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开时

听花开的声音,叶落的声音。有许多个瞬间,世界和我毫不相干。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6
  • 总访问量:692131
  • 开博时间:2004-01-16
  • 博客排名:第2106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际名水

2018-09-19

按争斯

2018-09-19

梦回忆忆揽

2018-09-18

mejojo01

2018-09-18

秀小妹

2018-09-18

黄遇结失

2018-09-17

zlhn1979

2018-09-17

lxk1688

2018-09-17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告别

上个星期,我跟温姐通电话,她刚从欧洲旅行回来,我拜托她好好带一下公司新来的财务,尤其是一些税务上的关系,请她帮忙引荐一下。因为好的财务,不仅仅是做账那么简单,更重要的是应变和处理关系的能力。

 

温姐答应了,沉默了片刻,她忽然说道:“小唐,你这个人很善良,但不懂得变通。你认为对的事情,就一根筋地要坚持下去,不知道换个方式去处理。还有一点,你太老实了,老实得让人心痛。有些事情,我本来想等你离职了之后再告诉你……”

 

原来,在我决定离职之前,ZY的助理LL去找过温姐。她说的一番话,让温姐为我很是不平,但怕影响我在公司的关系,所以一直隐忍不提。LL说得很含蓄,说,因为我掌握了公司太多核心的东西,所以目前是先让我只管财务,以后再说。其实翻译过来,就是,我掌握了公司太多核心的东西,公司是不敢开掉我的,怕我离职以后对公司不利。所以,先让我只管财务,以后,再慢慢设法让我自己离职。

 

LL是个极其聪明的人,她跟温姐并无交道可打,专程去找她,说出这番话,极有可能,是希望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随便写写

很久没有写点儿什么了。最近迷上了印度电影,从《小萝莉的猴神大叔》,到《他和她的故事》、《神秘巨星》,这两天又在趁休息的时间看《阿育王》。阿育王是很多年前看的,那时我还常常混天涯,在和BBS上灌水。我喜欢这部电影的音乐,而当时的女主令我惊为天人。难以置信的是,前两部电影的女主和《阿育王》的女主竟然是同一个人。而我之前还在想,为什么这几部印度电影的颜值都不高呢。思索片刻才发现,几部电影拍的时间相隔十余年。女主和我同年,比我还小几个月,拍阿育王的时候,她正年轻,所以才那么美。

 

每天到办公室,第一件事情就是看看文竹。这是三月份物管送给我的生日礼物,现在它长得更加浓密了。只要我每天在办公室,它就会很快地长出新的叶子和竹子来。但如果隔几天不在,就会发现它的叶子发黄,需要修剪。相比之下,绿萝只要一个星期照料一次就好,办公室绿萝多,我托打扫卫生的阿姨帮着浇水。她也是喜欢植物的,绿萝的叶子被她擦得发亮,牵出长长的藤蔓,再这么长下去,办公室成了微缩的植物园也不一定。多肉是最好照料的,胖嘟嘟的,半个月浇一次水就好。偶尔有叶瓣落下来,就地又长出新的根须,十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回来

很久没有来这边办公室上班了,窗外有微风,鸟儿和虫子在树叶深处发出动听的声音。中午跟同事们一起吃饭,同事说:“我可是点了几份你最喜欢的菜哦!”——很久没有回来,仍然有人记得你爱吃什么,这实在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上次写日记,我还是37岁,现在已经38岁了。外婆虚岁今年满一百,——如果她还活着的话。我原来计划过替她办一场隆重的庆祝会,买很多很多的烟花。可惜,她不在了。还好, 在她去世那一年,我特地为她订做了一个生日蛋糕。这么多年,我居然从未为她订过生日蛋糕,这实在是奇怪的事情。

 

大概,这就是我不想打开博客记录点儿什么的原因吧。因为只要回到这里,我就会想起,外婆不在了。我以为,三年过后,哀伤会少一些。但它只是被藏起来。不知道再过三年会怎么样……

 

现在工作调整很大,心情较之以前愉快不少。我专心做财务管理,除了有一些收尾的事情还需要过渡,等这些事情完了,我就没那么忙啦。最高兴的是,职责清晰,没有那么多交叉,我不用总是紧张兮兮,去面对未知的挑战。多少年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年关将至

前天跟Z经理提出辞职了。

 

关于辞职这回事,我从2016年底就开始在纠结,期间也在努力调整心态,前天是第一次,下了决定去打辞职报告。辞职信的开头,我写了一句套话:感谢公司的信任和关照。然而,不知道为什么,顺着这句套话,我开始回想起公司对我的好。第一次犯错,第一次签合同,第一次丢项目,第一次做出厚厚的一本财务报告……所有的快乐和悲伤都是经历,在这十多年前,不知不觉,已经沉淀了那么多。

 

本来觉得已经坚持不下去的,忽然又生出几分不忍。怀着这种纠结的心情,还是把辞职信递了上去,然而,Z经理并没有批。最后,我也同意再留下来。这也是一年多来,第一次认真地考虑,再留下来。

 

既然要留下来,那就彻底地改变心态了。以前对ZY,有期望,也有失望。总是希望他能尽快强大起来,对业务熟悉,可以得心应手地处理很多问题,我以为,那样,我们就会相处得更好。有时看他还是在纠结一些细枝末节的小事,我的心里会腾起一团火,恨不得骂他一顿,就像骂自己兄弟一顿样。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5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午后

把从2004年以来的日志挨个整理,我知道,总会有这天,或者另一天,我在文字中重新见到外婆,而那时她还活着。

今天,整理到2004年6月,我,看见外婆了。

我哭了。

 

她去世两年多了,到明年,就三年了。不知道她在天上过得怎么样,从七月以后,已经有两个月没有梦见她。我相信人去世之后一定有灵魂。以前那么害怕听鬼故事,现在,我是如此感激鬼魂的存在。

 

我相信死亡和我们相像的不一样。 我相信死亡不是终结,而是另一种开始。

 

正因为坚信这些,我才能够撑下去。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5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今天的事

下月又要办例会了,星期一讨论开会的地点。

 

我建议在广西,因为那边消费偏低,风景也好,交通便利。同事反对,说要就近,方便,但又不能在成都市区,青城去过了,也不考虑。ZY说,那这样,咱们做几个方案,看看预算怎么样。

于是简单做了分工,我做广西的方案,ZY新招的助理,做四川的方案。

 

单纯如我,以为只要预算做好就行了。选择广西有几大原因。除开私人确实喜欢那个地方外,最重要的,是E公司这次全球老大要过来,我们选的地方既然不能在成都市,那最好也在某个城市里(我们片区的城市,广西算是消费最低的)。首先,有大领导过来,从大领导下面的领导的角度,他们肯定不愿意让自己的头儿认为,他们来中国开会都是为了旅游。所以去一个旅游城市,而不是在景点开会,这样既能让大家心情愉快,又不至于显得太像旅游;

 

第二,外企的人都特别忙,他们一天二十四小时,很难见得没开会的时候。我们不知道那个领导的喜好,也许他喜欢游山玩水,但也许他更偏向于是工作狂呢?从成都下飞机,再到峨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美好的午后

很久没有写点儿什么了。今天天气晴好,午后,我戴上耳塞,听《春江花月夜》。阳光照耀着办公室的植物们,我新买了几盆碰碰香,两盒多肉。它们安安静静地呆在阳光里,在窗台上投下美丽的影子。你忽然就觉出岁月静好的意思来。

 

说起这几个月,好像也经历过一些事。比如去了越南 ,那是我第一次一个人去国外旅行,有点儿心慌,但是很享受。第一次坐跨海缆车,天空宛如被巨兽般的云朵所守护的硕大的蓝宝石,在海面投射出钻石的光芒。风吹呀风,整个世界都在发着光。我住在一所大房子里,从每个房间望出去,都可以看到花园。每天早晨,我就被映在窗帘上的花和树的影子唤醒,小鸟在花园里唱着悦耳的歌。房间外有一个私人游池,早上池水里会铺上一些落下来的鸡蛋花,到中午后,就被工人打捞走了。

 

每天,从早到晚,似乎没有什么需要特别去思考的问题。酒店的住宿包括了一日三餐的自助,到点打电话就有人开电瓶车过来接。我通常打开门,坐在客厅里等,把遮阳帽和太阳镜放在手边。不久会听到车子停下的声音,肤色偏黝黑的司机,有时是小伙,有时是姑娘,穿着制服,戴着手套,我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7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温暖的事情

有段时间没有回这边办公室上班了,中午和同事们一起吃饭,在食堂里订了一大桌菜。一个同事把回锅肉挪到我旁边,说:“你喜欢的!”另一个把水煮肉片挪给我,说:“这也是你喜欢的!”还有一个帮我盛饭,大家都说:“看,我们对你好好!”我乐哈了,觉得他们实在很可爱。

 

其实很久没有和大伙儿接触了。我就像个流放犯一样,一个人在那边办公室。从早到晚,都是一个人,有时ZY招的那个姑娘会过来,但我们从不交谈,都是各忙各的。我很享受这样的孤独,花很长的时间埋首于财务结算的工作。这次结算涉及到三年的数据,5家公司(加上投资的,一共是6家)。费用支付途径包括12个账户的银行流水、承兑、股东经手的现金、我及另外两个财务经手的现金。所有这些互相交织,牵扯。数据量十分大。

 

但这个都不算什么,平常本来也在统计。对我来说真正困难的,是用什么样的方式去定义这些数据。你的财务报表要做成什么要,才能既把事情说明白,对老板来说看起来又简单易懂。我尝试过按杜邦分析法去统计,根据职能来划分费用,比如销售费用、销售成本、管理费用、财务费用,等等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聊天

“我和贾在当地农民那买了一头羊,准备养肥了过年带回家。当时另一个农民就说,‘你咋买他们的羊?买了不得长肉的哦。’果然,喂了三四十天,只长了一斤肉,没办法,我们只好卖给生产队,赚了一分钱。回来被笑话惨了,你想想,这么多天,得吃好多粮食啊!后来阿妈才帮我们另外找了一家,谈好价钱,8块多,这次总算好了……等到快过年,我们打算把羊宰了,有人说,要杀跑跑羊,肉才鲜。一刀下去,它跑着跑着自然倒下了。我们信了,你晓得,贾还是多仁慈的,他不敢下刀。于是由他按着羊,我一刀进去,然后松了手。哪晓得,那羊吃了一刀,飞快地跑起来,我们咋也追不上,羊给弄丢了!后来还是阿爸帮我们在山坳里找到的,他说:‘人家杀跑跑羊,是要一刀致命才行!你们这都信!’ ”

 

“贾前段时间还问我:‘你记得我们吃过最好吃的东西是啥不?’我说:‘咋不记得喃!就是那锅鸡汤!那滋味,鲜得哦!’那是我们打的野鸡。山上有很多野鸡,到晚上,月亮出来了,你看到树上蹲了那么大一坨,那就是野鸡,它在那歇。有次我们打到一只锦鸡,锦鸡你晓得三?羽毛很长,非常漂亮的。我们炖了汤,喝得一滴都不剩,不晓得咋那么鲜!肉都不咋样,但汤真的鲜得要命!”

 

“那时我们称了粮食,都要打条子。管账的是一个小伙子,他收了条子,就放抽屉里一放。有时,我和贾一起去找他。贾说:‘听说你摔跤很厉害?要不我们来试试?”小伙子一听就很高兴说:’来就来!’ 贾同他在门口摔跤,我就溜进去,抽出纸条,一把撕了,——每次只能撕一张,撕太多会引起注意。任务达成了,贾就输了,——那小伙子很爱面子的,如果他输了就会很不高兴。他赢了,得意洋洋地说:‘我就说你摔不过我吧?’我们都说:‘对对对!’ "

 

跟我讲他们当知青的故事时,Z经理刚刚失去了他的挚友。这个打击来得毫无预兆,他们本来约好端午节后一起吃饭的。他的办公室还有半瓶没喝完的五粮液,是给贾留的。贾喜欢在他那拷电影,本来也说节后把硬盘带过去给他拷的。他一直在等贾空了,俩人去当年下乡的地方,修一幢房子,每年过去住几个月。就连每年Z经理托我从老家带的100斤菜油,也有一部分是要给贾。Z经理说:”前两天我还逗贾,问他:’哎,那菜油你今年还要不要呢?‘他气愤地回答说:’你居然问我要不要!你觉得还可能有别的答复吗?’ ”很多事情都没有完,可是贾的生命却毫无预兆地戛然而止了,连一句告别的话都没有。死亡野蛮地把一切斩断,只留下活着的人目瞪口呆,不知所措。

 

他们三岁时就在一起,一起上学,一起下乡。谈恋爱的时间差不多,结婚时置办的家俱也差不多。60年了,他们从未长时间分开过。他们分享着人生中的一切喜怒哀乐。贾在另一个城市办厂时,周末Z经理会打个电话给贾,说:“把菜炒好,我马上开车过来!”于是俩人喝酒、聊天直到深夜。贾善饮,一瓶酒,能喝七八两。Z经理就陪着他慢慢小酌。后来贾退休回来了,在Z经理儿子所在小区,给他的儿子买了房子。这时他就经常周末晚上来我们公司,Z经理准备酒,他打包带上菜和别的吃食。他们也总是聊天到深夜。

 

得知贾去世的信息,我如坐针毡般熬了一天,昨天终于忍不住回办公室去看望Z经理。他的模样让我吓了一跳,我有多久没看到他了?不到半个月吧?他看起来憔悴得可怕。眼睛浮肿,嘴唇上都是伤。很多年了,我们经历过很多风浪和起伏,Z经理告诉过我很多好消息,也告诉过我很多坏消息。即便是公司面临最大的危机时,我也从未如此恐慌和害怕过。我不知道怎么样去安慰他,也不知道怎么样去帮助他。他看起来很平静,很坚强。但我却分明看到他的心里出现了一个无法填补的空洞,我觉得他的人生中出现了一个分水岭,——一半是贾活着的日子,一半是没有贾的日子。

 

 

昨天和他聊了几个小时,我忍住泪水,发自内心地被他的故事逗得哈哈大笑。那是个贫穷到令人难以置信的年代,尤其在那样的深山老林。他们从成都带去的固体酱油,成了当地的稀罕物。女孩子要去县城,向他们两个大男人借胶鞋,——她们穿的都是草鞋。每个人通常只有一条裤子,春夏秋冬都穿它。他在山上种药的日子就更苦了。天气冷,衣服结了冰,还不敢拿到火上烤,因为一烤,衣服就脆了。晚上有野猪过来拱地,他们只能轮流睡觉,每隔一阵就到山洞外吼一嗓子,把野猪吓跑。

 

即便是这样贫瘠的年月,也有着许多的乐趣。他和贾曾经扛着一只羊腿,翻山越岭,在烈日下走了四五个小时到另一个生产队,当作礼物送给一起下乡的女孩子。那姑娘也是直率的性格,他们刚走拢,就捏着鼻子说:“好臭!你们咋送这个来!”这俩人被打击坏了。有时女孩子过来帮他们洗被子,天一亮就得出发,一到了就忙忙慌慌地干活,吃完午饭又立刻往回赶,否则天黑前到不了。

 

有一次,他们打了电话让女孩过来(那时还是手摇的电话),然后准备买些鱼招待她们。他们跟老乡说,要四五斤鱼。结果老乡给捞了十五斤。他们急坏了,说:“我们是要四五斤啊!”老乡说:“没错,十五斤啊!”……这下破产了,他和贾的钱一共也不够支付这买鱼的钱。

 

他还跟我讲了林医生的故事,山上那只蟒蛇的故事。 我忽然起了个念头,想找时间把这些故事写下来。可是当我写到这里时,发现早已过了上班时间,只好先打住。我想有时间就把这些碎片先记下来,然后等到一定的时候,把它们连成一个完整的故事。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64 | 收藏 | 查看全文>>

雨天

昨晚我和米米两个人在家,今早六点十五分,我就起来了,给她做了碗蒸蛋,把昨天买的小馒头、米糕、蛋糕热了,满满地装了一大盘,又给她热了杯牛奶。结果最后她只把小馒头吃掉,所有食物都留在餐桌上。让她再多吃点,她非说自己饱了。忽然想到,我们的偏差,大概是因为世界上有一种早餐,叫做“妈妈觉得你没吃饱”。

 

上周和ZY发生争执了。从古至今,一朝天子一朝臣,真的很有科学依据。首先,我年龄上去了,尽量一再提醒自己摆正态度,可看他一黄口小儿,比我小好几岁,却总是跟我摆老板的架子,我就是觉得不自在。从我的角度,他太急于强调自己作为老板的威信了,对员工少了一些起码的尊重和感恩之心;而从他的角度,我也难免有倚老卖老之嫌。其实我何尝不是对他也少了感恩之心,凭心而论,他还是个厚道人,没什么坏心眼。就是有点儿被害妄想症(你见过当老板的总担心自己员工篡位吗),并且习惯于用极端、激烈的方式去解读别人的不足之处,——而这个毛病我也有。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7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02页/2015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