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已青试说新语天涯名博

随意翻书,写点文字。未经同意,请勿转载。我的联系方式lyq618@tom.comMSN:lyq618@hotmail.com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7
  • 总访问量:2679750
  • 开博时间:2004-01-02
  • 博客排名:第473位
日志存档
博客门铃
博文

海蜇入菜亦美味

  


  
  海蜇入菜亦美味
  柳已青
  
  
  
   在海洋世界,水母撑起巨大的伞盖,在浮海水中。有的水母发出蓝色的光芒,头的通体透明。水母在海洋中,有一种梦幻般的色彩和形象,谁会想到水母中的一种——海蜇,成为大众喜爱的海鲜食材,做出各种美味的菜肴呢?
   每年夏天的7、8月份,青岛的海水浴场,洗海澡,会有被海蜇蜇伤的人。浴场的管理人员,偶尔会捕获巨型海蜇,一大个微黄色的海蜇摊在沙滩上,吸引了众多来自内陆的游客好奇的目光,有的游客惊叹,这大家伙可真难看。可不是,这种海洋中的腔肠动物,是个软骨头。不对,肠腔动物就是一堆胶质的东西组成,不可能有骨头,难怪没有骨气地瘫在沙滩上,死的很不雅。如果你在海水浴场游泳,
分类:食说新语 | 评论:3 | 浏览:775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浪漫主义的啤酒杯,激情或虚无

  浪漫主义的啤酒杯,激情或虚无
  柳已青
  
    啤酒,是青岛的生活方式。啤酒节喝啤酒,那是三分喜气三分豪气再加四分似有若无的仙气。
    
    啤酒赋予青岛优雅和从容的气质,只要有啤酒出现的地方,不一定是咖啡馆,不一定是酒吧,悠闲,闲适,散淡,那种氛围和格调就出现了。啤酒使青岛更加宜人,让游客有了“恨不生为青岛人”的遗憾。
    
    梁实秋认为生活在青岛是这样——“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烦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有了啤酒,岂不是锦上添花?!
    
    啤酒之于青岛,如同西湖之于杭州,如同麻将之于成都。诗人在苏堤、白堤上行吟,艺术家在西湖喝茶、游湖,有丝竹之声;张岱在十里荷花丛中酣眠,清香拍人,那是名士风度;而在夜深人静,人散后,独立桥头赏月,则是文人作派。西湖让杭州成为温柔沉醉之乡,那份闲情有雅趣。而成都是一个散发着享乐气息的城市,川菜的色彩、滋味,无一不是世俗生活的极致,浓烈,愉悦感官。饭后,麻将桌出现在大街小巷,哗哗的洗牌之
分类:食说新语 | 评论:1 | 浏览:117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石花菜凉粉

  石花菜凉粉
  柳已青
   十几年前的一个夏日,和几位朋友在崂山仰口风景区登山。爬到半山腰,看到崂山的当地居民坐在林荫间,卖凉粉。后来,才知道这就是青岛的特色小吃——石花菜凉粉。凉粉放在大盆里,用崂山山泉水浸泡着。有客人买凉粉吃,就从盆里取出,颤巍巍的,像切豆腐一样切下一方,然后切成小方块。放进小碗中,放少许蒜泥和醋,也有洒一点香菜末儿的,一拌,好了。即可享用。
   初次品尝凉粉的感觉,至今难忘。爽滑,富有弹性;有固体的形态,但柔软无骨。入口,口舌之间一片沁凉,用牙齿咬嚼,它则巧妙地滑开了,还没有想吞咽,它已经顺溜地进入食道,滑进肚子里,就像坐滑梯一样,哧溜下去了。有人吃石花菜凉粉,还能品尝出植物清新的气息。我觉得这可能是联想或者通感了。吃凉粉的快感,就在于,吃几口,通体透凉的那种感觉,没有吃雪糕那样凉,不会引起肠胃的不适感。吃完之后,那种爽滑柔嫩的感觉,似乎还在唇齿之间留有回味。
   在树阴下,吃过凉粉,山风徐徐吹归来。爬山带来的大汗漓淋,完全消退了。继续爬,到了顶峰,仰口湾一览无余地出现在眼前,海滩有一条弯弯的美妙的弧线,蓝
分类:食说新语 | 评论:5 | 浏览:118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西红柿环游世界

  
  


  
  西红柿环游世界
  柳已青
  
  
   一个暮春的星期天,女儿参加一个钢琴比赛,要求11点半到赛场,12点为参赛选手点录。我们仨都没有来得及吃午饭,女儿参加完比赛已经是下午2点半了。我们在赛场附近,找了一家餐馆吃饭。这家吃水饺的餐馆,干净,也安静。我们点了一盘黄瓜虾仁的水饺,一盘荠菜猪肉水饺,一大盆西红柿牛腩。
  
   也许是错过了午饭的高峰期,点的餐很快就上来了。一大盆热气腾腾的西红柿牛腩端上桌,西红柿汤汁浓厚,是一片红色的海,上面洒着翠绿的香菜末儿,切成丁的牛腩潜伏在汤中,等待着被舀进小碗中。我们仨一人一小碗,用小勺搅动着,待汤凉了,喝了一口,如此美味!西红柿酸甜,牛腩香醇,
分类:食说新语 | 评论:1 | 浏览:2503 | 收藏 | 查看全文>>

黄瓜为何叫黄瓜?

  


  
  
  黄瓜为何叫黄瓜?
  柳已青
  
   夏日酷暑,茶饭不思,唯有凉拌黄瓜,可以调剂胃口。如今一年四季,都可在菜市场买到顶着黄花的鲜嫩黄瓜。我们吃个黄瓜,真是小菜一碟。但在古代,要是在早春二月,吃个黄瓜,那可真是奢侈。
  
   如果您生活在唐代贞元或者元和年间,二月想吃黄瓜,那您得生于帝王之家。唐代诗人王建在《宫词》写道皇家风物:“酒幔高楼一百家,宫前杨柳寺前花。内园分得温汤水,二月中旬已进瓜。”这内园是皇家的园圃,诗中的“瓜”,是用温泉水加温在温室种植的黄瓜,用来供应宫廷的贡品。
  
   即使到了清代,反季节的黄瓜,是珍稀之物。越是珍稀,越是激起有钱人的食欲。隆冬季节
分类:食说新语 | 评论:5 | 浏览:23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茄——子——

  
  茄——子——
  柳已青
  
   在所有的蔬菜中,最让人惦记的就是茄子。每当人们在名胜风景留影时,不由自主地深情呼喊“茄——子——”,茄子能让人们的脸颊笑靥如花,这大概是茄子的特异功能。深受人们喜爱的茄子,让游客念念不忘,可谓红得发紫,而辣椒只有羡慕嫉妒恨的份了,气得成了火辣辣的暴脾气,全身都红了。
  
   茄子不仅深受今人的喜爱,古代人也对之青睐有加。王公贵族喜欢也就罢了,连皇帝也纷纷赐予嘉名,或者给它别名。
   隋炀帝在位时,觉得“茄子”这个名字太平庸,赏了它一个“昆仑紫瓜”的名字。“昆仑”两个字,透露出茄子不平凡的身世。古代中国把现今印度支那以及南海诸岛泛称为“昆仑”。从南北朝时的南朝到隋唐时代,人们常常以“昆仑”作为标识,贴在进口的珍稀物品上,作为产地来源。比如把南海诸国的商船称为“昆仑船”;把来自扶南(今柬埔寨)的“雄黄”称为“昆仑黄”。
  
   茄子还有一个称呼叫“落苏”。这个称呼和唐末到五代初期统治了江浙地区20多年的吴越王钱镠有关。钱镠在位
分类:食说新语 | 评论:1 | 浏览:1187 | 收藏 | 查看全文>>

饭局五要素

  饭局五要素
  柳已青
  
   “人是铁,饭是钢,一日不吃饿的慌。”只要吃饭,就会有饭局。这正如,只要有人,就会有江湖。有时饭局就是一个江湖。电影《饭局也疯狂》,有这样一个饭局,身份神秘的大老总,讲成功学、风水学的“国学大师”,飞贼小蝴蝶,动作明星……各路人同在一个酒桌上,与一位前来谈收购的执行总监,组成了一个博弈的饭局。忙乱的饭局上,人人各怀心思,碰撞出了一连串出人意料的故事。
  
   鲁迅先生说:中国不过是一个巨大的厨房。言下之意,国民们不过是这个大厨房里的食客。如今这个时代,城市是一个巨大的饭局,各色人等穿梭其中,老板,模特,高官,电影明星,国学大师,骗子,小偷,警察……他们不在去饭局的路上,就在某一家酒店的饭局上。饭局是我们这个时代的阴晴表,是欲望城市生动的注脚。
  
   如果一个人,一个月没有一个饭局,也许他是一个耐得住寂寞的人。如果他一年没有一个饭局,也许他是万丈红尘中的隐者。对于大多人而言,在职场,或在江湖,总得去吃饭,即使你多么不情愿,也不可能从饭局中,潇洒地抽身而退,挥
分类:食说新语 | 评论:1 | 浏览:133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沂山鱼羊之鲜

  

沂山古松千年风
  
  

沂山归来,仍思玉竹茶之味。
  
  沂山鱼羊之鲜
  柳已青
  
   在临朐沂山风景区参加一个笔会。登山远眺,揽白云于怀中;寻访名胜,发思古之幽
分类:食说新语 | 评论:1 | 浏览:15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戴安澜:七十年前战死在缅甸的中国远征军将领

  戴安澜:七十年前战死在缅甸的中国远征军将领
  刘宜庆
  
  
  

黄浦之英,民族之魂。 ——周恩来挽词
  
  

1942年,即将开往前线的中国远征军
  
分类:民国人物 | 评论:0 | 浏览:140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啤酒烧烤大排档

  啤酒烧烤大排档
  
  柳已青
  
   如果你想忙一个星期,那就办一个展览;想忙一年,你就装修一个房子;想忙一辈子,那就生一个孩子。如果你什么都不想忙,而且还饿着肚子,那就去啤酒烧烤大排档。
  
   夏天到了,街头又见大排档。按说街头禁止摆小餐桌,前几天报纸刚发了,能在街头烧烤的,只有那么几条街,但是,小区里,三步五步就见到一个大排档。按说,烧烤类食品,并非健康饮食的选择,但大排档上满满当当,人声鼎沸,生意火得不得了。
  
   我所在的小区,就有两家大排档,从下午两三点钟,就开始陆续上客了,到了晚风吹拂、夜色弥漫之际,一座难求。初夏的青岛,非常凉爽,空气中飘着槐花的芬芳。烧烤架子下面,炭火正红,架子上的烤肉串吱吱作响,油脂流下来,溅起火星。
  
   铁罐子装的啤酒桶龙头打开,金黄色的液体,快乐地冲进透明的杯子里,泛起幸福的雪白的泡沫。新鲜的啤酒端上桌子,慢慢地呷上一口,冰凉而醇厚,青啤特有的丰富口感,在口舌之间漫延。抬头一看,两旁的路灯亮了。夏日
分类:食说新语 | 评论:4 | 浏览:250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75页/747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20-01-19

笨笨客栈

2019-1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