局外人

压伤的芦苇他不折断将残的灯火他不吹灭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1055789
  • 开博时间:2004-01-16
  • 博客排名:第1463位
博文分类
最近访客
博客成员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2011年3月20日星期日

  最近出言越来越谨慎,是变好还是变老了?
  后者?可我为什么要自我贬低呢?不就是最近自信心没以前那么膨胀了吗?跟老朽有什么关系?从心灵的角度测量,它与我有一万光年。纵然到了七十岁,我也会是《寡居的一年》中的玛丽昂——皱纹满面、活力逼人。
  看来还是前者。只不过还在通往好的路上,处于破茧成蝶的奋力挣扎状态。
  非常厚脸皮的把自己归于大器晚成型,心安理得的享受从不停歇的成长过程。善感困惑、冲突摸索总好过定型装逼、猥琐妥协,虽然许多人的未来不排除定型装逼、猥琐妥协的可能,但我,我必定是例外。因为,在我普通的身份面孔下,是无限自由宽广的心灵。
  现实可以限制人的视听、交游,却无法控制思考与探索。我可以因为体谅或无奈容忍伤害,却不会让那些恶形恶状成为灵魂的主宰。靠权势迫人者、仗情势伤人者,不过是魑魅魍魉,终将贬入粪土碾为泥。
  只是那些给我无限善意温情的人,我该如何回报?尤其是你的憨厚苦涩!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085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1年1月15日

  晚饭吃得很晚,正涮火锅之际,听到谭维维出来演唱这首《往日时光》,不觉被吸引住了:
  
  人生中最美的珍藏
  正是那些往日时光
  虽然穷得只剩下快乐
  身上穿着旧衣裳
  ……
  如今我们变了模样
  为了生活天天奔忙
  但是只要想起往日时光
  你的眼睛就会发亮……
  
  认认真真的聆听完,心里涌出一股说不出的滋味——这才发现,我已经很久没有用心灵去听歌了。
  我的心放在哪儿了呢?在怠惰、焦虑、不满、愤怒和庸俗的向往里,变得非常低级,所以对任何美好的旋律都充耳不闻了,这就是结论,令我震惊。
  不过是犯了些错误,怎么就这样丧失信心、不肯前行了呢?以前我并不是这样的人。
  该从藩篱中走出去了。
  
  这是第一次听谭维维唱歌,觉得挺不错的,声音干净有气质,感情也恰如其分。好嗓子和好容貌、好头脑一样,都是老天的恩赐——于己,骄之同侪;于人,各取所需。唉,我的想法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2657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0年10月18日

  密码忘了,到今天才想起来。

又是一个深秋了。天冷得真快,还有两双新鞋没穿,就要全部换上冬靴了,真叫人不甘心。这是目前最让我忧愁的事了!

最近发现,做一个简单的纯粹的物质的中年泼妇是件挺惬意的事,基本做到了谁惹我、我骂谁,如我天 朝般威武。
这几天正酝酿和葛朗台去闹一闹美发店,由我主讲兼痛斥,她则扮演黑社会站桩小妹,杵在我身后频频点头,虽然闹事的理由是因为她的头发没给烫好,但她仍然打算把我推出去做得罪人的主角。我回忆了一下当时给她服务的美发师和助理的身高,决定到时穿平底鞋去,让她穿高跟鞋,这样她的整张脸就能暴露在我头顶上方。待我把对方骂得心头火起、一拳直击过来时,正好能够命中她的面门——看她以后还敢不敢在我身后扮演招财猫。

前段时间看了几本好看的书:城市出版社出版的英国作家吉米·哈利的“万物”系列,包括《万物既伟大又渺小》、《万物有灵且美》和《万物既聪慧又奇妙》,非常有趣又温暖的好书。迫不及待的等另外两本出版,隔几天就要去当当和卓越搜一遍。这三本中,我又
分类:未分类 | 评论:9 | 浏览:316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老兵永远不死,只是随风而逝

我有一女友,貌美勤奋、忠厚待人,然而感情路上跌跌撞撞,一度让亲者绝望、闲者幸灾。
在小城当公职人员时,和生命中的第一任男友同居良久,最后因嫁资不够丰敛被甩,弄得满城风雨,再在小城相亲都困难。
不得已来北京,无论是找年龄相当的白领、小老板,还是比自己年长十多岁的成熟男人,都一次比一次吃亏。最惨的一次是遭遇感情骗子,身心均遭重创不说,还在熟人圈里留下笑柄,一嘴损老乡说她当时的状态活似美国电影《真实的谎言》里晕晕忽忽的女主角……
慢慢地,她也学会了至少在收梢时不那么窝囊,曾经当众煽劈腿男友一记响亮耳光,赢得圈中所有朋友的支持票。但晚上回家、独自一人时是怎样的心情,只有她自己知道。
然而她却像倔强的爱尔兰农民,无论家园被焚毁多少次,无论收成奇差还是被无情掠夺,只要土地还能发芽,她就会继续耕种,继续等待,永不言败。
终于的终于,她收获到了真正了解她、疼惜她的那个男人,在三十多岁时步入了婚姻殿堂。虽然眼角已有了岁月的痕迹,但眼神却依然年轻闪亮充满光辉。
看着她披着婚纱坦然微笑的样子,过去的魑魅魍魉不
分类:未分类 | 评论:7 | 浏览:68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0年2月2日星期二

一斤草莓,二十来个,是卖水果的孩子挨排装的,没有一个是烂的;一次网购,不到十本书,每本都是看着评论买的,却还有一本是烂小说!坐在马桶上翻了几页,越看越生气,险些便秘。出来之后,拿着那本烂小说,不知道砸向谁才好——作者、出版人,还是托儿评?我说,你们还有没有一点良知!
胡紫薇的名言就是铿锵有力,学舌一次后,荡胸生层云。决定把这本书当新春礼物转送给王小枪,作为他曾经向我推荐烂小说的回馈——出来荐,总是要还的。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442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起发热的日子

前些天,我有女友从广州来,风尘仆仆,疲态毕露。咱这乡下人也没什么好招待她的,本想按东北的规矩杀只鸡给烀上,奈何人家是清秀的川妹子,吃不得那一口,最后改成煲鸡汤了。
正逢冬初,天寒体怯,干脆给她尝尝朝鲜族的参鸡汤好了。于是翻出珍藏柜内的东北野参——实在干硬结实得没法切开,除非用电锯,我还不趁——看锅内鸡汤已开始翻滚,一心急,把一整棵给扔进去,还安慰的想:这人参个头小,没多大热量。
汤煲好,女友喝了两小碗,我喝了一小碗,还余下半锅。
葛朗台深夜下班回来,得知有热汤,大喜,拿出一个大海碗,连汤带肉盛得满满,狼吞虎咽的先干掉一碗,不及喘息又盛满第二碗,倾刻间又吃了个干净。
那晚我俩照例喝了些酒,没一会儿我不胜酒力,倒在她床上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我睡梦中略醒,瞥见葛朗台犹笔直的端坐在电脑前,噼哩啪啦的敲着键盘,显示器上有绿光游动。酒力袭人,我很快又睡着了。

第二天,女友问我:放着大床不睡,怎么和葛姐挤一张小床?我不好意思的回曰:喝多了……女友大眼一眯,意味深长的说:“都说喝多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608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天冷了,咱也来个围脖

迫于人情,我在新浪开了五六个微博客。萝卜多了不洗泥,微博多了懒得理,一搁就搁了好几个月。今天突然兴致大发,锁定了一个域名,以后就在那里博了。随时随地,想起点啥就记点啥,也不用长篇大论的,挺好,起码没啥心理负担。没事您也去转转吧: 阿蒙的微博
分类:未分类 | 评论:5 | 浏览:44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家来了个“纯爷们儿”

话说我家的阴气确实重了点,两女三猫,唯一当过爷们儿的喵喵也相公好几年了。国庆期间我去参加好朋友的婚礼,被另一好友关切的询问住哪儿,我诧异道:“还住XXX那儿啊,上次不是说过吗?”好友促狭的一笑:“不对吧,你不是一直住菜户营吗?”“滚!”

仿佛是为了给我提气,考拉又出差了,于是乎,前度饭团今又来。考拉离开时神气活现地说:“好好和它玩吧,我们饭团可是这屋里唯一的纯爷们儿!”送她出门的葛朗台,怀里抱着饭团眉开眼笑地说:“我下半辈子就指着它养老了。”

饭团果然没有辜负两个老太妹的嚣张气焰,在被送来的第三天早上,沐浴着秋日灿烂干爽的阳光,开始发出了春情荡漾的嚎叫声:“嗷——呜”!这一嗓子叫得,直接把我从睡梦中直挺挺的拎起来,眼前一阵阵发晕,“不会吧?”起初是不敢置信,接着听到第二声、第三声,又见它如狼似虎的扑向萦萦,我终于绝望的接受了这个事实。

饭团算是发情比较晚的猫了,还以为它会像葛朗台一样一直不开窍,没想到纯爷们儿就是纯爷们儿,再不开窍的熬到大学毕业的年纪也还是会发春,可见爷们儿确实都是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5 | 浏览:620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夜里的豆腐汤

感冒了,一整天都没胃口,熬到刚才终于有饥饿感,想喝热汤。同住的葛朗台压根不用指望,自己捂着额头进了厨房。略翻翻冰箱,决定做个简单的豆腐汤。
切了点瘦肉片,豆腐切成薄块,姜切片、葱切段。锅里煮水,先放进瘦肉和姜片一起煮。煮到肉熟后,放进豆腐和葱段,倒点生抽、陈醋继续煮。等豆腐浮上来后,放盐、鸡精,最后淋上香油,完成了。

葛朗台捧着碗吃得唏哩哗啦:“嗯,好吃好吃。”
我拿白眼翻她:“跟一个不会做饭的人同住真是一点好处都没有!感冒了想喝碗热汤都得自己动手,那个壮得跟牛似的家伙反倒吃现成的!”
葛朗台又发出葛氏傻笑:“嘿嘿嘿……我做的你不喜欢吃,万一再吃出个好歹来……嗯嗯,好吃,以后这样的病你要多生几次。”
“滚!”

我俩在各自的屋里喝着热汤,吃着嫩滑的豆腐。热热的食物下肚,人也精神了一些。
我扬声冲葛朗台的屋里说:“你也得学会做几样简单的热汤,不然将来结婚生子了,孩子晚上想吃口热的,你怎么办?”
“嘿嘿,我会让他(她)给你打电
分类:未分类 | 评论:6 | 浏览:439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妈妈生日快乐

今天是妈妈55岁的生日,过完这个生日,她就该退休了。是以,这个生日过得格外热闹,几拨同事朋友争抢安排,从早热闹到晚,我和弟弟打进电话都困难。弟弟下午打通妈妈的电话,晚上妈妈还向我求证是否确有此事,因为那时她正酒醉迷糊着,不知是真还是梦……

妈妈生日这天,她的丈夫、一双儿女、亲生母亲以及手足都不在身边,在身边的只有年迈的婆婆,却因腰伤动也无法动……从传统的视角看,应该是很凄凉的。可一帮多年的同事、老友却让她的生日过得热闹繁忙、分身乏术。我虽未亲临现场,却也能大致猜测到场面之热烈欢快。记忆中,妈妈第一次高朋满座的生日宴,是在她三十多岁时,爸爸给举办的。

那次大办也是因为爷爷奶奶出门在外才敢的。妈妈自嫁给爸爸后,一直扮演朝鲜族小媳妇的角色,根本没资格在公婆眼皮底下办生日宴,爸爸虽然有心为之,却也无可奈何。

恕我不孝,不记得那是妈妈三十几岁时的生日了,只记得当时从屋内到庭院三百多平米的地方全摆满了桌宴,喧哗得一塌糊涂。等爸爸让所有人静下来听妈妈说生日感言时,妈妈在大客厅的主位上端着白酒杯站起来,没说几句便声音哽咽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6 | 浏览:476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6页/155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