5 | 浏览:113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恐怖隧道

  周五晚上,从美编家里校完版子出来,心情轻松,又刚和美编吃完晚饭,因此决定走路回家。从美编到我家说远不远,说近也不近,坐公交车大约七站地儿。
  
  很久没有运动过了,走起来分外舒爽。甩开双臂,昂首阔步,就跟我小时候那张惹人笑,被博友们戏称为“意气风华奔小康”“黑社会老大来了”的照片一样。
  
  走到海埂路隧道口时,我糊涂了。这里三年前新修了一个下穿隧道,所有南北方向的车都从隧道里过,旁边还修了专门的非机动车隧道,行人应该是可以从非机动车隧道里过的,但见电动车在里面风驰电掣的,我决定从路面上走。
  
  路面上有些黑。
  
  走到海埂路十字路口时,我发现我错了,南北方向的路面已经被一条绿化带阻断,只有东西方向的车和人可以从路面经过。正泄气打算往回走时,发现又出现了一条隧道,原来正是为行人修建的过街隧道。
  
  隧道口没人,路面周围也没人,听隧道里面也很静。我有点犹豫要不要下去,不过要往回走还得老大一截,我还是决定下去。
  
分类:日常生活琐记 | 评论:8 | 浏览:77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40页/39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