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逐淮水的六十年代末生人

一、博主:犀禾,男,安徽桐城人,六十年代末生人。长于“文都”,曾游学徽州庐州,一千九百九十年,流逐淮河一隅的中都旷城。回眸半生,少年不敏,青年不欢,壮年不立,而今惑年,忽觉思乡情切,遂开博指认故乡,应答同侪,冀以抚今挽昔,重铸精神家园。二、版权:犀禾谨对本博所有原创内容葆有著作权。欢迎各位博友前来做客,进行深入交流。凡欲转载者,务请发伊妹儿至whb0703@tom.com,以获取授权。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2
  • 总访问量:91048
  • 开博时间:2007-04-17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童 年 镜 像

  
  童 年 镜 像
  
  桑葚
  
  沙地上一棵硕大的桑树,是童子眼里最古老、最繁华、最婆娑的景观。似乎是春蚕的天食,绿油油的桑叶经巧妇的手,翩翩落进蚕房的时候,正是清明乍雨的日子。童子枕着蚕儿咀嚼桑叶的“咝咝”声恬然入睡,常有好梦联袂而来。但他还是惊讶于一张布满黑黑麻点的蚕布,怎地就生出了活生生的蚕儿,而丑陋的蚕儿又如何一夜之间绾结,成了响当当的茧子,还忽地一宵下来,幻成翅羽白亮的蛾儿……童子不晓,在另一厢,当他同小伙伴们,争着把紫红的桑葚急急裹入腹中,他的掌上、脸上,甚至他困倦的眼睑,到处扑满色彩斑斓的汁水和湿漉漉的涎儿……染着紫红桑汁的童子无知无畏地穿过村庄,穿过蚕儿的暖房,那一刻,他和饱餐桑叶的蚕儿,和羽化的蛾娘,能有几多的差池?
  
  蝶荚
  
  不知叫什么树,也不知是哪代祖先种下的。花期过后,它结出满枝满杈淡黄的果子,果子的颜色随着季节越来越深,秋风落叶的时辰,果子噼噼啪啪落地,触地的刹那顿时成了蝴蝶状的荚儿!
  这和童话里的情形
分类:散 漫 文 字 | 评论:0 | 浏览:45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每个人的故乡都在沉沦


每个人的故乡都在沉沦
——“六十年代末生人絮说前半生”系列诗歌选载



每个人的故乡都在沉沦
每个沉沦的故乡都抑扬着一种
庄重的悲情
我 在母亲的掌上长大
却因为坚守良知而陷身囹圄
如何才能报答母亲的养育之恩?
你 为了守候一个无法诠释的
灵魂的秘密
放逐在春汛和秋梗的经纬
家是你不敢贸然轻叩的柴扉
他 是流亡异国他乡一个
孤单的肉躯
是一颗被祖国遗弃的棋子
无日无夜不在梦寐里追回
旁达而阡陌的土地
冷暖而饱藏的大地



大地上所有生老病死和他们
灵魂的将息
大地上 江河湖海和它们
翩跹接踵的潮汐
在潜沉的花事的前兆
在风光的人缘的场院
在一切风俗所应对的话语的温端
和情爱的脉动
分类:“60年代末生人”诗系 | 评论:0 | 浏览:4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揳入国家肌体的一个楔子

揳入国家肌体的一个楔子  


  “揳入国家肌体的一个楔子”,这是我关于自己和我所置身的这个中庸之国悠久之国的一种譬喻。好比隔着篱墙看那妖冶的女子,我便要做那誓把篱墙洞穿的杵,我揳入了篱墙的肌体,为的是把爱意和欲望传布给伊;好比,作为族际屏障和战争壁垒的长城,竟然在群山之间绵延脉动一如起伏的波浪,那是因为我珠玑一样的诗歌赋长城以流动如河川的脉息——我揳入了长城的肌体,揽起千年繁华的一阵穿垛而过的大风,我的诗歌骄傲地担纲着抿息民族仇恨勾结异地情爱的使节。


  鉴于以上的比喻,又因为我确实是这个国度亿万百姓里的一员,还是个不自由的分子,我就更有理由认为,作为“揳入家肌体的一个楔子”,我唯有借助以下妙不可言的自慰之辞,才能拯救自己:


  首先,我的躯干正是楔子的一个经典形象。双脚圆规一样伶仃地插入国家的土地,双手如同助力的翅,头发呢,当年激扬文字指点江山之际,它飘飘于飞的形象,就象楔子末梢的那簇缨子——当我被放逐,从不胜寒的高处
分类:思 想 随 笔 | 评论:0 | 浏览:58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夜狂梦海子想他也是个大大的反动

  

一夜狂梦海子想他也是个大大的反动
——“六十年代末生人絮说前半生”系列诗歌选载

    
一夜狂梦海子想他也是个大大的反动
海子以梦为马 他的鞍辔搭上我安息的床笫
他以悲情的面孔 在死后十六年的今夜
摩挲着我嵯峨的胸膺
    
他曾是那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童话少年
有一颗爱情的种子在他命脉点燃
爱情的稻粱爱情的罂粟 在他的诗歌里
着青涩的恋人 成那温悦的姊妹——
他短短一生只偷偷吻过一回
却把欢情的大纛 植入有情人凄迷的眼睑
他吻过的姑娘把他的骨殖收作了
富裕的嫁妆 她嫁到了一个不为人知的地方
不为人知、山穷水寒而且隐忍拘谨
是否还有诗歌做她渡过的津梁抑或
假想的余粮?
    
一夜狂梦海子想他也是个大大的反动
海子独孤自戕 在北方的麦地消失了他的脚踵
我是他

分类:“60年代末生人”诗系 | 评论:0 | 浏览:37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写作,王者的事业(外二题)


 写作,王者的事业(外二题)  
  
  
在那个无文的年代,众口一词决定了写作的口径,领袖的亵词也成了写作的神示。可怜可悲可恼的人民,无奈地把写作置于自己的权利之外,尊严的话语成了奢侈的妄想,个性的表达成了少数人特权。依靠这样的“写作”所鼓吹的江山,是那样的脆弱那样的虚妄,简直就象陈年窗纸一样一捅就破,并灰烬一样落地成埃!

所以,在言论层面,写作可以是奸行(少数人强奸大多数人的意志),可以是伪善(冠冕堂皇的谎言藏着不可告人的目的),它已经无数次发生,并企图苟延残喘。它虽然貌似高大,却也遮蔽不了作为善行和壮举的真正的写作——阅尽沧桑出自心杼蕴涵义理传播民间迹近真谛的,把人还原为人把泪水度成珍珠把苦难变成财富的……写作!从事这后一种写作的,可以是每一个有着性灵和思想的普通人,他们在写作当中,却俨然成了历史的见证人,成了时代的代言人,成了未来的责任人。他们无一例外,是写作着的王者!

写作,就这样终将放下屠刀洗
分类:思 想 随 笔 | 评论:0 | 浏览:35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放逐之后,我有七年不敢踏进母校的门槛


              放逐之后,我有七年不敢踏进母校的门槛
              ——“六十年代末生人絮说前半生”系列诗歌选载
    
    放逐之后 我有七年不敢踏进母校的
    门槛
    我怀揣放逐之乡 谷粱的顿挫民生的忧伤
    灾荒的隐痛话语的蹇迫
    在城市和乡村之间往返 无数次徘徊在
    母校的门口 却没有信心踏进她的门槛——
    我就是那个大学里曾经风光一时的诗人呀
    铁打的校园流水的诗歌 把我流走
    把我流放到一个十年就有

分类:“60年代末生人”诗系 | 评论:0 | 浏览:36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感遇生民


 感遇生民
——弃文重拾,以慰淮水压境的两岸生民


我揣着孤寂的心事,悠游在淮河边上的一个县镇广场,在地摊、吆喝和薄幸的客商的小小领地,感遇生民,感遇他们之于饮食,那千年如斯诚惶诚恐的朴素的念想:一瓢饮一箪食足矣!

这农事和家道可怜的期许,为何在世纪末的天光之下,如同天蚕扑向死难的火焰,飘渺、凄厉且寓有不尽的忧伤?劳碌的生民,远离了明火执仗的劫掠,却为何依旧,为了薄蹇的衣食和伶仃的子息,听天由命地做那沉默而怯懦的羔羊?更令人痛心的是,生民在广大的天地,听命命运的摆布,千年以来,他们从未分晓自我内心的隐痛,从未直面民族命运那可悲的际遇!

此时此刻,近在咫尺的淮河之水,正席卷着牲畜、家什、庄稼和嘶喊,灌顶而来,两岸的饥民如蚁如蛭。曾经清飏歌舟的母亲河流,在疯狂的伐斫和肆意的侵凌之下,竟然泛起了肆虐无当的恶水浊浪。在人类情感的深度,它又怎能不是,因爱情而结缡的万千眷属,为稻粱而劳顿的衣食父母,那伤
分类:散 漫 文 字 | 评论:2 | 浏览:59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诗人住在梅雨将尽的地方





诗人住在梅雨将尽的地方
——“六十年代末生人絮说前半生”系列诗歌选载


诗人住在梅雨将尽的地方
他在淮河的南缘 一个纠集了
美人和民生悲情的所在
承接着梅雨的末梢——
那五黄六月洗过眉额的惆怅和清氛呀
那青黄不接的童年所想象的梅子的甜酸
所披拂的衣裳的霉香和斑斓——
它是南中国山水自然的蕴结
是融汇了万千人性和四季节令的
无限缠绵

诗人记起十多年前 他从大学和理想里
生生地放逐 逐浪在万花泯灭黄钟毁弃的长夜
他不知归期的行走 经历了如履薄冰的
仓皇
仓皇里只剩下精神的寄寓和爱情的迷狂
在阅尽人间冷暖和世事曲直之后
他的心事一如尘埃 渐渐落定
——

分类:“60年代末生人”诗系 | 评论:0 | 浏览:5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城市高高的铁塔上有一个鸟巢(外一篇)



城市高高的铁塔上有一个鸟巢。在纷乱人流的穹顶之上,在车流井然的秩序之上,鸟巢仿佛从天而降却又绵软稀薄的不经的陨石,仿佛乌有的精神物事却以众多的枝柯和唯一的卵作为镜像。

鸟巢定居在城市高空的经纬之上,忙碌而浮躁的现代人是无暇顾及的——鸟巢就是那些艺术的闲暇的从城市文明里暂时逃逸出来的人儿,他们一举首一旁顾那瞬间的臆想瞬间的情怀;就是以它伶仃而独绝的影像牵引出来的,关于乡关关于农业关于大淖和远古的灵光等自在之物。鸟巢曾经是“风”歌里的一个混沌而团圞的关乎生息关乎家园的意象,攀援枝柯的人在鸟巢的边上熨帖了他的呼吸,归乡的游子看见鸟巢便不觉地清泪盈眶……鸟巢从农业中国的脉息里一路走来,母鸟的慈爱幼鸟的啁啾象一场大水溢过了季节和词的边缘。

与人类生活唇齿相依的鸟巢,到如今倒成了钢骨水泥的城市森林的客居之物,成了流光溢彩的灯火世界的黯淡异类——这其中的得失滋味生态掣肘,岂是那些沉溺于饱暖矫情于时势的人可以领略的?

江湖
  

分类:辞 象 片 羽 | 评论:1 | 浏览:60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天津老城区印象

  
  
  古典的西洋的建筑(民国、北洋军阀时期、还有日法租界的建筑),陈迹在了近一个世纪的街巷。当忙碌而琐屑的市民和它们毗邻而居,当街巷的夜灯上了,一种幽微时尚和颓废古典相互混杂的言语半启唇齿,略带神秘地诉说着什么。废帝的静园、孙文北伐的托身之所、段大总理的退寓之居,它们所象征的曾经辉煌曾经退隐,都在阒无声息里越发充满着难言之隐。

  此时此刻,各种各样的Bar,土到土里巴人,小到尺半门脸,在夜色下垃圾杂陈的老街小巷,竟如同魅人的娇娘,解除了纱帐、松弛了罗衣、袒露了半胸,邀约你和她一道入眠,抑或进入佳期如梦的无眠之境。这大概算是天津现代生态一个隐秘而且性感的方面,它和老城区缺乏性感和韵律的土面人生交错杂陈,形成了微妙的应对和恰当的互补。

  水本应赋予这城市以灵性的。但北方海河的水哟,它太多的黄沙和淤泥的附丽(或许还有沙尘暴的影子),使得这理想中的灵性,更多地呈现一种驳杂、零乱的质地,和本质的朴拙、善良。海河的水,是否也在租界的臣民心态和民国的政治纠葛等的习染之下,表现出诸般的因袭、因循和因果,它穿城而过
分类:散 漫 文 字 | 评论:2 | 浏览:116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桐城四首




    其 一

乡关在望
龙的骨殖在望
山岗上新娘落下
平原袖襟象征
伊的华年在望
凤的寂灭在望
家的宿命 在暖睛里回升
是谁 抽丝的心怀赢来
桃李灿烂
桃李无言 深意自知
她的婚姻一如往常
她无着的痛楚 生育在望


    其 二

桐之舞
木牍之舞 黄梅舞
朴拙如同阿姊的蹇裳
姊之舞 怀思的桑
狼毫一抹 处处是乡关
在文字里 我可不是这般
温吞模样
龙蛇之象 凤雏向晚

分类:长 歌 短 诀 | 评论:2 | 浏览:629 | 收藏 | 查看全文>>

生命中无以承受之轻重


死亡与生俱来,死亡的感觉攫住每一个人。特别是那些忧患悲悯却又孱弱的神经质的生命,他们在死亡的拷打和预习当中,端的出落了一大批哲人、诗者和艺术家!他们以切近死亡怀想死亡的姿态思想和创作,而思想和创作又把一种澄明的桀骜的死难如影随形地悬置于他们的头颅,一如达摩克利斯的命运剑戟!

例子不胜枚举。从柏拉图到尼采,从海明威到海子,从贝多芬到梵高……他们以自残乃至自戕之举挑战命运悲剧,那么地投入,那么地旷日持久。面临强大险恶遍身疮痍的世界,他们反求诸己,以一种极端的方式成全偏执的理想——在人生和艺术的完美诉求当中,他们纤弱敏感的内心包囊了宏大而强梁的世界;而世俗世界又如囊中的利锥,从他们的肌肤和血骨间穿刺而过,迎来洞穿了所有爱恨、荣辱、生死的光明和乌有。

他们或许是那负重的骆驼,设想着在针眼里出走天方之国,却为人类良心人类情感的最后一根稻草,压断了脊梁!

他们是人类最为孤独最为高贵的族群。作为生活的体遇者,质情声色享受爱情和艺术的人生大宴,本是他们毕生的大梦;却在这精神飨宴的
分类:思 想 随 笔 | 评论:0 | 浏览:337 | 收藏 | 查看全文>>

秋日淮河徜徉

  


   一
  
  秋日的淮河
  大汛过后 水淖明镜
  阳光无语的婆娑
  秋日里 尚待开放的花朵
  走向情爱和生育
  伊的水土之乡
  我的婚姻 和言辞的锋芒
  近在淮河的边缘
  卓尔出落 物华和诗歌
  物外之象 传布遥远而切近的
  乡关
  
  
   二
  
  她幕色下的村庄 沙狐几度
  穿过温暖的河床
  沙如圣行的净土
  如呼吸的微尘
  恰到好处 赋予足踝和命关
  蕴藉的快感
  这淮水无言的馈赠
  熨贴心灵
  这土地和水 家染的布裳
  在日月的淘洗当中
  披上丰盈的新妇
  她的婚床 在沙土里
  洗礼再三 砥柱和龙种
  是她水上之于土地
  隐秘

分类:长 歌 短 诀 | 评论:1 | 浏览:43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被放逐到异乡,内心遭遇冰檗


我被放逐到异乡 内心遭遇
冰檗
我的伤痕无限广大 纵使绮丽的诗文
也遮不住它曾经的苦难
你们 你们这些啖食衣食父母的
在奢华里勾心斗角
从勾斗中给我送来屈辱
屈辱如同毒药
让我人性的根柢 失却人之为人的
庄严
我终生都将为流言所伤
流于言谈我无知的人民
他们并不比我幸运
他们和我一道 软禁于伪善和阴鸷
已经五千有年 五千年
只琢成一个经典意象
——
诗人忧愤满怀 他投江的姿势
梨花捎带着雨息 衣袂纠缠着乱发
他可是这个国家 唯一醒着的先知
他放逐异乡 内心遭遇冰檗
却不妨他的身体开花
化作人民的食粮

——写于两千零六年八月十三日
(此诗隶属“六十年代末生人
分类:“60年代末生人”诗系 | 评论:2 | 浏览:47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淮北和江南


粗砺旷大的淮北平原,淮水滋养的人众粗枝大叶说起话来如鲠在喉,一种重浊的低音直击听者的耳膜。淮水把一种体制的花络、本位的良心和稻粱的风流付之于浑厚而悲悯的土地,而其中的屋舍、坟茔、河川和花朵,又是那么的缄默那么的秩序。在他们熟稔端直黑白相宜的水土背景,秩序成全了史箴和规约,秩序成就了民风和乡俗。在生死契阔而又刚性的话语之乡,如此有条不紊的秩序背后,潜伏着多少爱情的嗟叹和几多民生的艰苦?

叛逆就在淮北高粱的群落运生传递。稻粱打造的社稷毕竟褫夺不了民间思想的万千姿态;而威势的话语,即使借重庄严的外衣,终也逃避不了阳光风土的扑打——为了子息、水源、婚姻、赋税、宗庙而引发的家族干戈、血仇械斗等等,年复一年地在这块土地上发生。从根本上来说,它是北方的人民和土地相互倚重却又相互掣肘,这一“背反”规律的卓越表现。它类似于坚硬的肴核和质色的坷拉,掊击人类的胸中块垒,拷打人类的郁郁心怀。

江南的人民,在氤氲灵秀的水禾之乡,隐秘而自在地生息繁衍。山水环抱河川交驰,嘉树华茂屋舍俨然,子民们随时随地曲径通幽,无怨无艾享乐齐
分类:散 漫 文 字 | 评论:3 | 浏览:48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5页/7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