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开时

听花开的声音,叶落的声音。有许多个瞬间,世界和我毫不相干。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2
  • 总访问量:689966
  • 开博时间:2004-01-16
  • 博客排名:第2101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17-12-14

吴福清词no

2017-12-14

若芊我芊n

2017-12-14

冰释234白

2017-12-13

月露轻狂

2017-11-23

林若离

2017-09-29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午后

把从2004年以来的日志挨个整理,我知道,总会有这天,或者另一天,我在文字中重新见到外婆,而那时她还活着。

今天,整理到2004年6月,我,看见外婆了。

我哭了。

 

她去世两年多了,到明年,就三年了。不知道她在天上过得怎么样,从七月以后,已经有两个月没有梦见她。我相信人去世之后一定有灵魂。以前那么害怕听鬼故事,现在,我是如此感激鬼魂的存在。

 

我相信死亡和我们相像的不一样。 我相信死亡不是终结,而是另一种开始。

 

正因为坚信这些,我才能够撑下去。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今天的事

下月又要办例会了,星期一讨论开会的地点。

 

我建议在广西,因为那边消费偏低,风景也好,交通便利。同事反对,说要就近,方便,但又不能在成都市区,青城去过了,也不考虑。ZY说,那这样,咱们做几个方案,看看预算怎么样。

于是简单做了分工,我做广西的方案,ZY新招的助理,做四川的方案。

 

单纯如我,以为只要预算做好就行了。选择广西有几大原因。除开私人确实喜欢那个地方外,最重要的,是E公司这次全球老大要过来,我们选的地方既然不能在成都市,那最好也在某个城市里(我们片区的城市,广西算是消费最低的)。首先,有大领导过来,从大领导下面的领导的角度,他们肯定不愿意让自己的头儿认为,他们来中国开会都是为了旅游。所以去一个旅游城市,而不是在景点开会,这样既能让大家心情愉快,又不至于显得太像旅游;

 

第二,外企的人都特别忙,他们一天二十四小时,很难见得没开会的时候。我们不知道那个领导的喜好,也许他喜欢游山玩水,但也许他更偏向于是工作狂呢?从成都下飞机,再到峨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美好的午后

很久没有写点儿什么了。今天天气晴好,午后,我戴上耳塞,听《春江花月夜》。阳光照耀着办公室的植物们,我新买了几盆碰碰香,两盒多肉。它们安安静静地呆在阳光里,在窗台上投下美丽的影子。你忽然就觉出岁月静好的意思来。

 

说起这几个月,好像也经历过一些事。比如去了越南 ,那是我第一次一个人去国外旅行,有点儿心慌,但是很享受。第一次坐跨海缆车,天空宛如被巨兽般的云朵所守护的硕大的蓝宝石,在海面投射出钻石的光芒。风吹呀风,整个世界都在发着光。我住在一所大房子里,从每个房间望出去,都可以看到花园。每天早晨,我就被映在窗帘上的花和树的影子唤醒,小鸟在花园里唱着悦耳的歌。房间外有一个私人游池,早上池水里会铺上一些落下来的鸡蛋花,到中午后,就被工人打捞走了。

 

每天,从早到晚,似乎没有什么需要特别去思考的问题。酒店的住宿包括了一日三餐的自助,到点打电话就有人开电瓶车过来接。我通常打开门,坐在客厅里等,把遮阳帽和太阳镜放在手边。不久会听到车子停下的声音,肤色偏黝黑的司机,有时是小伙,有时是姑娘,穿着制服,戴着手套,我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7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温暖的事情

有段时间没有回这边办公室上班了,中午和同事们一起吃饭,在食堂里订了一大桌菜。一个同事把回锅肉挪到我旁边,说:“你喜欢的!”另一个把水煮肉片挪给我,说:“这也是你喜欢的!”还有一个帮我盛饭,大家都说:“看,我们对你好好!”我乐哈了,觉得他们实在很可爱。

 

其实很久没有和大伙儿接触了。我就像个流放犯一样,一个人在那边办公室。从早到晚,都是一个人,有时ZY招的那个姑娘会过来,但我们从不交谈,都是各忙各的。我很享受这样的孤独,花很长的时间埋首于财务结算的工作。这次结算涉及到三年的数据,5家公司(加上投资的,一共是6家)。费用支付途径包括12个账户的银行流水、承兑、股东经手的现金、我及另外两个财务经手的现金。所有这些互相交织,牵扯。数据量十分大。

 

但这个都不算什么,平常本来也在统计。对我来说真正困难的,是用什么样的方式去定义这些数据。你的财务报表要做成什么要,才能既把事情说明白,对老板来说看起来又简单易懂。我尝试过按杜邦分析法去统计,根据职能来划分费用,比如销售费用、销售成本、管理费用、财务费用,等等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聊天

“我和贾在当地农民那买了一头羊,准备养肥了过年带回家。当时另一个农民就说,‘你咋买他们的羊?买了不得长肉的哦。’果然,喂了三四十天,只长了一斤肉,没办法,我们只好卖给生产队,赚了一分钱。回来被笑话惨了,你想想,这么多天,得吃好多粮食啊!后来阿妈才帮我们另外找了一家,谈好价钱,8块多,这次总算好了……等到快过年,我们打算把羊宰了,有人说,要杀跑跑羊,肉才鲜。一刀下去,它跑着跑着自然倒下了。我们信了,你晓得,贾还是多仁慈的,他不敢下刀。于是由他按着羊,我一刀进去,然后松了手。哪晓得,那羊吃了一刀,飞快地跑起来,我们咋也追不上,羊给弄丢了!后来还是阿爸帮我们在山坳里找到的,他说:‘人家杀跑跑羊,是要一刀致命才行!你们这都信!’ ”

 

“贾前段时间还问我:‘你记得我们吃过最好吃的东西是啥不?’我说:‘咋不记得喃!就是那锅鸡汤!那滋味,鲜得哦!’那是我们打的野鸡。山上有很多野鸡,到晚上,月亮出来了,你看到树上蹲了那么大一坨,那就是野鸡,它在那歇。有次我们打到一只锦鸡,锦鸡你晓得三?羽毛很长,非常漂亮的。我们炖了汤,喝得一滴都不剩,不晓得咋那么鲜!肉都不咋样,但汤真的鲜得要命!”

 

“那时我们称了粮食,都要打条子。管账的是一个小伙子,他收了条子,就放抽屉里一放。有时,我和贾一起去找他。贾说:‘听说你摔跤很厉害?要不我们来试试?”小伙子一听就很高兴说:’来就来!’ 贾同他在门口摔跤,我就溜进去,抽出纸条,一把撕了,——每次只能撕一张,撕太多会引起注意。任务达成了,贾就输了,——那小伙子很爱面子的,如果他输了就会很不高兴。他赢了,得意洋洋地说:‘我就说你摔不过我吧?’我们都说:‘对对对!’ "

 

跟我讲他们当知青的故事时,Z经理刚刚失去了他的挚友。这个打击来得毫无预兆,他们本来约好端午节后一起吃饭的。他的办公室还有半瓶没喝完的五粮液,是给贾留的。贾喜欢在他那拷电影,本来也说节后把硬盘带过去给他拷的。他一直在等贾空了,俩人去当年下乡的地方,修一幢房子,每年过去住几个月。就连每年Z经理托我从老家带的100斤菜油,也有一部分是要给贾。Z经理说:”前两天我还逗贾,问他:’哎,那菜油你今年还要不要呢?‘他气愤地回答说:’你居然问我要不要!你觉得还可能有别的答复吗?’ ”很多事情都没有完,可是贾的生命却毫无预兆地戛然而止了,连一句告别的话都没有。死亡野蛮地把一切斩断,只留下活着的人目瞪口呆,不知所措。

 

他们三岁时就在一起,一起上学,一起下乡。谈恋爱的时间差不多,结婚时置办的家俱也差不多。60年了,他们从未长时间分开过。他们分享着人生中的一切喜怒哀乐。贾在另一个城市办厂时,周末Z经理会打个电话给贾,说:“把菜炒好,我马上开车过来!”于是俩人喝酒、聊天直到深夜。贾善饮,一瓶酒,能喝七八两。Z经理就陪着他慢慢小酌。后来贾退休回来了,在Z经理儿子所在小区,给他的儿子买了房子。这时他就经常周末晚上来我们公司,Z经理准备酒,他打包带上菜和别的吃食。他们也总是聊天到深夜。

 

得知贾去世的信息,我如坐针毡般熬了一天,昨天终于忍不住回办公室去看望Z经理。他的模样让我吓了一跳,我有多久没看到他了?不到半个月吧?他看起来憔悴得可怕。眼睛浮肿,嘴唇上都是伤。很多年了,我们经历过很多风浪和起伏,Z经理告诉过我很多好消息,也告诉过我很多坏消息。即便是公司面临最大的危机时,我也从未如此恐慌和害怕过。我不知道怎么样去安慰他,也不知道怎么样去帮助他。他看起来很平静,很坚强。但我却分明看到他的心里出现了一个无法填补的空洞,我觉得他的人生中出现了一个分水岭,——一半是贾活着的日子,一半是没有贾的日子。

 

 

昨天和他聊了几个小时,我忍住泪水,发自内心地被他的故事逗得哈哈大笑。那是个贫穷到令人难以置信的年代,尤其在那样的深山老林。他们从成都带去的固体酱油,成了当地的稀罕物。女孩子要去县城,向他们两个大男人借胶鞋,——她们穿的都是草鞋。每个人通常只有一条裤子,春夏秋冬都穿它。他在山上种药的日子就更苦了。天气冷,衣服结了冰,还不敢拿到火上烤,因为一烤,衣服就脆了。晚上有野猪过来拱地,他们只能轮流睡觉,每隔一阵就到山洞外吼一嗓子,把野猪吓跑。

 

即便是这样贫瘠的年月,也有着许多的乐趣。他和贾曾经扛着一只羊腿,翻山越岭,在烈日下走了四五个小时到另一个生产队,当作礼物送给一起下乡的女孩子。那姑娘也是直率的性格,他们刚走拢,就捏着鼻子说:“好臭!你们咋送这个来!”这俩人被打击坏了。有时女孩子过来帮他们洗被子,天一亮就得出发,一到了就忙忙慌慌地干活,吃完午饭又立刻往回赶,否则天黑前到不了。

 

有一次,他们打了电话让女孩过来(那时还是手摇的电话),然后准备买些鱼招待她们。他们跟老乡说,要四五斤鱼。结果老乡给捞了十五斤。他们急坏了,说:“我们是要四五斤啊!”老乡说:“没错,十五斤啊!”……这下破产了,他和贾的钱一共也不够支付这买鱼的钱。

 

他还跟我讲了林医生的故事,山上那只蟒蛇的故事。 我忽然起了个念头,想找时间把这些故事写下来。可是当我写到这里时,发现早已过了上班时间,只好先打住。我想有时间就把这些碎片先记下来,然后等到一定的时候,把它们连成一个完整的故事。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58 | 收藏 | 查看全文>>

雨天

昨晚我和米米两个人在家,今早六点十五分,我就起来了,给她做了碗蒸蛋,把昨天买的小馒头、米糕、蛋糕热了,满满地装了一大盘,又给她热了杯牛奶。结果最后她只把小馒头吃掉,所有食物都留在餐桌上。让她再多吃点,她非说自己饱了。忽然想到,我们的偏差,大概是因为世界上有一种早餐,叫做“妈妈觉得你没吃饱”。

 

上周和ZY发生争执了。从古至今,一朝天子一朝臣,真的很有科学依据。首先,我年龄上去了,尽量一再提醒自己摆正态度,可看他一黄口小儿,比我小好几岁,却总是跟我摆老板的架子,我就是觉得不自在。从我的角度,他太急于强调自己作为老板的威信了,对员工少了一些起码的尊重和感恩之心;而从他的角度,我也难免有倚老卖老之嫌。其实我何尝不是对他也少了感恩之心,凭心而论,他还是个厚道人,没什么坏心眼。就是有点儿被害妄想症(你见过当老板的总担心自己员工篡位吗),并且习惯于用极端、激烈的方式去解读别人的不足之处,——而这个毛病我也有。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6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午后时光

办公室又一株多肉开花了,洁白细碎的花朵,像是用象牙雕刻出来的,温润如玉。苹果绿的花蕊,给人以清新的印象,花骨朵外部则包围着一圈桃红色。当然,如果不是走近了看,我是不能发现这些的,它们看起来那么小,却又自成一个世界。

 

碰碰香的叶子黄了几片,但根部又找出了几片新的叶子。这是非常有意思的植物,只要碰一下,它就会发出极其怡人的香气。我认为它的气味胜过许多香水,闻一闻,会有百病顿消的感觉。

 

绿萝就不用提了,郁郁葱葱的,这种植物非常能给人成就感,——因为有了绿萝,我才有了自信,原来世界上还有自己不会养死的植物。它不喜欢太强烈的光,所以放办公桌和保险柜上正合适。每次一抬头,看到花盆里新抽出的叶子,我就骄傲得好像那些叶子是我自己长出来的一样。

 

午饭后,我就在办公室,把这些植物挨个巡视一番。向日葵和黄色玫瑰是我在一个APP上订的,向日葵送的时间早一些,已经几乎全部凋谢,只剩下最后一朵。玫瑰则开得正好。

 

每天早上,我一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春雨连绵

把《爱是最终的真相》读完以后,我又找来该作者的《前世今生》。这本书对我的影响十分大,人世有轮回,而我们是在轮回中旅行的灵魂,一世又一世,清偿彼此的相欠。活着就是为了自我完成,——说起来,这么多年,我不正在做这件事吗?剔除心中的恶,去掉嫉妒、愤怒、焦虑等等像杂草般的情绪,为自己营造一个内心的花圃。让自己变得越来越明亮,温和。

 

我是幸运的,此生能遇见Z经理。不管经历了什么,有过怎样的互相伤害,他于我,始终是最重要的,因为他在我的生活中扮演了导师的角色,教给我太多太多。让我学会宽恕,学会爱自己,学会克服内心的恐惧。我也明白了和L相守的意义,明白了和父母、子女的缘份。我深信外婆在某个地方陪伴着我,在某一世,我们还会再为亲人。自从知道有轮回的存在,忽然觉得时间无涯,人生极短。千言万语,也不过“珍惜”二字。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5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下班时间

晚上又该我去接米米,刚才下楼去吃饭了。发现餐厅里仍然有很多人,多半,这些都是要加班的。吃到热乎乎的饭菜,忽然想起中午ZY和我们一起去吃,他说,以后你们可以提前下去吃饭,这样不用排队,也免得饭菜都凉了。听了这种为我们着想的话,我一下子又喜欢他了。

 

我就是这样的人,从小,外婆就说我没信水。——我不知道信水是什么意思,听她说来应该是贬义。比如,我和表姐吵架,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外婆还没生完气呢,我自己又没事了,高高兴兴和她一起玩。这时外婆就责怪说我太没信水,大概她觉得我怎么能这么轻易原谅对方呢,那别人不是觉得我好欺负?为此,我也着实调整过,试着把生气的时间拉长。可这样的过程其实不好受,我自己也不高兴。

 

前段时间,我还觉得自己受了很大的委屈,想这辈子都不要跟他们好好说话。可是ZY态度一改变,我又掏心掏肺,对他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了。唉,我就不能高冷些吗?

 

说起来,我真的很少记恨谁,大约是在我心里,很少把别人放到特别重要的位置。所以,生气的时候,任由情绪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暮雨黄昏

今天下午该我去接米米,所以下班之后,先去楼下食堂吃了碗藤椒兔丁米粉。大概因为最近吃得太多,比起第一次,没有了那种惊艳的感觉。我还取了份白菜回锅肉,结果两样都没吃完。

 

食堂在七楼。门外有个很大的平台,够我逛上十来分钟的。饭后,我顺道去旁边的超市看了看,搬过来这么久,还没进去看过呢。超市不大,有一半用来摆快餐桌了,一到门口,烤肠、煮玉米和蒸包子的香气便扑鼻而来。此外便是些零食饮料,以及少数办公用品。实在没什么可买,就随便拿了个黑色封面的记事本。——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要是进了超市,却空着手出来,或多或少会显得有些奇怪。

 

等我结完账出来,忽然发现下雨了。我快步走回办公大楼,回到办公室。窗上布满水珠,天空泛着红光,似乎还有场更大的雨将要来临。对面公司依然有人在加班。比起来,我们真的算很幸福的。节假日双休,到点就可以回家。除非自己对自己有所要求,否则没有人会怪你不加班。

 

这种幸福的感觉是怎么缓慢地从内心升处漫起来的呢?大概是从ZY的电话开始,他说过两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01页/201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