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逐淮水的六十年代末生人

一、博主:犀禾,男,安徽桐城人,六十年代末生人。长于“文都”,曾游学徽州庐州,一千九百九十年,流逐淮河一隅的中都旷城。回眸半生,少年不敏,青年不欢,壮年不立,而今惑年,忽觉思乡情切,遂开博指认故乡,应答同侪,冀以抚今挽昔,重铸精神家园。二、版权:犀禾谨对本博所有原创内容葆有著作权。欢迎各位博友前来做客,进行深入交流。凡欲转载者,务请发伊妹儿至whb0703@tom.com,以获取授权。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91085
  • 开博时间:2007-04-17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八个词,八瓣哀思和祈愿的心香……


 八个词,八瓣哀思和祈愿的心香……
 ——谨以此文痛切祭吊汶川地震的遇难同胞


公元两千零八年五月十二日十四时二十八分,一场灭顶横灾直扑汶川为中心的四川省北部,汶川、北川县城夷为平地,茂县、绵阳、都江堰、什邡等地死伤枕藉,而中国包括京城在内的十六个省市震感强烈——“天府之国”一下子成了人间地狱,死者的幽魂、伤者的呻吟、不死者的悲恸,萦绕在每一个国人的耳畔和心尖,也把地球人的目光都引到了青藏高原东侧这么一个山川和平畴交辉、文明共稻米璀璨的曾经的富庶之地。

我在淮河侧畔的放逐之乡,陷入了无日无夜的慌乱和悲痛,当一线泪水从脸颊凉凉地滑下打湿了书笺,我终于提起搁置已久的笔,笔下流淌的这八个词和词外之象,就算是我奉给亡灵的八瓣心香,算是我五八之年一次集大成式的长歌当哭。而在如此奇崛的写作的当儿,我越来越被一种悠久的忧愤和遗恨所包围,我在中国化生存之下坚持不为忘却的纪念,却不能召唤那些亡灵回首面对他们的家园!


分类:生 活 感 悟 | 评论:0 | 浏览:113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思想的人不在他的年代

  
  思想的人不在他的年代
  ——“六十年代末生人絮说前半生”系列诗歌选载
  
  
  思想的人不在他的年代
  他的年代 驰远了思想的情怀
  就象母亲的黄河竟然断了她的乳液
  那可是一个民族精神的断裂
  就象 雄伟的长城倒起了不经的波浪
  它庶几象征了我们胸中 无法驱谴的
  忧愤和奇崛
  
  我们 作为思想的伶仃儿和存亡的
  见证人
  如履薄冰地拥有草虫一样微贱的生命
  我们 竟然凭借卑怯的身躯
  招引广大的幸福和郑重的使命
  竟然 企图把快乐还给肉体
  把人格还给生存 把理想还给
  高贵族裔他那沧桑并且分裂着的
  人性
  
  这到底是不是一种僭越
  对于貌似辉煌却又虚妄堕落的传统
  对于 狂大而又艰涩的民族命运
  我们在思
分类:“60年代末生人”诗系 | 评论:0 | 浏览:45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乎爱情,在乎生死


 在乎爱情,在乎生死


一、在乎爱情

爱情的品格,是要用生死来打造的。只痴迷于生的迷情和欢爱,却经不住死的侵蚀和拷问的所谓“爱情”,是短绌的褊狭的。生死与共,才是爱情中的男女所应坚守的盟约,所能抵达的分定。更何况,爱情是这个不公平的世道上,上天赋予的最公平的权利,和最狂大的生存。在爱情面前,最华丽的辞藻也只有失语的份儿,最坚硬的真理也只有坍塌的宿命。所以当希腊城邦为了海伦的脚踵不惜海战多年,当凯旋的将士为塞壬的歌声所诱心甘情愿地赴死,我们说,他们恭逢了爱情品格最为绚烂的黄金时代!而以爱情的名义去征伐,去受难,去赴死,也似乎成了英雄的行为,成了男子品格的终极考验。

置身爱情中的男女,在火热胴体和激越情感的交驰混成之际,不无奢侈地享受着情爱——那从毫发、肌肤引发,渐渐抵达肝肠、骨殖,并逐起美爱的波浪,赢得身心的欢愉的人生最美妙的快感。爱情中的人无遐思索,那瞬间眷顾自己的欢情,其实源于俩人命运星座最为妙绝的对应,其实是前世姻缘的现世苏生;而那厮摩的温情和
分类:生 活 感 悟 | 评论:0 | 浏览:47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梦里依稀流年遗恨,还要枕戈待日旦


梦里依稀流年遗恨,还要枕戈待日旦
——“六十年代末生人絮说前半生”系列诗歌选载


梦里依稀流年遗恨 还要枕戈待日旦——
在五黄六月这么个青黄不接
悲伤的感觉不由自主涌上心头的日子
在白露洗过黑瞳严霜击穿薄裳
秋收迎迓雪藏的这些个辰光
我一生的大梦 她披着暧昧的桃花
(她情色的花络的氤氲)
举着残损的菊花
(她肃杀的无限的秋氛)
降临我寂寞的床笫
散发帛布清香绵延稻粱余韵的床笫
我就是那个送走三更灯火迎来五更鸡啼
方才洗脚更衣的……有诗之人哟
把婚床安在了家乡之外
把熹微的晨光纳入黑暗的梦乡
我就是淮河边上这么一个悲情的人文
所承接的万类悲欢
这么一个独立的思想
所坚持的千年沧浪


分类:“60年代末生人”诗系 | 评论:1 | 浏览:6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旧作回顾之一——皖地五城组诗,或名:浪走的青春

旧作回顾之一——

皖地五城组诗,或名:浪走的青春

———————

 桐 城

 桐城县,现桐城市,诗者的家乡,黄梅戏之乡,“桐城派”发源地。

瞻望故园 我心有千千结
乍落的白果砸在我幼时
懵懂的眼
妈妈哭笑不得
姊妹们踵舞翩跹
这桐子的国里至今住着
我年迈的兄长
他浑沌的话语使我第一次
懂得了血 学会诗文
在青黄不接的饥餐
遥想谷子的饱藏

谁在龙的眠床梳理文脉
令清贫的夫婿 缄默里坚持
耿介和礼让?
清凌凌一记黄梅 酸津津
一曲黄梅
着那对花的男女 在田埂追逐
让远方的游子 怅然走失
伊人梦会的城垣
分类:长 歌 短 诀 | 评论:0 | 浏览:496 | 收藏 | 查看全文>>

阅读“俄罗斯” 手写原“苏联”


 阅读“俄罗斯” 手写原“苏联”
 ——二十一世纪零年代读书札记(一)

  
  一、索尔仁尼琴:《牛犊顶橡树》

  一个精心建构起来的庞大而庄严的网罗,为了自身的荣耀、权力和利益,从来不惜牺牲血肉的生命,不惜作践良知和人性,不惜扭曲美爱的心灵,……,以作为其抽象而且空洞基业的具象而且质色的祭品。至于篡改历史,谣言惑众,玩弄思想,不过是无上大宴中的小菜一碟,简直就是闪烁着桃色光芒的笑资和余唾。
  
  二、布罗茨基:《从彼得堡到斯德哥尔摩》

  你被“偷窥”了多年,那种感觉象是把身心和情欲都露天表演了——你一个人缄默而温良的生存,竟被一个庞大的集体所怀疑和包围。那“铁屋子”一样令人窒息牢笼一样使人不能自我的生存哟!“观众”们从容地欣赏着你的悲剧,他们处在阴暗的角落,“庄严高大”地笑话你单纯得几乎透明的情性之爱,你独立因而近乎无援的思想,还有你隐秘的话语你悲怯的天真……而这竟成为一种颇具国家特色的政治
分类:思 想 随 笔 | 评论:0 | 浏览:49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新年献词:每一份苦难都洋溢着丁点儿的善


新年献词:每一份苦难都洋溢着丁点儿的善
——“六十年代末生人絮说前半生”系列诗歌选载
  

每一份苦难都洋溢着丁点儿的善
每一个苦难的人儿 都凭藉他的屈辱和忧伤
书写良善的理念和爱情的指望
在他的生前或者死后 他所寄居苦难的屋舍
他所披着苦难的衣裳 他所叨念苦难的
母语
无时不在郁结悲悯的情结
无处不在 灼现人性的灵光

在岁月流年风花雪月啸歌几何的场院
苦难与美人、绮剑和酒醪
如影随形
在季节轮回山寒水瘦水落石出的镜像
苦难 收拢了死难者枯槁的骨殖
并坚贞而隐忍地规定了流亡者
他们精神的收藏 他们逐浪的
方向!

那些曾经深执苦难的人儿
他们在耻辱的洗雪在心驿万千
思想的
分类:“60年代末生人”诗系 | 评论:2 | 浏览:6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是否一个抒情的诗者?(外一篇)


我是否一个抒情的诗者?(外一篇)


我是否一个抒情的诗者,是连我自己也规避再三却又挥之不去的难题:因为我偏执而嘶哑的歌唱承载不了情爱——这貌似优雅而且乐感般感伤着的鸿毛——对我的抚摸和厮摩;而我又总以与众不同的方式推出不经的词章,这与其说是艺术或诗的创造,不如说是艺术的边缘游击,和诗歌的非非之作。

也就是说,我在当代这个连空气都污浊连艺术也贱卖的境下,已无法充作一个从容的抒情写手。如同众人所猜度的,我是一个有着原罪感的人,因为我在他人甘愿沦为物质奴隶之时,不自量地充当了物质的叛逆,因为我特立独行继而陷于谣言和困顿之境;我是一个善良得以至懦弱的人,是体制裙下的偷窥者,对艺术心无旁骛,却如同骑士唐·诘诃德,表现挫折的匹夫之勇;我还是一个悲悯的思者,一个轻视权谋,却虔敬地匍伏于大地浸身于江河的过客,我穿越的姿态,如同缄默的桨手强渡欲望的河流……

我心里知道,我是一个把苦难向着内心塌陷,却高擎起情爱的大纛迹向和平的人神;我是非诗之诗和非常之常
分类:散 漫 文 字 | 评论:1 | 浏览:57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发出世界最弱音

  发出世界最弱音
  ——“六十年代末生人絮说前半生”系列诗歌选载
  
  
  发出世界最弱音
  这是诗人在黑铁时代最末了的
  行径 是他执掌的文字和良心的
  毫芒 以优雅和清迈的姿态
  抚过悲情而躁动的人群
  抚过过往的苦难 现实的凄迷和
  忧伤
  并用他修美的笔刀解剖了整整
  一座队伍 龟缩在城堡里的
  嗜血冲动
  
  发出世界最弱音
  这是掘煤地下的矿工 为国家
  这尊大的神圣 揣着自己的肉身
  点着自己的天灯
  从黑暗里捧来的仁慈的光明
  是他的亲人 在睡眠或饮食时分
  一阵莫名心悸或者怔忡就会
  夺眶而出的珍珠般揪心的泪水
  珍珠蕴藉 揪心从来没有止境
  
  发出世界最弱音
  这是农夫农妇 天蚕一样抽丝剥
分类:“60年代末生人”诗系 | 评论:0 | 浏览:407 | 收藏 | 查看全文>>

龙兴寺逸闻

龙兴寺逸闻


7月13号,农历庚辰年六月十二日,与吴兄共谒凤阳龙兴寺,福寿庵七十八高龄的老尼留食斋饭,席间交谈,述及龙兴圣迹,使我们感动莫名:

其一,1965年,文革前一年,龙兴庙所属明祖殿老住持外出,让她入守值夜。就在正殿的偏房,当夜深人静,灯火熄灭,尼听得有车马逃遁之声,甚是仓皇。有家当搁上马车的哐当声,有马儿的鼻息和蹄音,有寂寂艾艾混沌人声,如此种种,空明月夜只闻其声不见其影,但一旦灯火点着,诸声顿消,令人匪夷所思。尼熄灯闭目,用心倾听,而不敢稍事打扰。慧心会意的尼寻思,莫不是又有一劫即将来临,就象当年张献忠火烧中都城一样,否则怎么连菩萨和僧众都忙着逃跑?天地劫数,人为或是天作,果真连佛众地望也不能免灾?

(尼说,第二年,文革起于神州大地,龙兴罹难,佛迹圣壤,荡平无遗,真正作孽!)

其二,1993年,七月里寺中槐花尽落,并且是在一夜之间,落英成泥,枝柯上绝不留一瓣一萼。同年九月,龙兴开始修葺,又恰逢地藏王菩萨座像开光,寺中槐树
分类:散 漫 文 字 | 评论:0 | 浏览:40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今夜丑时肉体倦怠的时分


今夜丑时肉体倦怠的时分
——“六十年代末生人絮说前半生”系列诗歌选载

今夜丑时肉体倦怠的时分
网上虚拟的情爱和民间的思想正当暗自纠集
我用一个寻常的动作 发掘了又埋没了自己
——我摩挲着两鬓的华发 看它在镜子里若隐若现
它点燃了一己的关于青春遭际关于天涯浪迹
莫大的疑窦和些须的伤悲

我揽镜的动作哟 在今夜的万籁俱寂
端地成了沉默抵达失语相思至于刻骨的
经典礼仪——
它优雅而又清明 含蓄着如履薄冰丝丝入扣的
疼痛 它在一执手一侧目之间
被渴睡的灯光不经意地放大 大到所指之处
遍地的江湖遍野的行者 无地不是虚空
无人不是匆促的过客

今夜丑时肉体倦怠的时分
静谧的安睡和暴走的神经恰自颠扑了多少
婚姻中的床笫
我用半生苦情的鞭袂 策动又囚禁了自己
——我揽镜在怀 在黑发的乌有国里
寻觅着
分类:“60年代末生人”诗系 | 评论:0 | 浏览:36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当自杀成为乡村隽永的风俗


当自杀成为乡村隽永的风俗
——“六十年代末生人絮说前半生”系列诗歌选载


当自杀成为乡村隽永的风俗
我是风俗当中 那个隐忍着灿烂谶语的
诗人
兼做了亡人的祭司——

我拾掇投水的巧妇她遗在河岸的一双
绣花的鞋子
把它幻作方舟 助她渡过倥偬的忘川
我麾下的吹鼓手吹打出
梨花带雨的腔调
哭颂那个悬在梁上的婆娘
她绦在梁上绝尘的姿态 她的美德懿行
在诀绝里也不乏绚美的温存

我检阅那些怀着仇恨的农夫
他们械斗时留下的武器
这些愣地戳穿了胸膛捶扁了睾丸的
稻粱的什物
原本是温暖朴素的农耕发明
农耕当中 家族之间的世仇遗恨
借助水、田产和子息的争端
反哺了一代又一代鲁莽的儿孙

我念念有词 让死亡的鬼祟从村舍中
逃离
我甚至借助
分类:“60年代末生人”诗系 | 评论:0 | 浏览:36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六十年代末生人的微末尴尬(三首)

  
  六十年代末生人的微末尴尬(三首)
  ——“六十年代末生人絮说前半生”诗系肇始诗歌
  
  诗者自白:
  
  世纪之初,我凭着壮年的肉躯穿梭城乡,在民间和学院之间进行取舍,灰烬一样的流年在遭遇淮水之放十多年后,渐次呈现它的累累屐痕。而人间的妍媸生态、冷暖世象和苦乐感触,使我顿悟了一个宿命,那就是:既已放逐,你便永也不能回归——你的肉身可以尝试着归回,你的精神却因为独到的遭际和身心的历练,永远搁在了历史的深渊、民生的痛处,和时代的末端。  
  与此同时,我开始披着马甲在“世纪沙龙”、“天涯社区”一类的坛子上混迹浪走,我惊鸿一瞥觑见了文字的毫芒——虽然它经常被国家的“清洁工程”规约得体无完肤——并就此坚定了一个信念:当“发表”成为发表的反动,网络江湖的聚集、啸傲和享宴,庶几可以抵达文学和人性的根柢!  
  正是基于以上的原因,当我不经意写作的这几首小诗(特别是第一首)得到子泱、沈郎等六十年代末生人,和常跑、慧远等不相识网友的暗自鼓励和严词鞭策,我知道,作为诗者,我的一件使命,
分类:“60年代末生人”诗系 | 评论:1 | 浏览:6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华语世界的……饥饿、贫困、焦虑、恐惧、苦难、流浪



华语世界的……饥饿、贫困、焦虑、恐惧、苦难、流浪


“饥饿”所引发的肉体恐慌和生命危浅,所有经历过“三年自然灾害”的人都深有体会。那一段历史足以让我们警醒,即使到了现代化的今天,任何的大意任何的疏忽任何的傲慢,也都可能给自己带来莫大的灾祸,甚至断送民族的前途。好在我们已经从饿殍的枯骨和饥荒的岁月里走了出来,当我国向全世界宣布我们这个人口最多的国家已经自行解决了温饱的历史时刻,我们的身体我们的志气经历了一次多么激动的震颤多么辉煌的充满!

饥饿的挥去,并不能抹去关于饥饿的回忆,不能放弃关于饥饿的反省,因为我们尚有一种更为深广的饥饿存在,那就是“贫困”。衣食住行的贫困,素质心灵的贫困,精神信仰的贫困,几乎在每一个中国人身上都或深或浅地有所表现。这是异常深切的质的贫困,是现代化途中致命的人的局限人的无奈。我们许多自立于民间的诗人,堪为精神和艺术的贵族,却要承受来自生存和人格方面具体而微的拷打和嘲弄;我们的中产者经由个人奋斗,终于拥有了物质上的自由,却往往不自觉地把那曾经的
分类:生 活 感 悟 | 评论:1 | 浏览:57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诗人们都怎么了


诗人们都怎么了
——“六十年代末生人絮说前半生”系列诗歌选载

诗人们都怎么了——
北岛似乎仍在流亡途中 他手执一柄去刺的玫瑰
把时间打望得没完没了
他的同侪顾城蒙了杀妻的恶名 自缢在新西兰的
 孤岛
舒婷才是他们当中最温柔的 大姐大
她的橡树和“三桅船” 经得了文革的风雨
却经不住官商文明的冲击
况且 还有后现代貌似随意的
严密布阵

食指倒是成全了自己 他时清时浊的神经系
把这个黑白颠倒的世界颠覆了过来
这却不妨那个叫梁小斌的 仍在儿童期的中国
寻找他开门的钥匙
芝麻开门呀 他吆喝着
听说他曾经流落街头沦为绝食艺人
他却最终礼让了老威——
剑侠兼狱犯的老威呀 你的底层书写
把万般的感叹 打上所有诗人孱
分类:“60年代末生人”诗系 | 评论:0 | 浏览:37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5页/7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