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83169
  • 开博时间:2007-04-15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哆啦A梦失灵

哆啦A梦失灵
王小立
>>>1.我把抽屉开了又关,依然没看见时光机。
最近的一个梦里,我梦见了你的从前。
那时流行一种可以写隐形字的笔,我们都把它叫做“偷卷笔”。
用隐形墨水写出来的字用笔尾端附赠的小灯照亮就可以看见,微弱的紫色灯光下那些自己会散发着荧荧的浅光。
而我,掏光了口袋里的所有钱买了好多这种笔,偷偷地用它在本子上、衣服上和墙上全写上你的名字,一直写到手累。
然后我按亮笔尾的小灯,照过去。
在黑暗中我看见了你的名字散着微光,密密麻麻地包围着我,漂亮到要窒息。
最后,我慢慢地蹲了下去,在这作弊一样的幸福里哭了。
所有关于你的记忆像一盘坏掉的影碟,模糊了剧情,可缺失的部分还是会发出刺耳的声音来提醒我它存在过。
它一直都在。
有关“青春”的印象,总会想起以前那所中学:白色瓷砖的教学楼,操场边的榕树和校园上空的灰鸽子。
每天早上7点多,大
分类:他和她 | 评论:2 | 浏览:117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花园中的女人》





 莫奈的朋友塞尚曾说:“莫奈只是只眼睛,可是我的天,那是多么了不起的眼睛啊!” 就是这样的一双眼,捕捉了多少一瞬即逝的美丽景物。在大自然里一个很平常的角落、一池水、一间屋甚至一棵树,在阳光照耀下所呈现的五光十色,就是美丽的画面。这些画面浮现出的美妙和辉煌,如诗般令人遐想,如音乐般令人心潮激荡。在他的画中我仿佛看到了持伞少女后面天空中有浮云掠过,我几乎可以感觉到那吹送浮云的微风,在浪花飞溅岸岩的海景里嗅到空气中的盐味。

对于他,我只有惊叹和欣赏。


分类: | 评论:2 | 浏览:6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暖冬》



分类: | 评论:0 | 浏览:47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段建伟的油画——温柔敦厚的小孩和朴素的泥土气息

        段建伟自己说“这几年一画就是小孩,脑子里一想还是小孩。我想说明一些东西,加点东西给小孩我觉得更自然。画面能呈现的就是小孩,可成人身上有的东西,比如:英雄情结,傻乎乎,那种牛逼,小孩身上都有,都可以表现出来,同时他们还有一些更多的,小孩身上有了才舒服的东西。”

 这些看着令人舒服的孩子,和那片土地一样宁静、拙朴。然而作为艺术作品,这早已超越了乡土的范畴。这不是矫饰地描摹中原村落,懵懂少年,而是艺术家的赤子之心感受大地由衷而出的寻根之旅。这种仿佛是很悠远的梦境已经没有多少人去提及了,但在城市化的生存,成人化生存的语境中看到这些拙朴而生动的孩子,总觉得心里顿然澄澈清明。





分类: | 评论:1 | 浏览:8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这躺列车,不到2046(转)

 十几年前的土地不像现在这么金贵和僧多粥少,即使家在农村,也只一人困守屁帘儿大的一块,上面插花一样间作套种,务必使地尽其用。那时侯,大片大片的棉田,动辄绵延十几亩。绿油油的棉株,巴掌大的叶子迎风招展,外行人看上去欣欣向荣,只有内行——包括我,一眼看上去,就颔首曰:“恩,该修理了。”
 说来惭愧,身为农村人,我浇地不会改畦,打药背不动药桶,去捉虫,被长势良好、胖乎乎的肉虫子吓出一身汗,只有给棉花打尖理杈是长项。棉田一眼望不到边,风飒飒地吹着,脚一步一步往前挪动,手不停地给棉株“掏耳朵”——就是把主力棉枝以外,在腋窝长出来的捣乱的小嫩尖剪掉,不让它们长成不结棉桃的谎枝,夺取养料。“把反动势力消灭在萌芽状态”,就这意思。这是我最钟爱的一种劳动方式,安静、舒缓,没事可以四处乱看,看天看地,白云苍狗,晴川历历,芳草萋萋。一大片绿云上浮着一个小小的、穿的确良小花褂的身影。偌大的棉田里,通常只有一个人和我做伴。
 家里别的男人们有更重要的活计,浇水、锄地、打药、顶着烈日耕锄犁耙。只有他清秀文弱,就把他留在我身边,一边闲闲的地说着话,一边一起给齐腰高的棉花“掏耳朵”
分类:他和她 | 评论:3 | 浏览:57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油画

  

刘昕 《卡门》
  
  


郭润文《春眠》
分类: | 评论:1 | 浏览:4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爱不苟且(转)

 布拉格非常小,只用半天时间应能走完。
  
   卡夫卡住在这个城市的黄金小巷22号。每天,他都要到希贝斯卡大街的雅可咖啡馆里进行思考和创作,维持生命的就是老板送的几片面包,他从来不问世事。
  
   卡夫卡的特立独行,引起一个女人的注意。她坐到卡夫卡的对面,从桌子上拿起他写好的稿纸,卡夫卡写一页,她便读一页。那是《变形记》手稿。当时,没有谁能读懂,这个女人是例外。
  
   离开前,她通过酒侍,留下一张便笺,上面写着:“我不得不承认,我喜欢上你和你的作品。”
  
   这个女人是俄罗斯著名记者米列娜`洁森斯卡,是一位银行家的夫人,但是,她隐瞒了这一切。以后,他们开始通过布拉格的邮差交流情感。
  
   1920年,一个偶然的机会,卡夫卡得知洁森斯卡是有夫之妇,他陷入深思。之后,卡夫卡停止与洁森斯卡的一切联系。
  
   1921年,洁森斯卡再次来到布拉格,来到这家咖啡馆,她没有见
分类: | 评论:2 | 浏览:406 | 收藏 | 查看全文>>

项春生作品






分类: | 评论:0 | 浏览:45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夏俊娜作品













分类: | 评论:0 | 浏览:35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过往

我用铅笔写字。从来如此。
后来有一次,听到那个主持人在节目中说:用铅笔写字的人,心中没有安全感,总是想随时修改每一处生命的印记。有一个人打来电话反驳,他说:用铅笔写字的人,只是比其他人看得更清楚,没有什么会永垂不朽,所有的一切终究会慢慢消失,就如同慢慢模糊的铅笔印。
那个时候,王菲的《红豆》还很流行:相聚离开,终有时候,没有什么会永垂不朽。
他也用铅笔写字。他带我去买自动铅笔。新开张的文具店里,五颜六色的自动铅笔一排排威武立着,仿佛等待首长检阅的士兵。
我看中一支薄的,轻的,翠绿的花纹,如一根小小的笛子。
他一直都用黑色的自动笔。光亮、挺拔,如一把锋利的剑。
我把这个比喻告诉他。他笑着说,以后他在树林里舞剑,我便可以在枝头为他吹笛。
这是很多武侠电视剧里的情节。俗气、虚幻,可是我觉得很温暖。

分类: | 评论:2 | 浏览:45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秋天狂想曲



 这秋意是越来越浓了,我那些毛衣,套头的、开衫的,圆领的,翻领的,鸡心领的,又都可以从箱底一件一件拿出来穿,让它们也乐得和我一起享受这舒缓的阳光。
 国庆节,公司放五天假,我哪都没去,就在家里看我喜欢的小说,电影。白天的时候和同事出去逛街,逛到中午的时候特意跑去城隍庙小吃城吃桂花醪糟糊。真是放松。惬意自在。
 想到姐姐,更开心。姐姐是个很有意思的人,很爱做饭,每每放假有时间,就去菜场买回好多菜,然后在厨房忙里忙开了,锅碗瓢勺,葱油酱醋盐,整出一桌子美味,犒劳自己,我也有口福了。她的性情和爱好还真像妈妈,爱做饭爱织毛衣,真的是难得的居家主妇型。这样子我捞了大好处,从小到大,我穿过很多别致漂亮的毛衣,都是姐姐和妈妈给我织的,我也总能吃到可口的饭菜,那也是她们给我做的。这两天放假,我就跑去姐姐那里蹭饭去了,这也是妈妈当初要我到宁波找工作的初衷之一:让在宁波的姐姐照顾我,照顾我的饮食起居呵呵。
 不过,我和姐姐性情不一样,爱好也不一样。她做饭做得好,我却萝卜都切不好,叫我做饭简直比叫我做一道难解的数学题
分类: | 评论:0 | 浏览:5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欣赏美好的事物




王少伦 2000年作 灵山上
油画 150×60cm
介绍:
一个明亮的秋日午后,一些恣肆的纠缠的白杨,一条冉冉上升的地平线,一个红裙的苍白的少女,阴影划伤了她的脸颊。画作没有越出写实主义的疆界,也没有炫耀特别的技巧,但却以言简意赅而略带神秘色彩的白日梦气质,让观者怅然若失。




匡剑 2004年 红绳子
画面笼罩在昏黄的暖色调子中,藤椅里的小女孩,正做着翻绳游戏,赤着的脚交叠
分类: | 评论:1 | 浏览:56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匡剑的油画






分类: | 评论:1 | 浏览:46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们总会遇见这样一个男孩

         我们总会遇见这样一个男孩



   莫小菲想象的完美生活
  
  莫小菲上学的路上要过4个红绿灯。第二个红绿灯的左手边有一家永和豆浆。她每天都在这里买一杯豆浆和一根油条,一边骑车一边吃。
  到第三个红绿灯口的时候,李暮哲就会突然冒出来,在她身后把车铃按得乱响,大声嘲笑她:全城38万女性中,只有莫小菲同学敢这样吃油条。说完,就学着她把油条叼在嘴里,鼓起腮帮子的模样,活脱脱一只青蛙。
  她朝他翻翻白眼,嘟囔一句:狗拿耗子多管闲事。然后,两腿把自行车蹬得飞快,一头黑亮的短发在风中飞扬
  莫小菲长得不算漂亮,圆圆脸蛋,小小鼻子,留一弯齐眉刘海,瞳孔清澈单纯,嘴角有一股近乎傻气的倔强。她也不爱打扮,经年是一身蓝白相间的校服,混在男生堆里压根儿看不出性别。通常来说,只有内心不停做加法的女孩,才会在外表上做减法。所以,莫小菲的功课总是第一。 %L s K F K&x K
  可是,这样冰雪
分类:书房 | 评论:6 | 浏览:89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还是母亲啊


 母爱的弯度

她被摩托车撞了!电话里姐姐一直在哭,我浑身抖个不停。跟她说过多少次了,我们都工作了,只要她好好地待在家里安享晚年就好,谁还用得着她捡瓶子,可她说是不听。她总说:命贱,一闲下来,啥病都找上来了。姐说:她愿意捡就捡吧,权当锻炼身体了。可是现在……泪顺着我的脸颊往下淌。
  小时候,每天我们上学出门时,她都要叮嘱一句:见到瓶子捡回来,一个一毛五呢!我从没喝过矿泉水,姐姐说:没啥好喝的,就是把自来水灌进瓶子里,有钱人吃饱撑的瞎讲究。我说:姐,我捡瓶子时,同学们都喊我破烂王。姐说:喊就喊,又没丢块肉,你事咋那么多呢?
  我撅着嘴,晚上回家时,书包里一个瓶子都没有。她把自己的编织袋子倒出来,哥和姐把书包里的瓶子也倒出来,小山一样堆在地上,他们一五一十地数。超过100个,她的眼睛会放出很亮的光,她说:英子,你明天也捡回几个,咱就有钱修修棚子了。
  我转过身去,给她个硬硬的背。她把那些宝贝瓶子一个一个收进袋子里,拖着一条腿去做饭。姐又推我一把:咋就那么不懂事事呢?我嚷:就你好,就
分类: | 评论:0 | 浏览:37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3页/39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