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城

当晚祷的钟声响起的时候,我们就似乎失去了日常生活的力量,而别的一种内在的力量,更加高尚,更加纯洁,更加持久,主宰着一切,像感恩的喷泉,升上天空,在无数的玫瑰花中闪着光辉......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112693
  • 开博时间:2007-04-20
  • 博客排名:第14363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海与岛

坪洲

 

印象中最热的一个7月,从醉醺醺的北角街头牵手走到香港站,巧克力冰激淋和着高档衣料的气味,还有码头的咸腥,登上快轮,由海水决定着未来命运的走向。

 

来到坪洲岛,已经接近黄昏。不可思议在这块小颗粒玉石般精粹的岛上也住着和我们一样的男男女女,粗犷着浪漫着,我已经爱上他们薄衫的清凉,偷听他们于街角向隅讲过的悄悄话。

 

静默的即将涨潮的海岸,沙滩贫瘠如中年的鳏夫的背。我走进一枚被弃置的小艇,想这个灿烂又柔弱的夏天也被我遗忘了。那一年,上衣蓝得像花精灵的眼,裙摆安然漂泊,不带任何居心

分类:游记 | 评论:0 | 浏览:27 | 收藏 | 查看全文>>

答案在风中飘

弗朗索瓦·特吕弗关于生存的解读是沉重的,甚至等候了一个人的一生。

 

从《四百击》到“安托万系列”结尾的《爱情狂奔》,我们看到天才演员从童年到中年的完整历程,与我们想象的“蜕变”不同,让·皮埃尔·利奥德似乎没有变化,依旧是男孩般的唯唯诺诺,闷闷不语,乖张而略有些神经质的那个安托万。

 

法国谚语说,一个淘气顽皮的孩子要挨四百下打才能消除灾难,怯除恶魔,变成健康听话的儿童。天知道童年的恶对于一个人的一生意味着什么。糟糕的家庭环境、残酷的社会、偏见的教育者,这些构成了安托万生命的底色:缺乏爱,不被重视,压抑。《四百击》这部作品,也许由于它名气太大,去年才去看这部作品,其实是一部切口小、关于儿童心理的影片。黑白的镜头下,五十年代的法国、僵硬的教育体制、冰冷的人际关系,如果换成中国导演,也许要用感伤的音乐大把地忆苦思甜一番,直让人潸然泪下,不过在特吕弗的安排下,这些不幸是那样客观,充满了讽刺,有些片段甚至让我们这些带着虐待心理的观众会心一笑。是啊,一个人,不管他曾

分类:电影 | 评论:0 | 浏览: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秋刀鱼之味

 

 

第一次见到“小津安二郎”这个名字,是大学三年级左右,在安德门地铁站的一张海报上。《秋刀鱼之味》,是部老片子,一男一女家人似的两位演员正襟危坐,含笑朝着我们,寻常日本人家的起居室,古朴、熨帖的生活气息。

 

南京是座特别的城市,我在那里生活了四年。每年的12月,不管这城市的年轻人多么欢欣地准备圣诞,来自历史阴郁血液的铁锈味,和着时不时的冷雨,12月的南京是悒郁的。

 

我曾与好友循着这张海报给出的地址,想去和一众日本电影兼日本文化爱好者一起观看《秋刀鱼之味》,不过南京城阻止了我,在冬夜里我的方向辨识能力大打折扣,我转而和朋友找了一家日料店,点了份烤秋刀鱼。那份寂寞就是我看待友谊的方式,我为数不多的几个朋友,他们必须和我一同品尝那份寂寞。

 

想不到真正观看这部片子,果真是一个人。那段时间为了整理和恋人(现任丈夫)的关系,决绝地选择一个人生活。午后,教工宿舍外阳光正好,我却把窗帘牢牢拉上,屋里一阵阴森

分类:电影 | 评论:0 | 浏览: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Murmur, a little sadly

Murmur, a little sadly——伍迪·艾伦的自语世界

 

 

香港人很喜欢伍迪·艾伦。 他有个好听的香港名字叫“活地阿伦”, 瞬间变得活灵活现,还有种旺角靓仔的感觉,这个名号伴着他那张大脑袋的肖像画,在香港几乎是电影艺术的一个符号。画像中他有硕大的眼镜,叼一只古巴雪茄,永远皱着眉头。

 

活地阿伦同志,是港式的,他的情节化和反讽效应正符合快节奏的年轻人“返屋企食餐饭”的生活态度,即狭小的空间、现代化的视野,以及争论不休。

 

伍迪·艾伦总是喃喃自语,最为极致变现在标志性的影片《安妮·霍尔》中,作为主演的阿伦时不时从剧中抽离出来,站到摄像机跟前,指手画脚地跟我们说话,那是部令人伤感的爱情片,尽管它令人捧腹,片中神经质且敏感的男人和神经质且自负的女人非常自我地恋爱,戴安·基顿的衬衫马甲造

分类:电影 | 评论:0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她自己的房间

不知道如何形容看完这部影片的感觉,整整几天,被那高度理想化的女性世界所吸引。走在初春的旖旎河岸边,电影浓浓的幸福感快要将我拖离平静的婚姻生活——这算不算对导演、对作品的一种高度评价?

 

不足两个小时的电影,几乎没有什么情节,50年代的美国,圣诞节老歌,姜色系的人们的外套,以及到处飘落的雪花,这样的布景仿佛很适合一部关于男女之间的爱情轻喜剧,不过只要想想那样的片子:女人在男人面前迫不及待的聒噪、过于敏感、争吵不休,男人在追逐女人的途中既圆滑又适得其反的笨拙,只会在普通观众那里稍事停留,又怎么会让一个初嫁的女子羡慕游移呢?

 

《Carol》是一部献给女人的童话。在这里,最吸引人的,并不是Carol和Therese离经叛道的风险的刺激,而是提供给女人们的这种可能性——你可以不必爱上一个男人,你可以不必和男人生活在一起,你想过吗?

 

我绝对不是女同性恋者的拥趸。电影里Therese的一句台词足以证明这不是一部关于性取向的电影,她对男友说:“你曾经爱过男孩吗?

分类:电影 | 评论:0 | 浏览: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八、Lily姐

 

 

Lily姐,真实姓名叫陈双,还是陈滢,不太清楚,这两个名字应该都是她用过的化名。她的年龄也是个谜,据她提起过约在80岁左右,这与她的样貌很不符合,一头短发里只杂夹着几根白头发,皮肤较光滑,也没有缺少牙齿,整个人精神抖擞,特别是聊起天来,神采奕奕简直没完。由于参与她的回忆录写作,我隐约得知一些有关她生平的往事。据说是孙中山手下一位得意将领的偏房姨太太所生,在兵荒马乱的年代里从祖籍福建辗转流落上海、北京,后来在文革期间逃到香港,去过美国又回来,做过理疗师、街头小贩、娱乐记者等。她最时常提起的就是她的母亲和她的婚姻,她母亲生过十几个小孩,我见过她母亲的一张相片,片中时40岁,看上去像个二十岁的青春少女,可惜Lily姐没有遗传到母亲的美颜基因,是所有孩子里最丑的一个,就连现在她不讨喜的长相也给人一种不自在的感觉。她猜想是由于长相,导致了母亲对她的讨厌、终生的不闻不问甚至虐待。有一个细节足以看出这位母亲的偏心,她生平喜爱抽大烟,然而磨烟膏并非什么好活计,时间久了还会上瘾,她舍不得其他孩子替她磨,唯独选了Lily姐。Lily姐对我说

分类:叙事 | 评论:0 | 浏览: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七、温度将持续变冷(下)

 

 

在陆小姐的公司,慢慢习惯了这无休止的工作。每一次走进冷得非凡的档案库,将一张张表格按图索骥地根据公司首字母找到档案库的相应一格,再放进去归档,感到这座岛屿上正进行着的数以亿计的生意、多如牛毛的上市公司,快要将人吞没,这所小型私人会计师事务所,就是这片蔚然成气候的商业社会的一个细胞。初入职场,对很多事情完全不能够分辨。比如人的两面性。Nana是公司秘书,相当于我的上线,一个看上去温柔可人的女孩子,没有攻击性,但是我常常怀疑陆小姐关照她暗中注意我的工作效率,她是叮嘱我最多的一个人,她在我背后的一间屋子里办公,隔着玻璃,我能感受到她时不时地观察我一眼。有时还会主动来检查我的工作进度。不过下了班,在电梯口,她又会恢复一个朋友般的无防备的样子,对我说,不用太晚啦,工作是做不完的啦。这些都让我迷茫。Patrica是个更加成熟的女孩子,她的成熟在于她善于用表面的单纯掩饰实际的老成。她很熟悉职场,和每个人称兄道弟,我不知道她哪句话是真哪句话是假。我还发现她和Terry的关系非常好。有一次我问Nana,Terry和Patrica是男女朋友

分类:叙事 | 评论:0 | 浏览: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六、温度将持续变冷

 

 

八月,我跟好友邱越找了两个租客一起在日出康城租下一个千尺单位,我所住的单人间仅六平米左右,刚好放得下一张宜家标准床和标准书桌。天好的时候,坐在飘窗上可以看见海对面闪闪发光的将军澳华人公墓。日出康城据说由于附近垃圾填海,空气质量很差,因此租金相对低廉。不过我早出晚归并未有太大影响。

 

九月份,我在中环一家私人会计师事务所谋了一份事做。公司老板是一位叫陆佩兰的女士,中年未婚的样子,公司门前写着“荣神益人”的字样,想这陆老板也是位基督徒。第一次面试就敲定我做公司秘书助理,香港非常普遍的职业。尽管完全不知道我要做什么,还是很开心这么轻松就应聘上该工作,我想这也得益于我在迦南美地受过广东话培训吧。在香港,语言是第一重要的。尽管外地人口不断涌入,香港正如许多其他殖民地一样,非常谨慎而固执地保留着自身的传统,粤语里暗含的价值观,是这个城市永远都不会被侵占的部分;从工作的实际来讲,你不大可能和同事们用普通话沟通,即便是书写也多用英文,而

分类:叙事 | 评论:0 | 浏览: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五、最长的夏天

 

 

2013年的夏天,潮湿、昏暗,我像鬼魅一样走在油麻地的大街上,从枯燥的敬虔生活中解放出来,我内心拥抱着这个百般丑陋却诱惑着我的世界。我的欲望就像这条走不完的弥敦道,深不见底,在某个暗处发出乖张的嘲笑。

 

失去教会中最好的朋友,我自觉毫无必要再去接近上帝,神没有给我那些我最想要的,我像小孩子一样赌气离开祂。

 

我也像小孩子一样,急须用一些东西证明自己不再需要神。

 

分类:叙事 | 评论:0 | 浏览: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四、PGIF团契(下)

 

 

前些天我梦见了闵蔚,和我刚认识她的时候绝不相同。梦里她已经在香港一家法国银行工作多年,工作中取得的成就感焕发出她积极的生命力,而且,她拿出一帧相片,告诉我,这相片中的男子是她的爱人。

 

我记得在梦里我很羡慕她。很多时候我都感觉神给别人的总是多过给我的。这种时候我就让自己想起2012年秋冬季,蒙蒙细雨洗刷得通往学校的石板路一片晶莹,透着南国植物的酯香,初初受洗,我的心灵每时每刻都被一种莫名的满足占据着,温暖着,恍若隔世,大陆仿佛我的前生,香港岛就是我获得新生的地方。

 

忘记了在哪里遇见闵蔚,该是在林老师家的一次聚会上。苍白的不漂亮的矮胖而木讷的女孩子,有一种需要别人去保护的意味,湖北孝感人,辗转北京求学,然后来到香港。这样见过几面,我们已是彻夜倾谈的姐妹。也许是文艺作品的由头,也许是感情经历的相似,还有表现形式几乎相反的抑郁,总之,黎明将至时,我借着曙光俯视她不洁净的面庞,有如麦兜的眼睫毛,油然而生一种很暖和的情谊。年轻时我畏惧自己的多

分类:叙事 | 评论:0 | 浏览: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1页/204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