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831495
  • 开博时间:2007-03-26
  • 博客排名:第1596位
日志存档
博客门铃
博文

你的幸福是我们最好的礼物

  

今天阳阳班级拍毕业照,穿了西装,人模狗样。

晚上回来放了首歌给他听。

分类:看着你长大 | 评论:6 | 浏览:60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三十八年的重量

  

周日傍晚,久不联系的N来电话,说要请我吃饭。

莫名其妙。

N现在退下来做书记了,又是“清风行动”的当口,不可能是“公宴”;然以我和N的交情,也不大可能是私宴。

“有什么事直说,不要拐弯抹角好不好?”

N才说他受M乡发小T的委托,要我约学校的G老师吃饭。

G老师马上要退休了,著名的“城中一枝花”(有图有真相);热情,大方(外出的时候,简直是见什么买什么);数学教得极好。可为什么要请她吃饭,难不成请她辅导功课?

N说, T是G的高中同学。当年T因为家庭成分不好,不能读高中。T的妈妈是老师,想方设法托人把T送到W乡

分类:熙熙攘攘 | 评论:9 | 浏览:30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声吆喝可以叫醒多少人

  

我不怎么喜欢叶开。

第一次和他面对面接触,是2011年10月中旬扬州的亲近母语论坛。根据论坛介绍,他报告的专题是对比分析当代小学语文教材的得与失。事实上,当天讲座,叶开没什么准备,“干货”太少,谈的是在德国的经历,还有“我的朋友某某某”,大有显摆、吹嘘之嫌。不过,后来对话环节,有女教师很凌厉地与他“较量”,说他是“极品家长”。他抱着胳膊,一脸尴尬,并没有做出太伤风度的事情。

今年3月,江苏文艺出版社出版了叶开选编的《这才是中国最好的语文书》(综合分册、小说分册)。说实在的,我对书名没有好感,对于一切喧嚣,我都心存怀疑;但是理智告诉我,要弄来翻一翻。怎么叫卖是他的事情,怎么翻读是我的事情。

3月中旬到货后,陆陆续续读一些,至清明放假结束,读完了两本分册的所有文章。我必须承认,这两册书的可读性是强的,读完它,几乎不需要

分类:书边杂写 | 评论:16 | 浏览:15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春天读诗:人间清明

  

分类:见好就收 | 评论:6 | 浏览:56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呼唤杂学

小青按:

我在庙港的同事伟华同志到了区教科室以后(哇塞,俨然是局里的领导唉),就知道差我做事情了。某日,他叫我去学校调研课题,哦,天哪,我从来不会做课题,还要让我点评,这不是要我“自杀”的节奏么?

前两个星期,又让我写卷首。我说别逼我,逼我一个字也不写。前天他打电话给我说,哦,我打错了,我没有逼你啊。

把我给乐得。

本来今天我想去北联村去看油菜花的,想到那个电话,只好很苦逼地码字了。

而且,他只请我吃过一顿饭。是不是需要声讨一下?

 

分类:写在教育的边上 | 评论:6 | 浏览:7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精神引领:寻找一种可能性

  

精神引领:寻找一种可能性

——一个语文教师的思与行

江苏省吴江实验小学   张学青  

语文,作为一门人文性极强的学科,自然对人的精神成长起着极其重要的作用。语文老师的确影响着学生精神生命的成长——无论自己个体的精神生命状态,还是教学中所凭借的教学内容,或多或少,或好或坏,都在发挥着某种影响的可能性。

保持源头的洁净

分类:写在教育的边上 | 评论:4 | 浏览:78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好吧,就这样绽放

上得厅堂,下得厨房。

俺是坐在路边鼓掌的。

 

分类:我的镜头 | 评论:9 | 浏览:70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土气

  

潘不止一次对我说,你调来以后变化很大,现在你很洋气哦。言下之意,在他眼里我曾经是土气的,现在发生变化了。

我大概知道他对我说这句话本意是想褒奖的。所谓“洋气”嘛,可以看作时尚、现代、有品位的象征。

其实,我想说的是,一个人身上的土气是可贵的气质。如果真如他所言,我已经丧失了土气,那我将视作一种悲哀。

我是乡下人。我的父母,我的祖父母,都是乡下人。乡下人,当然离不开泥土。即使我的祖辈曾经是地主,终究还是和土地打交道的人。在乡下,土是命根。我的母亲,到现在还乐意在地里种菜蔬,还要大包小包地背到农贸市场上去卖,风里雨里站上半天都不喊苦。这一辈子,她就是这样靠种地谋生,向泥土讨生活的。

而我的脐带,也始终黏着土地。

分类:熙熙攘攘 | 评论:11 | 浏览:79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喜欢花木

  

前天晚上,一伙在吴江的庙港人小聚。

吃谈会。聊着聊着,聊起了微博和微信。邱是我初中的同学,说话轻言细语的。她轻言细语对我说,你老拍花啊。

这话,要我说出口,就是——你是不是花痴啊。

我承认,我喜欢花木。

与花木交往,最不累。在花木面前,你是最自然的。你蓬头垢脸,它不厌你。你痴痴地看它半天,它也不笑你。你一脸忧郁,它不言不语,从始至终的沉默——它懂得用距离来表达理解和同情,让你可以逃避安慰,掩饰伤痛。你靠近它,甚至亲近它,也不用担心它会突然反咬你一口——因为这,我从来不敢和狗亲近,更不用说养狗了,哪怕是那种很好玩的泰迪狗。

所以,我不喜欢宠物,任何宠物都不愿意养。

分类:熙熙攘攘 | 评论:7 | 浏览:6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香雪海

  

去一趟光福,了一段望春的心愿。

香雪海

香雪海

分类:人在旅途 | 评论:5 | 浏览:57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你的阅读,使我的这个春天别样美丽”

  

按:骄傲使人进步。那个,我就脸不红心不跳(不对,心是跳的)地把与赞美《小学生沈从文读本》有关的文章贴上来了。

 

                                “你的阅读,使我的这个春天别样美丽”

                        ——写在张学青编著的《小学生沈从文读本》的边上

               

分类:见好就收 | 评论:2 | 浏览:67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冷落博客门

稀稀拉拉,飘了点雪,又很快停了。冬天的夜,清净寥落,就像这个博客。

很久没有更新博客了——网络交流平台不断推陈出新,博客已成昨日黄花。

2001年,我初初涉网。那时,办公室里有一台电脑,学校惟一的一台绿色方正386电脑。拨号上网,叽哩叽哩拨半天,连上了,进入一个网页,还得等半天。那时,我除了上搜狐,就是K12,而蜗牛网速往往让人失掉爬网的兴致。

2002年,学校接通网络端口,上网快了很多。开始混论坛,03-04两年,几乎天天登陆论坛,ID挂在网上,看各种各样的人在论坛里的“表演”,高兴时也上去拉两句。

05年,论坛走向衰落,博客开始兴盛。个人建立博客,便进入了一个拥抱自媒体的时代。与论坛不同的是,在博客里,自己掌握了信息主权。让不让看,让不让回,删不删

分类:熙熙攘攘 | 评论:12 | 浏览:77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记录一朵花开

今天下班回家,发现第一朵水仙将开未开。那欲语未语的样子,煞是可爱。

遂请它在我面前陪我做工。

倾听花开——当我看到它盛开的刹那,始相信这世上原是有花仙子的。

记录一朵花开

分类:我的镜头 | 评论:6 | 浏览:53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旧情

  

前天中午,收到一条欢颜的彩信:小青,分享这个季节的广州吧。

落英缤纷的广州公园,南国的冬天。

欢颜是教育在线上的网友。她不是教师,不知道她怎么会上教育论坛的,也不记得我们是在哪个帖子里开始搭话的。她从不发主题帖,只是看看别人的帖子,偶尔跟一两句。

然而,看得出她是热爱文学的。后来我知道,她是会计。

08年,我去广州佛山上完课,和她在白云机场见了面。她赶到机场为我送行,同来的还有她做飞行员的先生,拎着一对木棉枕头。关于木棉枕头,还有一个小插曲。我说她像教育在线的另一个朋友木棉,但我知道她不是木棉。然后她说她在广州,木棉花的家乡,出产木棉枕头。

令我懊恼的是,我记不住她的原话了。时

分类:熙熙攘攘 | 评论:5 | 浏览:6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4年元月 西溪群奔影像

  

元月4日,“大地上的事情”西溪群奔影像

 

分类:人在旅途 | 评论:4 | 浏览:57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39页/583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