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关风月

那一次次的转山,不为修来世,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124469
  • 开博时间:2004-12-29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言官轶事1(顺治朝)

按正史的观点,受过“伪职”的官员,一般都是品行有亏,颇受后人白眼。各位史家皆一致赞赏顾亭林,王船山,黄梨洲等宁死不事清的大儒,称其“忠表可见”(其实,顾亭林的外甥徐元文,徐乾学、徐秉义三兄弟均作过清朝大官,尤其是徐元文,徐乾学都做过康熙朝重臣,权势一度可比大学士明珠,此中缘由,值得玩味),一致嘲讽明末领袖江南文人的钱谦益。明亡后,这老头和侍妾江南名妓柳如是相约投江,船到江中居然以水太冷为由,断然拒绝投江,连商女都知亡国恨,满腹诗书礼仪的明礼部侍郎却爽约了,转而做了清朝的礼部侍郎。但也有知耻而后勇,做出过一番名堂来的,如清初言官享名最盛的李森先。他是山东掖县人,明朝崇祯十三年进士,官至国子监博士。李闯破京,受伪官“祠祭司从事”(相当如国子监祭酒)。入清后为江西道监察御史。清初巡按制度未改,御史巡按的权力很大,有点钦差大臣的味道。顺治十三年巡按江南,在苏州杀一名伶、一淫僧,一恶奴,乃享大名。

名伶者王紫稼。清初最具浪漫主义诗人《圆圆曲》的作者吴梅村专写有《王郎曲》,中有云:“王郎三十长安城,老大伤心故园曲。谁知颜色更美好,瞳神翦水清如玉。五陵侠少豪华子
分类:历史臧否 | 评论:1 | 浏览:157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言官轶事(引子)

   引子
  开通言路,为政治清明的表征。所以历代自重名声的帝皇,无不以不杀言官为荣。凡好言官者,必识大体,满袖清风,且一往无前,无所畏惧。所谓:生以身谏,死以尸谏,当为最高境地。
  
  言官的正式称谓为御史,自汉代始,至清朝亡,几乎没改过称谓与职能。御史办公地一般叫御史府,别称柏台。柏台之名起于汉代,当时御史府中多植柏树,而朝廷禁省,便统称台阁。至明朝设都察院,与吏户礼兵刑工六部平行,合称七卿。都察院设左右都御史一人,称为台长,正途科举出身授职监察御史,称为入台。特设而无专署的,有六科给事中,习惯称为垣,所以有时又把言官合称为台垣。但台垣在明代,随是同行,却经常水火不容,这是后话。再到民国却又更其称谓为监察院,最出名的当是做了34年监察院院长的国民党元老于右任。此老上至皇亲国戚,下至普通下吏,只要其犯错,必弹劾无疑,最著名当为弹劾四大家族之一时任财政部部长的孔祥熙,甚至扬言:不是他下台,就是我下台。
  
  清朝的政治体制,基本沿袭明朝,变化不大,但言官的变化却较大。在明代,御史之权特重,巡按御史官止七品,与县令同品
分类:历史臧否 | 评论:0 | 浏览:1149 | 收藏 | 查看全文>>

略论户籍制

略论户籍制
 在我的父亲那辈,他们把户籍看得和生命一样重要。我读书时,有句顺口溜:考上大学去城里穿皮鞋,考不上大学回家穿草鞋,考上大学就可以吃每顿三两米的公粮,身份便不一样了。那时如果谁家有城里的亲戚来乡下,大家都一律称之为工人,恭敬之情溢于言表,也羡慕得不行,哪怕这个人是在城里扫厕所的。城乡间壁垒迥严,也很少通婚,除非那个城里伢子长得丑或有缺陷,在城里找不着对象,才会在乡下挑一个很俊的姑娘娶回去,姑娘家还高兴得合不拢嘴,象捡了个宝似的。

 其实,这种严格的城乡户籍制在49年以后才有的,是人为造就的一种不平等。这也是当时当局,我的那位老乡,鉴于历史才想出的一招绝招,足以和辟邪剑法相媲美。

 自有史以来的第一次农民起义-----陈胜吴广起义始,历朝历代都有农民起义,但真正形成规模的且攻下政府都城的只有三个半农民政权,这三个政权分别是刘邦建立的西汉,朱元璋建立的大明和本朝,另外半个政权便是一个性格及其反复的李自成所建立的大顺政权,那个大顺可真不顺,不到数月便灰飞烟灭了。越到后来,统治者便越觉得农民起义不
分类:历史臧否 | 评论:7 | 浏览:164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杏花 春雨 江南

年少时,我曾痴兴盎然的遍览古龙大作,中遇一书《剑花烟雨江南》,于其内容早已忘得烟消云散,不留丝毫辙迹,但其书名却从无忘却,时有无穷回味。大了后,才知此书名仿自江右才子虞集之“杏花春雨江南”句。虞集者,乃南宋名将虞允文之五世孙也。其文词风流,实可盖元之冠。  
  
  近读清末陈廷焯之论元词说,颇觉新颖。其认为“元词之不亡者,赖有仲举(张翥)也”,然其又认为虞集之词“似出仲举之右”(《白雨斋词话》)。愚遂对虞集殷加留意,几经周折,终购得其部分词作。细阅之下,方知此佳句乃出自于其名作《风入松》。庶因此词还牵出了一段词坛之千古佳话,足堪与清初顾贞观以《金缕曲》词怀友人吴兆骞之佳话相媲美。
  
  元文宗图帖睦耳年间,帝因慕儒家文化,特设奎章阁学士院,以翰林直学士虞集兼奎章阁侍书学士,以善书画之柯九思为奎章阁鉴书博士,二人同受文宗知遇之恩。虞集虽年长九思十七岁,然二人志趣相投,品位相当,互相敬重,遂结为忘年之交。暇时,九思作画,虞集题诗,其兴盎然,其乐溶溶。然元蒙等级森严,民族歧视犹深,虞柯二人虽同处庙堂之高,却常忧谗畏讥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5 | 浏览:1359 | 收藏 | 查看全文>>

闾巷旧闻 算八字的瞎子

算八字的瞎子
我老家一水流湾,初春时,两岸豆花盈野,一袭紫陌,间或一片桃红,一树弱柳,显得繁华锦簇。岸边常年能听到艄公的吆喝声,不断地催着行人登舟泊岸。在乌黑色船的敞篷边缘挂有一只小竹篓,无盖,做收钱用,一分两分五分的随渡客意,有时渡客境况实在窘迫,拿不出钱来,亦从不逼迫,艄公亦从不在意。又有两条长一点的板凳,摆放在船的两边,约莫能坐六个壮汉模样。渡船时,残疾者和妇孺拥有绝对的优先权,残疾者一般以算八字维生的瞎子居多,算八字的瞎子也有半盲(瞎一只眼)和全盲之分,然不管半盲还是全盲者都拿着一根竹竿,那竹竿多半是细长细长浑圆光滑的。

每逢镇上赶集,从四邻八镇会拥来众多乡邻,一些算八字的瞎子们便由好心人牵着过渡来混个堂口。每场集市,约有五六个瞎子各据一个老式柜处,有时候会更多。在老式柜的堂口,瞎子会为老式柜家每人免费算上一个八字,算作报酬,热心的老式柜也会招呼瞎子吃顿中饭。算得频了多了后,家里人实在没得算了,有时老式柜甚至把那些沾亲带故的亲戚,只要是知道生辰的,也会央瞎子算上一回。家里男人是很少相信瞎子算的八字,倒是那些女人们很多都深信不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3 | 浏览:117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说说父亲的做媒

做媒,有时候确实是件妙事,做成了,都满意了,便皆大欢喜了。然而盲目做媒有时却是一件天大的憾事。我父亲是个很热心的人,没事便喜欢帮人牵桥搭线,但很少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这么多年下来,据我所知,好像没做成几对,或许一对也未曾做成也未为可知,不过,名声却弄得很响,有很多以前很少来往的远亲都来找他做媒,他经常想都不想便一口应承下来。

这几日,母亲要我把去年从烟台带回来的鲍鱼给炖着吃了,我便邀了我小姑及小姑父一起来,小姑先一个人来了,父亲便和她闲聊起来。聊着聊着,父亲忽然问小姑:
你们学校是不是有个离婚的女代课老师,我这有个亲戚(指我老弟家的那门亲戚)的亲戚在市电信局开车,人长得有模有样,挣钱也还可以,刚离婚想再找个堂客,你看怎样?
小姑平时对父亲各方面都很照顾,但极少参与我父亲的做媒大计,她考虑了半晌对父亲说:算了吧,那个女的现在有个男的在她那边走动,好像她和林泉那边一个男的还生过一个小孩的,小孩放在男方带,这件事这边很多人都知道。
父亲仍说:
我看那个男的还是要得,高高大大,还有个正经的工作,
分类:褴褛心痕 | 评论:5 | 浏览:149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云南印象

云南之行
石林内盛开的三角梅

石林内的人工湖

瘦削的山石

偷拍的阿诗玛
分类:旅游休闲 | 评论:19 | 浏览:16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音乐杂谈

但凡音乐,如果连续听过十遍八遍外,莫不有些腻,尤其是那些高亢的交响曲,比如贝多芬的英雄交响曲系列,初听时,确实有种今生不为英雄便枉为人之感,可是反复听多了后便觉得麻木了,有种一鼓动二鼓竭三鼓而衰的意味。名闻于世的蓝色多瑙河也是如此,听到现在,非但我早已没有当初那种惊艳的感觉,甚至有时我都再也听不出它的好来。难道我患了严重的审美疲劳症?

也有例外的,记得有一次我从邢台回北京,一路上颇为无聊,便反复听起了储存在手机里雅尼的一首不知名的曲子。渐渐的,我毫无戒备融入了他的灵魂中,我仿佛走在了秋天的山间小道,旁边有条小溪潺潺流动,溪流漫不经心地叠起了音符,风从群山的罅隙间涌出,晃动着灿黄的秋叶,哗哗作响。林间的小鸟有意无意的相互追逐戏水,夕阳泻过溪水,水面顿时耀出一片珍珠白来,如同佛光乍现。青山隐隐处,炊烟袅娜,慢慢的与青云合璧。在那一片林中,我远远地见到一个素衣少女,正清歌妙舞,身形轻盈而娇俏,随流光婉转。忽然,什么都消失了,那一顷刻间的云消雾散,使我顿时茫然失措,我惆怅的停留在了原地。过不多久,我又觉得我独立于秋风原上,四围倾城的丽色,诱使我化成一朵白云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6 | 浏览:11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闾巷旧闻2

小时候,我体弱多病,在奶奶还颇健实的时候,便总喜欢提一个篮子,篮子里一般放一些香烛和饼干,然后牵着我的手去董家冲的斋公庙许愿还香。虽然有饼干的诱惑,但我那时却不太喜欢去董家冲,主要是我有点怕路上的狗,还害怕喝那种落着香灰的茶水,不喝是不行的,因为奶奶说这是斋公老爷施法给化的水,能保证平安健康的。不过每次我都是抿着嘴慢慢的喝掉上面的清水,然后趁奶奶去找人解签时,迅速的倒掉下面一层沉淀着香灰的茶水,等奶奶解完签后,我便邀功般的把舌头一伸把杯子一晃说:喝完了。奶奶便漾着笑脸,摸摸我的头说:斋公老爷保佑我长孙冇病冇痛,会读书,到时我们再来还愿。

董家冲斋公庙的外型和乡间普通的土地庙并无二致,但它却是乡间传说七仙老祖之一谢法通的法相所在。庙的后面里紧连着一座黄土堆的孤坟,埋葬的却不是法通老祖的法身。相传谢法通等七人在茅山学法后,回来不久便白日飞升了,仅留下衣冠供人垂吊,那座坟就是他的衣冠冢。斋公庙在当地据说很是灵验,香火极旺,吸引了不少城里人前来朝拜。董家冲的人便趁机收取一些香火费,村子便也渐渐的旺起来了。

从我家去董家冲要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4 | 浏览:116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话闲谈

盗版书
早些年,我看闲书,便一般喜欢买那种五元十元一本的盗版书,如果去正规书店买这类正版书,对我来说无异于伤身吐血,反正影印的盗版书也不差,只要不是工具类的书籍,买买盗版又何妨?后来网络渐渐普及,便渐渐觉得买盗版书是种累赘,放在家里占地方,还不如看电子书籍来得爽利。估计再过若干年,盗版书便有可能会绝迹罢。

其实盗版书由来已久,俗话说: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做书的盗版便是如此,远非今时今日现代人的专利。《红楼梦》里讲到贾宝玉忽然觉得不自在了,茗烟就买了些飞燕合德武则天外传之类的闲书给他,那时的闲书就是一种一折八扣书,茗烟也绝不会走进当时的权威刻书馆去寻找什么宋本之类的珍本,因为那一般是藏书家之所为。其实早在宋元时期,坊间就流行了一折八扣本,即所谓的“麻沙”本。查初白有诗云:
江西估客建阳来,不载兰花与药材;
妆点溪山真不俗,麻沙坊里贩书回。

清初著名诗人朱彝尊也有句道:
得观云谷山头水,恣读麻沙坊里书。
那时的麻沙本,多出自福建。(查诗中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3 | 浏览:1154 | 收藏 | 查看全文>>

闾巷旧闻 古渡往事

闾巷旧闻 古渡往事
1
从湘南雪峰山发源的涓江,一路向北,弯弯曲曲,跌跌撞撞,到我老家时,便豁然开朗,江面足有三十多米宽,堪与主流媲美,在绕过一堆乱石崩云的石子硓,流过一座白沙洲后,便又回归狭窄,最后从老河口注入湘江。石子硓由一片麻石聚成,在丘陵连绵的湘中地段,显得殊为险峻。离石子硓不远的地方是个渡头,从渡头沿青石板砌成的石级向上是一个集镇,集镇的年头好像已颇为久远,但古渡源于何年却已不可考。

古渡常年泊有两艘不大的渡船,约摸比吴越一带的乌篷船大一点,最多的时候连人带物能容十人左右。摆渡由一个姓廖的老头负责,另有一个王姓帮工。廖老头身形瘦削,背有些微驮,加上长年呆在水上,皮肤黝黑,又偏好吃乌龟,便被人取了个诨名:廖乌龟。至于他的正名,本来就没几个人能叫得出来,诨名叫多了以后,正名便被湮灭了。为了这个诨名,廖老头没少跟人生闲气,但后来也慢慢的接受了,再后来人家唤一声:廖乌龟开船啦!他便爽快的诺一声。

廖乌龟就住在石子硓下面,垒有三间土砖屋,屋顶前半段是由青瓦盖成,后半截却是茅草铺的,下雨天家里需摆不少接漏水的器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2 | 浏览:1133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06年读书小结

我最近老有些拾人牙慧的想法,诸如喝酒。我平生不大善饮,属于那种一杯小酒下肚,脸上便会变得赤如关公,然而近来却和一个好饮“科罗拉”的朋友混得挺熟,而后每次喝酒居然也爱点起这个墨西哥的啤酒来。早两年,看到有朋友写一些年终读书总结或购书单之类的东西,内心便跃跃欲试,也想写个书目来请大家指正一番,后皆因俗事缠身,遂成憾事。这阵稍得微遐,便依葫芦画画瓢,只要不成邯郸学步,便已得大慰。

先罗列一下去年所购的史学书籍:
《国史十六讲》,樊树志著,中华书局出版。
樊先生目前是大陆史学界的闻人,专攻明清史,中国土地关系史,江南地区史,其所著《晚明史(1573-1644)》曾获第十四届中国图书奖。从书中的观点来看,樊先生受黄仁宇,钱宾四等先生的影响较深。像黄仁宇等历史学家就曾对中国封建社会的阶段划分提出过不同观点,甚至有学者干脆提出中国古代不存在西方式的封建社会,而是一种帝国式中央集权社会。现在的历史教科书关于社会的划分源于郭沫若按照所谓的马克思主义史学观强制划分而成,存在诸多硬伤。封建的本意“封分土地,建立城邦,封建亲戚”,如同周朝的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6 | 浏览:1468 | 收藏 | 查看全文>>

驿路随想

几天前,我从淄博赶往莱芜,从空间上来说,大抵是从平原移向山川。说实话,莱芜对我来说比较陌生,我甚至搞不清它在山东的中部还是中南部。只觉得,那里的冬天应该有些偏寒。

在淄博呆的那几天里,一直想去战国时期齐国都城临淄去看看。二千八百多年前,这里曾号称是当时世界上最繁华的城市,歌舞升平,醉生梦死。其实,我倒不是想去沾沾历代齐王的王气,我只是渴望能拜谒一下管相墓。无奈,公事不容拖延,便暂时成了一个小小的遗憾。

我对山东有一个好感,就是其高速公路修得甚为齐整。曾经有一次,我将一杯水放在最前排的水箱上面,走了三个多小时的路程,居然没有趟出一滴水。说起高速公路,我觉得老家湖南的高速也不坏,同样的写意舒坦,大巴甚至比山东的更为豪华。在我到过的二十几个省里,印象最差的是湖北高速,那次我从武汉去荆门,一路坑坑洼洼的不算,居然在高速上还堵了半个多小时的车,便真想像李逵般大骂那些贪官直娘贼来。

车行出淄博约半个小时后,便渐渐的转入到山路,等过了几个隧道,海拔约莫很高了,萧瑟的山峦间居然隐隐有白雪,这时车上
分类:褴褛心痕 | 评论:2 | 浏览:12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长歌当哭

昨天我刚到北京,一身疲惫,晚上却无由来的睡不着,翻来覆去的,好像预示着有不好的兆头。或许这阵在家养成了黎明即醒的习惯,不到七点我便打开了手机,不到一分钟,父亲就哽咽着打来电话告诉我:奶奶于凌晨一点去了,永远的离我们去了。我听着听着就哭了。收起电话,我翻开我临走之前用手机给她摄的影像,不禁悲从中来,不可自抑!她就这样一身青衣的去了,嘴里还不断的念叨着我的名字,而我却终于没能留住她的身影。一生与人无争的奶奶,你在天堂可好?
分类:褴褛心痕 | 评论:1 | 浏览:120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家撷趣

有清一代,世所公认的有三大书家,即乾隆朝的名臣刘墉(刘罗锅),嘉道年间的何绍基,以及同光时期的两朝帝师翁同龢。关于刘墉的故事,正史的,野史的,记载得密密麻麻的,且大都记述其人诙谐聪慧,廉洁自律,不与奸臣贪官同流合污,鲜有记其书法大家的一面。本人孤陋,也没见过其真迹,只闻刘墉和纪河间之间,一个挥毫,一个捉刀,经常互有唱酬。纪昀乃刘墉之父刘统勋的弟子,(刘统勋死后谥文正,终清一朝,谥文正的仅八个,其功业堪比曾文正)善篆刻,治印为一绝。刘墉的书法印章,大都为纪晓岚所刻,纪大学士所收藏的书法卷轴亦多为刘墉所书。余者所闻寥寥。至于何绍基的书法,有不少真迹存于民间,更有不少传说为人所颂,依我看来,何绍基在三大书家里,最具山川河岳之气,这多少和他的为官及四处游历的经历相关。

相形之下,翁同龢无论从功名和事业来说,都较前两者来得轰然璀璨。仅就状元和两朝帝师而言,便鲜有能及者,所以流传的事迹亦颇多。近日读《翁同龢传》,看到一幅影映的翁同龢手书的对联,联是这样的:入我室皆端人正士,登此堂多古画奇书。字写得平正葳蕤,神清气朗,张弛有度,蔚为大观,堪称一绝。据说,翁同龢自
分类:晚清人物 | 评论:3 | 浏览:96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4页/48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