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在相思里居住天涯名博

打开指间的风景你的微笑会躲在哪一节呢隔岸的风烟弥漫了我的双眼延续了我的惆怅看不见委婉的你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220846
  • 开博时间:2007-03-21
  • 博客排名:第7535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布谷鸟

才刚立夏,它就醒来

  不停地催促我

  布谷布谷

  不得不说

  它真是一只称职的鸟

  可是我没有土地

  它也没有

  发现这个问题之后

  它突然陷入了可怕的沉默

  我也是

 布谷鸟

分类:诗歌 | 评论:4 | 浏览: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木色湖,你这不着粉黛的小江南

木色湖,你这不着粉黛的小江南

  文:麦冬

  图片:独行客

 

  一想起你,我的心就隐隐作痛。

分类:散文诗 | 评论:0 | 浏览: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想和你晒太阳

  冬季的太阳都比较珍贵

  他要等小雨把缠绵的情思吐完

  要等北风把刀把子收藏好

  还要等重重的迷雾慢慢退却

 

分类:人在天涯 | 评论:0 | 浏览: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想和你晒太阳(民谣版)

我想和你晒太阳

 

  我想和你晒太阳

  什么也不用想

  假如你正好在打理旧时光

分类:人在天涯 | 评论:1 | 浏览: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如果你站在冷风里

风起了

秋开始变得多疑

我说好

他说不好

我说不好

他觉得我动机不纯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站在有阳光的地方等你

我站在有阳光的地方等你

 

 

  时间进入十一月

  阳光开始收敛起锋芒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2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你是身体里衍生的词

被抽离出来的一部分

被时光兜在怀里的一部分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秋起不飘零

白云在蓝天上无所谓地游荡,叶子在树枝与树枝之间微微地点头。

这白的蓝,蓝的白,还有绿色叶子间微微泛的黄,让我停住所有的动作。

所有的一切,都在去往秋天的路上。

白云在路上,落叶在路上,大雁在路上,锦书在路上。

 

分类:散文诗 | 评论:0 | 浏览: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那谁,这是不是你的故乡

那谁,这是不是你的故乡

 

秋天的长河划得很远

一行小楷缓缓落下

故乡浮在月色中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南方有嘉木,淡淡引香枫

南方有嘉木,淡淡引香枫

 

天有一丝蓝,远远的蓝,像暗藏心底的念想,被无垠的风带着,突然解开扣子,铺天盖地而来。

你不懂南方的忧伤,在蓝天之上,在幽谷之间,在你听不懂的南方软语里。

 

分类:人在天涯 | 评论:0 | 浏览: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你看不见

你看不见盐

但每一滴海水

都包含着盐

 

你看不见风

但每一缕空气

分类:人在天涯 | 评论:0 | 浏览: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那些花儿

那些花儿

 

 这人间

你是唯一的信使

从冬至春

从夏至秋

开开落落

分类:人在天涯 | 评论:0 | 浏览: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你是柔软的

小的时候

是我牵着你走

快或慢

节奏在我

 

现在

是你拉着我走

继续前行或者停留

全凭你的心情

 

我们曾经有过很多的争执

彼此生着气

不说话

 

只是有一天

你放学回来

突然答应陪我去看电影

答应陪我去外面走走

 

突然在安静地看书的时候

听到我鼻子抽噎的声音

递来一张纸

不安地问

你怎么又哭了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父亲的夏天

父亲终于是又住院了。自从去年国庆节期间那场住院之后,他再次住进了医院。

只是这回比上次的精神又差了些。

早上从老家接他上来医院,从车子上下来,他就站在原地,等呼吸平顺了些才慢悠悠地走到医院里面的凳子上坐下来,然后挥手让我和妈妈去挂号。

听说要上门诊部的三楼去做检查,他就泄气了。让我和妈妈去问问住院部的医生,能不能先住院,然后再去做检查。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们的年

 

 

    大年二八的晚上,小兄弟阿德拎一只腌公鸡来,非要我收下:过年了,你们娘俩总得有只鸡吃,那才像过年。

    家里没笼子装这只鸡,好在阿德用绳子扎了它的脚,它没法飞出来,但它在走廊里一直扑腾,很不安分。

    望着这么活跃的鸡,我很犯愁。那年没有三十,所以二九就当是大年三十了。此时小弟和妹妹已经回了老家过年,没人帮我杀这只鸡。

    二九的早上在一阵鞭炮声中我将小姑娘唤醒:起来帮妈妈一起杀鸡。

    小姑娘一听到要她来帮忙杀鸡,脑袋瓜马上就摇起来,急得连忙推辞:不行,我不杀鸡,妈妈,我不杀生的。

    我一个人可解决不了这只鸡,所以坚持让她来帮忙:侬侬就抓住它的脚就行了,其余的妈妈来做。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2页/171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一尘萦心

2018-05-21

5553ac

2018-05-16

罗锡文

2018-05-16

清清淡淡ABC

2018-05-15

曾晓华

2018-05-10

西界哀技

2018-03-28

若芊我芊n

2018-03-24

小奋青滤pe

2018-03-20